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七十二章 推波助瀾  
   
第二百七十二章 推波助瀾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七十二章推波助瀾

房間里的光線漸漸地暗淡下來,忽明忽暗地照耀在兩人的臉上,葉霄蘿目光中透露著淡淡的光芒,隨後卻變得越來越深.

"你說的是,讓我去對付和瑟公主,讓她死了這條心,從而另擇皇子?"葉霄蘿頓時清醒明白錦瑟的意思,悠悠地道.

錦瑟贊賞地點點頭:"不錯,只有這樣,才能不動聲色地讓蕭長歌嫁給其他皇子,而不是溫王."

"但是和瑟公主長期住在宮中,身邊又有晟舟國來的將軍保護,別說對付她,我連怎麼進去都是個問題,況且我進去之後,應該怎麼做?"葉霄蘿步步有理地分析著,眉頭緊鎖.

夜已經漸漸地深了下來,錦瑟急著要打發她離開,目光向旁邊的屏風看了一眼,才悠然開口:"晟舟國將軍雖然是盡保護和瑟公主之責,但他不可能日日都在她的身邊,王妃只需說醫書方面有一事未明,特意請教公主,他還敢說什麼?"

聽完錦瑟的話,葉霄蘿心中頓時豁然開朗,覺得她所言甚是,明明是如此簡單的事情,為何她自己就想不明白?

當真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啊!

"好,我明白了,夜色已深,你趕緊休息,我也回去了."葉霄蘿說完就要出門,又被錦瑟叫住.

"外面天黑,我派人送你回去吧!"錦瑟說完,不等她開口,便吩咐了自己身邊的親信侍衛來送她,直到樓下,她才回身進屋.

那人早就已經走了出來,淡淡地坐在桌子上喝水,那雙眉眼看上去就像是經曆風云變化,千般詭計一般滄桑沉暗.

"你方才都聽見了,我確實按你說的一字不落."錦瑟坐到他的身邊,貼身俯首為他倒滿了一杯茶水.

那人點點頭,她又道:"太子果真是神機妙算,您是怎麼知道溫王妃今夜會來找我問我事情的?"

太子一身黑色布衣,顯得他樸素清瘦,但是那雙眼看上去卻不像一介平民,反而是攪弄風云許久的人.

他淡淡開口:"我已經把溫王在禦書房求娶和瑟公主的事情透露著她,她在溫王那里得不到答案,自然會過來找你."

錦瑟笑的花枝亂顫,身子緊緊地貼上了他的身子,嬌嗔笑道:"太子果真是神機妙算,錦瑟自歎不如."

她的雙手慢慢地攀上太子的前襟,細細解開了他的衣裳扣子,身子如同靈巧的小蛇般纏上了太子的身子,身段輕盈妖嬈不定.

太子垂眉看她一眼,猛地將她打了橫抱,走向了床邊.

幔帳被放了下來,外面的天色深不見底,唯有房間里面微光蕩漾.

明溪的病已經好的差不多了,雖然沒有了嗜睡的症狀,但是還是全身乏力,不能站起來.

距離吃藥的時間已經過了兩天,天山雪蓮正在慢慢地發揮著它的作用,一點一點將明溪失去的身體機能救回來.

"阿洛蘭,這幾日可以給他吃飯了,不用再喝粥了."蕭長歌收了手,把明溪的手放進被窩里.

"調理的不錯,再過幾日就能恢複了,天山雪蓮的作用果然是極大的."蕭長歌歎道,果然是在古代才能找到這麼純天然的天山雪蓮.

"我自己的身體我還是清楚的,自從吃了天山雪蓮之後,體內似乎有一股莫名的力量牽引著我,讓我精神百倍,神清氣爽,仿佛經脈全通."明溪動了動肩膀,只覺得越發地神清氣爽起來.

從前在疊谷的時候,他也經常吃這些奇藥,卻沒有這次這麼好的功效,莫名覺得蕭長歌的醫術越發神奇了.

"這樣不是很好,還是多虧了阿洛蘭整日在你身邊照顧你,才能有這麼好的成效."蕭長歌看了旁邊的阿洛蘭一眼,她反倒有些小女兒姿態的嬌羞,不敢言語起來.

昏迷中毒的這幾日,要說對他不離不棄,最親近的人是誰,莫過于阿洛蘭了.

若不是阿洛蘭日日待在他的身邊照顧他,恐怕他的身體也很難有這麼好的起色.只是他自己不願意承認罷了.

"我去看看廚房的湯好了沒,你們繼續說話."阿洛蘭臉頰慢慢地升起一股嬌羞的紅色,而後重重地低下了頭,匆匆地推開門走了出去.

在晟舟國,她從來沒有喜歡過任何男子,也不知道被人喜歡的感覺是如何.但是自從見到明溪之後,她就明白了什麼叫做心動,如果不是他,她真的不知道愛是什麼.

在他面前,說不緊張是假的,總有一些時候會不好意思,但是更多時候理智會戰勝一切.

看著阿洛蘭匆匆離開的背影,蕭長歌歎了一口氣,看向了目光微冷的明溪.

"你總該知道她的心意,這麼久了,她一直陪在你的身邊不離不棄,就算是最困難的時候都是她陪你走過來的,如今,願意如此真心待人的人恐怕不多了."蕭長歌看著明溪,臉上似乎流露著要撮合兩人的意思.

