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七十三章 大意受傷  
   
第二百七十三章 大意受傷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七十三章大意受傷

果不其然,葉霄蘿能來到皇宮,又這麼明目張膽,氣勢洶洶地找上自己,無非就是為了和親之事.

雖然她不知道溫王為什麼會在禦書房里面求娶自己,但是她所知道的是,不管他的目的為何,最後找上自己的人一定是葉霄蘿.

或許他這麼做,只是為了掀起葉霄蘿和自己的戰爭,讓皇上看到,治葉霄蘿的罪?

以溫王的為人不是做不出這種事情,蕭長歌心里的疑惑越來越重,不管為何,她都不能著了他的道.

"溫王妃,溫王是你的夫君,他為何這麼做,最清楚的人應該是你才對,我一向深居簡出,又怎知外面發生的事情?況且和親之事,一直是皇上做主,我一個小小公主,又能說些什麼?"蕭長歌的幾個疑問說的正是道理,要說這件事情,再怎麼樣也應該去找溫王才對.

但是,葉霄蘿卻不這麼想,不管是現在還是從前,她的心里眼里就只有溫王一個人,不論溫王做了什麼,他都沒有錯.

"你這個狐媚子,暗地里和溫王做些什麼勾當,明面上又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看來溫王真是用錯心了."葉霄蘿氣的滿臉通紅,指著和瑟謾罵.

蕭長歌不屑地嗤笑:"溫王妃,你還是請回吧,我這里還有些事,不送."

果真是陷入愛情中的人都喪失了理智,葉霄蘿有勇無謀,此時在她的面前不管怎麼鬧都占不了上風.

說罷,蕭長歌轉身就要離開,讓她這麼瀟灑地一走,今天發生的事情不是都變成了她的錯.

若是傳到皇上的耳里,她平日維護的賢良淑德的名聲掃地,就連段貴妃也不會護著她.

沒有了他們兩人的維護,溫王又怎麼會再多看她一眼?她要怎麼和溫王比肩而立?

"你給我站住,是不是要去幽會你的情郎?和瑟公主,你真是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在宮中養情郎?你說清楚,里面的那個人是誰?"葉霄蘿猛地前進兩步,聲音有些低沉嘶啞,聽起來挑釁的意味極重.

但是,蕭長歌的腳步瞬間怔住,如同灌了鉛一般地抬不起來.

她的面色鐵青難看,所幸是背對著葉霄蘿的,否則她的臉色一定會把她出賣.

一旁的阿洛蘭再也聽不下去,莫名其妙出現一個女子,又莫名其妙地汙蔑誹謗.不論到底她說的是真是假,這種事情都不能亂說.

"你不要胡說,小……公主她不會做出那種事情,倒是你,看不住自己的相公,倒是來說別人的不是,我看你遲早也會被休的."阿洛蘭指著葉霄蘿的鼻子怒氣洶洶地罵道.

霎時間,空氣中的火花有些微妙,看著葉霄蘿的臉變得又青又紫蕭長歌心驚肉跳,生怕她會做出什麼讓大家心驚的事情來.

"你,你說什麼?有本事再說一遍?"葉霄蘿指著阿洛蘭面紅耳赤,活生生就像是個唱大戲的關公.

原來,她最害怕最擔心的事情就是被溫王休棄.

也是,原本就是不擇手段當上溫王妃的,害怕被休也是十分正常,若是換作別人,估計就不會趟她這趟渾水.

見她生氣大怒,阿洛蘭以為戳到了她的痛處,二話不說地甩開她的手,挑釁道:"我說的是什麼你聽不懂嗎?還是說你故意的?若真是故意的,那還真沒什麼可以說的了."

葉霄蘿從來就沒有被人這樣趾高氣昂地侮辱過,除了蕭長歌當時還在的時候,從那個時候,她就發誓,不會讓任何人侮辱自己.

如今,這個突然冒出來的丫鬟竟然敢指著她的鼻子說她下堂,這口氣如何能忍的住?

"你區區一個宮女,竟敢指著罵我?你要不要命了?"葉霄蘿說罷,舉起手猛地甩到阿洛蘭的臉上.

清脆的巴掌聲傳進蕭長歌的耳里,她臉色突變,目光中只有葉霄蘿怒氣凜然的那一巴掌.

蕭長歌臉上漸漸浮現出隱忍許久的怒意,大步上前分開了兩人的身子,抓住葉霄蘿的手,立即還手給了她兩巴掌.

連續不斷巴掌聲有些刺耳地響在幾人的耳邊,尤其是葉霄蘿,身處勝處的她毫不知情地被人打了兩巴掌,徹底激發了她心底的怒意.

"你們這群賤人,竟然敢打我,我要你們不得好死."葉霄蘿捂住自己受傷的臉頰,淚光閃閃,從小就沒有受過如此委屈的她,竟然被人連打兩個巴掌,這口氣,她怎麼都咽不下去.

蕭長歌拉著阿洛蘭便要退開,誰知,轉身之際,葉霄蘿的動作迅猛快捷,猛地抓住阿洛蘭的衣裳將她推到了一邊的石柱上.

從小就學過武功的她此時占了上風,不論是從哪方面來說,蕭長歌都遠遠不是她的對手.

蕭長歌猛地回頭,還來不及說話,葉霄蘿卻已經從自己的腰邊拿出了一把彎刀,動作利落地揮向了她.

那一刀筆直地劃過蕭長歌的小腹,若不是她向後一躲,估計已經將她攔腰而截.

