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零七章 絕不能嫁  
   
第三百零七章 絕不能嫁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百零七章絕不能嫁

蒼冥絕的身子竟被她的力道推的後退了兩步.

兩人的距不過兩個身子那麼遠,他竟然差點沒有勇氣走到她的面前,但是,他不得不靠近她.

"和瑟公主……"蒼冥絕的聲音有些沙啞,一雙劍眉緊皺著,嘗試著再次走到蕭長歌的面前.

他的眉頭上還沾染著幾顆雪花,微肅冰冷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高挑的身影步步逼近,沒有絲毫要停下來的意思.

"王爺還是請回吧,這個時候到我這里來,于理不合."蕭長歌做了一個請的姿勢,聲音冰冷決絕.

說罷,轉身就要離開,但是,轉身的瞬間手卻被他緊緊地握住,他稍稍一用力,便把她緊緊地擁進了他的懷里.

"你想離開我?想都別想."他的聲音冷冽得不成樣子,根本聽不出任何的感情.

寬大的擁抱,溫暖的胸膛,熟悉的感覺,無一不在攻陷著蕭長歌.

但是,這種溫暖太過危險,如同毒蛇一般,但凡被咬到,就萬劫不複.

"蒼冥絕,你放開我!"蕭長歌不斷地掙紮著,無奈她的力氣太大,根本沒有任何的作用.

他反而擁得更緊了,絲毫沒有松懈的痕跡.

"我讓你放開我,你聽見沒有?"蕭長歌臉上又氣又恨,無奈她的力氣太小,根本沒有力道推開他.

蒼冥絕無賴地抱著她,吸取她身上的溫暖,埋在她的頸窩里,悶悶道:"沒有,我想抱誰就抱誰,你沒有拒絕的權利."

這個時候,他還是一樣的霸道,蕭長歌卻突然大力踩到了他的腳背上,用力地踩著,他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

"你這人怎麼這麼無賴?你已經有了王妃,又在這個時候來到我的宮中,你不覺得這樣對你的王妃十分不公平嗎?"蕭長歌惡狠狠地質問道.

蒼冥絕貪婪地吸取著她身上的溫暖,最後一點一點地松開自己的手,放開了她的身子.

"原來,和瑟公主一直都是這麼看我的."蒼冥絕的臉上露出了一聲冷笑,徹底松開了她的身體.

"不是我一直這麼看你,而是王爺的所作所為,讓我只能這麼看你,王爺今日來東華園的事情,我不會告訴任何人,王爺還是請回吧."蕭長歌冷聲說罷,轉身不去看他.

"我知道是我對不起你,在大殿上我不該那麼說,我今日來就是為了向你道歉."蒼冥絕看著她的背影道.

道歉?他從來不是個會道歉的人,蕭長歌忽然轉頭看向了他,臉上的有些不屑地笑著.

"沒想到……"

"對不起."那雙狹長的眼眸中沒有了之前的桀驁不馴,反而全是誠懇.

蕭長歌還沒有說完的話頓時被淹沒在肚子里,眼中有幾分的驚訝.

四目相對,蕭長歌仿佛要深深地淪陷到他的眼里,但是很快便回過了神.

"王爺,您今日來到底是想做什麼?道歉的話也說了,您也該走了吧."蕭長歌語氣里沒有一絲的感情,全然沒有想要接受他道歉的意思.

"你就這麼急著趕我走?我偏不,我偏偏要待在這里."蒼冥絕劍眉一挑,坐到了旁邊的椅子上,根本沒有想要離開的意思.

沒想到一年沒見,他賴皮的功力竟然變得這麼深厚,蕭長歌有些無奈地撫額,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做些什麼.

蕭長歌背對著他,頭也不回地道:"既然王爺這麼喜歡這里,那就讓你好了,我去其他的地方."

說罷,轉身就要離開,但是,身後那人又怎麼可能讓她這麼輕易地離開?

"聽說,你要嫁給溫王?"蒼冥絕質問道.

蕭長歌的腳步頓時怔住,已經快難觸摸到門框的手停了下來,有些不可思議地轉身看向了他.

他竟然知道這件事情?蕭長歌的臉色頓時失色,臉色有些蒼白無力.

愣怔了一會,蕭長歌才想到賽月,賽月是他安排進來的,她知道了,蒼冥絕自然也會知道.

蕭長歌頓時抬頭挺胸,臉上一副關你何事的表情.

"王爺,雖然我不知道你是怎麼知道這件事情的,但是這是我的私事,還請王爺不要插手."蕭長歌看著他道.

不要插手?蒼冥絕覺得這句話有些諷刺,他們之間的關系是任何人都沒有辦法超越的,她竟然讓他不要插手?

"我不允許你嫁給他,無論什麼事情都可以,唯有這件事情不行."蒼冥絕的聲音堅定不容更改.

聽了他命令的話語,蕭長歌卻忍不住冷笑起來:"王爺,你是我的誰?我做什麼事情,還輪不到王爺前來教訓我."

蒼冥絕臉色有些難看,但是在她的面前卻發不起脾氣來,只是面無表情地道:"我並沒有在教訓你,溫王他是什麼人我了解的很,他根本就不是真心想要娶你,你嫁給他是不會幸福的."

口口聲聲地說著不要讓她嫁給別人,可是,到底是誰拋棄了她?

