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二十章一同進宮  
   
第三百二十章一同進宮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百二十章一同進宮

京城的清晨永遠大霧朦朧,漫天的白雪輕輕地飛揚在空氣中,最後落在屋頂地面上,慢慢地積化成水.

阿洛蘭天還沒亮就被拽起來梳妝打扮,閉著眼睛任由著府里的丫鬟擺弄,不一會,便被拖出了房間,塞進了轎子里.

迷迷糊糊的阿洛蘭感覺有點不真實,被左搖右晃的轎子晃醒之後,才知道自己已經踏上了進宮的路.

看來蒼冥絕還真的沒有食言,說要帶她進宮,就已經進了皇宮.

"宮門已到."一聲侍衛的聲音響起,轎子已經停下.

"這就到了?太快了吧!"阿洛蘭興沖沖地掀開簾子,旁邊的侍女前來扶她,卻被她無視,自己跳下了轎子.

"王妃,這里是皇宮……"旁邊的侍女善意地提醒道,要讓阿洛蘭注意形象.

阿洛蘭挑眉點頭:"我知道這里是皇宮,那又怎麼樣?"

她曾經在皇宮里待上了十幾年,沒人比她更清楚皇宮的規矩,可她偏偏不愛按規矩來,如同折了翅膀的小鳥一樣.

"感覺可還好?"蒼冥絕微眯著雙眼關心道.

阿洛蘭訕訕一笑:"好,很好."

兩人正准備進宮,旁側突然響起一陣馬蹄聲,竟然也停了一頂轎子.

看著這個轎子,蒼冥絕竟然沒有要繼續往前走的意思,目光冰冷地掃視著那頂轎子.

正當阿洛蘭疑惑時,那頂轎子上突然下來一個身穿墨綠色袍子的男子,十分眼熟,總覺得在哪里見過.

"四哥這是在等我嗎?"溫王下了轎子,筆挺地往蒼冥絕的方向走來,臉上帶著輕佻的笑意.

聽見四哥這個字眼,阿洛蘭終于想起了這個人就是葉霄蘿的夫君,當今六皇子溫王.

"我知道你要做什麼,她是我的,不要妄想得到她."蒼冥絕在他的耳邊沉聲警告.

可是,溫王卻隨之一笑,臉上如同星光拂月般晴朗:"四哥我想你誤會了,我是不會和你搶四嫂的,我喜歡的人是晟舟國的和瑟公主,此次進宮正要向父皇母妃回稟此事."

雖然是在笑,但是眼神中的狠然出現的是那麼猝不及防,僅僅是一瞬間的功夫,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冷漠和憤怒不可抑制地出現在蒼冥絕的臉上,他雙手緊緊地攏在衣袖中,幾乎快要將全身的力氣都凝結到手上.

溫王竟然要向父皇回稟此事?那麼說蕭長歌已經同意了他們之間的親事?

"不要裝蒜,我說的不是冥王妃,而是……"蒼冥絕話說到一半,身後便傳來一個肆無忌憚的女聲.

"你們怎麼了?這冰天雪地的,還是趕緊進去吧,我們不是還要去見公主嗎?"阿洛蘭有些不快地沖到了兩人的面前,打斷了他們之間的火石.

蒼冥絕也不想在這里多待,所有事情的來龍去脈去問當事人是最好不過的了.

"我們走,去東花園."蒼冥絕轉身的瞬間,背影有幾分的落寞.

現在最得勢的莫過于溫王了,他才是坐收漁翁之利的人.

不管他是用什麼方法讓蕭長歌同意嫁給他的,蒼冥絕都不會讓這件事情順利地進行,大不了……

蒼冥絕走得很快,看他的背影就能知道他到底有多生氣,阿洛蘭一路小跑都追不上他的步伐,直到兩人一同進了東花園,阿洛蘭才勉強到他的身後.

"喂……"

"砰!"門被用力關上的那一瞬間,一只大手將阿洛蘭緊緊地拉到了一邊.

阿洛蘭猛地轉身,目光驟然對上明溪的雙眼,仿佛要將她深深吸引進去.

"明溪,真的是你,我終于見到你了."阿洛蘭突然雙手環住了他的脖子,眼淚汪汪地感受著這久別重逢的喜悅.

明溪的心突突地跳動著,雙手不知道該往哪里放,茫然地接受著阿洛蘭主動的擁抱,臉頰泛紅.

"阿洛蘭,你先下來."明溪有些尷尬地拖住她的腰身,企圖將她從自己的身上拽下來.

無奈,阿洛蘭卻怎麼也不肯動,死死地環住明溪的脖子:"不下不下就不下."

明溪無可奈何地看著她,這里是東華園,人來人往,人多口雜,現在她是冥王妃,要是傳出去必定落人口口舌.

"你要是不下來,我就丟了."明溪冷聲僵硬地說道.

丟?阿洛蘭猛地睜開了眼睛,正巧明溪正揮舞著自己的雙手,作勢就要將她丟出去.

