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零三章 宮中偶遇  
   
第三百零三章 宮中偶遇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百零三章宮中偶遇

"你真是好眼力,這個的確是血凰錦玉,你府上好像也有一對吧?"葉霄蘿摸了摸自己頭上光滑血凰錦玉,有些洋洋得意.

"我府里的那個雖然是錦玉,但是遠沒有王妃頭上的血凰來的稀罕,溫王對王妃這樣好,還真是羨煞旁人."那個女子不斷地討好賣笑,只想著能夠討她的歡心.

提起溫王,葉霄蘿臉上有片刻的凝滯,沒有了方才洋洋得意,剩下的只是尷尬的臉容.

在外人眼里,似乎都以為溫王對她的好已經無可挑剔,其實只有她自己知道,一切不過都是假的.

"王妃,你怎麼了?不開心啊?"那個女子見她變了臉色,還以為是自己惹她生氣了,連忙問道.

兩人經過一個拐角,葉霄蘿情緒有些低落,不過礙于那個女子的面還是什麼都沒有表現出來.

臉上淺淺地笑著:"不是,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王爺他對我真的很好……"

話還沒有說完,一抬頭,便看見和瑟公主的身影立在她的面前,一身白色的披風,白色的冬裳,烏黑的頭發披散在腰間,如同出水芙蓉一般乾淨.

她的嘴角泛著淡淡的笑,仿佛對方才葉霄蘿說的那一番話是一種諷刺.

葉霄蘿嘴里要繼續說下去的話,在見到和瑟公主之後,煙消云散.

"啊!"葉霄蘿卻猛地叫了起來,雙手抱住頭慢慢地蹲了下去.

她怎麼還活著,她不是已經死了嗎?難道是出現了幻覺?

"參見公主."倒是葉霄蘿身後的那個女子率先請了安,是個明白人.

"起來吧."蕭長歌笑道,臉上的笑容十分可親.

那個女子這才彎下腰去看地上蹲著的葉霄蘿發生了什麼事情,手才放到她的肩膀上,突然被她甩開.

"別碰我."葉霄蘿渾身哆哆嗦嗦的.

看到她這個驚慌失措的樣子,蕭長歌反而想起了那天晚上阿洛蘭和明溪聯手,把她嚇得屁滾尿流的事情.

如今,難得進宮一次,竟然看到了那天被自己殺死了的人.

"讓我來吧,你們王妃可能是見到我,心里有些不舒服."蕭長歌臉上帶著笑意,蹲下身子扶住了葉霄蘿.

"你滾開,我不要你的假好心!我都說了我不是故意害你的,為什麼你還要過來?"葉霄蘿一直低著頭.

飛快的把她的手從蕭長歌的手里掙脫開來.

"你到底是人是鬼?"葉霄蘿聲音還是有些止不住顫抖.

是人是鬼?再沒有比這個還更簡單的問題了.

"王妃您這是糊塗了嗎?我一直在宮中的東華園里,為什麼會這樣子問呢?"蕭長歌笑道.

葉霄蘿的臉上青一陣,白一陣,沒有好臉色.

她真的不知道,到底是她看錯了,還是蕭長歌已經……

不會的,蕭長歌現在既然能說話能走動,又能在陽光底下生活,應該不會是已經死了的人.

"和瑟公主,你,到底想怎麼樣?"葉霄蘿慢慢地抬起了頭,勉強讓自己平靜下來.

還有人在她的身後,她不能把從前的事情說出來,也不能表現得太反常.

"王妃似乎是想起來了以前的事情,所以反應才會這麼大吧?"蕭長歌目光凌厲地看向了葉霄蘿.

原本還是渾身顫抖的葉霄蘿,此刻已經漸漸地平靜下來,就連臉上,都掛著一絲淡淡的笑容,哪里還有方才那種驚恐.

"真是冤家路窄."葉霄蘿小聲地嘀咕著,回以她一個笑容,臉色卻難看得幾乎要噴出血來,"和瑟公主今日怎麼會出來?莫不是在園子里待的太過無聊,所以來外面看看有什麼樂子可尋麼?"

蕭長歌卻毫無表情,依舊是方才的笑臉:"我只是出來走走,也沒有什麼,只是沒想到在這里能碰見溫王妃,實在太巧."

"太巧?我今日是和溫王一起進宮來的,眾人皆知,你故意出現在這里,擋住我的路又是為何?難道是想在這里見到誰嗎?"葉霄蘿忽而想到了溫王,怒氣瞬間控制不住.

果然什麼事都能想到是和溫王有關,這輩子,她的心里除了溫王恐怕也裝不下別人.

而溫王就是她永遠的弱點.

蕭長歌卻毫不理會她潑婦般的無理取鬧,只是靜靜地看著她臉上的表情變化,隨後等她平靜下來才道.

"公主,前面再走兩步就是東華園,我現在正要回府,公主若是無事不妨到東華園中小坐."蕭長歌熱情好客地道.

豈料,葉霄蘿卻置之一笑,似乎是很不甘心似的對她道:"東華園這種地方能去小坐嗎?溫王還在等我,我先回去了."

蕭長歌淡淡一笑:"那王妃慢走."

葉霄蘿只想快點離開這里,再多見蕭長歌一眼,都覺得快要腸穿肚爛了.