"你也曾信誓旦旦地說要娶我,卻到關鍵時候因為一個女子變卦,並且要娶我的侍女,世人皆知你涼薄,也讓我受盡他人非議.如今,你有什麼資格讓我不要嫁給別人?"蕭長歌的聲音沒有任何感情.

曾經,他們兩人有機會在一起,但是這個機會卻被他活生生地泯滅.

她的聲音里有些不屑,歎息,諷刺,不甘,到頭來,被拋棄的,剩下的,遺忘的,始終只有她一人而已.

她不願也不想再過這種日子,原本以為自己顛沛流離的日子到了盡頭,沒想到卻是被自己最相信的人所離棄.

"王爺說溫王不是什麼好人,那王爺你又是什麼人?"蕭長歌銳利的目光忽而看射向了蒼冥絕,嫵媚的雙眼中透著危險的光芒.

"我,不管怎麼說,你絕對不能嫁給溫王,絕對不能."蒼冥絕冷然地看著蕭長歌.

"王爺請回吧,我心意已決,不用再說了."蕭長歌這次沒有再猶豫,轉身拉開了門框.

外面的風雪灌了進來,蕭長歌微眯著雙眼,卻絲毫不覺寒冷.

風雪卻遠遠沒有她的心冷,她的臉色有些難看,她淡淡地扭頭看了一眼房間里面的身影,很快便離開了.

沒有了她的味道,沒有了她的呼吸,蒼冥絕不知道自己來到這里還有什麼意義.

今日他來,只是想見見她,可是卻失控得難以想象,他一見到她,就想抱她,方才那個他,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何會那樣.

溫王,為什麼是溫王?

蒼冥絕的手緊緊地攥著旁邊的扶手,為什麼她最後的選擇是溫王?

他做的這麼多事情,最後竟然選擇了溫王?

蕭長歌躲在正堂旁邊的拐角處,外面風雪不斷地汲取她身上的溫暖,企圖將她的身子冰凍.

她一動不動地靠在門上,任由著風雪吹拂,微微閉著眼睛,腦海中回蕩著從前他們一起生活過的日子.

一陣沉重平穩的腳步聲從旁邊踏過,打亂了她的思緒.

不一會,那個腳步聲卻越來越遠,直到完全消失在她的耳邊.

終究是變了.

蕭長歌緩緩地順著門坐到了地上.

次日,就是葉皇後宣布查案結果的一天.

嘉成帝早早地下了朝,直奔葉皇後的宮中,容嬪跟在他的身後一起來到了這里.

溫暖的炭火擺放在正堂的中央,知道嘉成帝今日會過來,葉皇後特地讓丫鬟多增加了一倍的炭火,燒的整個房間都是熱哄哄的.

"臣妾參見皇上."葉皇後捂著貂皮披風,緊緊地裹住自己的身子,話一說完,便捂著嘴用力地咳嗽了兩聲.

嘉成帝有些心疼地看著她,問道:"皇後這可是身體不大好?找太醫瞧了沒?"

見嘉成帝這樣關心,葉皇後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來,低低地捂著手帕笑了笑.

"皇上,臣妾沒事,這幾日風雪大,就是著涼了些."葉皇後艱難地說罷,又掩嘴咳嗽.

"還說沒事?你看都咳嗽成什麼樣了?是不是身邊的宮女伺候得不好?還是太醫不受用?跟朕說,朕為你做主."嘉成帝臉上有些怒氣,看向了葉皇後身邊的貼身宮女,神情責問.

他身後的容嬪早就看淡了這些,想來葉皇後已經是黔驢技窮,沒有了辦法才裝病的.

那就看看她到底能裝到什麼時候.

容嬪捧起一個茶杯喝水,臉上似笑非笑地看著葉皇後.

好戲還沒有開場,就開始了前戲,果真是六宮之主.

"臣妾沒事,勞皇上關心了."

葉皇後話音剛落,她身邊的那個宮女卻忙不迭地接口,似乎是在打抱不平.

"娘娘,您還說沒事?本來太監投毒一事發生,您的身體就不大好,再加上這幾日來日日不停歇地翻動名冊,就連太醫開的藥都沒有按時喝,身體自然好不了,奴婢看著都心疼."

說罷,還想再開口說些什麼,就被葉皇後喝道:"閉嘴,不許在皇上面前嚼舌根,皇上,丫鬟不對,臣妾等會定會好好處罰."

這件事情原也不打緊,嘉成帝對葉皇後的感情並沒有到這個程度,但是一聽是為了名冊的事情操勞成這樣,他的心里倒是有幾分過意不去了.

畢竟她是蒼葉國的皇後.

"這麼說來,可真是朕不好了,竟然沒有考慮到你的身子,朕疏忽了."嘉成帝的愧疚內疚溢于言表.

"皇上,您這麼說可折煞臣妾了,皇上您是天子,天子永遠不會有錯.而且,臣妾並沒有完成皇上的囑托,把事情的真相查出來,還請皇上降罪."

葉皇後起身跪到了嘉成帝的面前,身子匍匐在他的腳下.

嘉成帝見她生病還不忘自己的職責,心疼的不得了,連忙伸手扶她起來.

"這是什麼話?你已經夠辛苦的了,查出來還是沒查出來,都不關你的事情,這件事情原就和你不相干,你還是好好養身體去,這件事情,朕會處理."嘉成帝拍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坐到旁邊的位子上.

葉皇後用手帕擋住自己的嘴角,點點頭,坐了下來.

上篇:第三百零六章 怒意陣陣     下篇:第三百零八章 風云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