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一十一章 你是我的  
   
第三百一十一章 你是我的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百一十一章你是我的

"起來吧."太子淡淡道.

待她抬頭的時候,太子才看清楚是蕭長歌,眼中不由地閃過一絲不安.

"太子殿下,您今日進宮定然有要事,我就不打擾您了,您請."蕭長歌做了個請的手勢,讓他先過.

但是太子卻絲毫沒有想要離開的意思,堵在蕭長歌的面前,不讓她過去.

他負手站在長廊中,廊外的風雪將他整個人映的十分滄桑憔悴,深邃的雙眼仿佛會說話.

蕭長歌見他這副樣子,突然覺得他十分可憐,從小到大,一直活在葉皇後禁錮下.因為太子的身份,被人下毒謀害,現在病好了,日子安穩了,卻發生這麼一件事.

每個人的人生都免不了風波,安穩太平那是留給死人的.

看著太子的這副樣子,蕭長歌不禁想到多年前,蒼冥絕被人謀害之後的樣子,是不是比他還要滄桑難受.

"和瑟公主,想必你也聽說了,我今日進宮並沒有什麼要緊事,只是單純地進宮看看."太子目光看著外面的風雪,聲音低沉地道.

蕭長歌沒有接話,也不知道怎麼接話.

沉默了一會,太子終于轉頭看向了她:"讓公主看笑話了,才來蒼葉國沒多久,就讓你看到這樣的事情.其實宮中一向是很太平的,就是因為太太平了,所以才會發生這種事情."

蕭長歌手指動了動,心里有些難受.

這些事情和她也有關系,葉皇後被打入冷宮,是她所希望的,也可以說是她間接策劃的.

看到太子這麼難過,她的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太子殿下,我對蒼葉國並不是很了解,我還有事情,先行一步."蕭長歌深吸一口氣.

她轉身就要從太子的身邊繞過,但是動身的那一刻,卻被他拉住手腕.

"別走,陪我說說話."太子側目垂首淡然道.

蕭長歌心里一緊,用力地掙脫那只被他緊緊我在手里的手,無奈,不論她怎麼掙紮,那只手都牢牢地禁錮著她.

"太子殿下,我是晟舟國的公主,和您說話並不是太好吧?如果讓別人看見,會多心的."蕭長歌勸道,就指望著能把太子勸回去.

可惜,現在的太子已經不是從前的太子了,失去了葉皇後,在他的生活中,就相當于失去了兩條腿.

不會走路的他,害怕什麼?

"我現在什麼都不怕,他們要在父皇的面前說什麼,就說吧,反正父皇也已經聽信了那些小人之言."太子緊握住蕭長歌的手不放.

對于這個絕望的太子,蕭長歌的心里竟然有一絲的愧疚.

或許是他的性子讓她覺得心疼,作為一個太子,自小體弱多病,沒有同齡人的快樂,不會騎馬挽弓上陣殺敵,只能與藥為伍.

好不容易治好了頑疾,沒過多久的安生日子,生活又變成一團糟.

將來能不能好好地活下去,都未可知.

"太子,其實事情並沒有你想象的那麼複雜,皇後娘娘畢竟是一國之母,而且和皇上有多年感情,皇上不會那麼狠心的.你且放心等著皇後娘娘便是."

蕭長歌連說這句話的底氣都沒有,越說越弱,直到最後聲音幾乎聞不了聞.

就連她自己都知道是在欺騙自己,太子又怎麼可能不知道?

"但願如此,只要母後沒事就好."太子嘴角慢慢地扯出一個笑容.

蕭長歌回以他一個笑容,罷了罷了,她妥協了.

畢竟太子是個局外人,又這麼相信自己,她怎麼能夠傷害一個現在心靈如此脆弱,不堪一擊的人?

只是,太子的臉卻越來越近,身子慢慢地往前傾,只是一瞬間的功夫,就要觸碰到她的身子.

就在蕭長歌打算閃身躲開的那一瞬間,太子身後突然出現一只手,將他格擋到了一邊.

蕭長歌一驚,抬頭之時,蒼冥絕已經站到了她的身邊,替她遮風擋雨.

"大哥,和瑟公主畢竟是晟舟國的公主,父皇還沒有將她許配給任何人,你這樣動手動腳,恐怕于理不合吧?"蒼冥絕挑眉看他,臉色陰沉.

說罷,他又低頭看了看蕭長歌,這個女人總是這麼會惹桃花,只要片刻沒有在她的身邊,就能這麼招人.

太子被他的大力一推,身子竟然退後了好多步,直到碰到了後面的那根柱子上面.

他扶著柱子,懶懶地笑了起來.

"你說我?你怎麼不看看你自己的樣子?在大殿上非要娶人家的侍女不可,一轉身,就來英雄救美,你真把你自己當成禮的典范了."太子冷冷地笑著,眼底諷刺的光芒不言而喻.

蕭長歌沒有心情聽他們兩人繼續爭吵下去,轉身就要離開.

卻在轉身的時候,被蒼冥絕攬住了肩膀.

