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章 審訊太監  
   
第三百章 審訊太監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百章審訊太監

這幾日因為和瑟公主的事情,嘉成帝已經疲憊不堪,晟舟國又時時刻刻緊盯著和親一事,只恨不得日日都能飛鴿傳書過來.

嘉成帝一把甩開葉皇後的手,作勢就要下床.

"朕還好好地在宮里,竟然三天兩頭傳出下毒,謀害之事,你貴為六宮之主,不僅沒有替朕好好地管好整個後宮,還讓這些無恥之徒闖進朕的皇宮下毒?"嘉成帝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自己的權威被侵犯.

此時發生的事情,已經遠遠沒有超乎了他的容忍程度,但凡是企圖挑戰他權威的人,都應該處以極刑.

"皇上,臣妾知罪,還請皇上責罰."葉皇後突然間撲通一聲跪了下去,眼中含淚,好不可憐.

"別急著認錯,先隨朕去看看再說."嘉成帝穿了鞋,下了床.

葉皇後立即替他穿上了龍袍,在這個時候,雙手放在他的身上卻不自覺地顫抖.

嘉成帝看出了她的害怕和顫抖,突然伸手抓住了她的手,放在胸前拍了拍:"別怕,這件事情若是和你無關,朕絕對不會牽連到你身上去的."

有了嘉成帝的保證,一般人的心里肯定放下了一百個心,但是葉皇後的身子卻越發地冰冷起來,臉上的表情驚恐之色越發地濃烈.

兩人上了轎攆出門,此時已過正午,外面的風雪停了下來,太監們走的十分順利,中途沒有停頓.

到了容嬪宮外,只聽見里面傳來幾聲凌厲的斥責聲,伴隨著宮女的哭泣聲,好一番動人的演繹.

葉皇後卷著帕子,捂住自己的胸口,深吸了一口氣,臉上卻是蒼白一片.

抬腿的動作卻變得十分艱難,嘉成帝腳步邁的堅定穩當,而她跟在他的身後,有幾分退縮.

"發生什麼事了?下毒的人在哪里?下的什麼毒?容嬪,你一一告訴朕聽."嘉成帝進了正院,只見里面的宮女太監泱泱地站了一地.

容嬪見他進來,連忙起身撲到了他的懷中,一臉小女兒的害怕模樣,讓人見了都心生憐憫.

"你先坐著,朕在這里,有什麼事,朕會為你做主."嘉成帝安慰性地拍了拍她的肩膀,隨後落了座.

底下的太監被五花大綁地跪在底下,葉皇後雙手緊緊地抓著椅子的扶手,看著底下的他.

"皇上,請您一定要為臣妾做主啊!臣妾進宮十幾年,一直小心翼翼地生活,不敢得罪任何人,但是,卻不知是誰想要害死臣妾,竟然做出下毒這麼卑劣的手段,實在殘忍."容嬪擦了擦臉上的淚水,如清水芙蓉一般的她讓嘉成帝看來更加心疼.

"你把事情的原委都說上一說,宮中出了這樣子的事情,可謂是蛇蠍心腸,若是被朕查出是誰干的,必定不會饒恕,以警醒整個後宮."嘉成帝臉色頓時冷了下來,嚴肅正色道.

"多謝皇上."容嬪行了一個禮,看向了底下的丫鬟巧巧,"事情的經過你都看的一清二楚,你來說給皇上聽."

巧巧膽怯戰戰兢兢地撲通一聲跪到了嘉成帝的面前:"皇上,昨日夜里,娘娘半夜醒來想吃蓮子羹,奴婢便讓小廚房的人去做.因為是夜里,所以動作都不敢太大聲,奴婢隨著一位廚子進了小廚房,便看見了在廚房里面鬼鬼祟祟的他."

巧巧一面說著,一面指向了那個太監.

"因為是生面孔,所以奴婢便多問了幾句,他就心虛地跑開了,奴婢大叫起來才把他抓住,結果,竟然從他的身上搜出了那些毒藥."巧巧指著那個太監身後擺著的那些藥說道.

看著她所指的方向,倒是真的有那麼一些紅紅綠綠的藥罐子.

嘉成帝雙眼微眯:"既是毒藥,那去叫太醫過來,看看到底是什麼藥."

他身邊的安公公授意,轉身就要讓人去請太醫,但是才一轉身,旁邊的葉皇後便突然道:"慢著!"

眾人的視線皆看向了她,尤其是嘉成帝的眼里,透著疑惑的光芒.

葉皇後緊緊地掐著手指:"皇上,正所謂家丑不可外揚,如果現在去找了太醫過來,豈不是朝中大臣都知道了這件事情.要是傳出去,定會讓皇家威嚴受損,還是不傳的好."

話音剛落,坐在嘉成帝身邊,依舊紅著眼眶的容嬪開口道:"難道在皇後娘娘的心里,臣妾的生死竟比不過所謂的皇家顏面麼?如果臣妾因為這件事情而亡,才會讓天下人所詬病!皇後娘娘,您以為一條人命一點都不重要麼?"

說罷,再次醞釀了眼中的淚水,舉起手帕擦起眼淚來.

"你……"葉皇後沒有她牙尖嘴利,倒是無言以對.

"去把太醫叫過來."嘉成帝道.

安公公立即應聲而去.

待他走後,場上一片寂靜,嘉成帝看著底下的太監,倒是覺得面生.

"你,是哪個宮里的太監?"嘉成帝問道.