"王妃,您似乎很怕和瑟公主啊?"追上葉霄蘿的腳步之後,那個女子小心翼翼地問道.

葉霄蘿立即轉身看她,目光冰冷而又疑惑:"你什麼意思?我會怕她?我只是不想看到她而已."

兩人的身影還沒有沒入下一個拐角,蕭長歌那邊也沒有走遠,所以將那人的話放在心上.

"我自然是相信你的,王妃,只是覺得和瑟公主看上去的樣子不一樣,眉宇間帶著淡淡的嫵媚之氣,實在好看."那個女子道.

確實,蕭長歌的長相有些驚豔,但是葉霄蘿自負自己的容貌也是京城一絕,這個和瑟公主,光長著這麼一張好看的臉,怎的知道暗地里都在做些什麼.

"和瑟公主的容貌確實不錯,但是再好看的人,也會有年老色衰的一天,有什麼好看的?"葉霄蘿猛地回頭看了看旁邊的那人,憤怒的眼神緊緊地瞪著她,示意她不要亂說.

"是,王妃說得對."那個女子猛地擦了擦自己額頭上的汗水,惶恐道.

葉霄蘿見那個女子沒有再次反駁她,萬分得意地轉身離開.

身後的蕭長歌視線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直到她的身影沒入拐角處.

"公主,就這麼讓她們走了嗎?"賽月想起方才葉霄蘿看到蕭長歌的樣子,應該是可以好好地整治一下她的.

蕭長歌卻不以為然:"葉霄蘿已經多日未曾進宮,今日突然進宮的原因,不過是上次在雪地中昏倒直至天明的事情,嘉成帝既然能宣她進宮,一定是事情已經處理完了,于她也沒有半點壞處."

"公主,上次那件事情鬧的全城沸沸揚揚,竟然就這麼簡單地過去了?嘉成帝也不聞不問?"賽月扶著她往東華園的方向走去,一邊憤憤不平地說道.

蕭長歌笑看了賽月一眼,她也是個聰明人,只是淡淡地解釋道:"冥王的風頭已經把葉霄蘿的風頭蓋過了,這次全城百姓談論的已經不是雪地之事,所以嘉成帝也不會把上次的事情放在心上."

說到底,還不是因為蒼冥絕的事情,不過事情還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也跑不了多遠.

賽月點點頭,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走出拐角之後,葉霄蘿卻久久不能平靜,想到方才蕭長歌的那張臉,根本就不像是個被她拿刀劃過一樣,莫非是……

她一直都在欺騙別人?

葉霄蘿的思緒總算有些明朗了,原來這些日子她竟然一直在欺騙自己,她根本就沒有死.

但是,她為什麼要這麼做?

為什麼不把事情告訴嘉成帝,讓他為她做主,而是當做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她這樣能得到什麼?

"溫王妃……王妃?你怎麼了?"她身邊的那個女子又叫了一遍,才把她的思緒拉回來.

"沒有,只是在想些事情."葉霄蘿強裝笑道.

那個女子見她沒有什麼事情,便指著左邊的方向道:"我方才看到溫王從那里過去,叫了你幾遍卻沒有聽見."

溫王?葉霄蘿的目光突然抬起,兩人正走到禦花園,溫王往那個方向走去,是去哪里?

他們今日進宮向段貴妃請安,她出來時溫王分明還在段貴妃的宮中,怎的這麼快也出來了?

"我過去看看,你先回去吧."葉霄蘿說罷,拔腿就往溫王的方向追去.

雪地里有些難行,葉霄蘿還是不顧一切地跑了過去,在一個拐角處看到了溫王的衣袍,轉眼卻已經不見.

她努力地往前跑,企圖追上他的腳步,但是無奈前方的一個石頭將她絆倒,整個人摔在了地上.

吃了一嘴的雪,冰涼的感覺從嘴角不斷地侵入胃里,鼻尖就像是被凍傷一樣.

想要爬起來,腳腕卻一陣疼痛,只能趴在雪地上,等到腳腕的疼痛舒緩一些才行.

蕭長歌才進了屋,賽月加了炭火,又給了她小暖爐抱在手里.

"方才出去久了,公主抱個小暖爐暖暖."蕭長歌斜斜地靠在坐墊上,想著方才碰見葉霄蘿的事情.

閉著眼睛,腦袋里卻沒有一絲冷靜的想法,還是慢慢地睜開了雙眼.

門外,卻在此時響起一聲敲門聲.

賽月開了門,只見溫王的身子站在外面,似乎有點驚訝.

"公主,是溫王來了."賽月扭頭道.

溫王?今日葉霄蘿進宮,溫王定然也會進宮,蕭長歌知道他今日過來要說的定是上次的那件事情.

蕭長歌想了想,也已經多日過去,今日應當給他一個回答了.

"讓他進來吧."蕭長歌穿靴下榻,走出屏風正好看見溫王的身影進來.

"溫王今日進宮向貴妃娘娘請安,怎麼這麼快就能脫身?"蕭長歌並沒有向他請安,兩人見面不過是以最普通的朋友關系.

對于他,蕭長歌也不想施禮.

溫王坐了下來,旁邊的賽月為兩人添了熱茶之後,便關門退了出去.

上篇:第三百零二章 親送書信     下篇:第三百零四章 別無他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