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一十章 玉簪保命  
   
第三百一十章 玉簪保命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百一十章玉簪保命

冥王府,蒼冥絕慵懶地依靠在門框上,看著外面的白雪紛飛,這注定不是一個平靜的冬天.

"王爺,皇上見到那本書冊十分生氣,盛怒之下竟然要廢除皇後,只可惜最後關頭,皇後竟然拿出了當初太祖皇後賜給她的玉簪保命.最終皇上只是將她打入冷宮,永不得出而已."江朔從院子的方向跑了進來,在蒼冥絕的耳邊低聲說道.

沒想到那個玉簪的作用竟然如此之大,當初太祖皇後留下來一輩傳一輩的玉簪,竟然成為了葉家人的保障!

"知道了."蒼冥絕點點頭.

江朔的臉色有些猶豫,想了一會,還是開口問道:"王爺,那本書冊上面到底有什麼秘密?為何皇上看了之後會那麼生氣?竟然要到廢除皇後的地步?"

這個是他一直都不明白,也不能理解的事情.

實在猜測不到林松會在那個書冊上面記錄了什麼,以至于最後成為扳倒皇後的關鍵?

蒼冥絕回頭看了他一眼,凌厲的目光中有那麼一絲的松懈,扶手站在長廊之中,面對外面的無情風雪.

良久,他才輕聲說道;"上面記載了這麼多年來皇後在宮中所做的不為人知的事情.十年前,才進宮的玉貴人正得寵眷,因對皇後無禮,後被皇後陷害殺死宮人終被打入冷宮.

八年前,剛晉秀女婉小主有孕,太醫診斷為皇子,父皇大喜過望,昭告天下,普天同慶.可是葉皇後卻讓早已潛伏進宮的林松對婉小主痛下殺手,一尸兩命.

六年前,沁嬪承蒙皇恩,頗得盛寵,性情跋扈,後宮眾人皆以她馬首是瞻,不顧身份頂撞皇後,終被陷害與太醫通奸,企圖謀反,誅九族.

種種事情皆因嫉妒而起,以殺害而落.而她所做事情遠遠不止這些,書冊上所記載的件件都是駭人聽聞的冤案.不知每當夜深人靜,她有沒有想過幡然醒悟."

每當他說完一句,江朔的心就驟然下沉一分,沒想到短短的十年里,葉皇後竟然謀害了那麼多人.

江朔聲音有些惶恐:"可是,她為什麼要這麼做?她已經是皇後了,就算將來太子不是皇帝,她也是太後,榮華富貴已然加身,為何要自短後路呢?"

蒼冥絕卻冷哼一聲:"在這個世界上,根本就沒有永琲漣Q益,也沒有不貪心的人,有誰不希望自己的兒子能夠當上皇帝?就算是她也不例外."

如此種種,今日發生的事情,也全是她的報應而已.

不知道太子知道之後,會是怎樣的反應?

"慎刑司那邊,叫他們不要太客氣,這件事情趁早結束."蒼冥絕聲音帶著隱忍的怒意.

"是,屬下明白."江朔話音剛落,長廊拐角處便傳出一聲細微的聲響,江朔立即喝到,"誰?出來?"

良久那邊也沒有動靜,阿洛蘭蹲在牆角下,渾身顫抖著.

聽了那麼多可怕的秘密,不知道會不會被滅口?

她緩緩地移動著自己的身體,企圖在江朔找到她之前離開.

但是,才走了沒幾步,蒼冥絕冰冷的聲音便傳進她的耳里.

"聽了這麼久,就不打算露個面?"

阿洛蘭腳步一歪,沉沉地摔在前面的門上,原來他早就發現自己了.

有些訕訕地露面,低頭打招呼:"我只是剛巧路過,什麼都沒聽見,你們繼續,繼續……不打擾了."

"站住."蒼冥絕眉頭微蹙地看著她,叫住她正想光明正大離開的身影.

阿洛蘭心里一緊,也不敢轉身,就這樣背對著他,臉上是一副欲哭無淚的表情.

"怎麼了?"

蒼冥絕的心思卻不在她方才是不是聽見了這事情上面,而是問道:"最近感覺如何?在府里可還住的習慣?"

原本緊繃的心,頓時落了下來,阿洛蘭還有些不明所以,這是,放過自己了?

阿洛蘭扭頭打量了他一會,見他臉上根本沒有任何想要殺人滅口的想法,放心地答道:"這府里吧雖然什麼都好,但是我住的還真的不怎麼習慣,還是在宮里住的舒服,要不然你還是讓我回宮吧?"

看兩人說著話,江朔默默地退了下去,長廊上只剩下他們兩人.

小心翼翼地看著蒼冥絕,他的臉上向來沒有什麼多余的表情,不知道他的想法是什麼.

"這個建議不錯,我會考慮的."蒼冥絕說罷,轉身就走,只留下一個頎長的背影.

阿洛蘭愣了一會,很快反應過來,連忙追上了他的腳步,跟在他的身後嘮叨.

"那你打算什麼時候讓我回宮?給個准信,我好收拾東西."

"你別不說話,我又猜不到你在想什麼,明天?後天?還是大後天?"

"別走得這麼快,我腿短跟不上,你要是不說話,我現在就去收拾東西了."

