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九十二章 上門道謝  
   
第二百九十二章 上門道謝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九十二章上門道謝

倫王,蕭長歌淺淺一笑.

上次在圍獵場治好了他的腿,算算日子,也差不多好了.

"快請他們到正堂里."蕭長歌擱下手中的筆,收拾了正在練習的字帖.

賽月應了是,立即轉身出去.

這是她來到東華園伺候以來,第一次聽到蕭長歌見客人用上了"快"這個字眼.

就算是冥王,溫王,太子來時,也沒有這般,而這個倫王不過是碌碌無為之輩,雖有皇上寵愛,卻也不得重用.

正堂里面的燭火通明,倫王坐在側邊,倫王妃十分貼心地把他的腿架了起來,噓寒問暖好不貼心.

兩人的感情看來如同城牆般堅固,蕭長歌仿佛看到了當初她和蒼冥絕的樣子,也和他們一樣.

如今,時事變遷,已無往昔模樣.

"倫王倫王妃前來,和瑟有失遠迎了."蕭長歌打了個照面,臉上掛著淡淡的笑.

"是我們來的太急,沒有提前告知公主,今日正好攜王妃進宮給父皇請安,想起公主當日在圍獵場救命之恩,便向父皇請了旨意,前來道謝."倫王說罷,一拍手,身後便出現了兩個手端禮盒的宮女.

原來是向嘉成帝求過旨意的,倫王是嘉成帝疼愛的小兒子,又和和親之事毫無關聯,前來道謝也是情理之中.

蕭長歌臉上始終掛著淺笑,卻覺得自己有些多想了.

"倫王殿下,治病救人乃醫者本分,就算當初不是你受傷,和瑟照樣會上前救治.你的謝意和瑟領下了,不過禮物還請禮物還請王爺帶回去."蕭長歌婉拒了他的禮物.

到底是舉手之勞,哪里需要這麼貴重的禮物?

不曾想,倫王卻叫人將禮物放到了旁邊宮女的手上,樣子透露著非收下不可.

"公主,這些禮物其實不是我挑的,是我向父皇求旨意的時候,他讓安公公去庫房挑了幾樣讓我送來的.父皇心里只是覺得我小,凡事都替我想好了,殊不知,我自己也給公主帶了禮物."倫王提起嘉成帝得寵愛,眼角眉梢都是笑容.

這個集嘉成帝寵愛于一身的皇子,不知道他的路,有多遠……

蕭長歌想了想,很快回過神:"既然是皇上挑選的,那我是非收下不可了."

說罷,便讓身邊一側的宮女替她收下了那兩樣的禮物.

"你快把禮物拿出來給公主看看喜不喜歡啊!"倫王妃見他還不拿出來,用手肘碰了碰他的手臂.

她的目光中有些嬌嗔,看著倫王滿滿的都是愛意.

多像,他們多像當初她和蒼冥絕在一起的時候.

蕭長歌低下了頭不再看,將自己從痛苦的回憶中深深拉了出來.

只見底下的倫王從懷里拿出了一個玉牌,拇指大小的玉牌上面雕刻著一個虎的形狀,乍一看像是一個正在張大嘴巴咆哮的老虎.

蕭長歌從來沒有見過這個玉牌,不知道這個玉牌到底有多大的作用.

"公主,我在府里思慮許久,想來想去其他也太過俗氣,唯有這個公主才能派的上用場."倫王把那個玉牌遞給了旁邊的一個宮女,讓她遞給蕭長歌.

冰涼的觸感放在手里升騰起漸漸寒意,蕭長歌左看右看,只知道這塊玉牌的成色質地都是上層.

"倫王殿下,這塊玉牌確實是玉中龍鳳,雕刻得十分精巧精致."蕭長歌贊賞地道.

提起這個,倫王自信滿滿地驕傲道:"這是父皇給我的,只要你拿著這個玉牌到各地,只要是有官階的,都必須聽從你的命令."

這個玉牌竟然有號召蒼葉國各地官員的作用,想來是嘉成帝擔心倫王的安危才送給他的,她一個小小的公主,怎麼能要呢?

況且,一個公主拿出皇子的玉牌在外面也不大合適.

蕭長歌的臉色安定下來,對他笑了笑:"倫王殿下,這個玉牌和瑟不能要,您還是拿回去吧."

聽到蕭長歌再次拒絕了自己,倫王的臉色有些急促,握著手里的玉牌就要強塞給賽月.

"為什麼不要,方才那些是父皇的心意,這個是我的心意,你要是不接受,那就說明你根本沒有打算要接受我的感謝."倫王聲音急促地說道,整個人已經站了起來.

倫王不過是小孩子心性,喜歡一個人,只知道對她好,把好的東西都拱手給她.

但是,卻不知什麼東西適合,什麼東西不適合.

"倫王,你先坐下,公主不接受也有她自己的道理,公主,這個玉牌跟隨了王爺多年,除了我和父皇,沒有其他的人見過."倫王妃蕙質蘭心,似乎猜出了蕭長歌的心里在想著什麼.

倫王妃竟然也同意用玉牌贈送,想來這個主意一定是兩人都深思熟慮之後,才前來道謝的.

不管事實到底如何,蕭長歌絕對不能要這塊玉牌.

