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八十章 危言聳聽  
   
第二百八十章 危言聳聽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八十章危言聳聽

可想而知,當時的場面有多麼令人震驚,若是有人親眼見到了血流成河的場景,不知會不會被嚇暈過去.

葉霄蘿腦海中不斷地回憶起這個畫面,只覺得身上的每一處地方都痛的如同被人割傷一般.那天因為她的嫉妒氣惱,劃傷了和瑟公主,只怕事情會變得更加複雜.

"不可能,不可能的,你們一定是聽錯了,我根本就沒有殺她,怎麼會那麼輕易就死了呢?"葉霄蘿搓揉著自己的頭發,一副傲慢悔恨的表情.

底下的兩人從來沒有見過葉霄蘿這副樣子,不敢多說什麼.

雖然他們沒有親眼見到和瑟公主死亡的畫面,但是那人說的繪聲繪色,能不為之動容嗎?

"王妃,要不要我們進宮打探?說不定外面茶坊的人知道的消息根本不全,現在的事情一傳十,十傳百,難免會有誇大其詞的時候."底下的人思慮再三,也只能這樣做了.

但是皇宮,又豈是那麼好打聽的地方?

底下另外一人又道:"王妃,出了這種有傷國本的事情,皇上又怎麼會讓消息流出來?應該早就封鎖了消息,若是進宮去查,估計也查不到什麼."

"那茶坊外面的人又是怎麼知道的?他們都能知道,我們為何不能知道?"另外一人斜眼冷冷地盯著她.

兩人的目光頓時對上,他們各執一詞,意見不一,頗有種要在葉霄蘿面前一出風頭的樣子.

"外面茶坊那人不是說了麼?是他的表弟在東華園中當差,若是宮中沒有親戚,他又怎能知道?"那人說道.

另外一人還想說話,葉霄蘿卻猛地一拍桌子,震耳欲聾的聲音在幽暗的房間里流轉不息.

"夠了,你們是來為我分憂,還是來這里吵架的?"葉霄蘿緩緩地抬起了臉,目光猙獰地看著他們,"都給我出去,這件事情不准聲張,聽見沒有?"

見那兩人終于退了下去,房間里面的空氣慢慢地靜止下來,葉霄蘿坐在椅子上,披頭散發,凌亂不堪,絲毫沒有了平日里貴不可攀的樣子.

又有一條人命葬送在她的手上,沾滿了獻血的雙手已經回不了頭了.

既然回不了頭,那她又為何要回頭?

事情已經到了無可挽回的地步,若是再有人敢阻礙她前進的步伐,她必定會殺之而後快.

她目光銳利一閃,一種暗淡沉默的光芒在房間里面掀起了一股殺機.

她一個翻身上了床,緊緊地擁著被子,渾身上下哆嗦個不停.

這幾日換藥換的有些勤,自從那人知道了自己的換藥時間之後,每天都會雷打不動地到東華園為自己換藥.

不得不說,他的手勢是非常熟練並且利落的.

僅僅幾天的功夫,自己的傷口已經不怎麼會出血了.

不過對于蕭長歌來說,最好的方法莫過于縫針了.如果在傷口上面縫針,好的速度也會快很多.

但是,條件有限,她自己做不到為自己縫針,也沒有那麼大的毅力,況且藥品也有限,處理傷口的藥不全,很容易感染.

"我今天帶一個人來為你治病,等會讓他進來給你把脈."蒼冥絕為她上好了藥,眉頭不眨地說道.

帶人為她看病?

宮中是他心腹的太醫早就來看過,雖然沒有天天都來,但是來的次數也不少,而且,她自己就是個大夫,自己的傷她難道還不知道麼?

現在再找大夫來看豈不是多此一舉?

"我的傷口好的差不多了,不用再看了."蕭長歌拒絕.

"你沒有說不的權利,我並不是讓你做選擇,我只是告訴你一聲."蒼冥絕面不改色道.

說完,他一拍手,外間的門被推開,來人的腳步聲有些沉重,等他繞過屏風時,蕭長歌才見到他的真面目.

一別一年,他倒是一點變化都沒有,身著一聲暗色的長服,並沒有披風,看來身體不錯.方才從外面進來,卻也不見他身上沾染了雪花.

"這是我的一個朋友,醫術高明,為人正直,我已和他說好,不會將你的事情說出去."蒼冥絕起身讓位,將蕭長歌心里的顧慮一一道清,讓她心里沒有顧忌.

蕭長歌收回了目光,淡淡道:"既然是王爺的朋友,那我自然放心."

離簫雙手環胸,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倚在一旁的木柱上,目光有些無奈.

得到蒼冥絕的飛鴿傳書,帶著如酥快馬三天趕回,原以為是他出了事,到的時候卻被告知是一個別國公主受了傷,而且還是一點小傷!他能不抓狂嗎?

到底這個女人是何方神聖?竟然能讓蒼冥絕如此大張旗鼓地對她?

長的既不像蕭長歌,也不單純,關鍵是太漂亮,看起來一點安全感都沒有.要說過來和親,根本一點用處都沒有,就是活脫脫的一個皇子奪嫡的工具而已.

