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零九章 打入冷宮  
   
第三百零九章 打入冷宮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百零九章打入冷宮

看來,嘉成帝的疑心病,果然十分重.

"王爺,還是您細心,不然這件事情就要暴露了."江朔有些後怕地摸了摸額頭上的汗水.

蒼冥絕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握著那本書冊的手青筋畢露,嘉成帝的臉色忽而變得鐵青起來,一只手捂著胸口,不斷地顫抖著.

"皇上,您這是怎麼了?不要嚇老奴啊!"安公公連忙扶住他的身子,可是卻猛地被他揮開.

底下的人全部都低著頭,不敢說話.

尤其是葉皇後,滿臉絕望地跪在地上,頭深深地埋在地上.

沒有人看的見她的表情,于她來說,這個時候,就連死都解決不了問題.

嘉成帝用力地穩住自己的身子,慢慢地把手中的書冊放到了旁邊的桌子上,兩只手不斷地撫平其他的卷起的邊角.

"罪惡滔天,不可饒恕……罪惡滔天,不可饒恕……"他不斷地重複著這兩句話,他抬頭看著明淨的天空,似乎要落下了淚來.

安公公伺候了他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見到他這個樣子,臉色不由得變了再變.

"皇上,您到底怎麼了?"安公公想要伸手去扶他,嘉成帝卻猛地將他推開.

在場看過那本書冊的人只有倫王一人,但是知道葉皇後所做過的那些事情的人,還有容嬪.

他們兩人都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低著頭,不敢說話.

當初倫王拿到這本書冊的時候,也是非常震驚,甚至比嘉成帝還更驚訝.

嘉成帝搖搖晃晃地走了下去,停在了葉皇後的面前,有些臃腫的身體,此時卻顯得格外地利落.

看著眼前的那雙鞋子,葉皇後緩緩地抬起了頭.

"朕待你不薄,你為何要如此待朕?為何要如此待後宮之人?她們都是無辜的!"嘉成帝猛地怒吼.

情急生氣之下,猛地甩了葉皇後一個耳光,清脆的巴掌聲響在每個人的耳里.

頓時,五個紅色的巴掌印出現在葉皇後的左臉邊,她的身子被打的匍匐在一邊.

"這些年,後宮的妃嬪,都是你害的,而你的幫凶,就是那個投毒的太監,沒想到,他和你竟是青梅竹馬.難怪什麼都不肯說,好,好,真是好得很."嘉成帝連說了三個好字,身子不可抑制地顫抖起來.

"皇上……臣妾知錯了……皇上……"葉皇後淚流滿面地磕頭認錯.

她頭上的鳳冠也不知所蹤,哭的滿臉淚水,狼狽不堪又惶恐地拽住嘉成帝的衣袖.

沒想到,卻被他無情地一腳踹開.

"你這個毒婦,不准再碰朕一下."

嘉成帝氣不過,指著她罵道,"如此蛇蠍心腸的女子,朕當日怎麼會娶了你做皇後?你是不是打算,把後宮中人都害死,最後也把朕給害死?"

"皇上,不是的,有人陷害臣妾,是她,是容嬪故意陷害臣妾,故意找來那個人冤枉臣妾."葉皇後再次伸出手抱住了嘉成帝的大腿,哭訴道.

容嬪無辜被冤枉,這個時候她也沒有了辯解的心情.

隨著林松被抓,葉皇後昔日做過的事情全部被揭發,如今她的罪行昭然若揭,她又怎會和一個即將被廢的人說話呢?

"還想狡辯?"嘉成帝怒喝,再次踢開了她的身子.

一回頭,便坐到了上座,胸口還在不斷地上下浮動,氣息不穩地看著底下的葉皇後.

此時只要看她一眼,就覺得駭人.

等他調整好氣息,嘉成帝閉著眼睛道:"葉氏皇後,久居皇後之位多年,後宮混亂不堪,未盡皇後之責,害人無數,作惡多端,罪惡滔天.今,廢皇後之位,貶為庶人,居冷宮,永世不得出."

最後一個字,嘉成帝幾乎是咬牙說完.

葉皇後沒有想到這個結局會是這樣,連忙搖頭.

"我是皇後,我是皇後……你不能廢我,你不能廢我……"葉皇後心急如焚,大聲吼道.

容嬪坐在嘉成帝的身邊,神情陰冷地看著旁邊的葉皇後,正想要說些什麼,只見葉皇後從頭上拔下一個玉簪子.

那個金光閃閃的雕鳳玉簪,不斷地在葉皇後的手上綻放著特有的光芒.

容嬪目光猛地看著底下的那個玉簪,眼睛不斷地瞪大,直勾勾地盯著那個玉簪.

那個玉簪子代表什麼,她十分清楚,沒想到葉皇後還有後招.

"皇上,這個玉簪是太祖母傳給臣妾的,想必皇上也記得當初太祖母說了什麼.葉氏皇後,永不可廢,臣妾是蒼葉國的皇後,不管做了什麼,皇上都沒有權利廢掉臣妾."葉皇後聲音清冷地道.

這個時候,她仿佛全身上下都充滿了勇氣.