"倫王殿下,這塊玉牌是皇上送你的,既是一個父親對兒子的愛,也是一個君主保護自己的皇子,他希望你不管走到哪里,都不會受傷害.如今你把它轉贈給我,豈不是不接受嘉成帝的愛?而我豈不是成了罪人?"蕭長歌步步逼問,將倫王逼得一句話說不出來.

臉色鐵青的他愣愣地坐在座位上,到底是年紀不大,經曆的事情不多,才這麼幾句話,就把他嚇成這樣.

倫王妃頓了幾秒鍾,輕輕扯了扯倫王的衣袖:"王爺……"

倫王卻猛地站了起來,腦海里不斷地回蕩著蕭長歌的話,雙手作揖.

"公主說的沒錯,是我考慮不周全,下次,下次我一定尋個好玩的玩意來贈予公主."

他是皇子,她只是公主,蕭長歌連連站了起來,也回以一個大禮.

"好,那和瑟就等著王爺下次前來了."蕭長歌說罷,讓賽月好生地送了他們兩人出去.

倫王妃扶著倫王,小心翼翼地邁下階梯,上了等候在東華園外面的步攆.

步攆在雪地里走的有些慢,倫王妃皺著柳眉看向了身邊的倫王,擔憂道:"王爺,您沒事吧?"

"沒事,你說,這個和瑟公主倒也有幾分意思,把事情看的透透的,你說這個玉牌,是不是真的送錯了呀?"倫王舉起手中的玉牌,吊在眼前晃來晃去.

倫王妃笑道:"王爺怎麼會有錯,只是公主自己不喜歡罷了,下次來的時候,送些表明心意的也就罷了."

倫王點點頭,薄唇緊抿,對旁邊的倫王妃貼心一笑.

除了皇後和貴妃位分的可以使用步攆之外,皇子公主都不能在宮中使用步攆,這個倫王可謂是萬千寵愛于一身.

步攆才行沒幾步,前面便傳來一聲"砰"的聲音,正撞上了正面的一堵牆.

步攆隨之晃動了兩下,這個震動讓兩人皆是一震,倫王連忙伸手護住了倫王妃的面前.

"王爺,發生什麼事了?"倫王妃心有余悸,所幸倫王緊緊地護住她,才沒有讓她摔下.

抬步攆的幾個奴才連忙下跪請罪:"請王爺恕罪,前面莫名凸出一道牆擋住了我們的去路,一時之間來不及停下才撞上的."

"凸出來的牆?這是東街長道,哪里來的牆,到底是你們自己不擔心,撞上了牆,還要怪這不會分辯的牆來."倫王皺著眉頭看著前面的太監,語氣不善.

那幾個抬步攆的奴才二話不說連忙跪了下來.

"奴才不敢欺瞞王爺,還請王爺明查."

平穩下心緒的倫王妃,纖纖玉手搭在倫王的手上,下了步攆.

"王爺,我們不妨看看再說,前面就是容娘娘的寢殿,看來這里的牆是里面來的,我們不如進去看看怎麼回事?"倫王妃心思縝密靈敏,頓時下了決斷.

容娘娘?容嬪?

感覺好多年都沒有見過了,倫王的記憶力似乎已經快要將這個人漸漸地淡忘出他的記憶.

"我倒是好久都沒有見到容娘娘了,我們進去請個安吧."倫王抬頭看了看眼前的燙金大字,似乎是年幼時見過幾次.

東街長道的拐角處,一個身影跟在他們的身後,見到他們確實進了容嬪的寢殿之後,複又匆匆地回頭.

那人一路往東華園跑去,神色匆忙.

"公主,倫王和倫王妃已經進了容嬪的寢殿."賽月進了正堂回稟道.

蕭長歌放下手里的茶杯,點點頭.

"公主,您把倫王和倫王妃引到容嬪處做什麼呢?"賽月疑惑不解地問道.

方才和倫王聊了那麼久,為的就是把他們引到容嬪處,這個時間過去,正好.

"想來昨天抓到的那個太監此時已經被容嬪發現了,估算這時間,容嬪已經在審訊了.這時讓倫王進去,他的正義感,絕對不會放過那個太監的."蕭長歌微微闔了闔雙眼,目光冰冷.

賽月點點頭,原來她的想法是這樣.

竟然能准確地估算好容嬪的發現和審訊時間,確切地把倫王引到了容嬪處.

這樣的掐算和計謀,比起蒼冥絕有過之而不及.

如果兩人在一起,恐怕會十分登對.

"王妃,那我們現在還要做些什麼嗎?"賽月疑惑問道.

蕭長歌搖了搖頭:"不用,你自己做自己的事情去吧,我一個人待一會."

聽她這樣說,賽月點點頭,轉身出了門.

那一側,早已經風起云湧.

那個太監被繩子綁著,跪在正堂底下,容嬪一臉端凝之色看著他.

"說,你是誰派來的?"容嬪冷然問道.

那個太監強忍著心里的一口氣,緊咬著牙不說話.

"不說是吧,來人,搬炭火來."她就不信了,還治不了一個前來下毒的太監.

聽到命令的宮女,立即神色匆匆地跑了出去.

也不顧眼前是不是有人走來,倫王看著匆匆離去的宮女,又見正堂里面凝重的眾人,估摸著應該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上篇:第二百九十一章踐踏真心     下篇:第二百九十三章也娶侍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