真不知道蒼冥絕拼命地救她是為何.

離簫挺直了脊背,目光就像是一陣無形的針似的掃射向蒼冥絕,豈料他卻一點反應都沒有,臉上還一副你要是不給我治好,你也別想好樣子.

"公主,麻煩你伸出手,讓我為你把脈."離簫轉眼間臉色如常.

這個離簫,一副活脫脫欲求不滿的樣子,蕭長歌微眯著雙眼搖了搖頭,等她恢複了真實身份之後,一定要狠狠地在如酥的面前把他的丑事捅個乾淨.

"好,那就麻煩神醫了."蕭長歌乖巧地伸出手,露出一截白皙光潔的手臂.

神醫?離簫不禁對這個稱呼有些排斥,如果蕭長歌沒有出現過,或許他還能煩擔得起這個名號.

但是沒有如果,敗了就是敗了,如今神醫這個詞對于他來說諷刺之意更重.

離簫摁上她的脈搏,閉上眼睛細細地探知著她的脈搏跳動,房間里面安靜的有些不像話,窗外風吹過幾陣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等他雙眼睜開時,蒼冥絕立即問道:"怎麼樣?"

離簫收了手,回頭對他一笑,似乎有些咬牙切齒:"和瑟公主的身體很好,傷口的地方也沒有大礙,一切只要好好吃藥換藥,就能好起來的."

根本沒有什麼大事,也值得把他從千里之外召回?

離簫發誓再也不會相信他的飛鴿傳書了,以後半路上遇見他的鴿子,直接一箭射死得了.

只是,為何和瑟公主的體內會有一股強大的力量護住她的心脈?這種力量很是熟悉,就像是他曾經研制過的一種藥丸似的.

蒼冥絕的心放了下來,落回胸腔,沒有離簫診斷過,他不能放心.

"沒事就好,等會你看下到太醫院里面開點藥,派人送來給和瑟公主."蒼冥絕叮囑道.

離簫凌厲地雙眼猛地掃射到他的臉上,沒好氣地答道:"這是我們醫者的事情,若是不懂醫術,就不要妨礙我們做事,我,自有分寸."

恨恨反駁完,離簫已經收拾東西離開了.

蒼冥絕摸摸鼻子,知道是自己的飛鴿傳書太急,把他從千里之外召回,打斷了他們的游玩計劃.但是沒辦法,誰讓他是他的主子呢?

室內的光線有些幽暗,蒼冥絕的臉看的並不是很清楚,他對蕭長歌叮囑了幾句話之後便出了門.

外面的風雪已經漸漸地小了起來,果不其然,離簫正背著醫藥箱倚在不遠處的亭台中.

透過外面的幔帳,能看到他筆挺直立的身子,想必他一定有很多話要問自己.

"怎麼不回府去陪你的嬌妻?在這冰天雪地里受凍可不是你的風格."蒼冥絕進了亭台,搓了搓雙手.

聽見他的腳步聲,離簫便猛地回過頭,眉頭微皺,歪著腦袋不滿道:"王爺,我說那個女子到底是什麼身份,我想應該不是單純的晟舟國公主吧?"

"何以見得?"蒼冥絕面不改色.

"很簡單,有三點可以證明.第一,自從王妃離開之後,你從來沒有對任何人展露過一個笑臉,但是對方才那個女子,你的臉上竟然露出了難得的笑臉,而且在我說她沒事的時候,你竟然松了一口氣.

第二,她的體內有一種力量在護住她的心脈,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就是我給你留的護心丹.

第三,你明明知道只是一點小傷,還火急火燎把我從千里之外召回,那個女子在你心里的分量一定很重,但是你沒有理由對一個敵國公主這麼好.

以上幾點就能證明,那個女子的身份並非只是公主那麼簡單."離簫一條一條地分析著原因.

"王爺,不妨告訴我她的真實身份是什麼,我也很想知道,到底是什麼人,能讓你如此緊張."

到底還是離簫最了解他,只不過見了一面,就能把和瑟在他心里的地位探知得一清二楚.

幸虧當初他們成為了朋友,如果是敵人,就憑著他這份心,定能將他所有心意猜中.

光是想想就很可怕.

蒼冥絕勾了勾唇角,悠然歎道:"到底什麼都瞞不過你,只是她的真實身份是我猜測的,就連我自己都不能肯定.所以,我想等所有事情水落石出之後,就會真相大白了."

到底是什麼真相值得這樣隱瞞?

離簫似乎有些搞不懂他的心思了,也發覺他越來越不正常了,自從蕭長歌離開之後,估計他的世界就只剩下一片迷霧深淵.

"也罷,等時機一到,不用你說我自然也就知道了,我等著."離簫朝他行了一禮,帶著自己的醫藥箱離開了皇宮.

蒼冥絕負手而立,看著他漸行漸遠的背影,心里不知在想些什麼.

上篇:第二百七十九章 細心上藥     下篇:第二百八十一章 棋局周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