"我有分寸,你自己的事情還沒有解決,反倒操心起我來."明溪略微斂了斂眉頭,側身看向了一邊.

都是以自我為中心的想法,只有到了真正分別的時候才會害怕,才會知道自己內心真正的想法.

身上實在是火熱,方才蕭長歌和明溪的那一席話,倒是讓她有些緊張,外面的風雪飄蕩得厲害,風雪吹拂著她的身影,將她整個人的熱氣和緊張吹散開來.

阿洛蘭站在外面的涼亭里吹了一會風,正准備到後院的廚房里去看看熬的湯好了沒,還沒有走動幾步,外面便傳來了一聲銳利的叫聲.

"給我讓開,知道我是誰嗎?連我都敢攔,活的不耐煩了?"葉霄蘿厲聲喝退一個又一個的丫鬟,直逼內院里來.

阿洛蘭長期待在後宮之中,沒有見過葉霄蘿是何等的凶神惡煞,卻也不知她的身份來路,只管攔截下來.

"你是誰?怎麼擅自闖進別人的院中?"阿洛蘭看她的穿著打扮倒也不像是一個宮女,莫不是哪里的妃子或者公主.

葉霄蘿勢必要闖到里面來,現在的她已經喪失了理智,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

她的眼里腦海里就只有要將和瑟公主遏制住的想法,怒火中燒的她根本理會不了別人的勸告.

原來是個刁蠻的老虎,阿洛蘭在晟舟國的時候什麼大風大浪沒有見過,葉霄蘿這個急性子的人阿洛蘭根本就不會放在心上.

當初,她所受的苦和折磨,見過的表里不一,心腸歹毒之人多不勝數.原本以為來到蒼葉國就可以平靜一下,卻不曾想,也是如此.

"我是誰你不配知道,把和瑟叫出來,我要見她."葉霄蘿一身淺紫色的披風,里面的內裳也是紫色的,在淺白的冬天里散發著壓抑的氣息.

聽著她不善的話語,阿洛蘭要說出口的話到了嘴邊卻又一饒舌,變成了其他的話:"我們公主是你想見就能見的嗎?你叫什麼名字,我進去稟告一下."

葉霄蘿只身前來,連一個丫鬟都沒有帶,似乎是做好了拼命的打算,不達目的,死不罷休.

她抓住了一點緊張的話尾,笑道:"這麼說阿洛蘭果然在里面,你要是不去讓她出來,我只好進去了."

她眉眼眼角頓時冷了下來,微微挑著的眉眼頓時有些冷漠,緊緊只是那雙眼睛,就能夠讓別人恐懼.

"站住,我不管你是什麼來頭,總之有我在這里,你就不要想著進去,我是不會讓你進去的."阿洛蘭伸出了雙手,看在葉霄蘿的面前.

一個凶神惡煞,咄咄逼人,一個身影淡然,進退有度.

只是葉霄蘿在氣勢上便蓋過了阿洛蘭,她的神情看起來有些令人心驚.

"我是什麼來頭你也不配知道,你只要知道我今天要見到和瑟公主就是."葉霄蘿冷冷一笑,整個人冷漠高傲不像話.

兩人在外面的吵鬧聲模模糊糊地傳進蕭長歌的耳里,她聽的不是很清楚,不過聽兩人的語氣不善,倒是想要吵起來的樣子.

"明溪,我出去看看,你不要出去了."蕭長歌眉頭微皺,心里總有不好的預感.

"去吧,你自己小心點."明溪對她點點頭,示意她前去.

葉霄蘿壓低眉峰,臉上露出冷漠淡然的嗤笑,步步逼近阿洛蘭,今天她勢必要見到和瑟公主不可.

"讓開."她的腳步停在阿洛蘭的面前,整個人離她不過幾步遠的距離,只要一伸手,就能將她掐死.

阿洛蘭的肩膀突然被別人握住,一雙纖細修長的雙手將她整個人帶離了這里,蕭長歌的身影頓時護主了她.

"原來是溫王妃,不知道您大駕光臨,有何貴干?"蕭長歌不動聲色地將身後的阿洛蘭推開,自己迎上了葉霄蘿不善的目光.

葉霄蘿見果真是她,目光頓時變得凶惡起來:"我當你不敢出來了呢?找一個小丫鬟替你擋著,你該不會是在里面商量著如何對付我吧?"

聽了她的話,蕭長歌無可抑制地笑了起來,整個人笑的花枝亂顫,前仰後合:"溫王妃,你以為你是誰?為何我要商量著如何對付你?況且我們也不熟,我有必要花時間精力去對付一個不相干的人嗎?"

蕭長歌笑的諷刺,葉霄蘿把自己的身份抬高,無非就是因為她是葉家的女兒,後又嫁給了溫王,身份地位都有所提高.

但是,在她的面前擺架子,無非是自尋死路.

"你,好一張尖牙利嘴,我也不想和你說這些,我只問你,是不是你讓溫王在父皇面前說要娶你的?"葉霄蘿雙目圓睜地等著蕭長歌,似乎在等她一個回答.

上篇:第二百七十一章 撥弄伎倆     下篇:第二百七十三章 大意受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