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一十五章簽字畫押  
   
第三百一十五章簽字畫押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百一十五章簽字畫押

三日後,慎刑司拷問林松有了結果,在那種地方待了幾天,就算不死,也半死不活.

林松還算是條漢子,什麼都沒有說,還是最後主審大人告訴他,他府中的那本書冊已經被找到,葉皇後也被打入冷宮,他才松了口.

只是,簽字畫押時,把所有的事情都攬到了自己的頭上,跟葉皇後一點關系都沒有.

嘉成帝看著主審大人呈上來的口供,看到最後,臉色越來越難看,猛地將口供往桌子上一拍,捂著胸口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他,他一個區區太監,竟然能夠在皇後耳邊說這麼多話,獨自一人幫她做了那麼多的事情?你說,你說這有可能嗎?"嘉成帝看著底下的官員問道.

那人低頭鞠躬:"皇上,微臣以為,此人狡詐又心狠手辣,並且在宮中二十多年都沒有被人發現他的身份,如此看來,他確實有這個能力一手包辦所有的事情."

"好啊,這種人混進宮中,竟然沒有一點的防備,碎尸萬段都不覺得可憐."嘉成帝猛地坐到了龍椅上.

在宮中發生這麼多的事情,死了這麼多條人命和皇嗣,都是一人所為,心思縝密令人發指.

此人若是多留一天,都覺得膽戰心驚.

"確實如此,只是不知此人在宮中還有沒有其他的同黨,若是有,也應該一把揪出來."底下的官員伸手做了一個揪出來的手勢,沉聲道.

嘉成帝雙眼頓時睜開:"同黨?還有同黨?務必要把同黨揪出來,不惜付出任何代價."

"微臣只是這樣想,罪犯還沒有承認有同黨,微臣不知道該不該徹查."那人又道.

嘉成帝點點頭,皺著眉頭想了一會,道:"把皇後葉氏身邊所有伺候的近身宮女太監通通逐出宮,曾經和罪犯有過接觸的宮女太監全都流放西漠,罪犯,擇日斬首示眾."

那人點點頭,應了是.分明葉皇後就是罪魁禍首,卻也只是打入冷宮草草了事,那些無辜的生命,難道就沒有人對他們負責嗎?

這件事情也總算告一段落了,宮中風云四起,大風大雪從來就沒有停過的意思,他能做的,唯有在這漫天風雪中夾縫求生.

出了禦書房,經過候台底下的牆角處,魏大人快步地走到了盡頭,那人就在前方等著他.

"王爺,事情已經辦妥了,皇上果然如您所料."魏大人拱手說道.

扶手而立,專程在這里等他的蒼冥絕,總算沒有失望.

"我知道了,魏大人,這件事情辛苦你了."蒼冥絕轉身對他勾唇一笑,臉上卻是冰冷萬分.

"王爺說的這是哪里的話,能為王爺效勞,這是微臣的福分.況且,皇後娘娘做了這麼多傷天害理的事情,這些也是她的報應."

魏大人臉上有著恨恨然,沒想到一向明白事理的六宮之主,竟然也會有這麼糊塗的時候,真是不可饒恕.

蒼冥絕聽了他的話,贊賞地點點頭:"魏大人在朝中當官這麼久,不僅沒有涉及朝堂黨政之爭,心中更是清廉明潔,是非黑白分明,不畏權勢,不怕手段,行的端坐的正,難怪父皇這麼信任你."

被誇獎的魏大人心里有些開心得意,不過也並沒有因此而昏了頭腦.

這件事情確實是嘉成帝對他的信賴,才能讓他這次林松一案的主審,但是能輕而易舉地找到林松的弱點,讓他簽字畫押,才是蒼冥絕的功勞.

"王爺,這次事情若非是王爺派人傳來書冊的消息和內容,微臣又怎能這麼快破案,能得到皇上的信任,到底此事還是王爺的功勞最大."魏大人推搡道.

