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零五章 發現易容  
   
第三百零五章 發現易容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百零五章發現易容

阿洛蘭大驚失色,原來他們今日過來的目的就是為了替她治病?

她除了這張臉是假的,全身上下沒有一處地方有病,唯有這張臉不能夠說出來.

他們的醫術若是高明,應當能看得出她臉上的這張皮是假的.

"你要怎麼治?"阿洛蘭見實在逃不過,只能拖一點時間,是一點了.

"很簡單,王妃你想不起來從前發生的事情,是因為你的腦袋受到了某些刺激.我有一種方法,能夠讓你記起從前發生的事情."離簫信誓旦旦地對她點點頭,示意她不要擔心.

"我都說了我不是王妃,以前的事情根本就沒經曆過,怎麼能想的起來?就算你怎麼替我醫治,我也想不起來."阿洛蘭撇撇嘴,真是太佩服他的想象力了.

但是,離簫根本不在意她的話,指著自己的醫藥箱,一副疼惜的表情.

"王妃你看,這些都是我的寶貝,我保證能夠用它們治好你的,給我一點時間."

蒼冥絕嘴角抽搐,握著茶杯的水克制不住地顫抖起來,竟然灑出了幾滴在外面.

以前怎麼沒發現,離簫竟然有這個天分.

那些也能叫做"寶貝"?

看著那些細細長長閃閃的銀針,阿洛蘭就陣陣發暈,莫非她活著的日子,在今天就要結束了?

"我說不行就不行,你快點讓開,不然我要動手了."阿洛蘭拿起床上的枕頭,不斷地揮舞在自己的身前,企圖趕走離簫.

"王妃,我也是為了你好,不管有沒有想起從前的事情,讓我施一次針,就什麼都知道了,不會太痛苦的."離簫說罷,伸手拿起了醫藥箱中的一根銀針,作勢就要往阿洛蘭的穴位上插去.

見識過蒼冥絕點穴的厲害,阿洛蘭不想再重蹈覆轍,看著離簫快要靠近自己,猛地用手中的枕頭往他的臉上揮去.

但是,動作才到一般,脖頸後面一痛,就什麼知覺也沒有了.

房間里面安靜得有些離譜,只有幾人的淡淡呼吸聲.

魅月看了看蒼冥絕,放下了方才打暈阿洛蘭的手,抹了抹額頭上的汗水.

伸手將阿洛蘭的身子擺正在床上蓋上了被子.

如果不是她的性格和蕭長歌實在天差地別,就憑著她的這張臉,就足以讓別人相信,她就是真的蕭長歌.

"王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魅月皺著眉頭看著蒼冥絕.

她原本在雍州辦事,還差幾天事情就可以結束回京,但是兩天前的飛鴿傳書把她從雍州急召回京,信上什麼都沒有說.

來了才知道,原來是找到了王妃.

這種喜悅不斷地沖擊著她的腦海,這是她這一年的時光中最快樂的一段.

等見了面,才發現這個王妃雖然有著一張和蕭長歌一模一樣的臉,但是她的性格卻始終不是從前的王妃,讓她大失所望.

"她是我在宮中遇到的,原是晟舟國前來和親的和瑟公主的侍女,我一直誤把她當成長歌,結果才發現,徒有其表而已."蒼冥絕控制不住地冷笑了兩聲,只覺得自己太過糊塗.

就連自己心愛的女子都認不出來,沖動之下誤把一張長的和蕭長歌相似的臉當成了她.

"和瑟公主?我在雍州的時候就聽過她,外面傳她在圍獵場和溫王妃賽馬,也是在圍獵場救了倫王.外面的百姓都說她是個不錯的公主,只可惜嘉成帝一直都沒替她擇親."魅月挑眉道.

原來這個人竟然是和瑟公主的侍女,這也難怪,既然和瑟公主是個多才多藝的女子,在外面收留了她也不一定.

蒼冥絕很難得點點頭,沒有再說什麼,只是看向了離簫.

今日過來的目的就是為了證實一些他心里面所想的事情,或許,從一開始,他就是錯的.

離簫合上了自己的醫藥箱,今日前來,根本用不到這個醫藥箱,他只是想看看如果真的是蕭長歌,定然會知道他要做什麼.

阿洛蘭安詳地躺在床上,睫毛在外面淡淡的陽光下形成一道長長的影子,看起來十分地單純無害.

這張長相和蕭長歌一模一樣的臉,到底是為何?

離簫的雙手慢慢地觸碰到她的臉頰,她的皮膚和普通人無異,甚至還要比普通人更加地白皙光滑.

薄如蟬翼的肌膚被他緩緩地劃著,從最邊上的一角,觸碰到了她的鼻尖,似乎有哪里不對勁,卻又沒有.

她的臉色根本沒有任何的不同,看上去和常人無異,但是越是無異,就越是證明有問題.

突然,在她的耳廓邊上那塊肉上,找到了一塊凸起的東西.

