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零二章 親送書信  
   
第三百零二章 親送書信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百零二章親送書信

提起書信一事,阿洛蘭心里突然一緊,他是怎麼知道昨晚有人來給她送過書信的?

今日他拿著自己寫好的信進宮時,也沒有問過她這個問題.

阿洛蘭只好裝瘋賣傻:"什麼書信?你不是把我寫給公主的書信帶進宮去了嗎?"

蒼冥絕臉上冷冷一笑,反而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他一清二楚,只是沒有說出來而已.

他一直以為昨晚來送書信的人是賽月,直到今日進了宮,她對昨晚的事閉口不提,他才發現,昨晚來送信的人並不是她.

待在蕭長歌身邊有武功的人,除了賽月,就是晟舟國的哲而將軍,但是哲而又怎麼會這麼熟知冥王府的路?

"不要裝傻,快說."蒼冥絕狹長的眼眸看向了她.

明溪的身份在宮中一直都是個秘密,沒有人知道,她到底能不能說?

想了一會,阿洛蘭道:"昨晚那人的臉我沒有看清,不過公主身邊有如此武功能夠輕而易舉出宮的人,也就只有哲而將軍了."

哲而?蒼冥絕聽了這個回答,眉頭一皺,顯然不是很相信.

不過他也沒有繼續追問下去,既然這個哲而有這麼大的本事,能夠在短短幾天的時間熟悉宮中路線和冥王府的路線,能夠悄無聲息地潛進冥王府送出書信,那他也沒有什麼好說的.

但是不管出來送書信的人是誰,只要是蕭長歌身邊值得信任的人,對于她沒有什麼威脅的,就好.

蒼冥絕點點頭,臉色稍微好了一點:"好好休息."

轉身便出了門.

屋里頓時安靜下來,只有阿洛蘭沉靜又有些緊張的呼吸聲.

這一覺睡的很香,蕭長歌醒來的時候房間里並沒有點燈,外面暗淡的光線投進房間,有種半黑不黑的感覺.

聽見聲音的賽月進去點了燭火,房間里面頓時亮了起來.

"賽月,現在什麼時辰了?"蕭長歌有些迷糊地問道.

"回公主,酉時剛到."賽月回道.

也不算太晚,蕭長歌起來梳妝整理了一下頭發,賽月為她裹上厚厚的披風,用了晚膳之後,才把那封書信拿出來.

"公主,這是冥王府來的信."賽月遞上了書信,外封的字跡是阿洛蘭無疑.

蕭長歌有些疑惑地看著這封書信,伸手接過,皺著眉頭看了賽月一眼:"這封書信是誰給你的?"

想起早晨蒼冥絕叮囑過的那番話,賽月猶豫了一會,還是按照原話答道:"這是冥王府的一個小厮帶進來的,那時奴婢見公主還在休息,便先收下了."

冥王府來的小厮?原先讓明溪送出去的那封書信是暗中操作的,如果是冥王府的小厮送來,定是蒼冥絕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情.

"那個小厮是誰?他日我好尋個機會感謝他."蕭長歌裝作不經意地說道,單純只是為了感謝.

面對她的步步逼問,賽月不知該如何作答,只回道:"此人奴婢沒見過,也沒有問是誰,若是公主需要知道此人的身份,奴婢一定前去打聽."

賽月的臉上有幾分隱隱約約的愧疚和不安,蕭長歌的視線從她的臉上落下,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不用了,我只是隨便問問.我去一趟哲而將軍那邊."蕭長歌說罷,便攜著書信起身.

賽月心里明白她的意思,顯然是對自己有些敷衍的語氣有些不滿意,但是她也無奈,又不能說出實情,也無法消除她的誤會.

只能這樣繼續下去,等著有一天真相發白,蕭長歌能知道蒼冥絕對她的一番良苦用心.

賽月撐著油紙傘,跟在蕭長歌的身後來到了哲而將軍的寢殿.

"你在這里候著,我進去說會話."蕭長歌轉身對賽月道.

每次來到這里,蕭長歌都不讓自己繼續跟進去,而每次進去的時間都保持在半個時辰左右,從來沒有誤差.

"是,奴婢在這里守著,公主您放心地去吧."賽月立在亭台中,看著蕭長歌的身影越來越遠.

為了掩人耳目,蕭長歌特意將明溪的寢殿安排在了哲而的院落中,每次進去的時候,都是繞過正堂,走向後面的房間.

敲了門進去,明溪正在里面擦藥,手臂上面有一道觸目驚心的紅色,仿佛是被人用刀劃傷的.

"明溪,你怎麼受傷了?別動,我來幫你上藥."蕭長歌好歹也是個專業的大夫,知道怎麼上藥對傷口有益.

明溪的眼眸中閃過一絲的詫異,隨後很快平靜下來,任由著她用熟練的手勢操作著自己的手臂.

"明溪,你的武功不至于讓人劃傷,雖然傷口不深,但是看上去十分連貫,是在冥王府被傷的嗎?"蕭長歌上完了藥,一邊包紮著紗布,一邊說道.

明溪攏了衣袖,搖了搖頭:"不是,昨晚出宮的時候在宮中最後一道城牆的時候,被侍衛發現,幸虧我及時把他打暈,但是手臂也被他劃了一道.