"這些事情似乎和太子無關吧?你現在最擔心的難道不應該是皇後娘娘?"蒼冥絕目光森冷地看著他,挑釁道.

太子心中最痛的那一處,就這麼被他晾曬在大庭廣眾之下.

太子臉色一點一點地蒼白,沉沉地拉下了臉,方才遇見蕭長歌的那一點開心,此刻化為虛無.

"母後的事情絕對是被人冤枉,我一定會查清真相,還母後一個清白.如果你不清楚,就請不要說三道四."太子眉頭驟然發紅,看起來就像是一只暴怒的獅子.

蒼冥絕卻沒有絲毫的害怕,緊緊地掐住了蕭長歌的肩膀,笑道:"希望如此."

轉身,正准備帶著蕭長歌離開,可是,身子卻被人猛地一推,懷里一空,她的人影已然逃出了他的束縛.

蒼冥絕抬頭時,她已經走向了太子的身邊.

他的角度看的一清二楚,卻不知道他們說了什麼.

太子的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而蕭長歌的臉上也泛著笑容,兩人說罷,蕭長歌便往反方向離開.

蒼冥絕臉色一點一點地變冷,額頭上青筋暴起,雙手緊緊地握成拳.

這個女人,竟然敢當著他的面和別的男人笑的那麼開心,到底有沒有把他放在眼里?

幾天沒有和她在一起,她就忘記了一個女子應該守得本分了是嗎?

他猛地一拳砸向了旁邊的木柱,卻被太子笑著調侃:"四弟,對待女子要溫柔,是不是只有在對待長歌的時候,你才會溫柔?"

"你給我閉嘴."蒼冥絕忽而大步走到他的面前,目光如同豺狼虎豹一樣凶殘.

太子冷冷地笑了起來,仿佛是笑不夠似的,竟然捂著肚子笑的眼淚快要流出來,最後竟然緩緩地滑落到了地上.

看著他的樣子,蒼冥絕只覺得有些可悲,失去了葉皇後這個左膀右臂,他的太子生涯,不知道能不能得以繼續.

蒼冥絕沒有說話,看了他一眼,很快便追上了蕭長歌的腳步.

看著兩人離去的身影,太子緊緊地扣著旁邊的木柱,竟然用力地咳嗽了起來.

"太子殿下,您怎麼坐在這里?趕緊起來吧."他身後不知什麼時候來了一個侍衛,伸手將他從地上拉了起來.

"別碰我."太子用力地揮開他的手.

侍衛是太子的貼身侍衛,跟著他進宮,卻在轉眼之間不見了他的身影,四處尋找打聽才找到了這里來.

沒想到,一來便看見他孤零零地坐在地上.

侍衛一直站在他的身邊,不曾離開.

外面的風雪漸漸停了下來,蕭長歌原本想要去哲而院中走動一下的念頭也被蒼冥絕給打斷.

她忽而停下了腳步,有些不耐煩地轉身,卻在轉身的那一瞬間,被人扣住了下巴.

生疼生疼的感覺不斷地從下巴處傳來,仿佛整個下顎都要被擰碎.

還沒來得及說話,一個冰涼的唇便急切地堵住了她的唇,不給她任何說話的機會.

冰天雪地里,蒼冥絕緊緊地擁著她的身體肆無忌憚地擁吻著,絲毫不顧旁邊是否有人出現.

一旁的賽月早就看呆了,忽而轉過身子背對他們,心里緊緊地跳著.

沒想到,沒想到竟然讓她看到了這樣的一幕.

原來王爺對待和瑟公主竟然是這種感情,她竟然一直都沒發現.

若不是今天遇見太子,她又怎麼會見到蒼冥絕失態,幾近瘋狂的樣子.

蕭長歌緊緊地推搡著他的胸膛,無奈卻堅如磐石,不可動彈,她猛地咬住了他的唇,一股腥甜的味道在口腔里蔓延,他這才放開了她.

"蒼冥絕,你太過分了."蕭長歌目光中隱隱帶淚,雙眼泛紅地看著他.

紅色的鮮血順著她的嘴角流了下來,有一種異樣的美麗,看的蒼冥絕有一股想要再次將她擁入懷中狠狠肆虐一番的沖動.

不過他終究是忍住這股沖動,卻不知道要說什麼.

"不要以為每個人都要臣服在你的身下,不要狂妄自大有些自以為是的想法,如果你再這樣,我不會原諒你."蕭長歌恨恨地瞪著他,聲音冰冷道.

蒼冥絕的雙眼漸漸泛紅,雙手緊緊地握成拳,看著她的樣子,有種想要將其拆骨入腹的沖動.

動動唇,他竟然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蕭長歌的身影就從他的面前匆匆而過,他不知道發了什麼瘋,竟然緊緊地拽住了她的手腕.

"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他的聲音清冽不帶任何感情,霸道地宣布自己對她的占有欲.

可是,蕭長歌頭也不回地掙脫開他的手,這種話,她也不想再聽.

她的身影越來越遠,漸漸地沒入前方的拐角,最後一抹白色的裙擺消失得一干二淨,在他的視線中.

上篇:第三百一十章 玉簪保命     下篇:第三百一十二章 來龍去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