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一十三章 試探真相  
   
第三百一十三章 試探真相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百一十三章試探真相

現在是非常時期,他既然娶了葉霄蘿,那麼和葉家的人自然也有掛鉤,現在葉皇後被打入冷宮,他必定也會有影響.

"我早上見父皇時,他還是很生氣,對皇後娘娘的事情一直不肯松口,朝堂上也不是沒有求情的官員,不過都被父皇否決了."溫王擺擺手,示意她起來,也悠悠地歎了一口氣.

葉霄蘿輕輕拭去臉上的淚水,坐到一邊,貼身侍女立即為她倒滿了茶水.

"那皇後娘娘她不會有什麼事吧?父皇可真狠心,說入冷宮,就入冷宮,這可如何是好?"葉霄蘿低垂著眼瞼,要是沒有了皇後這個後盾,她的日子就更加難過了.

溫王淡淡道:"放心吧,雖然打入冷宮,但是皇後娘娘的位分還在,不會有事的.就是不知,到底是誰要陷害她,是怎麼陷害的,能觸到父皇的底線."

聽到這句話,葉霄蘿猛然抬頭看向了溫王,疑惑地皺著眉頭:"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父皇把皇後娘娘打入冷宮,就不需要給外面一個交待嗎?就連一個打入冷宮的理由都沒有?"

聽到她這樣說,溫王的眉頭慢慢地皺了起來,微微呵斥:"父皇做事雖然絕情,但是不會在這麼大的事情上面做文章,一定是事情太嚴重."

葉霄蘿只覺得自己的心七上八下的,就像是在茫茫大海中浮沉不定的那一葉扁舟,只要小風小浪一沖擊,就會翻船.

"王爺,我們現在應該想些什麼辦法去救皇後娘娘?你說,只要我能幫得上忙的,一定去做."葉霄蘿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解決的辦法.

忽而又緊張兮兮地道:"不然我去找我爹,他一定會有辦法的,我這就去."

葉霄蘿說罷,起身就要往外走去,誰知卻被溫王喝住:"站住,不要沖動.今晨葉國公也進宮了,父皇根本沒有給他說話的機會,這件事情顯然沒有那麼簡單,你去了也是于事無補,還是待在府里."

"那,那現在怎麼辦?"葉霄蘿聽溫王這麼說,心里也沒有了主意,猛地坐到了椅子上.

她就像是一只無頭蒼蠅一樣亂轉著,只有溫王才是她的指南針,只要有他在,不管怎麼樣的危險,她都能冷靜下來.

或許這就是依賴,葉霄蘿目光深深地看著溫王.

"靜觀其變."溫王面無表情地道.

葉霄蘿神情一冷,坐在椅子上一點聲音也沒有了.

出了哲而的園子,蕭長歌的懷里揣著那封信,賽月跟在她的身後,兩人一前一後地往東華園中走去.

才上了長廊,蕭長歌便把手里的那封信拿了出來,神秘兮兮地拉著賽月進了書房.

"賽月,我有件事情要拜托你,這是我的腰牌,你拿著它出宮一趟,幫我把這封信送到冥王府上給冥王妃."蕭長歌把那封信偷偷地塞進賽月的手中.

觸摸著有些沙沙的信封,賽月臉色有些擔心地道:"公主,讓我去送信給冥王妃,不太好吧?"

蕭長歌悠悠地歎了一口氣,看著窗外的漫天風雪:"在這宮中,我能相信的只有你了,你去的話我最放心.記住,這件事情不能讓任何人發現."

不能讓任何人發現?賽月有些為難地皺了皺眉頭,這件事情必然要告訴冥王.

可是她若是答應了蕭長歌,就必須履行對她的承諾.

如果進了冥王府,蒼冥絕必然會發現她的行蹤,更別說保密了.

賽月想了想,既然她的行蹤不能保密,但是信中的內容是可以保密的,只要她不告訴冥王不就行了?

"公主,奴婢知道了,可是冥王府守衛森嚴,他們不一定會讓奴婢進去."賽月抿抿唇,抬頭看了蕭長歌一眼,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

"這件事情倒也好辦,之前也有給阿蘭送過信,你便說是給冥王妃送信來的便是,想必他們不會為難你."蕭長歌安撫道.

賽月自然知道他們不會為難自己,在蕭長歌的面前,功夫還是得做足.

賽月將那封信攏進衣袖中,問道:"公主,那奴婢什麼時候出宮為好?"

冬天的黑夜來的快,蕭長歌看著外面的天色,已經天黑了,想必宮門這個時候已經下鑰了,就算是想出,也出不去.

"天色已晚,此時應該出不去,還是等到明日天一亮再去,這封信你拿回去好生保管."蕭長歌淡淡道.

賽月一伸手就能觸碰到自己衣袖中的那封信,點點頭.

思來想去,沒有人比賽月前去送這封信來的更加好了.

賽月原本就是蒼冥絕的人,想要進冥王府也方便,更何況蒼冥絕也不會對她起疑心.

原本還擔心,賽月會不會將那封信給蒼冥絕閱覽.

如此一來,已經不用擔心,既然她答應了自己,那就不會違約.

只要想起蒼冥絕最近反常的舉動,蕭長歌的心里就起伏跌宕.

