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一十二章 來龍去脈  
   
第三百一十二章 來龍去脈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百一十二章來龍去脈

穿過長廊,外面的風雪非常大,蕭長歌撐著下巴看著外面的風雪,一只手不自覺地撫摸著自己的嘴唇.

腦袋里不自覺地浮現出方才蒼冥絕擁吻的感覺,臉色卻不自覺地紅了起來.

他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麼?明明已經娶了阿洛蘭,得到了想要的東西,為什麼還要抓著她不放?

"公主,您怎麼了?不開心啊?"賽月看著她這副樣子,還是忍不住開口問道.

她不想讓蒼冥絕接觸,但是賽月卻能從她的眼底看出懷念,不舍,滿滿的都是對待蒼冥絕的感情.

蕭長歌放下手,有些不好意思地看著賽月,淺淺道:"剛才讓你看笑話了,我沒有不開心,只是在想一些事情."

聽蕭長歌這麼生疏客氣的話,賽月的心里總不是滋味,連忙跪下開口說道:"公主,不管您做什麼都是對的,請不要再和奴婢說這種話了."

蕭長歌起身拉起她的身子,笑道:"不是說不要再跪了嗎?趕緊起來."

賽月就著她的手站了起來,想起方才的事情還是擔心和不解.

看著賽月的臉色,蕭長歌知道她的心里在想些什麼,但是她是蒼冥絕的人,應該能想到他做的事情是什麼意思.

"公主……"賽月開口正想說些什麼,只見蕭長歌擺擺手,有些疲累地道.

"賽月,我想一個人靜一靜,你先出去吧."

房間里面的空氣有些低沉,賽月想安慰她,,卻也找不到話點開口.見她這麼說還是點點頭,退了出去.

房間里面的墨綠色染竹屏風後面是休息的地方,蕭長歌在上面躺了一會,心里亂糟糟的,為何現在的她一點都不了解蒼冥絕的心思了?

揉著太陽穴,讓自己的心更加地平靜一點,腦海中卻突然閃過阿洛蘭的臉,猛地坐了起來.

該不會是阿洛蘭易容的身份已經被發現了吧?

這個念頭不斷地盤旋在她的腦海中,以蒼冥絕這幾日的種種舉動來看,對她的態度大有改變,甚至因為太子而發怒,不惜在外院中強吻自己,一向理智的他不應該會是做出這種事的人.

蕭長歌立即套上靴子出門,守在門外的賽月看著她的身影急急地出來,連忙追趕上去:"公主,您這是要去哪里?"

目前能解她這個疑惑的人,就只有阿洛蘭本人了.

蕭長歌沒有回答,往明溪的院子里跑去,阿洛蘭見她的身影越來越遠,便回頭拿傘,隨後追了上去.

看到她的身影時,她已經進了哲而將軍的住處.

又是這里,不知道她每次都這麼急匆匆地前來尋找哲而將軍,到底所為何事?

蕭長歌一路小跑進了門,直直地進了明溪的房間,他正在看醫書,亙古不變的姿勢坐在椅子上.

"小花,發生什麼事了?這麼匆忙?"明細一抬頭便看見撐在桌子旁邊什麼話都沒說,只顧著喘氣的蕭長歌,連忙問道.

"先別急,坐下來再說,我給你倒杯熱水."明溪轉身去給她倒水.

蕭長歌喝了一杯水,才覺得身子好些了,呼吸順暢了.

"寫一封信給阿洛蘭,我懷疑蒼冥絕已經知道了阿洛蘭是用了易容術."

什麼?明溪臉色頓時一變:"那阿洛蘭不會有事吧?"

蕭長歌搖了搖頭:"應該不會,如果蒼冥絕知道了阿洛蘭用了易容術,一猜就能猜到是我,所以他不會那麼輕易就對阿洛蘭下手,況且,我也只是猜的."

明溪的臉上如釋重負地松了一口,他的表情神態全被蕭長歌看在眼里,聰明如她,怎麼會不不知道明溪的心里在想些什麼.

"沒事就好,我這就寫信,晚上的時候就給她送過去."明溪拿起筆,落在宣紙上,片刻,便完成了.

蕭長歌接過一看,點點頭.

但是最近宮中因為皇後被打入冷宮一事,人心惶惶,就連宮門口的守衛都增加了不少,從之前的那條路出去,已經不是最好的選擇了.

萬一被抓到了,定會被嚴刑拷打,不然也會被當做竊賊拽抓起來.

"只怕現在出宮不是什麼易事,之前常走的那條路已經行不通了,我們要另想辦法把信捎出去."蕭長歌皺著眉頭道.

"放心吧,我的輕功了得,那群人想抓我,只怕他們沒有這個本事."明溪信誓旦旦道.

蕭長歌卻皺了皺眉,厲聲道:"不行,這件事情不可馬虎,我來想辦法."

看著蕭長歌生氣的臉,明溪的臉上卻微微泛紅,她這是在關心自己嗎?

"可是,如果我都不能出宮,還能想什麼辦法?"明溪沮喪道.

在宮中他們的勢力不大,人手不夠,想在這個時候出宮送信,簡直是難上加難.

