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九十七章 如何抉擇  
   
第二百九十七章 如何抉擇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九十七章如何抉擇

溫王似乎早料到她會這麼問,他的心里其實早就已經准備好了答案.

夜色有些朦朧,他看著池塘里的那一輪彎月,亮閃閃地倒映在水中,一切都顯得那麼真實.

"被父皇選中的幾個皇子,太子心思難猜,他至始至終都保持著一種冷眼旁觀的態度,二哥碌碌無為,他倒是會幫你,但是在父皇的面前卻說不上幾句話.

剩下的人只有我,如果你選擇了我,我可以幫你對付四哥,為你報仇雪恨,今日的羞辱,必定加倍奉還給他."溫王一字一句,清清楚楚.

聽上去他的話是十分誘人,只要選擇了他,他就可以為自己做到一切,得到她想要的東西.

但是,蕭長歌顯然很不給他面子,不屑地笑了笑:"你說的這些確實是我想要的,但是冥王在朝中勢力穩固,想要打倒他,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溫王有什麼對付冥王的籌碼嗎?"

要說起籌碼,溫王手里確實沒有掌握著蒼冥絕的把柄.

"公主果然思慮周全,我的手里確實沒有四哥的籌碼,但是皇天不負有心人,就可以找到證據."溫王談笑風生,說起這件事情,仿佛是十分容易的一件事情.

月色下,他的臉色十分自信,就像是從來沒有失敗過的樣子.

蕭長歌想了想,如果自己和他合作了,百利而無一害.

"既然這樣,那還請王爺先回去,等我考慮兩天,再做答複."蕭長歌很認真地思考著.

看她的臉色,根本看不出來有一絲欺瞞之色,溫王對此深信不疑.

"好,那我給你兩天的時間,兩天之後,無論答應與否,都要答複于我."

溫王目光深深地看著她,等著她的回答.

直到蕭長歌點頭之後,他才心滿意足地轉身離開.

待他的身影沒入前方的黑暗時,旁邊守候著的哲而迅速地走到了她的面前,問道:"公主,他對你說了什麼?"

一邊的哲而什麼都聽不見,只能看著他們一來一回的動作.

說了這麼久的話,最後卻平安無事地離開了,其中到底說了什麼?

"方才在殿中,溫王幫我們說話,是想將我們拉到他的陣營中去."蕭長歌目不轉睛地盯著他離開的方向,目光深邃.

哲而有些疑惑,想著方才在殿中的事情,溫王確實幫著他們說了一句話,全程並沒有其他的表示.

原來目的是在此,真是深藏不露.

"公主,方才在殿中發生的事情本就是他們的不對,冥王說變就變,不帶任何預兆地帶走了你身邊的侍女.如今,溫王前來,這其中,該不會有什麼陰謀?"哲而劍眉緊皺著,跟在蕭長歌的身後.

說起來這件事情其實很好猜,如果是剛來蒼葉國的人,可能看不懂各個皇子中的局勢,但是蕭長歌是曾經看著京中局勢變化的人,這件事情其實很簡單.

溫王原本和蒼冥絕敵對,兩人的勢力旗鼓相當,一來一回是打不倒對方的.這次發生的事情如果溫王補救了,嘉成帝對他一定會更加欣賞,地位也會有所提升.

在此之前,溫王曾經前來求娶,只是那時她沒有答應,如今,他是已經猜到了自己的想法.

"不論是不是陰謀,這條路,也都要走下去的,夜色已深,我們先回去吧."蕭長歌聲音堅定,不帶任何感情.

前方的路就算再難走,也要堅定地走下去.

這個夜晚難得不平靜,容嬪從晚宴上回宮時,外面的風聲呼嘯,她早已沒有了往日賞月的心情,氣呼呼地坐到了一邊的搖椅上.

她身後跟著的宮女巧巧上前勸慰:"娘娘,您這是怎麼了?"

今晚的事情弄巧成拙,因為蒼冥絕帶走和瑟公主身邊的侍女,弄成晚宴大亂,她精心計劃的事情在今晚落空,能不著急上火嗎?

對于這個心腹,容嬪也沒有什麼可以隱瞞的,她的事情,基本上也有她的一分功勞.

"上次抓到的那個下毒的太監,本來是打算在今天晚上放風出去,誰知,冥王糊塗,竟然做出這種事情來."容嬪撫額悠悠歎氣.

今天晚上巧巧全程陪在容嬪的身邊,自然是知曉今天晚上大殿的事情,按照她的角度來看,蒼冥絕這件事情,倒是幫了他們一個大忙.

"小主,奴婢倒是覺得今天晚上冥王做的這件事情,對于我們而言,還更有益處了."巧巧挑眉道.

聽了她的話,容嬪眉毛一挑,眼中透著期待:"這話怎麼說?"

"您看,以皇上的脾氣,今晚這件事情一定會讓他十分生氣,如果小主您再把這件事情抖出去,皇上在生氣的同時也會更加對您的事情在意,若是知道是誰做的,豈會輕易放過?"巧巧慢慢地分析道.

