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七十八章 傳遞消息  
   
第二百七十八章 傳遞消息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七十八章傳遞消息

京城的一家茶坊中,最靠近窗口的一個座位里,一男壓低了腦袋喝著茶,絲毫沒有向旁邊那些人似的侃侃而談.

"你們聽說了沒?前一個月來進城和親的和瑟公主,莫名其妙地被人殺死了,現在尸體還在皇宮里呢?"突然,一個低啞的男聲從旁側的桌子發了出來.

眾人皆是一驚,頓時人聲鼎沸,鬧成一鍋.

"這和瑟公主長期住在宮里,這皇宮是什麼地方大家都知道,和瑟公主可是晟舟國的公主,有誰敢殺她呢?"一個質疑的聲音立即出現,有些不相信地嗤笑道.

眾人叫聲附和,七嘴八舌地議論起來.

這對于他們來說,可是一個爆炸性的事情,若是尋常人家的人被人殺死了,估計他們也只是驚歎一下便過去了.

但是這和瑟公主是別國公主,她的生死和兩國之間的利益息息相關,原本她來到蒼葉國和親就是一樁有利的事情,最終客死異鄉,兩國之間免不了交戰.

到時候受苦的終究是百姓.

"這個我也不相信,要是在皇宮里面都能發生這種殺人慘案,那皇上怎麼辦?豈不都要人人自危了?"又是一個反駁的聲音響起.

確實這是個難以讓人接受的事情.

那個男子見大家都不信,只好站到人群中間,雙手對他們擺了擺,大聲道:"你們先安靜一下,聽我說.我有一個表弟,是在宮里面當侍衛的,因為和瑟公主前來和親,所以便被調任到東華園,也就是和瑟公主住的地方去保護她的安全.他每天都會在東華園的門口站崗,里面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再清楚不過了,這次趁著回家的功夫,才把此事說了一說."

原來是有親戚在皇宮里面站崗,聽他這麼一說,可信度提高了一點點.

但是還是有人不信:"那你說說和瑟公主是怎麼死的?既然你的表弟在東華園當差,為什麼不保護好她?還會讓人遭人暗害呢?"

此話一出,倒也有幾分道理,此時眾人的目光倒是全都看向了說話的那個男人.

那個男人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你們聽我說,據說是一個有身份地位的人進了東華園,說是要找和瑟公主說話,我表弟也就讓她進去了.後來也有聽見一些細微的聲音,他也沒有進去看,再後來,那個人出來之後,神色慌張,就連裙子上面都有可疑的紅色.我表弟當時沒有多想,再過一會突然聽到里面傳來一聲驚叫聲,我表弟才沖進去一看,白花花的雪地里全都是血啊!紅色的鮮血留了一地,那叫一個可怕,你們可能一輩子都見不到那麼多的血."

那人描繪得有聲有色,說到最後,臉上竟然帶著一絲驚恐的表情,聲音也漸漸銳利了起來.

眾人被他的聲音嚇了一跳,紛紛都沒有說話.

茶坊里面沉靜了良久,一人深吸了一口氣問道:"那,後來呢?"

"後來呀,我表弟就被調走了,不過後面的事情他也有去打聽過一點,都說和瑟公主失血過多,已經死了,死的時候,雙眼睜的老大,死不瞑目啊!皇宮里早就傳出消息了,這下估計兩國之間的關系不知道怎麼處理了."說到最後,那人歎了一口氣,目光微微朝著窗台那張桌子看了看,很快收回了目光.

"那晟舟國那邊估摸著什麼時候能接收到消息?"大家的關注點很快轉移到兩國紛爭上,完全忘記了已經死去的和瑟公主.

"這個啊,如果快馬加鞭過去的話,最快也要一個月."那人喝了一口茶,沉聲道.

眾人的情緒都被他帶動起來,在這個平靜的清晨中顯得有幾分的躁動不安.

那人複又抬頭看了一眼窗台的位置,那邊坐著的兩個人已經不見了,估計是去彙報消息去了.

他勾唇淡淡一笑,示意茶坊里面的人停下來,負手立在窗邊,看著樓底下兩個急匆匆回去的身影.

頓時方才還七嘴八舌談論著國家大事的人通通停了下來,等候著那人的吩咐.

"魅大人,那兩人已經離開了,我們是否也該撤離?"一個男子雙手抱拳恭敬問道.

負手立在窗台邊上的魅風伸手摘掉了自己的胡子,方才還是一副大漢的樣子頃刻間變成了蒼冥絕身邊那個負手風云的暗衛.

底下那兩人的身影越走越遠,他轉身淡然道:"撤."

東華園中專門騰了一間側院出來給明溪制作人皮面具,阿洛蘭陪在他的身邊,一日三餐悉心照料,寸步不離.

暗淡的陽光從窗外照射進來,透過薄薄的窗紙映照進了這個側屋.

他伸手將蕭長歌拿來的那張畫像撫平,原來,從前的她就是長的這副樣子,兩人終究是不一樣的.

從前的她雙眼皎潔如月,淺笑盈盈,光是看她的那兩雙眼睛就知道她是個單純的女孩,令人心疼.而如今的她,雖然眼眸未變,但是眼睛里卻沒有了從前那種皎潔的光芒,一顰一蹙中皆是嫵媚動人的樣子.