離簫雙手一驚,已經伸手摸了上去,果不其然,那凸起來的東西果然不怎麼對勁.

"王爺,找到了."離簫轉身對一旁的蒼冥絕說道,臉上的表情有些震驚.

"是什麼?"蒼冥絕問道.

"是失傳已久的易容術."離簫不自覺地便說出了這幾個字.

易容術?

眾人的臉上表情不一,臉上都帶著震驚之色.

竟然是失傳已久的易容術.

"曾經有一段時間,蒼葉國有一個州很多人都會用易容術,他們並不是蒼葉國的人,而是一群從其他國家來的人.為的就是在蒼葉國中制造混亂.

皇上無可奈何之下,才派兵把他們全部圍剿,但是在圍剿的過程中,因為易容術,士兵也殺了不少自己的人.最後不得已把他們的易容用藥和秘籍全部燒毀,才得以將他們抓起來."這件事情,蒼冥絕的印象深刻.

後來,他曾經想去尋找沒有完全焚燒乾淨的易容術秘籍,卻怎麼也找不到了.

"如此說來,易容術應該已經失傳了,為何現在還有人會呢?"魅月疑惑地問道.

"或許是有人從當年的那件事情當中受益,讓他得到了易容術的秘籍."蒼冥絕推測.

離簫皺了皺眉頭:"既然這個人是和瑟公主身邊的侍女,說不定這次的易容事情,和瑟公主也有份參與,不如我們去問問她如何?"

事情的前因後果蒼冥絕知道的一清二楚,事情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都是他自己的錯.

"這件事情既然已經查出來了,你們就當作不知情,這個人你們還是繼續以王妃的身份伺候著."蒼冥絕負手而立,頭也不回地說道.

沒有人知道他的心里在想著什麼,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

因為一張臉,而放棄了原本就已經找到的人,未免太過愚蠢.

不過還好,現在知道了真相,而蕭長歌還沒有另選他人,他還是有機會的.

夜色漸漸地深了,賽月點了幾盞燭火,房間里面頓時溫暖起來.

"公主,床已經鋪好了,您快點上床睡覺吧."賽月把一個暖袋放到了床上保暖,等到蕭長歌上床的時候,就不會太過冰冷.

"最近我讓你查的事情都查的如何了?"蕭長歌脫了靴子,長發垂在腰間,坐在床上.

"公主吩咐的,賽月必當盡心盡力去辦,這幾天來,雖然消息不是很多,被很多人封住了口舌,不過,還是查到了很多相關的消息."賽月雙手抱拳道.

這件事情太過複雜,不是一時半會就能查,這才幾天的時間,賽月就有進展,不愧是蒼冥絕派來的人.

"公主,自從那個太監被關進天牢之後,不敢有人前去靠近,皇後娘娘因為嘉成帝一句話,一直在查皇宮太監宮女進出花名冊,卻一點結果也沒有."賽月回道.

"容嬪那邊呢?"蕭長歌躺著靠在床上.

"容嬪那邊倒是沒有什麼動作,也不曾見嘉成帝一面."賽月皺著眉頭想了想,還是說道.

這件事情受益最大的人還是容嬪,她自然是不用做些其他的事情,注定這次葉皇後要被容嬪狠狠地踩在腳底下.

"到底是容嬪會計謀,在這個時候,竟然還能做到不讓髒水往自己的身上濺到一滴."蕭長歌的話中帶著幾分的贊賞.

這個容嬪倒也是個心機頗深的人,懂得在適當的時機,再把敵人一網打盡.

從前還是和蒼冥絕在一起的時候,兩人常常在各府各宮之間走動著,而且容嬪和宸妃的關系不是一般地好,他們自然也會更加親近一點.

"這個容嬪還真是個厲害的臉色."賽月不由得感歎道.

"容嬪一直都很厲害,只是從前一直因為宸妃死的事情郁郁寡歡,沒有任何想要和誰爭斗的想法.如今,只要她想,就沒有人能和她抗衡."蕭長歌話里的意思很明顯,這個宮中,已經不是葉皇後一個人的後宮了.

"好了,我要睡覺了,你也早點休息."蕭長歌躺在床上,雙手枕在頭下.

出了房間的門,賽月心里不斷地想著這件事情,現在天色已晚,蕭長歌也已經熟睡了.

在這個時候,是最好的出宮的時候了.

賽月想了想,如果能把今晚的事情全部傳到冥王府中去,王爺也能有個應對的辦法.

這樣想著,賽月便進屋換了一身的衣裳,夜行衣把她緊緊地包裹著.

飛簷走壁不在話下,賽月的身子輕盈的在高牆之間跳躍,避開了各個巡邏衛兵.

終于停了下來,賽月看了看那片熟悉的屋頂,直接落在了冥王府的院落里.

上篇:第三百零四章 別無他法     下篇:第三百零六章 怒意陣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