聽了她的話,雖然有幾分道理,但是在嘉成帝正在氣頭上的時候再去煩他,說不定他煩憂之時,對這件事情不聞不問也不一定?

"雖然是這樣,但是皇上的脾氣不可琢磨,我們還是不要冒這個險了."容嬪皺著眉頭,手里把玩著一串佛珠.

"但是小主,錯過了這次機會,我們的勝算也就不大了,要想找到比這次機會更好的時機,難哪!"巧巧勸道.

她一而再再而三勸道,倒是讓容嬪的心里起了疑心,這件事情倒是沒有這麼簡單了.

她擱下手里的佛珠,忽然想起了今天晚宴上面的事情來,皺眉道:"巧巧,你有沒有覺得今晚的事情太過巧合了?"

巧巧偏頭想了想:"巧合?小主是覺得哪里不對嗎?"

容嬪直起身子:"我只是這樣想的,總覺得今晚發生的事情太過一氣呵成,爆發得太過理所當然,仿佛就是有預謀去做一件事情的."

待她說了之後,巧巧也回憶了一下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情,不去想倒是沒有什麼,但凡一想,就覺得不對勁了.

"奴婢想了想,還真是如同小主所說,若是有心人想一想事情的經過,從和瑟公主擇婿,到冥王出來拒絕,再到和瑟公主的侍女出來,臉上面紗吹落.那張和冥王妃一模一樣的臉出現在眾人的眼中,一切都像是有預謀在發生一樣."巧巧順了順方才看到的事情,把這些事情連起來就是一場預謀的戲.

聽了她的分析,容嬪也覺得頗有道理,只是如果真的是有預謀的,那麼幕後黑手實在是太可怕了.

"無憑無據,只靠猜測."容嬪揉了揉眉心,"這件事情容後再說,想必宮中的風波不會這麼快就停止,我們且靜觀其變."

兩人說了會話,外面的天色已然黑了下來,黑夜降臨在這個不大的宮殿里,月光透過紗窗,和燭火相融.

熄滅了燭火,只剩下滿室柔軟的月光.

家丑不外揚,皇宮中的丑事何時能夠不外揚?

不過是短短兩天,宮外就已經流言蜚語漫天飛,大街小巷頓時傳出了那天在晚宴上面發生的事情.

有的地方,甚至把這件事情變成了一道順口溜,大街小巷人人口耳相傳.

而晟舟國也被傳成了最懦弱無能的一個國家,在面對一個強大的國家所做的羞辱時,竟然沒有一點反擊的能力,任憑別人羞辱.

哲而怒氣沖沖地緊緊攥著手里的劍,臉色難看地站在亭台外面,抬頭便是遼闊的天空,沒有一絲的烏云.

"他們竟然把晟舟國傳的如此懦弱無能?到底是蒼葉國毀約在先,我們竟然成了百姓口中懦弱無能的國家?"哲而只覺得胸口憋著一口氣提不上來.

外面的風雪下的有點大,蕭長歌和他並肩站在亭台中間,他的氣憤,她能感受得到.

畢竟平白無故而來的屈辱,不是誰都受得了的.

"我們自己心里清楚事情的真相就好了,何必管別人說什麼,怎麼說."蕭長歌雙手攏在炭火中,微眯著雙眼看著外面的白雪紛飛.

哲而有些莫名地看了她一眼:"你不是晟舟國的人,你怎麼會明白?有些事情說著簡單,但是自己心里的感受才是最真實的."

他突然有些煩躁地一拳打向了旁邊的柱子,力道之大卻難以將那個堅固的柱子打穿,卻很好地發泄了他的怒火.

"如果這件事情傳到晟舟國人的耳里,必然會引起軒然大波,趁著這幾天消息傳的不快,我必須率著兵馬回去."哲而眉頭緊縮深思了一會,突然道.

蕭長歌看了他一眼,讓他按捺住自己的激動之情.

"你現在回去也于事無補."

果不其然,哲而猛地回頭:"怎麼會?"

"那你告訴我,你回去能做什麼?是率你的兵馬把謠言的人全部抓起來,還是能夠通過你的力量讓謠言傳不到晟舟國去?還是告訴晟舟國人實際上都是蒼葉國的人掀起的事端?"蕭長歌一字一句地質問著.

如果一切事情都可以靠蠻力解決,該有多好.

"這件事情你我都沒有辦法,就算是晟舟國的國主也沒有辦法,要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圍內做事情,才不會幫倒忙."蕭長歌總算是安撫住他的情緒,讓他稍微平靜下來.

哲而坐到凳子上,凌厲的目光看著幔帳外面,雪花飄落.

"那我就一點辦法都沒有了?"哲而的神情有些懊惱.

"這件事情因我而起,自然該由我承擔.

只有等到另外一些新事物出現在他們的視野中,他們才會遺忘之前的事情,去追尋新事物."蕭長歌淡然道.

上篇:第二百九十六章 我能幫你     下篇:第二百九十八章 王府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