這個魏大人不僅做事清白分明,而且為人處世圓滑,是個極其精明的人.

若是他人能夠任用此人,必定是一個得力助手.

蒼冥絕望著天上的白雪感歎:"人世間不管是誰,心中都有一把善惡之劍,有的人心存邪念,有的人一心為了天下蒼生,正義凌然.而我,也不過是希望天下能夠太平,百姓安樂,這才是國之根本."

悠然地歎道,最後看向了魏大人:"想必大人心中也是如此想法吧."

魏大人仿佛是愣怔了一會,沒想到蒼冥絕原來一直心系天下蒼生,他雙手鞠躬歎道:"王爺心中如此牽掛天下蒼生,微臣有愧."

蒼冥絕卻搖了搖頭:"大人已經做的很好了,大人才文武百官之表率,若是他日,能得父皇重用,想必是個為了百姓的清官."

清官,魏大人已經不知道自己多久沒有聽過這樣的話了.

他從七品芝麻官當起,從家鄉一路闖蕩到京城,見多識廣,體會民情,知道天下百姓正身處水深火熱之中,所以他才發誓要當一個為了天下蒼生的清官.

只是入朝為官之後,他才發現,很多事情並不是他想象的那麼簡單.

朝中歪風邪氣太重,群臣如同蘆葦一樣隨風飄蕩,不知方向,處處巴結太子皇子,劃分陣營,朝中風氣讓他心寒.

沒想到今日,竟有如此能說的上話的皇子,他不由得對蒼冥絕對了幾分好感.

"王爺,微臣只是一個不起眼的朝臣,今日能得王爺如此賞識,是微臣之幸.他日王爺若是有能用的上微臣的地方,盡管吩咐,微臣赴湯蹈火,在所不辭."魏大人鞠躬深沉說道.

蒼冥絕雙手有力地把他扶了起來,點點頭.

收服了魏習之後,蒼冥絕的心似乎安定了下來.

今日好不容易能夠進宮一趟,心里記掛著蕭長歌的身體.

上次離簫為她診斷完之後,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並無大礙,他始終還是放不下心,走著走著,便來到了東華園的門口.

這里還是一如既往的僻靜,蒼冥絕慢慢地走到了房間里面.

賽月正從房間里面出來,見到他有一絲驚訝,正要低頭請安,卻被他制止住,比了一個"噓"的手勢.

"她呢?"蒼冥絕低聲問道.

賽月也低聲道:"回王爺,公主已經睡下了."

睡下了?那他豈不是來的太不巧了,不過這樣也好,省的見面了惹她不舒坦.

以她的性格來說,上次的事情她一定還記在心里.

"你下去吧,我進去看看."蒼冥絕揮揮手,一本正經地走了進去.

他盡量放低自己的腳步聲,一身湛藍色的朝服顯得他身材更加挺拔,臉上沒有一絲笑容,渾身上下都充滿了冰冷的感覺,讓人不敢靠近.

唯有見到蕭長歌的時候,才會有那麼一點點的深情.

她平靜地躺在床上,呼吸十分平穩,只是睡覺時眉頭微蹙,不知道在擔心什麼.

蒼冥絕伸手將她眉頭撫平,她有些難受地想要翻身,他立即止住自己的動作不敢再動.

想他堂堂冥王,竟然也會為了一個女子,甘願卑微到這種程度,不過這種卑微,他卻覺得甘之如飴.

他的雙手慢慢地撫上她的臉頰,臉色有些難看.

到底,她這一年多去了哪里?為什麼整張臉都變得不同了?她經曆了什麼傷害?是不是也曾絕望過?

可惜她難受的時候,他卻不曾陪在她的身邊.

如果不是因為自己認錯了人,將她手底下已經易容的侍女認成了她,那麼他們現在已經成親了吧?

蒼冥絕越想,心里越痛,雙手緊緊地握成拳,只恨不得狠狠地打自己一拳.

上篇:第三百一十四章讓我幫你     下篇:第三百一十六章 夢中囈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