疼痛讓蕭長歌暫時忘記了呼吸,就連雙腿都不可控制地發軟,最後倒落在地上.

雪地如何冰涼她不知道,迷迷糊糊之間,她的雙眼未閉,透過淡淡的光暈看著逆光下的葉霄蘿.

如此情景卻好像在哪里見過,她志得意滿地擦拭著自己手中的彎刀,居高臨下地看著攤倒在地的自己.

一年前,她也是這樣一步步將自己逼入絕境,一步步陷害自己,縱火行凶.

一年前的那個茅屋中,似乎有一個人影朝著自己走來,像極了如今的葉霄蘿.

蕭長歌腦海中竟然將兩人的身影慢慢重疊,沒有了聲音.

難不成,她就要再一次死去?

難道她要重蹈一年前的覆轍,任人宰割不成?

一年前受的傷害,所受的折磨,已經夠多了,她和自己所愛之人分別,思念傷痛都是雙份,若不是葉霄蘿,她又怎能這樣?

不,她不能.

要親手複仇.

"王爺,王爺,公主醒了."賽月的聲音中帶著隱隱的欣喜,一陣輕快的腳步聲跑到了門外.

再進來時便多了一個沉穩沉重的腳步聲,隨後便是兩名太醫隨行,跟到了他的面前.

迷迷糊糊什麼都看不清楚,只知道一只手搭上了自己的脈搏,為她把脈.

"怎麼樣?"一個沉穩又帶著抑制的聲音問道.

"回王爺,公主的病不成問題,只需要服藥精心療養半月才行."蒼老年邁的太醫小心翼翼地回道.

那人不可相信再問:"你確定只需要精心療養半月即可?她的小腹上被人劃了一道,如此病情,可大可小,太醫可曾診斷清楚了?"

雖然是沒有責怪之意,但是兩名太醫卻為自己的前程捏了一把汗,到底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

更讓他們納悶的事情不是如此,而是為何冥王聽到消息之後,會第一個趕到東華園?

"回王爺,老臣行醫數十年,如此病情診斷不下幾十回,老臣向王爺保證,公主只是受了一點皮外傷,並無大礙."太醫郁郁寡歡,再次躬身答道.

蒼冥絕心里的大石頭還是沒有落下來,卻不知道再說些什麼為好.

"你們先下去吧."蒼冥絕怒不可遏地揮揮手.

直到所有的腳步聲消失,他還是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看著躺在床上面無血色的蕭長歌,他的心就像是被人緊緊地抓著.

他不敢相信她會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再次出事,如果這次她真的發生了什麼事,他永遠都不會原諒自己.

"你站著做什麼?"蕭長歌微微睜開雙眼,只見他長身玉立于自己床前,想要讓他坐下.

"不要說話,浪費精神,還疼嗎?"蒼冥絕立即做到她的身邊,將她伸出的手輕輕地塞進了被子里.

她的傷口,當時他見到的時候被活活嚇了一跳.

他殺過人,見過血,眼睛不眨,雙腿不抖,直到見到她流血的那一刻,那鮮紅的血液,仿佛要將整個身體的血都流光.

他沒有辦法見到她流血,沒有辦法鎮定.

蕭長歌搖搖頭,臉色蒼白,明亮皎潔的雙眼如同星光一樣閃亮,削瘦的臉頰看起來活脫脫像是經曆了幾世的苦難一般.

"葉霄蘿呢?"蕭長歌低聲問道.

提到葉霄蘿這個名字,蒼冥絕只覺得這輩子的怒火都遷怒到她的身上,都是由她而起的.

他聲音冷冽,臉色僵硬:"我到的時候,她已經不見了,估計是回府了.不過我已經派人呈報皇上此事,她再也逃不了干系."

蕭長歌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上面被紗布包住,摸不出來痕跡,沒想到她為人醫治,也有要受別人醫治的一天.

"你先讓皇上不要傳她,我要她還有用."蕭長歌目光中帶著隱隱約約的祈求.

蒼冥絕做不到心軟:"你要她何用?我不會給她活下去的機會."

這麼多年來,最了解他的人莫過于蕭長歌,若是他在乎的人受了傷,他一定不會讓那人好過.

但是現在不行,她好不容易追查出來的一點痕跡,不能讓它平白消失.

"王爺,我要她真的有用,我想追查一件舊事.可否請王爺幫個忙,千萬不要讓人把我還活著的消息傳到溫王府中,只需要讓人假傳消息給葉霄蘿,只說我受了她的那一刀,已經死了."蕭長歌說這話時有些費勁,有些有氣無力,中間頓了一頓.

一件舊事?莫不是當初蕭長歌的事情?

難道是她已經追查出了一點的蛛絲馬跡,問題就出在葉霄蘿的身上?

蒼冥絕思慮再三,反正他是不會讓葉霄蘿好過,到底都是被自己攥在手心里的人,如今插翅難逃.

"既然如此,那我便答應你這個忙,不過從現在起,你要好好吃藥,修養身體,若是半月之內好不起來,到時有你好看的."蒼冥絕臉色凝重地道,霸道的語氣讓蕭長歌有些哭笑不得.

從前他便是整日用這樣的語氣和自己說話,一年多沒有聽見了,反倒有些懷念.

"王爺,我還有一些事情想說."蕭長歌還有很多問題沒有問,但是蒼冥絕卻皺了皺眉,打斷了她的話.

"好好休息,不准再問,外面的事情一切有我."蒼冥絕的目光只剩下冰冷.

上篇:第二百七十二章 推波助瀾     下篇:第二百七十四章 蛛絲馬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