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七十九章 細心上藥  
   
第二百七十九章 細心上藥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七十九章細心上藥

蕭長歌的臉色漸漸蒼白了起來,她的目光並沒有放在自己的小腹上,反而是看向了別處.等到自己的傷口慢慢適應了空氣之後,她才開始上藥.

但是,外面的門卻被人推開,而後又十分利落地關上.

阿洛蘭突然站了起來,是誰進門竟然不敲門?

還沒有說話,那人卻已經繞過了屏風走了進來.

阿洛蘭見過他,蕭長歌生病的這幾日他都有來,而且也未見有人把他趕走,看來他這個皇子的地位還是挺高的.

"冥王爺,你進來怎麼也不敲門?"阿洛蘭猛地站了起來,語氣中透著濃濃的質問.

蒼冥絕沒有看她,銳利狹長的雙眼一直盯著蕭長歌的小腹,上面的傷口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心.從來沒有人受傷會讓他覺得心痛,可是見到她的傷口,卻比自己受傷還要痛上百倍.

"出去."蒼冥絕雙眼微眯,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阿洛蘭微微驚愕了一下,在房間里面看了看,這里只有三個人,小花病著,動也動不了,難不成他是叫自己出去?

"你,你是叫我出去嗎?"阿洛蘭指著自己,有些不敢相信地問道.

這次,蒼冥絕的目光才停留在她的身上,狹長的眼眸顯得十分冷酷.

"出去."他薄唇微動,再次重複了一遍.

房間里面的空氣有些冰冷凝結,阿洛蘭大氣都不敢喘,眼前的這個男人氣場實在太過強大,就連微眯著雙眼看人,目光都是這樣可怕.

她目光突然看向了蕭長歌,似乎在詢問她的意見.

直到蕭長歌點頭之後,阿洛蘭才猶豫不決地走了出去.

他們兩人到底什麼關系,為什麼無論這個皇子做什麼都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就連和小花並肩走在一起都沒有突兀感?反而還有種跟相配的感覺?

蒼冥絕的身體有些僵硬,看著蕭長歌小腹上面的傷口,他不知道她受過了多少傷,分開這麼久,他沒有好好保護她,就連她在自己的面前,他也沒有保護好他,才會讓他這樣受傷.

他恨不得,恨不得將葉霄蘿千刀萬剮.

見他步步走近,蕭長歌下意識地想擋著自己肚子上面的傷口,但是雙手卻被他很快拿開.

"別擋,讓我好好看看你."蒼冥絕的聲音有些沙啞,雙眼中透露著一種不敢靠近的冷漠感,雙眼中夾雜著難見的怒火和恨意.

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蕭長歌的小腹上,看的她有些不好意思.

良久,他才悠悠地歎了一口氣:"我還是沒有保護好你."

他雙眼里的光是她從來沒有見過的,就連從前她是蕭長歌的時候,都沒有見過這種目光.

蕭長歌的心突然一緊,就連小腹上面的疼痛都已經忘了.

"王爺這是說的什麼話?人生在世,難免受一點傷,這點小傷對于我來說根本算不了什麼."蕭長歌含著笑意道.

蒼冥絕突然抬頭,臉頰離她不過幾厘米的距離,兩人的呼吸都有些急促,蕭長歌突然後退了一下,卻拉扯到了傷口,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氣.

"痛嗎?靠著,別動."蒼冥絕伸手將蕭長歌扶著坐著,也不再說剛才的話題.

任由著他的大手將自己的身體放在枕頭上面靠著,蕭長歌只覺得自己的整個小腹都縮了起來.

"放松,別動,我為你換藥."蒼冥絕調整好她的姿勢,從旁邊拿了兩瓶的藥.

兩種不同顏色的瓷瓶打開,里面藥粉的顏色也不一樣,不過它們的作用卻是相同的.

蒼冥絕從前也不是沒有受過傷,經常用的就是這兩種藥,雖然好得快,但是難免會留下疤痕.

"你怎麼這個時候會來?"而且還來的這麼湊巧,專門挑了她換藥的時辰來.

蒼冥絕神情凝重地撫了撫她的額頭,面無表情地道:"別想太多,現在最重要的是你的傷口."

看著上面那道難看的傷口,蒼冥絕平日里舞刀弄槍慣了的雙手竟然有些不聽使喚,握著瓷瓶的雙手有些微微顫抖.

"忍著點,可能會有些痛."蒼冥絕抬眼看了蕭長歌一眼,單手撫摸著她的額頭,一只手細細地在傷口上面撒著藥粉.

他略帶微繭的雙手似乎有平定心神的作用,蕭長歌感覺不到一點點的疼痛,那只滾燙的雙眼在她的額頭上面撫摸著,感受著他的手心,仿佛有讓一切平靜的作用.

最後,蒼冥絕將她的傷口重新包紮了起來,紗布在她的腰間纏了一圈又一圈,緊緊地包紮著她的腰身.

"好了,躺下吧."蒼冥絕將她的身子扶了起來,輕輕地讓她躺下.

空氣中淡淡的茉莉花香味有些讓人心神安甯的作用,蒼冥絕的雙眼之中全部都是努力抑制下來的安甯.

