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九十四章 亂成一團  
   
第二百九十四章 亂成一團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九十四章亂成一團

死去的母妃?

聽到這里,蒼冥絕攏在衣袖里面的大手緊緊地握成拳,臉上早已經沒有了笑容.

咬緊牙關,承受著她人異樣的眼光和對付,他堅強如同鋼鐵一般的心,沒有一絲的動搖.

該是他的就是他的,他的東西,別人碰不得.

聽著她們的冷嘲熱諷,蒼冥絕一言不發,只是堅定地跪在地上.

于他來說,這些年來的嘲笑和敵對他已經全部收納,等到將來,一定會一點不落地還給她們.

只是,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娶到蕭長歌.

分別這麼些年,他想要得到的東西很少,也很簡單,莫過于一個她而已.

"皇上,冥王平時不會這樣,我們不如把那個侍女叫來,問問她的意見豈不是更好?"容嬪看向了嘉成帝,神情祈求.

雖然葉皇後和段貴妃在他的耳邊煽風點火,但是嘉成帝確實沒到癡呆的年紀,容嬪的一句話倒是點醒了他.

到底是怎麼樣的女子,能讓嘉成帝如此傾心?

"安逸之,傳朕口諭,去東華園將和瑟公主的貼身侍女召來,朕要見她."嘉成帝吩咐道.

安公公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應了是,連忙退了下去.

場上的空氣頓時有些尷尬,也安靜了幾分.

見蒼冥絕依舊筆挺地跪在正中央,嘉成帝便道:"冥王,你先去坐著吧."

眾人都在等著那個侍女前來,想要看看那個侍女的身份到底是什麼,竟然能讓一向對蕭長歌死心塌地的蒼冥絕,不顧後果地求娶她.

蕭長歌低頭看著杯子里酒水,緩緩地搖晃著酒杯.

"奴婢阿……蘭參見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阿洛蘭行了一個標准的蒼葉國禮,看上去和正宗的蒼葉國人一樣.

"起來吧,怎麼面聖還戴著面紗?你可知這是大不敬?"嘉成帝目光炯炯地盯著阿洛蘭面紗之下的臉.

阿洛蘭摸了摸臉上的面紗,深吸了一口氣.

這是臨出門之前,明溪讓她戴上的,以免到了嘉成帝的面前,引起眾人的猜忌.

"回皇上,因為奴婢的臉上長了疹子,為了不影響皇上的心情,所以用面紗擋住了容貌,還請皇上莫見怪."阿洛蘭低聲道.

如此女子,聽她的談吐雖然不凡,但是沒有見到廬山真面目的他們,自然不會輕易地放過這個極好的機會.

"沒想到冥王竟然為了這麼一個女子,做出和身份不符的事情,豈不是故意讓皇上難堪麼?"葉皇後語氣銳利地指責著蒼冥絕.

到底是一國之母,說出來的話沒有人敢辯駁.

段貴妃冷笑了一聲:"這件事情是蒼葉國開國以來最荒唐的事情,還請皇上三思."

反對的聲音不斷地響起,聽在蒼冥絕的耳里,卻沒有任何作用.

此時,嘉成帝卻緩緩地舉起手,止住了兩人的說話聲.

"父皇,若非四弟對這個侍女傾心,也不會貿然在殿上求娶,四弟的這個心意,不如父皇就應允了吧."開口的人是冀王,他一向不懂得什麼政治之事,這次的事情也是憑著自己的主觀意願而說.

嘉成帝的目光轉向了冀王,眼角微微凌厲地一掃,他立即止住了聲音不敢說話.

"冥王,你提出如此要求,于理不合,朕遵循國法,本不能答應,但是看在你如此癡情的份上,朕就應了."嘉成帝淡淡地開口,全然不顧他人異樣的看法.

此話一出,全場嘩然.

葉皇後想了想,讓和瑟公主和她的侍女嫁給蒼冥絕,于她並沒有任何損失,說不定還能用這次機會扳倒蒼冥絕.

但是,阿洛蘭卻撲通地跪了下來.

"皇上,奴婢不願嫁給冥王,還請皇上收回成命."

如果不是因為和瑟公主這件棘手的事情,嘉成帝也不會做出如此昏庸的一次選擇.

不管是對于誰,這次讓蒼冥絕娶和瑟公主,都是百利而無一害的事情.

如果附加條件是讓蒼冥絕一同娶了和瑟公主的侍女,他也會同意.

"你,你可知道你這是在抗旨,後果不是你能承擔得起的."嘉成帝雙眼一眯,聲音里透著一股危險之勢.

"奴婢,奴婢不敢,只是奴婢真的不,不願意……"阿洛蘭生怕這個喜怒無常的皇帝真的會將她以抗旨不遵的名義抓起來,哆哆嗦嗦地說不出後半句話來.

突然,旁側"砰"一聲物體砸落地面的聲音響起.

眾人的視線紛紛看向了蕭長歌.

眾目睽睽之下,蕭長歌神色自若地舉起了一只手,笑道:"不好意思,手滑了."

地面上的杯子碎片看在眾人眼里.

在宴會之上摔碎杯子,無疑是挑釁,蕭長歌深知這個道理,故意用這個舉動引起嘉成帝的注意.

