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零八章 風云四起  
   
第三百零八章 風云四起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百零八章風云四起

這種把戲,容嬪怎麼會沒用過?

她的心里清楚得很,苦肉計對于嘉成帝來說就是最好的計策,想不到葉皇後這幾日一直閉門不出,是想到了這個計策.

看來,她還是小看葉皇後了.

沒有玉芝在她的身邊,她照樣可以將事情謀劃得天衣無縫.

"容嬪,這件事情你怎麼看?"嘉成帝扭頭看向了身邊的容嬪,詢問她的意見.

容嬪心里一驚,沒想到嘉成帝竟然會問她的看法?

是在問葉皇後一事,還是在問太監投毒一事,她到底應該作何回答?

抬頭,便對上葉皇後挑釁的眉眼,那雙微挑的柳眉證實了她的成功,這是在警告自己不要做這些無謂的事情.

"皇上,這件事情攪得臣妾心神不甯,臣妾只要一想到那天發生的事情,就覺得後怕.就算那個太監謀害的不是臣妾,只要在宮中一日,就會謀害更多的人,臣妾擔心."容嬪擔憂地看著嘉成帝.

她深知自己不過是區區一個嬪妃,怎能和皇後相比,自然是撿了好聽的說.

嘉成帝點點頭,忽而覺的後宮的妃嬪懂事了許多.

一旁的葉皇後忽而抬頭看向了容嬪,臉上掛著挑釁的笑容.

經過這幾次的事情,她倒是覺得容嬪也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麼難對付,自己稍微動動腦筋,就能將皇上的心偏向自己.

"皇後,這幾日你也操勞了,趕緊回去歇著吧.這件事情朕就交給慎刑司去查."嘉成帝安撫著葉皇後.

見葉皇後點頭,複又扭頭安撫容嬪:"容嬪,這件事情朕定會給你個交代,不管幕後有沒有人指使,朕都不會讓那個太監活著,以後你就不要擔心了."

查到最後,結果卻是如此,容嬪臉上有些難看,憤恨,卻在抬頭的那一刻變成笑臉.

"皇上,臣妾相信您."到頭來能說的話,也就只有這一句而已.

花的心思,受的委屈,被下毒,被侮辱,到最後,她所能為自己做的,不過這一句話而已.

容嬪狠狠咬牙,把手中的手帕擰的緊緊的.

要怪只怪自己心不狠,沒有想出一個能和葉皇後同歸于盡的辦法來.

她狠狠的閉上眼睛,有些頭暈目眩.

"皇上起駕."安公公的聲音響徹整個宮殿.

他這就要走了,不曾有一分的停留.

容嬪起身,目送他離開.

就在此時,外面卻匆匆而來一個身著深藍色衣袍的男子,器宇不凡,身量纖長,滿身落滿了白雪,幾乎看不清他長得什麼樣子.

直到他跪地的那一刻,容嬪才打量出他的樣子.

"父皇且慢,兒臣有話要向父皇稟告."倫王猛地跪在嘉成帝的面前.

才站起來的嘉成帝,見到他有幾分驚訝,很快又坐了下來.

"你怎麼會來這里?有何事?"嘉成帝威嚴地問道.

倫王筆挺地跪在地上,因為跑得太急,身後的貼身侍衛現在才跟上來,見到他滿身的雪花,不免有些心疼.

那個侍衛很快也跪到了嘉成帝的面前.

"兒臣聽聞宮中發生了太監下毒一事,想著這件事情畢竟威脅到父皇的權威,若是不處理好,恐怕宮中人心惶惶.所以兒臣斗膽私底下暗查了一下這件事情,發現頗有蹊蹺."倫王道.

他風塵仆仆而來,又是操心著宮中投毒一事,如今看來,已經是查到了一絲蛛絲馬跡.

嘉成帝自然不會怪他,這件事情發生之後,就連他都有點後怕.

"你是為了宮中的安甯,朕怎麼會怪你?快起來吧,站著說話."嘉成帝疼惜地虛扶他起來.

倫王站的筆挺剛毅,臉上沒有一絲害怕之色,剛正不阿的目光直勾勾地看著嘉成帝.

"最近兒臣一直在查那個太監的來曆,在宮外查到了一個叫做林松的人,正是他進宮之前所用的名字.在他秘密進宮之後,一直都在宮中的偏院打掃,很少露面,所以我們對他都很陌生."

倫王說到這里,目光看了葉皇後一眼,僅是一瞥,很快便收回目光.

嘉成帝點點頭:"繼續說."

"而宮人名冊上,確實沒有把他的名字記錄在冊,就算皇後娘娘怎麼查,也查不出來."倫王說罷,看向了葉皇後.

