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九十一章踐踏真心  
   
第二百九十一章踐踏真心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九十一章踐踏真心

"王爺,當日松州太守一案是我和江朔一同前去的,至于目前擔任松州太守之人,也是我進行挑選的,不如讓我來解釋吧."離簫慢慢地走上了台階,身後飄落著肆無忌憚的風雪.

蒼冥絕的臉色很是難看,不知道是因為和親之事,還是因為松州之事.

書房的門被關上,方才那股壓抑的氣息蕩然無存.

江朔轉身看了看魅月,臉上露出一股釋懷的笑容.

房間里面的光線幽暗,蒼冥絕臉色冰冷地看著離簫,目光看著窗外.

"王爺,之前我和江朔一起到松州辦一件案子時,遇到了行乞的現太守,見他才德兼備,不受嗟來之食,便將他救了起來.沒想到竟然是前太守的兒子,因為家中兄弟相殘淪落至此.

我們見他身世可憐,心懷天下,才將他扶上太守之位,沒想到竟是這種忘恩負義之人.如果他真是這種人,我第一個問罪."離簫長身玉立在底下,臉色難看.

"不管他是怎樣的人,總之,與我們相干的人,就不能出一點差錯."蒼冥絕語調平穩,只能聽出冷冷的感覺.

離簫點點頭:"這件事情定會查個清楚明白,王爺大可放心."

空氣中靜默了一會,離簫看著面無表情的蒼冥絕,平靜地坐到了一旁,桌子上泛出陣陣茶香,他悠悠地喝了一口,不愧是好茶.

"王爺,我最近聽聞皇上讓和瑟公主自主擇婿一事,這可是我國開天辟地頭一回.以往就算哪個公主再得寵,也沒有這樣的殊榮啊!"離簫悠悠地感歎道.

上次見了和瑟公主一面,心里沒有多大詫異之色,只覺得只是一個長的好看的貌美丫頭而已.

誰知,背後竟有皇上在撐腰,這份寵愛給得可夠大的.

"要不是因為很難對和瑟公主的親事下決斷,父皇也不會把這件事事情交由她自己來決定.畢竟,選擇哪個皇子都關系著蒼葉的國本,天下百姓在看著,晟舟國國主在看著."蒼冥絕擺弄著桌面上的玉器,冰涼的觸感從他的拇指中滑過.

他將一切都看的很清楚,唯獨看不懂舊人的心.

"這麼看來,只有讓和瑟公主自己來選擇才是最正確的選擇."離簫忽而抬頭看了看蒼冥絕,"王爺,您最近親親入宮去看公主,是否也有此打算?"

若非不是因為這件事情,按照蒼冥絕對于蕭長歌的情深意重,又怎麼可能一直往東華園去?

上座的蒼冥絕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身後的光淡淡地灑在他的身上,看起來如同一塊正在慢慢融化的冰川一般.

"打算?"蒼冥絕嘴角的笑容漸漸暗淡下來,如同鬼魅一般噬人心魄,"從前是有,不過現在沒有了."

他認定的東西一般不會變,一旦發生改變,那也只能是別人的問題而已.

聽他如此語氣,離簫的心里隱隱明白了什麼.

"王爺,是不是事情發生了變化?您又不想娶和瑟公主了?"離簫試探地問道.

"明日自見分曉."蒼冥絕面色沒有任何表情,淡淡地道.

溫王府邸里一片沉寂,上座的溫王單手把玩著自己手里的玉扳指,空氣中流露著一股壓抑的氣息.

突然,一聲開門聲打破了此時的安靜,葉霄蘿踉蹌的身子跌跌撞撞地走了進去.

連日來的突發狀況讓她疲憊不堪,即使是在府里修養身心,也難擋她自己心里的罪惡感,尤其是在面對溫王的時候.

仿佛總有一天,他會知道真相,知道真相的他,會怎麼樣對待自己?

葉霄蘿想都不敢想,她不知道怎麼避免這個事情發生,她只知道如何不去想這件事情.

"王爺,發生什麼事了?這麼急著把我叫來?"葉霄蘿順了順自己脖子前的頭發,巧笑倩兮地看著他.

抬頭的功夫,溫王已經從上座走了下來,高挑修長的身影擋住她的視線,讓她的眼中只有他一人.

等他走到跟前時,葉霄蘿臉上憧憬的目光霎時變成害怕驚懼,他的目光冰冷無情,還未開口,便已掐住了她的脖子.

"啊!溫王你干什麼?快放開我!"葉霄蘿纖細的脖子被他緊緊地掐著,艱難地道.

莫不是,他已經發現了蕭長歌是她殺的?所以,打算為了蕭長歌報複自己麼?

溫王面無表情地盯著她一點點泛青的臉色,真想就這麼把她掐死在這里.

"你真的殺了和瑟公主麼?"他的聲音平靜的沒有一絲感情,就像是開啟了地獄倒數一樣.

她確實是劃了和瑟一刀,流了很多血,她連看都不敢看就逃離了,就算是後來知道的真相,也是派人去外面茶樓打聽的.

她能感覺到溫王的大手越掐越緊,仿佛只要一用力,就可以把她的脖子擰斷.

"我……"葉霄蘿艱難地吐不出話,雙手拉住了溫王的手,試圖把他的手掰下來.