"和瑟公主,你是想說什麼嗎?"嘉成帝側著身子看向了蕭長歌.

蕭長歌不由得勾起一抹冷笑,緩緩地站了起來.

慢慢地踱步到了行宮的正中間,一把拉起了跪在地上的阿洛蘭.

"既然皇上這樣問,那我也就直說了."她的聲音清冷不帶一絲雜質.

"沒想到貴國國法竟是如此不敢恭維,對待一個遠道而來的和親公主如此態度.自古以來,就有尊卑貴賤,嚴謹的等級制度之分,別說讓一名侍女隨同公主一起嫁給皇子,就是皇子要娶一名侍女,也要層層把關篩選.

但是,皇上,今日你卻如此草率地答應了冥王的請求,把我和我的侍女一同嫁給他,不知是貴國國法如此,還是皇上有心偏袒?"

從來沒有人敢在嘉成帝的面前說出如此大逆不道之話,從來沒有人敢質疑嘉成帝的判斷.

如今蕭長歌這樣說,無疑是在挑釁他的皇權,質問他的能力.

但是,她說的未必不是實話.

"和瑟公主,你,你……"嘉成帝一時無語回答,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蕭長歌又繼續道:"皇上,如果您不讓冥王娶我的侍女,是會讓冥王傷心,甚至恨您.但是,您若是讓冥王一同娶了我和我的侍女,無疑是對我和晟舟國的羞辱!還請皇上三思."

說罷,猛地跪了下來.

蒼冥絕長身玉立在她的面前,雙手緊緊地攏在衣袖里,面容冰冷的如同地獄來的修羅一般.

他冰冷地開口:"和瑟公主,你不應允,是因為你的心胸不夠寬廣,我娶你的侍女,那是你幾輩子修來的福氣,你應該慶幸,你能成為她的主子."

他一字一句直戳蕭長歌的心.

她的心胸不夠寬廣?

的確,她的心胸確實不夠寬廣,如果她的心胸足夠寬廣,她就不會來到這里.

"冥王,你這樣說,難道就不違心?這下分明是你們蒼葉國在欺負人,還要如此詆毀我,我遠道而來,也不是讓白白送給你欺負的."蕭長歌姣好嫵媚的面容,生氣起來也是十分有威懾力的.

旁邊的哲而立即拔出了腰間的長劍,一聲清脆的刀劍出鞘聲響在眾人耳邊.

嘉成帝的面前是不允許佩劍的,但是哲而是蒼葉國來的大使,有權利在禦前佩劍.

眾人見他拔出了劍,紛紛向後退去.

"哲而,此人羞辱我們晟舟國,此仇不報非君子,你小小地教訓一下他,切莫傷到眾人."蕭長歌說罷,便後退了兩步.

聽到蕭長歌說要教訓當今皇子,眾人的臉色皆變,紛紛看向了上座的嘉成帝,臉上的驚恐之色表露無疑.

底下,哲而已經和蒼冥絕過起招來,兩人的實力相當,但是這兩年蒼冥絕的功力大增,哲而要想贏他,著實很難.

但是,畢竟蒼冥絕沒有佩劍,和手中有劍的哲而比起來,倒也是要多費些勁.

"你們都給朕住手!這里是行宮,朕還在這里坐的好好的,你們竟然敢在朕的面前大打出手?還有沒有把朕放在眼里?"嘉成帝氣的直拍桌子,臉頰泛紅,聲音聲嘶力竭.

他身邊的安公公立即俯身為他拍著後背,直叫道:"皇上息怒,皇上息怒!"

蕭長歌見狀,也覺得過癮,又怕嘉成帝怪罪,連忙叫住了哲而.

"哲而,住手."

哲而霎時收手,一使輕功落到了蕭長歌的身邊.

蒼冥絕眼底的冰冷深不見底,停下了動作的他目光直勾勾地盯著蕭長歌.

慢慢地踱步走回了正中央,目光卻一下都沒有離開蕭長歌,仿佛要將她看穿.

"你們還有沒有把朕放在眼里?這個天下到底是朕的,還是你們的?"嘉成帝猛地拍了下桌子.

因為氣急敗壞,嗓子有些難受,不由得咳嗽了兩下.

底下的幾個皇子看這場熱鬧實在過癮,心里暗暗叫好.

現在只等著嘉成帝處罰兩人了,他們不僅白白看了一場好戲,又不費吹灰之力打壓一個如日中天的皇子,可真是一舉兩得.

"皇上,這件事情我做的不對,我甘願受罰,但是還請皇上收回成命,不要讓阿蘭嫁給冥王."蕭長歌費了這麼大的力氣,為的就是讓嘉成帝收回成命.

"皇上,此舉卻有不妥,既然公主和她的侍女都不願意,不如成人之美,另為她們擇婿,豈不更好?"容嬪輕聲開口.

底下的兩人鬧的不可開交,對誰都沒有好處,最後得益的人無非是葉皇後一干人等.

如此,還不如誰都不要得益.

"父皇,兒臣覺得容娘娘說的沒錯,此事于理不合,還請父皇收回成命."久不開口的太子卻在此時順風順水地勸阻.

但是嘉成帝說出口的話又怎能收回?

上篇:第二百九十三章也娶侍女     下篇:第二百九十五章 形單影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