被他三番兩次用異樣的目光注視著,葉皇後臉色有些難看和心虛.

"是,本宮確實什麼都沒查出來."葉皇後低頭說道.

倫王再道:"皇後娘娘查不出來,也實屬正常,要說這個林松為何進宮,為何對容嬪下手,這些事情,皇後娘娘最是清楚."

話音剛落,葉皇後的身子猛地顫抖了一下,臉色驚恐惶惶不安,面無血色的她看上去仿佛受到了極大的驚嚇.

"倫王,你到底在說什麼?皇後怎會知道這件事情?"嘉成帝聲音有些不耐煩.

倫王面無表情地伸出手,他身後的那個侍衛立即將一份書冊放到他的手上.

"父皇,兒臣若無證據,不敢亂說.這個是林松在宮外所居住府邸中搜查出來的書冊,里面記載著他這些年來所做的事情."

那份藍色的書冊就像是一塊燙手的炭火似的,一團火正在不斷地從那本書冊中冒出來.

葉皇後渾身顫抖得更加劇烈,沒有人比她更加清楚這個是什麼.

"呈上來."嘉成帝話音剛落,旁邊卻沖出一道人影,直直地撲到了安公公的身邊,企圖從他的手中搶過那本書冊.

但是,人還沒有碰到書冊,倫王便猛地拽住了她的手,將她拖到了自己的身邊.

"你區區一個皇子竟然敢對本宮無禮,快點放開本宮!皇上……不要看,那本東西里面寫的都是假的……不要看……"葉皇後伸出一只手猛地吼道.

嘉成帝已經拿到了書冊.

容嬪卻在此時站了起來,慢慢地踱步到她的面前,臉上掛著陰冷的笑容.

"皇後娘娘,您怎麼知道里面寫的都是假的?莫非你早就看過?"

葉皇後已經瘋狂,她心知肚明,那本東西讓嘉成帝見到意味著什麼,是地獄.

她緩緩地松懈了身子,渾身無力地癱軟到地上,就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她是葉家的女兒,她出生的目的就是為了做皇後,她注定是蒼葉國的皇後,這件事情是誰都改變不了的!

嘉成帝握著書冊,抬頭看了一眼癲狂的葉皇後,目光有些詭異,伸手緩緩翻開了這個書冊.

日頭漸漸地逼近正午,蕭長歌坐在外面的椅子上,手里緊捧著火爐,看著外面的大雪紛飛,忽覺得這種日子其實也不錯.

"公主,您似乎一點也不緊張?"賽月陪在她的身邊,忽而開口問道.

"緊張,事情會繼續,不緊張,事情也會繼續,結果都是一樣的."蕭長歌緊緊地扣著手中的暖爐,雙眼微眯看著外面的白雪.

葉皇後的把柄太多,只要有心人,就能抓出來.

處心積慮地對付了葉皇後,接下來就是葉霄蘿,反正嘉成帝也對葉家的人有些防備,她費的這個心思,不是正好替他除掉一個大麻煩麼?

"公主,您真的很淡然,奴婢就做不到.畢竟這件事情和當今皇後相關,不管結局如何,傳出去,都是一個轟動一時的事情."賽月扣著雙手,心里有些緊張.

"是啊,不過賽月,這次多虧你了在宮外的那些人,才有機會找到林松這個人,從他的府中搜出那麼多的罪證."蕭長歌抬頭向她致謝.

若不是賽月的關系,她也不可能在短短幾日就查到,那個太監竟然和葉皇後有關系,也不會知道葉皇後這麼多年所做的令人發指之事.

"奴婢能幫上公主,心里很開心,不管公主說什麼,奴婢都會照辦的."賽月微微笑道.

而宮外,冥王府中,蒼冥絕靠在書房的椅子上,目光微眯,接收著從宮中傳來的消息.

"王爺,東西已經交到了倫王的手上,他已經及時趕到了葉皇後的府中,估計此時皇上已經看到了."江朔進了門彙報這次的事情.

葉皇後的宮中有他們的眼線,冥王府這才能及時接收到飛鴿傳書,看到消息.

"恩."蒼冥絕點點頭,仿佛所有事情都在他預料之中.

"王爺,屬下一直不懂,為何這件事情要交給倫王去辦?我們在宮中,還有更加值得相信的人選."江朔疑惑不已.

蒼冥絕冷然道:"倫王是所有皇子中不涉及朝堂之爭的,這也是父皇喜歡他的原因.那本書冊由他交到父皇的手中,父皇只會覺得他正義凜然.若是換作別人,父皇就會覺得居心叵測."

上篇:第三百零七章 絕不能嫁     下篇:第三百零九章 打入冷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