這個玉簪嘉成帝自然認識,確實是太祖母傳給葉皇後的東西,沒想到太祖母的這個玉簪,目的就是保證葉氏一族,永遠的榮華富貴.

嘉成帝冷然地笑了笑,沒想到啊,葉氏出了這麼個皇後,他還不能廢除,真是可笑.

"你,竟然還有臉用太祖母親賜給你的玉簪來讓朕不要廢除你的皇後之位?"嘉成帝怒氣沖沖地看著她,咬牙切齒.

外面的風雪漸漸飄落下來,葉皇後的身子卻感受不到一絲寒冷,只要能保住她的皇後之位,要她做什麼都可以.

她不能失去這個位置,她還有太子,她要保證太子登基,太子登基之後,她就是太後.

"這是太祖母賜給臣妾的殊榮,到了緊要關頭,自然有用處,皇上該不會連太祖母的面子都不看了吧?"葉皇後目光沉穩地看著嘉成帝,沒有一絲的膽怯.

嘉成帝頓時變色,連連點頭:"好,好,既然你要拿太祖母出來做文章,朕也不能耐你何.安逸之,把皇後葉氏打入冷宮,永不得出."

雖然沒有廢除皇後之位,到底是被打入冷宮,也就證明了,她一輩子只能在冷宮中度過.

那她這個皇後廢與不廢,又有什麼區別呢?

葉皇後緊緊地扣著地面:"多謝皇上."

風云變化莫測,更何況是人心.

容嬪淡然地走到葉皇後的面前,看著她那張哭的梨花帶雨的臉,不由得諷刺.

"皇後娘娘,您的風寒還沒好,不宜在風雪中久跪,還是趕緊回您的冷宮去吧."

容嬪站在她的面前,捂嘴笑了笑,轉身的瞬間,只聽身後那人道:"容嬪,你別得意的太早,就算我被打入冷宮,我也是蒼葉國的皇後,太子是我的兒子.而你,只是一個什麼都沒有的妃嬪而已."

葉皇後說罷,竟然哈哈大笑起來.

諷刺的笑聲響在宮中,如同銀鈴一般的笑聲直勾勾地諷刺進容嬪的心里,這一切,都讓她難以忍受.

不過,底下的倫王卻在此時開口:"容娘娘,我們還是快些離開這里,這里畢竟不是什麼好地方."

容嬪這才從葉皇後的身邊離開:"也是,這麼晦氣的地方,還是趕緊走,免得晦氣纏身."

倫王?倫王!

葉皇後神情狠辣地盯著倫王,一直和容嬪較勁的她竟然把倫王給忘了,這個倫王才是指證她的人.

"倫王,站住."葉皇後叫道,前面的兩個人影停了下來,她又道,"你是怎麼知道那個名冊的存在?你是怎麼找到它的?"

倫王沒有回頭,任由漫天的飛雪飄落在他的頭上.

"皇後娘娘,只要有做虧心事,總有一天會被人抓到,這次,可能是上天想要懲罰你,才讓我發現了名冊.您就在這里好好念佛,靜思己過吧!"倫王低沉著聲音說罷,很快便隨著容嬪一起出了宮殿.

"你,倫王,站住……"葉皇後猛地叫道,那人的身影卻越來越遠.

滿院的鬧騰,到最後只剩下一場空.

所有人都離她而去,沒有人陪她,葉皇後撫額,有些難受地撐在地面上,腹痛難忍.

倫王,你今日既然揭發我,他日,我必定不會放過你.

我生,我要折磨你,我死,你必須陪我一起死!

"公主,公主,皇上已經從皇後宮中出來了,身後跟著容嬪和倫王,葉皇後沒有出宮."賽月急匆匆地從外面跑了進來,走到了蕭長歌的面前低聲說道.

"皇上看到名冊之後,有什麼反應?"蕭長歌直起身子,在長廊上穿梭著.

"皇上的反應很大,最後竟然還要廢除皇後.但是,皇後有一個太祖母賜給她的玉簪子,只要見到玉簪子就不能廢除皇後.所以皇上只是把皇後打入冷宮,永不得出而已."賽月回道.

"玉簪子?"蕭長歌重複了一遍,突然間了然地笑道,"沒想到這個太祖母竟然為他們葉氏皇後留下了保障,竟然保障了葉皇後一生的榮華富貴."

葉氏一族?賽月心里想了想,葉皇後是葉家的人,而葉家的女子都是皇後人選.

太祖母根本就是想保住一族的榮華富貴,才會這麼做的.

"那葉皇後不是永遠都不可能被廢?那就是說她將來還是有重新出來的希望?"賽月疑惑地問道.

"不一定,要看葉皇後所做的事情是不是觸及到嘉成帝的逆鱗,以及嘉成帝是不是對她心軟."蕭長歌緩緩說道.

"但是,皇上的表情確實很生氣."賽月皺著眉頭道.

蕭長歌慢慢地走著,手指放在長廊的扶手上,觸摸著冰涼的雪花,神情忽而一冷.

回頭看著賽月,皺著眉頭仿佛在喃喃自語:"那本書冊上,到底有些什麼?"

上篇:第三百零八章 風云四起     下篇:第三百一十章 玉簪保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