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八十二章 親事難決  
   
第二百八十二章 親事難決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八十二章親事難決

散朝之後,外面的風雪漸漸地小了,嘉成帝讓上次在禦書房里覲見的太子,冀王,冥王,溫王四人留了下來,帶到了禦花園的側殿中.

他們緊跟其後,想必心里有數,嘉成帝今日定是要讓他們見和瑟公主,好讓和親之事盡快落定.

但是,事情又豈能盡如人意,他們四人面上沒有任何表情,實則心里早就知道了事情會如何發展.

窗外的陽光濃濃地灑進房間,蕭長歌將長發高高攏起,垂著頭站在床邊為自己的傷口包紮,打上最後一個蝴蝶結時,門外突然響起一聲尖銳的嗓子,萬分熟悉.

"公主,奴才奉皇上口諭請公主到禦花園東側殿一趟."

蕭長歌目光一轉,柳眉微皺著,安公公這個時候過來,又是奉了皇上的口諭,莫非是皇上已經等不及,趁著今天的功夫就要為她擇婿了?

"知道了,待我梳妝之後就過去."蕭長歌回道.

外面的聲音繼續響起:"奴才在外面恭候公主."

旁邊的櫃子是她平日放衣裳的地方,左邊窗台是她梳妝的地方,靴子都擱在櫃子底下,腰帶披風什麼的都在窗台上.蕭長歌一一翻過,幸虧她平時有看賽月整理東西,否則連衣裳都找不到在哪里.

若不是她受了傷將那個宮女都趕了下去,今日覲見聖駕又豈會這麼匆忙?

選好衣裳之後,才發現自己的發型還亂著,古代的裝束她又梳不來,若是這樣披頭散發出去,一定會被視為大不敬.

蕭長歌執著木梳梳了一會,雙手纏著頭發上下鼓搗著,始終沒有那個固定頭發的本事將頭發梳好.

正當她煩躁郁悶不知是否該去找人來的時候,門輕輕地被人推開,賽月的身影便匆匆地來到了房間.

"公主,奴婢來為您梳妝吧."賽月連忙走到了蕭長歌的面前,接過她手中的木梳,細細地將她的長發束起.

賽月不是已經被蕭冥絕帶出宮去了?

她還以為賽月不會來伺候自己了,沒想到蒼冥絕還是把她送進宮中,若非是因為自己上次對他說的話?

"賽月,你這幾日都去了哪里?今日怎麼來的這麼湊巧?"蕭長歌看著銅鏡里面賽月模糊的身影,發現她不見的這麼日子,竟然有些消瘦了.

賽月頓了頓,面色如常地繼續梳妝:"奴婢的母親生個病,出宮有些匆忙,沒來得及對您說,是奴婢的過錯."

她的這番說辭倒也過得去,但是蕭長歌卻不相信,理由很簡單.

自從自己受傷之後,賽月便沒有在宮中伺候,上次自己和蒼冥絕提議之後,賽月便進了皇宮,由此可見,是因為自己受傷的事情連累到了她.

不過蕭長歌也沒有拆穿,只笑道:"你母親生病這麼大的事情,我也沒有必要責怪你,只是這種事情下次應該要和我說才是,我也能讓你帶些東西出宮去.你母親的病可好些了?"

賽月握住木梳的手一頓,臉上的笑意有些尷尬:"多謝公主關心,家母的病已經好多了."

"那就好,雖然好多了,但畢竟是你的母親,不如明日再出宮照應兩天,我也好讓你帶些藥物出宮,對你母親的病也有助益."蕭長歌笑道,言語之中的肯定不容拒絕.

此話一出,賽月的背上已經是冷汗津津,不過多年來跟著蒼冥絕已經將她的臉上練得平靜無瀾.

盡管心里風起云湧,但是臉上卻沒有任何表情,賽月委婉地拒絕蕭長歌的好意.

"多謝公主的好意,家母在奴婢進宮時身體就已經好多了,也是她催趕奴婢進宮伺候公主呢!"賽月笑著露出兩個淡淡的酒窩.

家母,于她來說多麼諷刺的兩個字,她的家母她從來就沒有見過,也不知道在何處.

"即使這樣,那我也就放心了,以後要是有什麼事情,記得和我說."蕭長歌道.

賽月心里總算松了一口氣,雙手利落地幫蕭長歌挽起一個發型,插上幾根發飾之後,又上了胭脂,總算將她的妝容打扮得精致無雙.

出去的時候,安公公正倚在旁邊的木柱上眯著眼睛,蕭長歌攙扶著賽月的手,淡淡的陽光灑在她的臉上,容貌有些刺目.

"安公公,你是不是這幾日沒有休息好,太過勞累了?可要多注意身體啊."蕭長歌說話的聲音驚醒了安公公,他佝僂的身子立即挺直了起來.

扶正了自己頭上的帽子,安公公笑的有幾分不好意思:"讓公主看到奴才這副樣子,真是該罰,奴才怎能在公主門外閉目小憩呢?還請公主責罰."

這安公公的身份來路,其他人或許不知道,但是蕭長歌是最清楚的.

嘉成帝年輕還是個王爺的時候,安逸之就跟在他的身邊,少說也有二十多年了,陪在嘉成帝身邊的時間比皇後都長.

縱然是皇子,嬪妃,王公貴胄見了他,也要給幾分顏面.

