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九十八章 王府生活  
   
第二百九十八章 王府生活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九十八章王府生活

"這件事情不是你的錯,要怪就怪冥王,但是你的侍女為何長的和冥王妃一樣?我之前從來沒有見過."哲而琢磨到一點蛛絲馬跡.

蕭長歌原本也沒有打算瞞著他,既然他問了,那她也就明白告訴他:"那個侍女確實不是什麼冥王妃,而是易容的,為的就是讓冥王帶走她."

哲而徹底被搞糊塗了,為何繞來繞去,最後的目的只是讓冥王把她帶走,引起軒然大波呢?

"你是想讓蒼葉因為和親之事大亂?離間冥王和皇上的關系?"哲而猜測.

蕭長歌卻搖了搖頭:"如果我的目的是這個,根本就不必用這招,我讓人易容成冥王妃的樣子,只是為了讓大家產生錯覺,讓他們對冥王妃的死產生懷疑,再重新審理而已."

事情有因才有果,但是很多事情都未必是表面看的那麼簡單,蕭長歌扭頭看了他一眼,忽而垂下了眼瞼.

"這麼說,當年冥王妃死亡是有問題的?一直沒人查出來?"哲而頗有些震驚地歎道.

蕭長歌點點頭,看向了幔帳之外的飄雪:"確實如此,大家都誤以為冥王妃是被突如其來的大火燒死的,是天災,但是,事情的背後,真相一定不止如此."

原來一切的計劃,都是為了冥王妃.

看來冥王妃還活著的時候,一定是個非常好的人,死了之後,還有很多人惦記著她.

"那你和冥王妃,是很要好的朋友嗎?"哲而小心翼翼地問道,生怕觸及到她心里的傷口.

蕭長歌頓了頓,道:"很好,我們親如姐妹."

原來如此,哲而沒有再說話,亭台里有些安靜.

冥王府.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灑進寬敞的房間,阿洛蘭睜開眼睛的時候,前方正站著兩排的侍女等著伺候.

這個陣仗竟然比她還是公主的時候來的大.

"王妃您醒了,請洗漱."最前面的一個侍女端了水上面,畢恭畢敬地伺候著她.

阿洛蘭尷尬一笑:"你們不要叫我王妃,我真的不是你們的王妃,叫我……阿蘭就好."

話音剛落,底下的奴婢便齊刷刷地跪了一地,只剩下一個個烏黑的腦袋,有些惶恐不安地顫抖著身子.

"奴婢不敢."

阿洛蘭還是有些難受,她占了蕭長歌的位分來到冥王府,竟然還有這麼一群婢女將她當成蕭長歌伺候著,她怎麼能安心?

"要不然你們出去幾個,留下兩個人伺候就行,你們這麼多人站在這里,我會不自在."阿洛蘭伸出手指比了一個二字,笑道.

領頭的那個婢女看了看身後的這些人,用眼神示意他們退下去.

頓時房間里面只剩下了三個人,阿洛蘭總算是松了一口氣.

"王妃,奴婢們要是伺候得不好,王妃可一定要說."領頭的奴婢道.

阿洛蘭擺擺手:"你們伺候的很好,只是我不習慣這麼多人伺候我,對了,你們不要叫我王妃,叫我阿蘭?"

"乒乓"又是一陣響動,那兩個婢女重新跪了下來.

"奴婢不敢."

阿洛蘭有些無奈地眨眨眼睛,換好衣服之後,侍女們才帶著她出去.

"現在去哪里啊?"阿洛蘭被她們指引著往前走,殊不知前方在等待著她的是什麼路.

該不會是要帶她去見什麼冥王吧?

阿洛蘭一想到這,渾身的寒毛就立了起來,那個喜怒不定,面色陰冷的人,她今生今世都不想再見到.

所幸昨天晚上她是一個人睡的,半夜三更也沒有動靜,一向熱愛睡眠的她,昨天竟然淺眠得睡不著.

也不知道宮中怎麼樣了,小花是不是在擔心她.

"王爺已經早起,現在正在正堂中等著您一起用早膳呢!"侍女回道.

果然是要去見那個冷面鬼,阿洛蘭只想背上能長出一雙翅膀,飛走才好.

"我覺得肚子有點不舒服,我要先去如廁,你們先過去吧,我隨後就到."阿洛蘭捂著肚子,佯裝肚子疼轉身就想跑開.

身後的一群侍女卻追了上去,不管不顧地跟在她的身後,利落道:"奴婢伺候您去."

陰魂不散的一群人,阿洛蘭在寬闊的院子里來回轉了兩個圈,不管她走到哪里,她們就跟到哪里.

來來回回幾圈,她們沒累,阿洛蘭倒是轉的頭都暈了.

就算是晟舟國的宮女都沒有這麼難對付,看來她們是鐵了心要跟著自己了.

"王妃,您還是乖乖去用早膳吧,王爺要是見不到您,照樣會派人出來找您的."侍女有些氣喘籲籲,臉頰跑的有些紅撲撲的.

不就是用個早膳嗎?有什麼好怕的?

阿洛蘭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易容的還在這里呢,就算發生什麼事,她還有這張臉保護自己.

"肚子不痛了,倒是有些餓了,走吧."阿洛蘭昂首挺胸地朝著正堂的方向走去.

殊不知,她身後的一群侍女卻偷偷地抹了抹額上的汗水.

從來都沒有見過這麼難纏的王妃!

推門進去的時候,阿洛蘭還是有些膽怯.