反而是到了冥王府的時候,卻一路暢通,感覺好像他們都根本看不見我一樣,我找到你說的那個房間,阿洛蘭並不在里面.我隱藏了一會,之後才跟著兩個侍女找到了阿洛蘭的房間,竟然離你說的那個房間相隔甚遠."

相隔甚遠?種種跡象都說明了蒼冥絕費勁千辛萬苦把她帶回去,卻沒有花太多的心思在她身上,又是為什麼?

難道是因為自己?蕭長歌突然被自己的這個想法嚇了一跳,忽而又冷笑起來.

竟然他已經認定了阿洛蘭就是蕭長歌,又怎麼可能會對自己有一絲的牽掛.

蕭長歌眉頭緊鎖:"你去冥王府的時候,他們的人多嗎?"

"有一些."

"他們沒有發現你?"

明溪卻猶豫了一會:"好像發現,好像又沒發現,總之一切都進行的很順利,順利的有些詭異."

蒼冥絕的心思向來隱藏的深,這次他突然把阿洛蘭帶走,必定料到了她會到他的府邸去.

但是為什麼不加以阻攔,反而還默認了讓她的人進去.

而今日送來的書信,也是由冥王府的小厮送來的,這說明了蒼冥絕已經知道了事情發生的一切.

"最大的一種可能就是,我們的行動已經被蒼冥絕猜到,他是故意讓你輕而易舉地把書信送給阿洛蘭的."以蕭長歌對他的了解程度,定然如此.

但是明溪卻搖了搖頭:"這個時候,他應該是對我們千防萬防,不讓我們見到阿洛蘭才是啊!"

就連一向知道他心里在想什麼的蕭長歌,也不猜不出來他此次的目的.

"不僅如此,今晨,冥王府的小厮還來到東華園,送來了阿洛蘭的回信,由賽月轉交給我."蕭長歌從自己的衣袖中拿出了那封嚴實的書信.

她還沒有拆封,打算拿給明溪,讓他先看.

既然阿洛蘭能夠回信,就代表她沒事,而她信中的內容,提及明溪的程度,一定會比自己多.

想必阿洛蘭最想能看到這封信的人,一定是明溪.

但是明溪卻有些震驚地搖了搖頭眼中透露著疑惑:"這封信是今晨送來的?"

蕭長歌點點頭,忽而覺得哪里有些不對勁:"有什麼問題嗎?"

"我送信的時候就說過,今晚會再去一次冥王府拿回信,讓她等著我,怎麼今晨就讓冥王府的小厮送來了?"明溪有些震驚.

阿洛蘭不可能不聽他的話,私自改變時間,還讓冥王府的小厮來送信.

"我們能肯定的是,冥王已經知道了我們往來書信,而且還是被他默許的.看來我們還真是高估了自己,以為一切都悄無聲息,有條不紊地進行著."蕭長歌悠然地看著窗外,眉宇之間透著淡淡的愁緒.

"這件事情被他知道了也好,以後我們和阿洛蘭往來書信的時候就可以更加便捷,不用偷偷摸摸的.只是書信的內容不能太隱秘."明溪道.

有利也有弊,想來這種事情就算他日別人知道了,也只會以為是公主和奴婢之間的感情所致,定然不會加以怪責.

"恩."蕭長歌睫毛低垂,卻沒有再說話.

兩人安靜了一會,各想著各的心事,時間快到半個時辰時,蕭長歌才開口道:"你打暈宮中侍衛的事情估計明日就會傳到皇上耳里,這幾日你都不要出去,先避避風頭."

"我有分寸,再說在哲而將軍這里,很安全."明溪點點頭.

蕭長歌擔心的不是這個,她早就和哲而說過這件事情,況且有哲而在,她很放心.

"我擔心的是你的傷口,這幾日一直都要上藥,但是所需要的藥品和傷口都必須呈報太醫院,才能拿藥,若是到太醫院去拿藥,定然會知道是刀傷,所以,得想個辦法拿藥才行."蕭長歌眉頭緊鎖,冥思苦想.

原來擔心的是這個,明溪笑道:"從晟舟國來的時候,哲而將軍帶了幾名太醫,在他的宮中也有一些金瘡藥,都是上好名貴的藥,所以這個問題不必擔心."

蕭長歌松了一口氣:"那就好."

兩人說了一會話,蕭長歌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已經約莫有兩個時辰了,便告別了明溪.

"明天我再過來看你,記得按時上藥."蕭長歌說罷,便轉起離開.

外面的賽月一直守候在亭台處,直到透過幔帳才看見蕭長歌的人影,連忙撐傘迎了過去.

"回吧."蕭長歌並肩和賽月一起回到了東華園.

兩人慢悠悠地在路上走著,也不急躁.

"王妃,你頭上的玉飾應該是血凰錦玉所制成的吧?看起來落落大方,完全不失氣場."一個連嬌滴滴的聲音沖著難得進宮的溫王妃道.

葉霄蘿聽了她的贊揚,很是滿意地勾勾唇角,摸向了自己頭上的玉飾,良久都沒有放下來.

上篇:第三百零一章愛已無言     下篇:第三百零三章 宮中偶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