阿洛蘭收到蕭長歌的那封信開始,就覺得這件事情是不可能的,不屑地笑了笑.

但是,另外一張信里面還有一些提示,阿洛蘭微微擋住了一角,眼珠稍稍轉了轉,嘴角勾起一抹淺笑.

提起筆正想回信的時候,突然抬頭看了看賽月,她正站在一旁等著她寫回信.

"你,你叫賽月對吧?"

賽月點點頭:"是的."

"賽月啊,公主最近身體怎麼樣了?為何她在信里說她身體不大好啊?"阿洛蘭有些擔心地盯著她,眼里有幾分的苛責.

賽月一聽她這樣說,雙眼瞪得如同銅鈴一樣大,聲音難掩詫異.

"王妃,您說什麼?公主最近身體不大好?為何我日日伺候她卻不知道?"

阿洛蘭見她這麼激動,放下筆站了起來,把信的背面放在她的眼前晃了晃.

"你看你看,公主信里寫的一清二楚,她身體有恙,她若是不想說,自然不會告訴你,而你作為她的貼身侍女沒有發現,實在是不應該啊!"阿洛蘭有些傷心地搖了搖頭.

賽月的心里猛地一緊.

"奴婢,奴婢……有罪,竟然沒有發現公主的身體有恙,回去之後定當自罰."賽月臉色蒼白地低頭道.

阿洛蘭低頭看了看手中的信,上前拍拍她的肩膀:"其實這也不關你的事,公主若是自己不想說,你是發現不了的."

賽月不敢抬頭:"確實是奴婢疏忽了,公主在信中可有說她得了什麼病?"

看她一副深信不疑的樣子,阿洛蘭痛心疾首地搖了搖頭:"公主在信中倒是沒有說什麼病,只是提到想要見我一面,只可惜,我現在被困王府,根本出不去."

眼睛一眨,竟然落下兩行淚水,阿洛蘭難受地趴在桌子上,嚶嚶哭泣起來.

"對不起,我失控了,你先出去吧,我想一個人哭一會."阿洛蘭悶悶地道.

才哭了沒一會,只聽見幾道急匆匆的腳步聲,隨後便是木門開關的聲音.

賽月已經開門離開了這里,阿洛蘭立即從書信中抬起頭來,慢慢地開了門,只見賽月的背影急匆匆地拐過了長廊的拐角.

她身子靈巧地一躲,立即跟了上去.

賽月腳步匆忙,全然沒有關注身邊發生的事情,此時她的心里只記得蕭長歌身體有恙的事情.

就連身後阿洛蘭的腳步聲也沒有聽見.

果然是進了書房,阿洛蘭眼看著賽月進了書房,連忙偷偷地躲到了書房後面的窗子底下,屏住呼吸聽里面的動靜.

零零碎碎地聽見幾個字眼,還有蒼冥絕暴怒的聲音,她連忙捂住耳朵,蹲了下來.

蒼冥絕雖然面色冷酷,不苟言笑,但是發起脾氣來,只覺得全身都在發抖.

"你待在她的身邊那麼久,竟然連她身體有恙都不知道?若不是今日她讓你送信給王妃,你是不是永遠都不知道這件事情?"蒼冥絕緊緊地握著手里的茶杯,只輕輕一捏,杯子便粉身碎骨.

"賽月無能,還請王爺責罰."賽月知道他很生氣,而這件事情確實是自己失職,她甘願接受懲罰.

"她得了什麼病?"蒼冥絕冷聲問道.

賽月搖了搖頭:"奴婢不知,信是公主給王妃的,奴婢也不知道."

聽她這樣說,蒼冥絕卻冷然一笑,怒道:"什麼公主王妃?宮里的那個才是真正的王妃,以後在我的面前,只有蕭長歌一個王妃."

什麼真假王妃?賽月聽得有些懵了.

"王爺,您說宮中那個才是真的王妃?和瑟公主才是真正的王妃?"賽月聽得云里霧里,撿了重要的問道.

蒼冥絕劍眉緊皺,目光銳利地掃在她的臉上,聲音冷冽:"你伺候了她那麼久,這才知道她是真正的王妃?本王到底應不應該將她放在她的身邊伺候?"

幸虧阿洛蘭害怕聽見真相自己會失控,所以提前咬住了自己的衣袖,沒想到,真相竟然這麼容易就讓她聽見.

幸虧如此,不然自己發出驚歎聲,就要被他們發現.

沒想到小花說的都是真的,如果不是她讓自己如此試探賽月,賽月也不會把這件事情告訴蒼冥絕.

自己也就不會聽見這麼震撼真相.

阿洛蘭捂住自己的心髒,慢慢地順著後院走到了走廊上,心里緊緊地縮成一團.

原來,蒼冥絕早就發現了自己是假的,那她到底應該怎麼辦?

如果繼續待在這里,遲早有一天會被拆穿,如果不待在這里,她要以什麼身份回宮?

阿洛蘭臉色難看蒼白地看著外面的風雪,自己到底該何去何從?

回了房間,阿洛蘭強忍著自己心中的震撼,有些難受地回了一封信,只等著賽月回來將這封信帶到宮中.

上篇:第三百一十二章 來龍去脈     下篇:第三百一十四章讓我幫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