"進來."她的手剛放到門框上,里面便傳來一聲清冷僵硬的聲音.

阿洛蘭有些尷尬地放下手,旁邊的侍女打開了門.

蒼冥絕正坐在正位上看書,身後的陽光反射在他的身上,如果不是他的臉色太過冰冷,倒是還有一種溫暖的感覺.

"坐下用膳吧."蒼冥絕見他進來,收住了手里的書,走到了桌子旁邊.

桌子上面擺著十幾碟的小菜,旁邊是一碟豌豆黃,菜色讓人垂涎欲滴,看起來就有食欲,並且比起宮中的還一點都不差.

阿洛蘭頓時沒有了想法,立即坐了下來.

"這是你最喜歡的,吃吧."蒼冥絕把豌豆黃移到了她的面前.

阿洛蘭握著筷子,把那碟豌豆黃推開了.

"這個東西雖然很好吃,但是不是我最喜歡的,我最喜歡的是這個."阿洛蘭拿起了旁邊的一碟藕粉桂花糖糕,甜甜的散發著桂花香的糖糕才是她的最愛.

蒼冥絕見狀,臉色突然一沉,也沒有說什麼,只是吩咐了旁邊的侍女再去端一碟的藕粉桂花糖糕上來.

"喝點水,當心別噎到了."蒼冥絕為她倒了一杯水,移到她的面前.

"謝謝."阿洛蘭喝了一口水,心里反倒沒有了對于蒼冥絕的害怕之感.

蒼冥絕握著手里的筷子,卻怎麼也提不起食欲,雖然眼前的這張臉長的和蕭長歌一樣,但是她給他的感覺卻大不一樣.

方才的那一番試探,讓他明白了事情並不是想象的那麼簡單.

"長歌,以前的事情,你真的不記得了嗎?"蒼冥絕輕聲問道,眼睛緊緊地鎖在她的身上.

又是這個問題,阿洛蘭連忙放下手中的筷子,擺手搖頭:"我真的不是什麼蕭長歌,王爺你真的認錯人了."

若不是在這里聯系不到小花,她一定會當著他的面把臉上的人皮面具揭下來,讓他看個清楚.

看著她驚恐的表情,似乎是十分不願意承認這個事情,蒼冥絕笑了笑,沒有再追問什麼.

"別擔心,你不願意說,那就別說了,這幾日你就安安心心地在府里住著,想吃什麼想做什麼和他們說就行了.只一點,不許出府."蒼冥絕聲音冷冽冰涼道,又變成了那個冷酷無情的他.

"你就不能送我回宮?"阿洛蘭挑眉問道.

"不能."蒼冥絕冷冽地回絕.

空氣中沉靜了一會,兩人都沒有再交流,阿洛蘭安安靜靜地用著早膳,沒有說話.

門外突然傳來敲門聲.

隨之而來的是一個低沉的男聲:"王爺,江朔求見."

有人來了?阿洛蘭的第一反應就是起身離開.

絕對不能再讓任何人見到她的容貌,本來易容成這樣就遭到了所有人的矚目,多一個人見到,就多了一分猜忌.

但是,她還沒有起身,旁邊就突如其來一只大手按住了他的肩膀.

"進來."蒼冥絕看著她道.

門很快被人推開,他的手也從阿洛蘭的肩膀上放了下來.

江朔請了個安,抬頭時,並沒有半分驚訝,反而還向阿洛蘭請了安.

隨後便看著蒼冥絕說些無關緊要的事情,說罷,便站到了蒼冥絕的身邊,想來是他的近身侍衛.

"既然王爺有事說,那我就先回去了."阿洛蘭說罷,迅速站了起來,只想逃離這里.

"你們好生送王妃回房."蒼冥絕說罷,旁邊的那群侍女便很快跟到了她的身後.

待她們離開之後,蒼冥絕便轉身去了書房.

江朔出門時,看向了阿洛蘭離開的方向,雖然十分震驚,但是這個王妃給他的感覺,根本就不是蕭長歌的感覺.

就連他都能感覺得出來,蒼冥絕怎麼會糊塗到把這個冒牌貨給帶了回來?

江朔掩蓋住了自己的思緒,跟上了蒼冥絕的腳步.

進了書房,里面冰冷的氣息撲面而來,每次進書房都是一種巨大的考驗,在這里從來不點炭火.

也只有蒼冥絕能在書房里面待上一天,還面不改色.

"查的怎麼樣了?"蒼冥絕面色難看地道.

江朔上前一步回道:"已經派人到晟舟國那邊去查了,和瑟公主身邊的貼身侍女都是從小陪著她一起長大的,沒有在宮外或者其他地方認識的.而且宮女都是晟舟本國的人,沒有外地人."

他的每一句話都讓蒼冥絕的目光深沉一些,最後完全暗淡下來.

這幾日,江朔一直都在晟舟國里打聽消息,為的就是把和瑟公主的身份打聽的一清二楚.

"有沒有特意隱瞞身份,或者不為人知的侍女?"蒼冥絕繼續道.

江朔搖了搖頭:"和瑟公主這十幾年來都是清白,身邊的宮女不是晟舟國國主賜給她的,就是國後賜給她的,而她幾乎沒有動手去養其他的宮女,甚至,有的宮女都是國後的間隙."

身家這麼清白的和瑟公主,到底是怎麼變出長相和蕭長歌一模一樣的人來?

上篇:第二百九十七章 如何抉擇     下篇:第二百九十九章 書信往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