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七十四章 蛛絲馬跡  
   
第二百七十四章 蛛絲馬跡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七十四章蛛絲馬跡

里面的空氣有些暖意,蕭長歌就躺在床上和蒼冥絕大眼瞪小眼,兩人互相直視對方,一言不發.

每次想要說話的時候,總是會被他的目光打斷,那雙冰冷的雙眼一掃,她只能悻悻地閉目養神.

蕭長歌再次醒過來的時候,外面的宮女已經端著藥進來,蒼冥絕氣質高冷地吹著藥碗里面的藥.

"張嘴."蒼冥絕看著已經醒過來的蕭長歌,冷冷地吩咐.

看來他還是沒有打算看看她就離開,反而還要喂她喝藥.

"王爺,還是我自己來吧."蕭長歌作勢就要接過他手中的藥碗,卻被他的目光一瞪,不自覺地張開了嘴.

他一勺一勺地往蕭長歌的嘴里送著藥,分明是味苦的藥此刻卻變得甘甜無比,每當勺子觸碰到她的嘴唇時,她的臉總是會不自覺地發燙.

"喝完了,以後我不在的時候也要乖乖喝藥."蒼冥絕拿過一旁的手帕替她擦了擦嘴唇,不自覺地伸出手撫摸著她的臉頰.

滾燙的觸覺在他的手心里發燙著,蕭長歌後知後覺地意識到此刻他在做些什麼,連忙避開了他的觸碰.

"王爺,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蕭長歌躲開了他的手掌心,見他臉色難看地放下了手,連忙轉移話題.

卻見他的臉色又是一黑,蕭長歌不知道自己又問錯了什麼,惹得他如此生氣,還沒問出口為何,他已經站了起來,居高臨下地看著她.

"你直到現在還不知道我為何這麼對你?是你裝作不知,還是故意這麼問?"蒼冥絕的語氣有些冰冷,目光冷然地盯著她看.

見他如此說,蕭長歌的心驟然一緊,目光愣怔地看著他,莫非是他已經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不對,他一直都知道自己的身份,他今天會這樣說,看來是想要相認了?

蕭長歌神情有些躲閃:"王爺,您說什麼?我不是很清楚,我有些累了,您還是先回吧."

說罷,她已經翻身背對著蒼冥絕,平靜的如同一潭死水,但是她的心此刻早已經風起云湧.

良久,身後都沒有動靜,她甚至以為蒼冥絕是不是悄悄離開了.

"好,你還在病中,此事暫且不提,等你病好了,我們再一五一十地說清楚來."蒼冥絕咬牙憤憤,他可以等,等到有一天她願意和自己相認的時候.

說罷,腳步聲便沉重地離開了,門被打開,複又關上,分明是應該輕快的聲音落在她的耳里卻變得難聽.

蕭長歌心里緊張的突突跳動著,她很想裝作什麼都不知道,但是她不能.蒼冥絕的話已經說的很清楚了,等她病好之後,他要把一切都說清楚來.

他想要說的事情,莫過于自己的身份了.

該來的遲早會來,她的目的不就是這樣嗎?如果他認出了自己,不就代表著他依然沒有忘記自己.

如果真是這樣,那不就皆大歡喜了麼?

外面的天色有些暗下來,不知不覺從早上進宮,此時已經到了傍晚,賽月見他出來,立即為他披上了披風.

"王爺,幸虧您來得及時,否則公主定會發生危險,這次奴婢失職,如若不是奴婢沒有寸步不離地跟著公主,也不會讓溫王妃有下手的機會.所以請王爺責罰."賽月撲通一聲跪了下來,面帶悔意.

蒼冥絕系著披風,目光眺望著遠處的燈火,微眯起來:"明日自己去領罰吧."頓了頓,又道,"其他的事情我都可以不究,唯有這件事情不行.你也知道,她對我有多重要."

比任何人任何事都重要,甚至是他的性命.

賽月如何不知道,否則自己也不會千辛萬苦被安排進宮伺候.

"是,奴婢謹記."

"方才那人如何了?看上去也是一副大病初愈的樣子."蒼冥絕進東華園的時候,葉霄蘿早就已經不見蹤影,唯有一個身子孱弱,看上去病態十足的男人抱著蕭長歌.

賽月想了想,他方才說的人就是明溪吧.

"王爺,方才救公主的那人就是公主用天山雪蓮要救的那人,是跟著哲而將軍一起過來的."賽月回道.

雖然這幾日沒有查探消息,但是明溪的來曆還是略知一二,能讓公主如此上心的人,一定不會是個等閑之輩.

蒼冥絕點點頭,若是跟著哲而一起過來的人除了是晟舟國的人,就是跟著蕭長歌進宮的貼身侍衛.

如果是哲而將軍的人,那她一定不會這麼上心,除非是跟著她一起來到皇宮的.

莫不是,他們之前就認識?

這一年來發生的事情太多太多,他不知道蕭長歌這一年是怎麼過來的,但是他知道,她一定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罪.

"沒事,你進去照顧,有什麼事情隨時通知我."蒼冥絕說道,已經出了東華園.