那個太監咬緊牙關,一言不發.

良久,也不曾聽得他一句回答,嘉成帝劍眉微皺,眾人的呼吸都有些急促起來.

"該死的奴才,皇上問話,竟然不回答?"旁邊的容嬪怒道.

那個太監還是一言不發,容嬪解釋道:"皇上,臣妾方才問過了,他也是咬緊牙關,一句話也不肯說,試了很多辦法都沒有辦法撬開他的嘴."

嘉成帝臉上的怒意正盛,點點頭,也不說話.

此時,門外傳來了凌亂的腳步聲,幾名太醫跟著安公公的腳步走了進來.

這三名太醫在宮中至少待了幾十年,醫術高明精湛,也是嘉成帝較為器重的太醫.

行過一番跪拜禮之後,嘉成帝指著底下的那幾瓶的瓶子,道:"你們去看看那些瓶子里面都是些什麼藥."

其中一個年長的太醫伸手捋了捋自己的胡子,拿起一瓶在鼻子上聞了聞,突然,猛地撒手放回了原處,連連後退著.

身後的幾個太醫見狀,連忙上前扶著他:"李太醫,您沒事吧?"

"沒事."李太醫看向了身邊扶著他的太醫,示意他們放開自己.

嘉成帝見狀,不由得身子前傾了幾分,看著老太醫的鑒定.

那個太醫有了前面一次的驚慌失措,後面倒是顯得平靜多了,但是每聞一瓶藥,臉色都要變化一分.

直到最後,他的臉色變得十分鐵青,轉身的時候,他扶住了那些太醫的肩膀,慢慢地走到了嘉成帝的面前.

"皇上,不知道宮中哪里來的這些藥?"李太醫臉色難看地問道.

嘉成帝臉色陰沉,看著李太醫的表情,就知道這些藥不是什麼好東西.

"這些是什麼藥?"

李太醫猶豫了一會,才道:"這些藥都是劇毒啊!夾竹桃,斷腸草,鶴頂紅,馬錢子這些劇毒的草藥,但凡是喝下一點,都會穿腸而死啊!"

話音剛落,在坐的人臉色皆是一變,尤其是容嬪,已經捂住自己的肚子干嘔起來.

"皇上,皇上……"容嬪緊緊地伸出手抓住了嘉成帝的手,"皇上,臣妾不知得罪了誰,竟然被人如此暗算,幸虧巧巧發現得及時,否則,否則臣妾定再也見不到皇上了!"

楚楚動人的眼淚不斷地劃過她的臉頰,如此聲淚俱下的樣子,即使是再硬的心腸,也冷不起來.

"別怕,有朕在這里,這麼肮髒的東西,趕緊給朕扔出去."嘉成帝拍拍容嬪的手,示意她別怕.

"你,你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做?還是有人指使你這麼做的?快點從實招來."嘉成帝指著底下的太監怒聲道.

所有人閉口不言,只等著那個太監的回答.

但是,許久過去,他都沒有回答,外面的風雪慢慢地飄散下來,他的身上已經堆滿了雪花,就連眉毛都發白.

嘉成帝正欲說話,突然,那個太監的嘴角竟然留下了紅色的鮮血.

"他要咬舌自盡,要快撬開他的嘴!"安公公見勢不對,連忙大聲喊道.

他身後的兩個侍衛立即上前,左右開弓,架住了他的身子,掰開了他的嘴.

"沒有人指使我,一切都是我自己做的,殺了我吧."那個太監含糊不清地發生吼道,凌厲的臉簡直發狂起來.

"來人,把他抓起來,壓入天牢,擇日審問."嘉成帝臉色鐵青,咬牙切齒地道.

再這樣漫無目的地審訊下去,根本不會有結果,這個人既然死都不願意說,那就派能鎮住他的人去審問.

場上頓時安靜下來,跪了一地的太監侍女此刻也站了起來,所有人的臉上都是一副如釋重負的感覺.

唯有葉皇後的臉上掛著與如釋重負不同的表情,仿佛不小心跌進了地獄一樣.

"皇上,臣妾好怕,幸虧皇上及時趕到,否則臣妾定要命喪于此,再也見不到皇上了."容嬪扯住他的衣裳,擦拭著臉上的淚水.

嘉成帝眼見她如此,痛在心里,也沒有了任何的表情,只是輕輕拍著她的手.

"讓你擔驚受怕了,以後不會了."嘉成帝安撫道.

"臣妾不怕,只要有皇上在臣妾的身邊,但是那個太監臣妾都沒有見過,也不知道是哪個宮里的人,而且臣妾深居簡出這麼多年,沒有在外面樹敵,為何他會來對臣妾下毒呢?"容嬪疑惑不解,分析得頗有道理.

嘉成帝想了想這幾年她的動靜,確實沒有和任何人結過梁子.

突然,他的目光看向了葉皇後.

"皇後,後宮中所有的宮女太監,無論是進宮還是出宮,都要經過你的手,這個太監是哪個宮里的,就交給你去查吧!"嘉成帝看著葉皇後道,微眯的雙眼仿佛要將她看穿.

葉皇後行了一禮,勉強穩住了自己搖搖晃晃的身子:"臣妾,遵旨."

外面的風雪漸漸地大了起來,葉皇後立在原地看著嘉成帝擁著容嬪離開的身影,痛的幾乎快要落下淚來.

上篇:第二百九十九章 書信往來     下篇:第三百零一章愛已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