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一十九章身份之別  
   
第三百一十九章身份之別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百一十九章身份之別

"這幾日待在府里悶壞你了吧."蒼冥絕聲音清冷地開口,不帶任何感情.

原本一直要鬧著出去玩的阿洛蘭,在蒼冥絕的面前倒是沒有了這個想法,這一切都是恐懼心在作祟.

話到了嘴邊,卻靈巧地一轉,變成了:"沒有沒有,還是在府里待著好玩一些."

聽她這麼說,蒼冥絕倒是有些不相信.

這幾日管家不斷地前來彙報消息,她不僅想偷偷地從後門跑出去,還嘗試著喬裝成其他人的樣子從正門出去,可惜這些手段都被一一識破.

在這之後,她並沒有心灰意冷,反而到處命令府里的丫鬟和侍衛,讓他們帶她出去.

沒想到,今日在他的面前倒是不敢承認曾經有過這種想法.

蒼冥絕收斂起嘴角的一絲笑意,冷然道:"我知道你悶了,在這府里待了這麼久,是該出去走走了."

聽到他說出去走走,阿洛蘭的雙眼頓時亮了起來,一雙明亮的雙眼早就將她的喜悅出賣.

"真的?我能出去了?什麼時候?去哪里?"一連串的疑問從阿洛蘭的嘴里說出來,有些期待地看著蒼冥絕.

蒼冥絕放下手中的毛筆,目光冷漠地望著遠處,那雙狹長冰冷的眼眸,仿佛能夠把人無聲地殺死.

良久,他才開口道:"進宮."

進宮?阿洛蘭的眼里頓時興奮起來.

如果是進宮的話,那她不就可以見到小花了?

這麼久沒見,兩人只靠著書信往來傳遞消息,實在是麻煩了些.這幾日也沒有了消息,也不知道她在宮中的日子如何了.

"你說的是進宮?沒有騙我吧?那我不就可以見到小花,見到明……"阿洛蘭最後一個字憋在嘴里,話說的太快了,明溪的身份絕對不能讓他知道.

蒼冥絕皺著眉頭看她,問道:"明什麼?"

阿洛蘭舌頭打卷:"明……明,明天皇宮里的人了."

沒錯,就是明天皇宮里的人,阿洛蘭點點頭,抬頭堅定地看著蒼冥絕.

他倒是沒有懷疑:"那你去准備一下,明日進宮."

阿洛蘭連連點頭,轉身出了書房.

這是她來到冥王府最開心的一天,也是看蒼冥絕最順眼的一天.

等到阿洛蘭出去之後,蒼冥絕身後的江朔卻突然走了出來,一直以來,他都在暗處保護著蒼冥絕.

"王爺,是否屬下跟著去看看?"江朔問道.

蒼冥絕舉起幾根手指,擺擺手:"不用,應該不會是她."

經過幾日的相處,蒼冥絕知道阿洛蘭的為人,她絕對不可能是來到這里探聽他秘密的人.

"那昨天您的書房被人翻亂,而我們也沒有見到有外人闖入,那到底是何人所為?"江朔有些疑惑地道.

到底是誰有那麼大的膽子,竟然敢私自闖進冥王府.

而且還不動聲色地就進了書房,翻亂了文件,竟然連他們這些人都沒有發現有外人闖入的痕跡.

"書房里面的東西並不重要,況且那個人什麼東西也沒有拿走,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明日進宮."蒼冥絕聲音里有一絲絲的感慨.

為何他幾天沒有在她的身邊,她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嫁給溫王?

難道就不能再等等嗎?

"王爺,賽月說的可是真的?為何和瑟公主要選擇嫁給溫王?如果和瑟公主真的是真正的王妃,她怎麼可能嫁給溫王?"江朔皺著眉頭,滿臉的不敢相信.

蒼冥絕臉色驟然冰冷,略微有些蒼白的嘴唇輕啟:"這件事情,她應該是早就計劃好的,為了報複我."

報複王爺?江朔有些疑惑地搖了搖頭,無論他怎麼冥思苦想,都不知道其中的淵源.

"王爺,屬下雖然不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但是明日一定會幫助王爺弄清事情的真相."

蒼冥絕沒有再說話,心里卻一直想著這些日子以來,和蕭長歌相遇的樣子.

雖然她不願意說出她真實的身份,但是他知道,她一直都在背後關注著自己的一舉一動.

他帶走易容成蕭長歌模樣的侍女,想必將她的心傷的沒有一寸完好之地,在她絕望之下,才會選擇嫁給溫王的吧?

"砰"一聲碎片落地的聲音響起,葉霄蘿滿臉通紅地看著溫王,臉上又氣又怒,又是不敢相信.

"溫王,你當真要娶那個和瑟公主?皇後娘娘才被打入冷宮沒有多久,葉家受了重創,你竟然在這個時候說要娶敵國的公主?"葉霄蘿站在他的面前不斷地質問著,臉上的表情十分難看.

正堂里,只有他們兩人的身影,已經快要接近崩潰的葉霄蘿顫抖著身子,此時的她,已經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才好.

溫王始終面無表情地坐在正座上,他就知道葉霄蘿會是這樣的反應,不過他並沒有打算把她的話放在心上.