最遺憾的是,分明知道蕭長歌在這皇宮中避免不了危險,他卻毫無辦法,只能將她留在這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

就連她受人陷害,他也毫無辦法.

出宮時,外面已經是燈火朦朧一片,明亮的燈火照射滿城,忽明忽暗的燭火燃燒著.

這分明是一片滿城的溫馨美景,但是落在他的眼中,卻是如此一片昏暗難看之境.

真是心情不好的時候,看什麼都是刺目的.

"江朔,你去把離簫找來."蒼冥絕進門時,轉身對身後的江朔道.

為什麼突然要找離簫?

江朔有些為難地想了想,還是如實稟告:"王爺,離樓主已經攜著嬌妻出去云游四海去了,並不知道他在何處."

離簫自從娶了如酥之後,整日不務正事,仿佛有了妻子就有了全世界.

很久之前他就已經帶著如酥以搜尋醫藥之名,出去云游四海去了,將京城不知道拋到了何處.

蒼冥絕想了想,自己現在正面臨一個大關口,分明知道蕭長歌就在自己的面前卻不能相認,他倒好,什麼都不操心,攜著嬌妻去玩去了.

想想就覺得不公平.

"他出去多久了?"蒼冥絕進了門,一面走一面問道.

"大概有三個月了."江朔算了算日子.

三個月,離簫曾經對他說過他要出去游曆的路線,現在三個月時間大約已經走到了霍城甯云山懷名閣主那里去了.

按照路程算來應該沒錯,蒼冥絕進了書房,侍女立即掌上了燈.

"立即飛鴿傳書到霍城甯云山懷名閣主那里,讓離簫三日之內立即回京城."蒼冥絕坐到了正位上,心中雜亂不堪,腦海中全是蕭長歌的傷勢.

看來是真的有事,這麼急著讓離簫回來,莫不是有人出了什麼事?

江朔應了是,正要退下之時,又聽蒼冥絕道:"等等,上次離簫出去游曆之時留下的護心丹可還有?"

離簫留下的護心丹雖然不能讓人起死回生,卻是能救人于危難的救命藥丸,是百年難得一制的奇藥.通紅也就三顆.

當初對付太子的時候,蒼冥絕被人暗中毒箭,生死垂危之際,用了一顆,千辛萬苦之下總算是保住了性命.

還有一次是他外出辦事時,不小心被毒蠍上身,全身發紫,口吐白沫,不論是江湖大夫還是太醫,皆回天乏術.如此緊要關頭,蒼冥絕不惜用一顆護心丹才總算保住了他的性命.

如今,再次提起這個護心丹,不知道到底是何人病重,需要用到如此神奇之藥.

"王爺,當初離樓主留下的護心丹統共三顆,如今還有最後一顆,王爺您可是中了什麼毒嗎?"江朔有些心驚肉跳,生怕蒼冥絕點頭.

蒼冥絕搖了搖頭:"不是我,是和瑟公主被人暗害,你明日去取護心丹,我進宮時帶給她."

這和瑟公主的身份上次他們也有聽蒼冥絕提起過,只是覺得和瑟公主的身份特殊,又怎會得如此大病呢?

江朔懷疑地立在原味,遲遲沒有動作.

"愣著干什麼?還不快去?"蒼冥絕忽而抬頭看了他一眼,追問道.

江朔猶疑了會,還是忍不住說道:"王爺,這個護心丹是離樓主留下來的救命寶貝,如果和瑟公主不是太嚴重……"

"放肆,我叫你去就去,別問為什麼."蒼冥絕立即開口打斷他的話,不讓他繼續說下去.

他的臉色有些怒意,劍眉緊緊地皺著,冰冷的目光盯著江朔.

江朔從來沒有見過蒼冥絕這個樣子,他一心為了蒼冥絕好,除了自己的主子,從來沒有為誰打算過.

如今,是他錯了嗎?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他從來不會忤逆蒼冥絕的意思.

"是,屬下這就去辦."江朔點點頭,轉身走了出去.

外面的風雪下的有些大,他不好抬頭看天色,關上了門之後才悠悠地歎了一口氣.

拐過府中的九轉長廊,快要走到藥房的門口時,才見魅月從遠處走來,手里還端著一盅類似于燉湯之類的東西.

"魅月,你又給王爺燉的什麼湯?"江朔看著魅月手里端著的東西,盤子看起來很是別致,想來里面的燉湯也不錯.

"這是冰糖雪梨,降火的,你這是要去哪里?"魅月看著江朔急匆匆地從書房處走來,莫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魅月一直和他都是王爺的貼身侍衛,江朔想了想還是說道:"你可知宮中的和瑟公主?"

魅月點點頭.

"王爺方才讓我去拿護心丹,明日要送進宮中給她."江朔知道魅月也知道和瑟公主的存在,便十分放心地將事情告訴給了她.

"護心丹?這可是離樓主臨行之前留給王爺的救命藥丸,只剩最後一顆了,為何要拿給和瑟公主?"魅月柳眉微皺,有些不可思議.

上篇:第二百七十三章 大意受傷     下篇:第二百七十五章 設定棋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