蕭長歌的臉上也是憂心忡忡,在宮中就如同被折翼的鳥兒一般,想飛也飛不出去,這封信,到底要如何才能送到阿洛蘭的手中?

低頭思考了一會,在房間里來回踱步著,支著下巴,思來想去,也就只有這一個辦法了.

皇宮中的風雪似乎要比宮門外的風雪還要冷些,一群大臣皇子早朝散朝後從殿中退了出來.

葉國公立即匆匆追上了溫王的腳步:"溫王,這件事情您怎麼看?皇上很少生這麼大的氣,你說,皇後到底是怎麼了?"

兩人走到了宮牆底下說話,這里僻靜.

"岳父大人,這麼大的事情卻沒有透出一點口風,從父皇方才的反應來看,一定是觸到父皇底線的事情,沒有那麼簡單."溫王微眯著雙眼猜測道.

葉國公拼命地點頭,方才在大殿上差點就讓皇上大怒,幸虧他及時停住了,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我也知道,皇上很多年都沒有都沒有這麼生氣過了,唉,真是讓人操心."葉國公重重地歎了一口氣,頭發仿佛又白了一層.

溫王只要稍稍低下頭,就能看見他頭上的白發和佝僂的身子,心里有些感慨,原本是告老的年紀,卻還在操累朝堂之事.

"岳父大人請放心,我等會要去後宮找母妃一趟,想必母妃應該知道些事情,若是知道了,必定通知岳父大人."溫王低頭點點頭,轉身便離開了.

後宮中有些甯靜,溫王獨自一人走在禦花園中,踩著白雪發出淡淡的聲音,卻覺得有些沉重.

這個年下,恐怕是最不平靜的一個了吧.

進了段貴妃的宮中,她正靠在椅子上,旁邊的兩個宮女在幫她揉捏著額頭.

"參見溫王."那兩個宮女稍稍請安.

段貴妃慢慢地睜開雙眼,對旁邊的兩個宮女道:"你們都下去吧."

兩個宮女立即識相地退了出去,室內頓時只剩下他們兩人.

段貴妃半倚在椅子上,神態異常地清爽,自從葉皇後被打入冷宮之後,她就覺得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事情比那天還更開心.

"坐吧,我知道你想問什麼."段貴妃指了指旁邊的椅子.

"現在皇後被打入冷宮之事傳的滿城風雨,這件事情母妃自然知道兒臣今日來,就是想問問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溫王皺著眉頭疑惑地問道.

誰知,段貴妃卻搖了搖頭:"皇上不讓這件事情宣揚出去,說家丑不可外揚,皇後可真是老糊塗了,竟然做那麼多害人的事情."

這話說的溫王越來越好奇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皇後平時看著也不是太過張揚的一個人,到底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母妃,皇後到底做了些什麼事情?"段貴妃悠悠地歎了一口氣,優雅地翹起蘭花指,慢慢地支在太陽穴上,緩緩地說道:"從十年前開始,皇後就不斷地謀害宮中得寵嬪妃的性命,有的甚至一尸兩命.

聽說,都是為了太子能夠安穩地待在那個位置上.為了太子這個位置,皇後可算是費盡心機,算計多人,最後卻把自己給算計進去了."

做人,要麼聰明,要麼裝傻,而葉皇後非得一邊聰明,一邊裝傻,最後還不是死在自己的手上.

"母妃,你的意思是說從前所有小產,死去的妃嬪都是皇後害死的?"溫王聽到這個真相,有些震驚.

他從來沒想過,葉皇後竟然如此心狠手辣,不顧後果地殺死皇嗣?

段貴妃悠悠地點點頭:"說起來,我和皇後斗了這麼久,竟然不知道她背後竟然下了如此黑手.聽說,都是一個叫做林松的太監幫她做的,現在已經被關林慎刑司嚴刑拷打了."

這倒是可以理解,一個皇後,即使權力再大,單憑幾個不成事的宮女能做成什麼事情,背後必然還有幕後推手.

"母妃,這次,皇後可還有活路?"溫王壓低眉峰,低沉問道.

如果能夠一把鏟除葉皇後,他們也算是安心了,不過段貴妃卻搖了搖頭.

"皇後有太祖母傳給她的玉簪,不管在什麼時候,皇上都不能廢除她的皇後之位,更別說要她性命了."段貴妃歎了一口氣,抬頭看著房梁.

原來如此,溫王也頗覺惋惜地點點頭,臨走之前,段貴妃再三叮囑他不可將這件事情傳出去.

從段貴妃處出來,溫王便立即回府.

剛進府,便看見從旁側長廊款款而來的葉霄蘿,身量纖纖,淡妝素裹,倒也有幾分可憐.

聽說了事情的葉霄蘿整整兩個晚上都沒有睡好覺,次日頂著眼底的烏青去找溫王求救.

"溫王,你今日進宮,可有向父皇提及皇後娘娘一事?父皇到底想把皇後娘娘如何?"葉霄蘿兩眼一眨,眼淚便落了下來.

溫王才從宮里出來,衣裳還沒有換,葉霄蘿便來到他的跟前求情,他心里有些煩躁,卻也沒有表現出來.

上篇:第三百一十一章 你是我的     下篇:第三百一十三章 試探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