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八十八章 愛錯了人  
   
第二百八十八章 愛錯了人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八十八章愛錯了人

身後的阿洛蘭有過無數次想要將臉上的人皮面具摘下來的想法,但是在面對蕭長歌的眼神,那麼明顯地告訴她,不可以.

如果把事情的真相告訴了蒼冥絕,小花是不是就不會那麼痛苦?

這是徘徊在阿洛蘭心里的想法.

蒼冥絕的目光再次落在阿洛蘭的臉上,可是她卻步步後退著.

"我不願意,我真的不是什麼長歌,王爺你真的認錯人了,我對天發誓."阿洛蘭說罷,立即豎起三根手指,就要對天發誓.

"阿蘭."蕭長歌想了想,如果叫她阿洛蘭會被人發現,所以便去掉了中間的那個洛字.

"既然你不願意跟王爺走,王爺也不會勉強你的,你還是先回去休息吧."蕭長歌拍拍她的手背.

如果不是蕭長歌對她身體上的互動,阿洛蘭也不知道自己竟然從阿洛蘭變成了阿蘭.

有點不適應的她緩緩地點點頭,不敢再抬頭看蒼冥絕,匆匆地離開了.

留給蒼冥絕一個驚慌的背影.

"你到底怎麼樣,才肯讓她嫁給我?"蒼冥絕依依不舍地看著阿洛蘭的背影,很明顯她已經失憶並且不記得自己了.

他想要的東西被蕭長歌緊緊掌控在手里,不得已之下,才問出了這麼低微的一句話.

只要她說的出,他就做的到.

"我已經說過了,只要王爺娶了我,我的奴婢她自然會跟著我陪嫁,這個交易,王爺似乎穩賺不賠啊!"蕭長歌輕蔑地笑了起來.

不知道是在笑自己,還是在笑蒼冥絕.

什麼時候,她也低賤到給自己標上了價格,以商品的方式售出,並且附帶了贈品?

關鍵是,那個贈品才是亮點,而她不過是個陪襯而已.

豈料,心智堅定的蒼冥絕卻在此刻動容,眉心微微地松了松.

"我答應你,我會娶你,但是,那個婢女我也一樣要娶,並且娶了你之後,我的心不會在你的身上,你不要對我抱有任何希望."蒼冥絕的聲音清冷如霜,是蕭長歌這麼多年來聽過的,最冷的笑話.

但是蕭長歌卻鼓起了掌,嘲諷道:"王爺這個算盤打的好響,竟然想同時娶了我們兩個?你這樣,是在羞辱我."

蒼冥絕卻不以為然:"我和你說過,我想要的只有長歌一人,至于你,我不會愛你,也不存在羞辱這一說."

在他的心目中,這還不算羞辱,到底怎麼樣的事情,才能算作羞辱?

蕭長歌也算是看清了這,到底是怎樣的冷酷無情.

她不住地冷笑,身子突然覺得很冷,她緊緊地抱住自己的雙肩,慢慢地蹲了下來.

旁邊的暖爐慢慢地烤著她的身子,微熱的炭火升起濃烈的溫度,將她的四肢轟熱,她卻依然覺得冷入肺腑.

門,一關一合,他走了.

門外再次走進來一個人,熟悉的味道充斥在她的周圍.

那人陪她坐在地面上,聲線平緩,沒有任何語調:"我都聽見了,這就是你心心念念想要見到的人,他不值得你去愛,也不配得到你的愛."

明溪難得開口說這麼多話,雖然從他的口中說出情愛有些不著調,但是聽在蕭長歌的耳里也算是一種安慰.

"是我自找的,我明明知道他忘不了的是蕭長歌,還要拼命地去試探他,得到的真相最終超出我的承受范圍."蕭長歌笑的淒涼.

"你為什麼不告訴他實情?"明溪想著,如果他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一定會為自己所做的事情感到後悔.

"如果他相信我,他自然就知道那不是真的,其實他的潛意識里,是不相信我的."蕭長歌自嘲道.

"現在知道自己愛錯了人,也不算太晚."明溪嘲弄道.

蕭長歌沒有說話,她的心里是不相信的,也不願意相信.

"我的心里亂的很,阿洛蘭被他當成了蕭長歌,說不定他會派人來劫走她,這幾天你要寸步不離地跟在阿洛蘭的身邊保護她."蕭長歌叮囑道.

如果阿洛蘭被劫走了,她就連最後的希望都沒有了.

至少有阿洛蘭在她的身邊,蒼冥絕的舉動她還是能插的上手.

"這件事情白白地把阿洛蘭牽扯進去,回去後,她定會問我,到時,我是說還是不說?"明溪最害怕阿洛蘭纏人的功夫.

這件事情畢竟關乎阿洛蘭,也是她將阿洛蘭牽扯進來的,不能把她蒙在鼓里,讓她懵懂無知地為自己做事情.

"如果她問起,就老實告訴她吧,我已經虧欠她太多了."蕭長歌目光空洞地看著前方,不遠處是被蒼冥絕握過的那張紙.