因為,有時安公公在嘉成帝耳邊說的話,還是十分管用的.

"安公公是皇上身邊的太監總管,負責皇上的飲食起居,事事皆要自己動手,親力親為,自然會比別人更加勞累.休息也是應該的,若是皇上身邊沒有你,估計皇上也會不習慣吧."蕭長歌輕輕地笑了笑,十分體貼地為安公公解釋.

安公公垂頭笑了一下,沒說什麼.

蕭長歌卻見他用手臂抹了抹眼睛,下一秒,繼續佝僂著身子在前面帶路.

辛苦了一輩子,在宮中為自己謀得一個太監總管的位置,受的大家的尊重,果然是各憑本事.

來到側殿時,一進門便看見了四位皇子坐在兩邊,正位上坐著葉皇後,旁邊是段貴妃.

唯獨不見容嬪的身影,看來嘉成帝還是對上次容嬪搞出來的事情耿耿于懷,原來最占上風的還是葉皇後.

母家的力量果然是強大的,葉家要是不倒,恐怕皇後永遠會屹立不倒.

"和瑟參見皇上."蕭長歌施施然走到了嘉成帝的面前,對他行了一個標准的禮.

"起吧,坐."嘉成帝朝她伸了伸手,示意她坐下.

"謝皇上."

蕭長歌坐到了固定的位置上,對面是溫王.

一陣簡單的寒暄過後,嘉成帝酒過三巡,指著太子道:"這是朕的嫡長子,蒼慕修,也是當今太子."

蕭長歌對太子微微一笑,表示認識.

其實上次見面都有一一介紹,今日嘉成帝這麼說也只是走個過場,讓大家彼此更加熟悉.

"這是朕的次子冀王,四子冥王,六子溫王,個個都是皇子間的翹楚,絕對配得上公主你."嘉成帝說這話時有些微微的醉意,說的有些坦白.

葉皇後連忙碰碰他的手臂:"皇上,您喝醉了."

"朕知道朕的酒量,和瑟公主,你來到蒼葉國也有快一個多月了,朕遲遲不為你的親事下決定,就是因為朕不知道應該將你賜婚于哪個皇子才好."

"朕的十七個兒子,個個已經成親,唯有四子冥王,早先喪妻,一直未娶,朕原先打算將你賜婚于他作為正妃.豈料他一直不允,今日朕的六子溫王提出要納你為側妃,你同意不同意?"嘉成帝說了這麼多,著重強調的無非就是溫王和冥王二人.

溫王納自己為側妃?先不說自己同不同意,就是葉霄蘿也是一萬個不同意.自己身上的傷,難道不是因為她才得來的?

蕭長歌微微俯一俯身,低頭道:"早就聽聞溫王才華橫溢,驍勇善戰,和溫王妃相知相遇,甚是相配.既如此,和瑟怎敢橫插一腳,做他們之間的絆腳石呢?還望皇上見諒."

溫王握住酒杯的手一顫,目光森冷地看向了蒼冥絕.

他正端著酒杯,一言不發,目光也不曾停留在和瑟公主的身上.

這兩人,到底在搞什麼鬼?

難道蒼冥絕不想娶和瑟公主了?

雖然被駁回了,嘉成帝臉上有些掛不住,但是還未波及到和瑟的身上,只是悶聲不吭.

"皇上,臣妾看溫王和蘿兒的感情確實不錯,要納側妃這件事情,還可再緩兩年.臣妾覺得和瑟公主和冥王也甚是相配,不如問問他們的意思如何?"葉皇後在嘉成帝的耳邊說道.

盡管如此,蕭長歌依舊巋然不動.

不管別人說什麼,都沒用,最終的決定權在嘉成帝的手上,別人說的話,只能叫做揣摩聖意.

嘉成帝想了想,上次自己要將和瑟公主許配給冥王,這冥王竟然敢頂撞自己,如若再問一遍,估計結果一樣.

"皇上,臣妾覺得冀王也不錯,長相也算是風流倜儻,英俊瀟灑,配和瑟公主正好."段貴妃隨便指了冀王說道.

兩人的意見不一,嘉成帝聽得有些煩.

"和瑟公主,你的意見如何?此次的目的是為你擇婿,你想說什麼就說吧."嘉成帝看著和瑟公主道.

嘉成帝的目的很明確,就是想要看看和瑟自己的心中是否有了人選,到底對哪個皇子鍾意,也能看看這些日子,她和誰走的比較親近.

這麼大的壓力壓在自己頭上,和瑟不知道自己該如何選擇.

難怪上次蒼冥絕會告訴自己,在嘉成帝面前什麼都不用說,只說考慮考慮,原來就是為了防止他探知自己的生活和誰來往的多.

"皇上,和瑟初來乍到,和眾位皇子並不相熟,互相都不了解,所以很難做決定.和瑟懇請皇上讓和瑟回去考慮三天,三天後再給皇上答複."和瑟這番話說的誠心誠意,也無漏洞.

嘉成帝想了想,也就只有這樣的安排更好了.

"既然如此,那好吧,朕就給你三天的時間考慮,三天之後,必定給朕一個答複."嘉成帝道.

"是."和瑟點頭,終于將這件事情帶過了.

"皇上,可以讓和瑟公主給眾位皇子倒酒了."葉皇後見嘉成帝的心情不錯,提醒道.

上篇:第二百八十一章 棋局周全     下篇:第二百八十三章 殿中暗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