但是,她的力量又怎麼能和他抗衡,懸殊太大讓她放棄了這個想法,猛地點了點頭.

就在她以為溫王會掐死自己的時候,他卻猛地將她甩開,身子不受控制地摔倒在一邊的椅子上,下半身早已經麻木.

"你在撒謊,和瑟根本就沒有死,你到底想得到什麼?葉霄蘿,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戰我的極限,費盡心思用盡手段,難道你現在得到的還不夠多嗎?"溫王氣急敗壞地大吼著,雙眼充血.

門外的丫鬟正准備端著熱茶進去,聽到兩人鬧的不可開交,早就逃之夭夭.

身上的疼痛一陣更比一陣疼,葉霄蘿艱難地扶住旁邊的椅子,試圖讓自己站起來,但是卻怎麼也站不起來.

原來和瑟沒有死,她真是太蠢了,以為派一個自己身邊的人出去打聽消息,就能一清二楚,准確無誤.

她算錯了,這個世界上最厲害的東西就是人心,她千不該萬不該自以為是地對付和瑟.

"王爺,你問我想得到什麼?你到現在還不知道?"葉霄蘿自嘲地冷笑了一聲,看向了眼前的溫王.

嫁給他一年多,他從來沒有給過自己的,就是她最想要的.

當初她千方百計地嫁入溫王府,不為身份,不為地位,只是想和他好好地生活下去.

她為他癡狂,為他獨尊,為他費盡心思,心里眼里只有他一個.他笑,她便覺得所有苦難都變成快樂,他郁,她只想跋涉千山萬水為他刨根究底,他痛,她恨不得在自己身上戳上幾個窟窿陪他一起痛.

只可惜,她所有的一廂情願,在他的眼里看來不過一場笑話,最後,回過頭來問自己,到底想要得到什麼?

"葉霄蘿,你的目的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但是,你若是再欺騙我,我會讓你付出代價."溫王聲音冷冽的如同寒川一般.

對于葉霄蘿來說,這是世界上最痛苦的警告.

代價?從她嫁給他起,哪一天不是在付出代價?只是她心甘情願地把陪在他的身邊變成了最好的補償而已.

她緩緩地艱難地起身,仿佛周邊的一切都和她不相干.

步步逼近溫王,葉霄蘿的聲音低沉堅決:"你要讓我付出什麼代價?是要休掉我,還是讓我痛不欲生,毀我一切?你盡管來做好了,我不怕!我葉霄蘿從嫁進溫王府的那一天開始,早就把生死置之腦後了."

最後一聲幾乎是她花光了畢生積攢的勇氣吼出來的,胸腔緊緊抖動著,仿佛快要窒息.

溫王有些錯愕地後退了一步,駭然地看著在他面前歇斯底里,聲嘶力竭的葉霄蘿.

她說,早就把生死置之腦後是什麼意思?難道她嫁到溫王府,就沒有想過要好好活下去麼?

"你,"溫王有些頹然,有些震驚,猶豫著沒有坐下,聲音也沒有了之前的殺氣,"葉霄蘿,是誰允許你對我大吼大叫的?"

葉霄蘿歪著腦袋,用自以為最冰冷無情的目光看著他,隨後,一言不發地離開這里.

"你,葉霄蘿你給我回來!"溫王三步並作兩步急急地沖了出去,但是葉霄蘿的身影早就淹沒在冰天雪地里.

外面的雪花飄落無常,仿佛在歎惋這紛亂的兒女情思.

東華園至始至終都是安靜的,外面的雪花慢慢地飄著,蕭長歌雙手攏在衣裳里面,待在長廊上看著外面的飄雪.

不知道什麼時候起,她變得愛看雪了.

慢慢地伸出手,放在外面,一朵朵冰涼的雪花便飄落到她的手上,不一會,便在她溫暖的手心里化成了雪水.

突然,一只小手將她的手緊緊地收攏進來,放在熱氣騰騰的小火籠上.

"公主,大冬天的不要把手放到外面,小聲生凍瘡."賽月的聲音放的低低的,關心著她.

蕭長歌收了手,道:"凍瘡主要是長期寒冷作用于皮膚而致,受凍後皮下動脈收縮,久之血管麻痹而擴張,靜脈瘀血,使局部血液循環不良,致使組織營養不良,甚至可發生組織壞死.你看我天天都帶著火籠,放心吧."

賽月聽得云里霧里,疑惑不解地皺著眉頭:"公主,您說的什麼皮膚動脈什麼壞死啊?動一下皮膚的脈就會壞死嗎?"

聽著賽月的解說,蕭長歌噗嗤一聲笑出了聲.

對于她們來說,或許很難理解,但是對于在現代還是古代都飽讀醫書的蕭長歌來說,沒什麼困難.

"寒冬臘月的,還是溫暖一些比較好,賽月,你們洗東西的時候記得用熱水啊!"蕭長歌轉身進了屋,難得的賞雪空隙,被打斷得莫名其妙.

才進了正堂,坐下沒一會,賽月便急匆匆地走了進來.

"公主,倫王帶著倫王妃來了."賽月有些驚訝地看著蕭長歌,不知倫王為何會來.

上篇:第二百九十章 初露端倪     下篇:第二百九十二章 上門道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