上面依舊是那個大大的靜字,不是正楷,不是行書,而是硬筆字轉變為毛筆字,畫風不夠柔軟.

他都已經看過她寫的字了,為什麼甯願相信那張臉,也不願意相信他自己親眼見到的事實?

外面的冷風不斷地吹拂進來,為這個溫暖的室內傳遞進了幾抹冷意.

外面的人全然不知宮里面發生的變動,處處都在談論著葉霄蘿.

各處說法不一,傳的都十分難聽.

躲在王府一天的葉霄蘿在見到溫王下朝回來的那一刻,立即迎了上去.

"溫王,外面的事情怎麼樣了?父皇怎麼說?"葉霄蘿緊張兮兮地問道.

因為這件事情,待在府里不能出去,又有那天夜里蕭長歌的事情羈絆著自己,難免有些緊張害怕.

溫王一把扯開自己的披風,猛地甩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他目光冷冽,言語如霜:"那天的事情到底如何?我已經查到了,那天發生的事情並不是你所說的那樣,根本就疑點重重,我沒有想到,都到了這個時候,你竟然還在騙我!"

溫王正說到怒意處,猛地踢翻了就在他眼前的兩張椅子.

該不會是,他已經知道了自己殺死了和瑟公主的事情吧?

葉霄蘿的心里一冷,臉上沒有了任何的表情.

"王爺,我沒有騙你,我怎麼敢騙你?我確實是,是去布匹莊拿布匹了."葉霄蘿說到最後,聲音越低,最後根本沒有任何聲音.

"還敢狡辯?我已經派人去布匹莊問了,掌櫃的說你那天確實有到布匹莊拿布,但是卻不知道是在哪個時辰.那晚的侍衛雖然偏向于你,但是,他的手里卻沒有任何證據證明那天發生了什麼."

溫王深吸了一口氣,到底是女兒家的心思,只知道把可疑的事情藏起來,卻不知道怎樣才不會被人找到.

"那天,那天我確實不是去布匹莊拿布,而是,而是在外面多逗留了一會,因為下雪的原因,大家回的也比較早,我便多逛了一會,沒人見到我."葉霄蘿再次編了一個理由,企圖蒙混過關.

但是,溫王不是傻子,漏洞百出的借口怎麼能成為破案的理由.

"你不要再說了,你的事情我已經全部知道了,你還想狡辯什麼?"溫王猛地一拍桌子,喝道.

葉霄蘿一震,遲遲不敢動彈.

"你,你已經知道了全部?葉霄蘿猛地想起雪地上面一個身影,沒想到自己這麼久以來隱藏的秘密,就被人這樣發現.

"是,我已經知道了."溫王點點頭,正想說些什麼,葉霄蘿早已經眼淚滾滾地撲通跪到了他的面前.

"王爺,你要相信我沒有殺人,那天的事情只是個誤會開始而已.而且,是她先觸到我的底線."葉霄蘿最不能容忍別人越過她的底線.

殺人?

"你殺了誰?快說."溫王的眉頭不自覺地皺了起來,他只是想殺殺葉霄蘿的士氣,卻不曾想挖到了別的東西.

聽溫王的語氣,他壓根就不知道這件事情?葉霄蘿的心猛地顫抖了一下.

"沒有,我只是打個比方而已,我從來沒有殺過人,溫王你要相信我."葉霄蘿臉色一沉,立即解釋道.

但是,溫王並不相信她的話.

"你要我怎麼相信這個擺在自己面前的真相是假的?你要是不想說,我不會逼你,但是如果被查到了,你也自己一人承擔著."溫王冷酷無情地說著.

"不,"葉霄蘿立即回應,臉上是經曆了風霜之後的滄桑,她有些頹廢地看著溫王,"我說,我前幾天去了宮中的東華園,因為你說要娶和瑟公主為側妃,所以想去問問和瑟公主的意見,但是,卻不小心起了爭執,最後誤殺了她."

越說到最後,葉霄蘿的聲音越來越小,就像是如同一陣風似的吹遠了.

溫王立即拍桌起身,雙眼圓睜冷然道:"你說什麼?你竟然殺了和瑟公主?葉霄蘿,你是不是不要命了?"

無奈再怎麼樣這也已經變成了事實,葉霄蘿回天乏術,在她知道和瑟公主不能死的時候,已經晚了.

最後,她還是將她殺死了.

"我知道,我知道已經來不及了,但是當時的場景真的太氣人了,是她一直用言語來攻擊我,我一時忍受不了就……"葉霄蘿咬著手指,沒有繼續說下去.

反正都已經走到了這一步,她也不知道事情會怎麼發展,如果被人知道了,她認栽.

"你,我到底怎麼說你才好?"溫王不想再和她多說什麼,轉身便離開了正堂.

本來是要套出那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卻讓他套出了驚天秘密.

難怪這幾日和瑟公主都沒有出現在他們的面前,原來是……

但是,為何宮中能瞞住這麼久消息,不讓外界知道?

上篇:第二百八十七章 削骨之痛     下篇:第二百八十九章 操碎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