"原來這就是從前的小花,可不如現在好看了,看起來太小了."阿洛蘭突然一把伸手搶過了明溪手上的畫像,端在手上看了又看.

"你什麼時候進來的?"明溪臉色有些不好,但是終究沒有說什麼.

阿洛蘭一面端詳著畫中之人,一面回道:"剛才就進來了,我敲門了,可是你沒有聽見."

方才,估計是自己看這個畫像看的太入神了,沒有聽見阿洛蘭的敲門聲.

明溪撫了撫臉頰,他竟然對小花的畫像看的如此入迷,是著了魔不成嗎?

"看夠了就給我,我還要制作面具."明溪揉了揉眉心,淡淡道.

聽他這麼一說,還在翹著手端詳畫像的阿洛蘭立即將畫像放到了明溪的面前.

"給你,你應該已經快做好了吧?等你做好的時候,我就要把這副鬼樣子給洗了,變成小花從前的樣子.變一副樣子來玩玩就不會太無聊了,說不定還有很多人能認識我."阿洛蘭想了想,如果自己真的變成了小花從前的樣子,那該會有多震撼.

但是明溪聽了她的話,卻是很不屑地笑了笑:"你就這麼喜歡變成別人的樣子?難道你不喜歡你現在的樣子麼?"

阿洛蘭搖了搖頭:"不是,你不覺得偶爾換個角色也很不錯嗎?至少不會那麼枯燥,你也該多笑笑了.看你成天板著一張臉,多難看啊!"

笑嘻嘻的她突然伸出手捏了捏明溪的臉頰,在他白皙的臉龐上上下其手,等她回過神來的時候明溪正壓低著眉頭,郁郁寡歡地盯著她.

阿洛蘭吸了一口氣,猛地收回了手,臉頰泛紅.

她猛地一轉身,面紅耳赤地盯著自己的靴子,雙手緊緊地扯著自己的衣袖,她怎麼就這麼沉不住氣呢?

訕訕然地笑了一會,轉身的時候竟然發現明溪的臉頰上面也出現了兩抹可疑的紅暈.

"你要是沒事的話就出去吧,你在這里會影響我制作."明溪低著頭沒有看她,聲音卻是有幾分莫名的沙啞.

"哦,那我就先出去了."阿洛蘭強忍著自己的笑意,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出了側屋,阿洛蘭複又去了蕭長歌的房間,進去的時候,正看見她在換藥.

幽暗的房間里顯得有幾分的深沉,里面沒有點燭火,稀薄的陽光從窗外照射進來,顯得有幾分光亮,但是始終沒有白天的感覺.

"小花,我來幫你吧."阿洛蘭見狀連忙走到了蕭長歌的面前.

她伸手扶著蕭長歌坐了起來,又拿了枕頭墊在她的腦後,讓她坐的更加舒服一些.

"小花,你這里怎麼也沒有宮女伺候著?她們人都到哪里去了?"阿洛蘭左看右看,始終沒有見過人,有些憤憤不平地抱怨.

"換藥的時候,我都會把她們遣開,並沒有讓她們進來,不用大驚小怪."蕭長歌淡淡解釋道.

"為什麼?難道是她們太礙手礙腳了嗎?"阿洛蘭眼睛轉了轉,答道.

蕭長歌被她有些滑稽的目光逗笑了,卻也不敢笑的太大聲,唯恐拉扯到了自己肚子上面的傷口.

"這兩罐藥都是你需要的嗎?你說下應該怎麼上藥,我來幫你."阿洛蘭伸手握住了兩個不同顏色的瓷瓶,說道.

房間里面很安靜,蕭長歌慢慢地把自己的單衣解開,露出了包著紗布的小腹.

"不用了,我讓她們不用守在這里的原因,就是不想她們見到我小腹上面的傷口."蕭長歌有些無奈地說道.

這道傷口雖然不是很深,但是還是有些長,若是第一次見到的人還是覺得有些猙獰.

阿洛蘭卻冷哼一聲,挑眉道:"誰不會受點傷?我倒是覺得受過傷的人才更有魅力,我還想要身上出現一條傷疤呢!"

這話倒是逗的蕭長歌再次笑了出來,有些蒼白的臉頰因為笑意變得紅潤起來,看著說話十分認真的阿洛蘭,她心里倒是什麼芥蒂都沒有了.

但是,等到她的小腹全部露出來,看著包裹著紗布漸漸透出了血跡,很顯然傷口還是沒有好全.

阿洛蘭還沒有見過這麼大的傷口,臉色非常難看,不過她的雙眼還是一動不動地盯著,直到她慢慢地拆開了紗布,那雙手,隱隱約約中竟然有些顫抖.

"慢點慢點,我看著都疼."阿洛蘭不由自主地叮囑道.

透著血的紗布看起來確實有些驚恐,不過蕭長歌卻依舊面不改色,已經沒有了任何表情,這兩天的換藥已經讓她麻木了.

總算是扯開了紗布,上面的血跡變得有些難看,有些都已經干涸了,星星散散地分布在紗布上面.

上篇:第二百七十七章 計劃報仇(下)     下篇:第二百七十九章 細心上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