"葉霄蘿,我並不是征求你的意見,我只是知會你一聲,不管是願意還是不願意,她都會是溫王府的側妃."溫王一字一句地宣告著自己對蕭長歌的所有權.

聽著溫王的這話,葉霄蘿的淚水再也忍不住,泛在眼里打轉.

眼眶紅通通的她看起來十分可憐,但是溫王的目光卻從來都沒有停留在她的臉上,低低地看著遠處.

"你,溫王,我到底哪里對不起你?你要這樣對我?自從嫁進溫王府的那一刻起,我就覺得我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但是到頭來我錯了,我不僅什麼都沒有得到,還失去了很多!"

葉霄蘿聲嘶力竭地說著這些話,幾乎快要崩潰.

為何她付出的和她收獲的根本都不相等?為何愛一個人這麼難?

溫王側目淡淡地看著她,慢慢地起身來回踱步在她的身邊.

"你是葉家的女兒,不管怎麼樣你都會是蒼葉國的皇後,嫁給太子才是你最正確的選擇.如果你願意,我可以……"溫王說到最後,被猛地被葉霄蘿的怒吼聲打斷.

"夠了,我知道你想要說的是什麼,別再說了."葉霄蘿恨恨地道.

他想要休了自己是吧?他想要休了自己娶和瑟公主是吧?沒有那麼簡單,只要有她在一天,他就不能娶到那個賤女人!

"我知道你的心里在想什麼,你想休了我,和和瑟雙宿雙飛是吧?我偏偏不讓你們如意,你要是敢娶和瑟,我就在父皇的面前哭訴,看看最後到底誰贏!"葉霄蘿挑眉怒道.

她的臉色已經是極致的難看,不是平常的她,甚至比平常生氣時的樣子,還更加可怕.

"如果你覺得事情真的能如你所願,那你就去做吧,反正,我會不顧一切地娶到和瑟公主."溫王淡淡說罷,一拂袖,轉身離開.

如果不是和瑟公主千叮嚀萬囑咐,他根本不可能會來通知她這件事情.

他是溫王,是堂堂的皇子,沒有人能阻止他,也沒有人能左右得了他.

葉霄蘿見他甩手離去,胸口上下起伏著,怒氣沖沖地看著他離開的方向,猛地把前面的杯子全部掃到了地上.

噼里啪啦的一陣響聲,周圍都是陶瓷的碎片,葉霄跪坐在中間,臉上不斷地落下淚來.

"王妃,王妃,你怎麼待在這里?周圍都是碎片,您還是趕緊出來吧."她身邊的丫鬟有些擔憂地說道.

見葉霄蘿也沒有了聲音和動作,丫鬟連忙去拿了東西來把她身邊的碎片全部打掃乾淨.

"你走開,讓我一個人靜一靜."葉霄蘿低垂眉眼看著地面,心里就好像是打鼓一樣亂.

那個丫鬟見到她這個樣子,實在于心不忍,雖然沒有再說什麼,但是也沒有離開.

"還不走?"葉霄蘿抬頭看了她一眼,清冷地道.

那個丫鬟想了想,突然伸手把葉霄蘿扶了起來,慢慢地把她扶到了上面的位子上.

"王妃,方才您和王爺說的話奴婢都聽見了,奴婢覺得您犯不著為了一個敵國公主和王爺吵架,這樣只會讓王爺更加地想要娶她."丫鬟低聲說道.

葉霄蘿扶著桌角的雙手慢慢地松了下來,她的話雖然沒錯,但是葉霄蘿根本沒有辦法做到.

如果她不愛溫王,她也一樣可以淡然一點,可以不聞不問任何事情,可是她真的做不到.

"我不甘心,她只是區區一個前來和親的公主,竟然妄想嫁進溫王府?"葉霄蘿捂住自己的額頭,難受地揉捏著.

這幾日來的事情,讓她心里亂成一團.

先是葉皇後,再是和瑟公主,現在又是溫王,為什麼所有的事情都趕到一塊?

"王妃,溫王做事向來說一不二,就算您不同意,他也還是要娶和瑟公主,您何必為了這件事情惹王爺不快?到頭來,只會徒增您的煩惱."丫鬟在她的耳里低聲說道.

她的這話倒是有點道理.

葉霄蘿不自覺地點點頭:"這樣做確實得不償失,難道我要一味地順著溫王,任由那個女人嫁進溫王府來和我作對嗎?"

那丫鬟卻搖了搖頭,認真道:"王妃,您在王爺的面前當然要順著王爺,就算您不同意也沒用.您想想,您是溫王府的正妃,和瑟公主嫁進來之後,也不過是個側妃,您要是想要尋個什麼借口處置她,豈不是容易的很?"

容易的很?葉霄蘿猛地回頭,眼里閃過一絲明亮的光芒,最後淡淡地笑了起來.

"你年紀不大,想的事情倒是很多."葉霄蘿笑道.

那個丫鬟低頭嬌羞地扭捏:"只要是能夠讓王妃解憂,要讓奴婢做什麼,奴婢都願意,王妃您開心就好."

上篇:第三百一十八章成親安排     下篇:第三百二十章一同進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