"這幾天怎麼都沒看到賽月?"蕭長歌雙手平靜的交疊著,目光看著床頂.

這幾日賽月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蕭長歌沒有見到她的蹤影,她也沒有出現,宮中的人似乎沒有太大的震驚,就像是她依然還在似的.

蒼冥絕臉色更加難看了,薄唇親啟,聲音冷冽:"做錯了事,就要接受懲罰,這幾日她不會來伺候你了,我會另外安排宮女給你."

做錯了事?莫非值得是自己受傷的事情?

蕭長歌深知蒼冥絕管理手下的制度,極其嚴厲,這會估計賽月不知道在哪個陰暗的地方受罰.

說白了,到底是因為她受傷的事情,無端地牽扯了這麼多的人,實在太不應該.

"賽月這個丫頭不錯,平日里話不多,人也很聰明,沒什麼心眼,關鍵是和其她的宮女不同,我和她還是能說上幾句話的."蕭長歌聲音聽起來有些虛弱,不過還是鼓足了力氣說道.

良久,蒼冥絕都沒有說話,過了一會,才"恩"了一聲.

又是一陣無聲的寂靜,但是卻不尷尬,蕭長歌反而覺得這麼平靜的午後非常適合淺眠.

他坐著,細細地看著蕭長歌,她躺著,目光中回蕩著前塵往事,從前,他也是這樣坐著看著自己,一眨眼,就是一個下午.

這樣熟悉的感覺,已經很久都沒有出現過了,往事再次浮現上她的心頭,舊人不是在夢里,不是在回憶里,就在她的眼前.

真真實實能觸摸到的人,但是,她卻不能與他相認,因為自己心里最後一點的顧忌.

"我已經派人把消息傳給了葉霄蘿,今晨,她手下的兩個人來到我的茶坊,我的人按照你說的話,一字不落地說給了那兩人聽,估計現在已經彙報給了葉霄蘿."蒼冥絕這次進宮,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這件事.

他倒是覺得事情沒必要這麼麻煩,想要對付葉霄蘿,他有一百種方法,死,是最輕松最簡單的一種.

但是蕭長歌卻要以她自己的方式去對付葉霄蘿,卻也是最笨拙的一種方式.

蕭長歌的雙眼一亮,她知道蒼冥絕會辦好這件事情,只是沒想到這麼快.

"謝謝你."她嘴唇有些干澀,能說出的話也就只有這一句了,她不知道還能用什麼話表達自己此刻的心情.

"不用說謝謝,如果要感謝我,不妨告訴我為什麼要這麼做."蒼冥絕銳利的目光突然對上了她的雙眼,幽暗的房間里氣氛有些黯然.

原來他到底是想說這些話,蕭長歌垂了垂眉,沒有說什麼.

"現在還不能告訴你,等我完成了所有的事情,再把真相告訴你."這件事情涉及的人和事都太多了,她若是要說,恐怕沒有那麼簡單.

等到她完成了自己的心事,證明了自己心里的猜測疑惑,將當初的事情原原本本地整合出來,知道所真相之後,再告訴他所有的事情.

蒼冥絕似乎是已經料到了她會這麼說,意料之中的猜測還是讓他的心情顯得有些落寞.

"我也不想追問,等你什麼時候想說了,再告訴我."蒼冥絕伸出手幫她掖好被子,看著她入睡.

午後時光安靜的不成樣子,蒼冥絕坐在她的身邊,就這樣靜靜地看著她的睡顏,他曾經幻想過多次的場景,此刻就已經真實地發生,令人不敢相信.

可是,到底是真真實實的感覺出現在他的面前.

這一邊雖然安靜,但是另外一邊卻不太平.

溫王府里東北一角,早就鬧翻了天.

葉霄蘿的臉上不知道是什麼表情,害怕,驚恐,質疑,驚慌,她根本不知道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那天,她只是實在氣憤不過才拿出了刀往她肚子上面劃了一刀,她也沒有想要用多大的力氣,為什麼,為什麼就會死了呢?

又是一條人命毀在她的手上,她的手上竟然沾滿了鮮血.

"你們聽到的可是真的?是不是聽錯了?"葉霄蘿的聲音帶著不敢相信,厲聲質問底下的兩個人.

"此事確實千真萬確,今晨我們才探訪了一個茶坊,其中有一人的表弟是在東華園里面做侍衛的,他知道的一清二楚.所以我們才敢來告訴王妃,若無真憑實據,又怎敢妄言?"那人直直地低下了頭,懇切地答道.

內堂的光線有些黑暗,沒有點燭火的房間里漆黑一片,只有午後的陽光充足地照射進來.

底下的兩人根本不敢看葉霄蘿的表情,只是低著頭不好說話,也不敢看她.

葉霄蘿撲通一聲坐到了身後的椅子上,面容憔悴,目光呆滯.

"到底,是怎麼死的?"

底下的兩人對視了一眼,其中一人才緩緩說道:"回王妃,是因為,流血過多而死,當時整個雪地上面都是血,也沒有人去救她,估計就這樣……"

說到這里,那人的腦海中不斷閃現當時的畫面,竟然有些反胃起來.

上篇:第二百七十八章 傳遞消息     下篇:第二百八十章 危言聳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