突然,前面的身影停了下來,阿洛蘭差點撞上他的胸口,蒼冥絕微一側身,她的身子就要往前傾去,緊要關頭蒼冥絕伸手拖住了她的手臂,將她拽了回來.

一連串的動作一氣呵成,阿洛蘭還處于懵懂迷糊之時,身子便已然平穩.

他冰冷狹長的眼眸俯視她:"我只是說會考慮,至于什麼時候,我也不知道."

弄了半天,他還真的沒有打算這麼快就放自己回宮.

可是,如果現在不回宮,到時候皇上為小花擇親,嫁出去了,她該找誰去?

宮中的消息傳得很快,僅僅兩日的功夫,就傳得滿城皆知.

所有的百姓幾乎在一夜之間,都知道當今皇後被打入冷宮的消息,這件事情影響甚廣,葉國公立即准備進宮求情.

匆匆忙忙在宮門口就遇見了正巧要進宮的太子,連忙下轎,把太子拖到一邊.

"太子,你怎麼來了?你萬萬不可進宮求情啊!"葉國公忙勸道.

太子臉色蒼白,眼底一片烏青,顯然是沒有睡好的樣子,為了葉皇後之事,不知提心吊膽了多久.

他臉色端肅地道:"母後有難,作為兒子,我怎能不進宮求情?"

葉國公連忙左右看了看,見到沒有人經過才安心地歎了一口氣,他知道太子孝順,此行必定會進宮求情.

"皇後為何被人揭發?為何被打入冷宮?這幕後到底由誰操控?我們尚且不知,怎敢貿然前去求情?現在皇上又處于怒氣沖天之時,前去必然吃虧."葉國公好言勸阻.

到底年紀大,事情看的都比較透,太子經他這麼一點,到底也是覺得太過沖動了.

"我們都沒有把事情的來龍去脈搞清楚,就貿然行事,實在不妥,萬一正好著了幕後主使的道,豈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到時,不僅皇後救不出來,就連你我的性命都攸關啊!"

葉國公的話,直戳太子的心間.

他突然猛地握拳,砸向了旁邊的柱子上,眼圈發紅,咬緊牙關:"難道,我就只能這麼坐以待斃,眼睜睜地看著母後在冷宮里面受苦嗎?"

太子的聲音有些大,葉國公忍不住再次轉身看了看,見沒有人出現才松了一口氣.

"太子殿下,你先不要著急.雖然皇後被打入冷宮,但是皇上並沒有下旨廢除皇後的位分,待遇應該不會太差,這點可以放心."

太子垂頭喪氣地看著地面,忍不住喃喃:"母後她,她到底做了什麼事情讓父皇如此大怒?"

葉國公深知葉皇後的脾氣,也知道她以前做過的一些糊塗事情,原本以為可以瞞天過海.

可是,危機來的太快,打的人措手不及.

看著太子自責難過卻束手無策的樣子,葉國公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今日皇上召我覲見,估計說的就是這件事情,我要趁機打量皇上的口風,盡快打聽出來龍去脈."

如此,只有先這樣了.

太子咬緊牙關,如今母後倒下,他是兒子又是太子,一定要為她扛起一片天.

無論如何,太子的位分絕對不能丟.

太子雙手抱拳,深深鞠了一躬:"如此,那就拜托舅舅了."

"太子言重了,我先進去了,只要知道一點蛛絲馬跡,必定傳遞消息給太子."葉國公說罷,轉身進了禦書房.

雖然里面的溫暖不知比外面好上多少倍,但是葉國公的心卻冷到極點.

這麼多年的陪伴,這麼多年的相守,還有一個太子,他怎麼就能夠這麼輕而易舉地說廢就廢,說入冷宮就入冷宮?

到底天子之心太過涼薄,沒人能想到他在想著什麼.

看著葉國公的身影進了禦書房,太子在原地站了許久,才緩緩地退了出去.

原本萬般熟悉的皇宮,為何今日會變成他最陌生的地方?

太子冷笑著,不斷地徘徊在宮中的各個角落,想要進冷宮陪陪葉皇後,卻害怕被有心人看到,將此事稟告給父皇.

如今,他們正處在風口浪尖,實在經不起折騰,若是因為此時讓父皇起疑心,一定會更加連累母後.

太子當即止住了腳步,轉身走向了禦花園,慢慢地走著,卻不知道自己走到了什麼地方.

白雪不斷地飄落在他的身上,慢慢地化作無數顆水珠落在他的身上,最後冰涼地沁入他的肌膚.

"公主您小心些,風雪難行."賽月叮囑著急切的蕭長歌,跟在她的身後為她撐傘.

"知道了."蕭長歌雖然心急,卻也在這個時候,慢下了腳步.

兩人拐過一個拐角,迎面而來一個身材削瘦的黃衣男子,蕭長歌走的急,沒有看到臉,卻也立即下跪.

"和瑟參見太子殿下."

在這宮中,敢穿黃色衣裳的人有幾個,除了太子,就是皇上.

現在皇上只怕很忙,在這個時候還能進宮在禦花園中散步的人,也就只有太子了.

上篇:第三百零九章 打入冷宮     下篇:第三百一十一章 你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