阿洛蘭心一緊,連忙從他的身上跳了下來.

"你現在好歹是冥王妃,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要和你的身份相符,免得惹人注意,拿了說事."明溪好言相勸,他原是不這麼多管閑事,但是見到阿洛蘭,總覺得不放心.

阿洛蘭冷哼一聲:"我又不是真的冥王妃."

明溪皺眉伸手捂住她的唇,將她帶離了這里.

房間里面十分安靜,安靜的就連呼吸都十分清楚,蕭長歌雖是一直低頭看書,但是思緒早就不知飛到了哪里,耳邊全是他沉重的呼吸聲,一如既往地熟悉.

"你到底怎麼想的?告訴我,你對我有什麼不滿,說出來,你要知道,我絕不允許你嫁給溫王."蒼冥絕的聲音里竟然有一絲的顫抖.

因為在意,所以緊張,他尋找,惦記,心痛了這麼久,終于找到了她,到頭來,她卻要嫁給一個根本不能給她未來的人.

蕭長歌終于放下手里的書,一雙嫵媚的雙眼抬頭看著他,眼睛的神色十分複雜,沉默良久,她終于開口.

"冥王,您娶了我的侍女,按理說應該是過上了如同神仙般快活的日子.可是,卻在我要嫁給溫王的時候來阻止我,你到底是以什麼身份來阻止我?"

蒼冥絕聽著她涼薄的話語,一雙劍眉緊緊地鎖著,臉色十分難看地看著她,隱忍的怒氣仿佛隨時都會爆發.

他一步一步地走到了蕭長歌的面前,高挑的身影逼近她,目光緊緊地所在她的臉上,修長有力的手撐在椅子上,將她整個人牢牢地禁錮在他的身前.

"你問我以什麼身份阻止你?你現在還不知道麼?"他咬牙切齒的聲音從喉嚨里發出.

蕭長歌的心一緊,身子慢慢地往後靠著,只求能離他遠一點,

不知為何,她總覺得現在的他太過危險.

蒼冥絕捏住了她的下巴,逼迫她的眼睛對上他的眼,熟悉的感覺不斷地從他的心里升起.

良久,他才一字一句清楚地道:"蕭長歌,你就這麼絕情?就這麼把我忘了?"

微微一轉的尾音在蕭長歌的耳里久久散不去,她幾乎有那麼一瞬間的窒息,雙眼直愣愣地看著他,心卻猛然跳個不停.

他終究是說出來了,終究是認出她來了.

喜悅,興奮,激動,緊張……這些情感不斷地沖擊在蕭長歌的心里,相認來的太突然,讓她猝不及防.

可是,期待已久的夢,在今天終于實現,讓她無暇顧及其他.

"你,你……"蕭長歌微微閉了閉眼,半晌才完整地道:"你什麼時候認出我來的?"

看著她的眼神,蒼冥絕仿佛能從里面讀出她的感情,她的所有表情都被他看在眼里,她承認了,承認自己就是蕭長歌.

蒼冥絕猛地伸手抱住了她,就像抱住了此生離不開的寶貝一樣,他永遠不會讓她離開他的身邊,永遠不會.

被他緊緊地攬在懷里,蕭長歌只覺得自己的心肝脾肺腎都被壓著,整個人都不好了.

但是心里的感覺卻和身體的表現不一樣,這樣難得的溫柔瞬間,怎能不好好珍惜?

蕭長歌的手慢慢地爬上他的背,也把他緊緊地摟在懷里,就這樣的一個擁抱,打破了兩人多年來未曾相認的分別.

"自從你唱出那首歌時,我就知道了你是長歌,沒有人聽過這首歌,沒有人能唱的和你一樣."蒼冥絕頭埋在她的頸窩里,悶聲說道.

自從她唱那首歌時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蕭長歌有些不敢相信,伸手推開他的懷抱,有些嗔怒地盯著他:"你從那個時候就知道我的真實身份,為什麼那個時候不和我相認?"

如果那個時候他們就相認,今天可能已經成親攜手度過一生,也不會造成今天的局面.

蒼冥絕有些懊悔地捂住額頭,一只手緊緊握住她的手,低聲道:"那個時候我是打算和你相認的,可是發生了太多事情,而我也想著不能這麼匆忙地相認,或許不是呢?"

蕭長歌接著他的話:"所以你就找人來試探我,安排了賽月在我的身邊?"

看著她圓溜溜的雙眼泛著誘惑的光芒,蒼冥絕忍不住親了親她的眼睛,印上他的痕跡.

"安排賽月不僅僅是為了試探你,也是為了保護你,那時你的身邊全是太子的人,我若是不安排一個人進來,你的一舉一動豈不是都被太子知道?"蒼冥絕的眼底全是疼惜,搓揉著她的嫩手.

"那你安排了賽月進來,我的一舉一動不是都被你知道了?"蕭長歌不滿地反駁.

蒼冥絕挑眉:"你是我的王妃,一舉一動都被我知道難道不應該?再說了,你這麼聰明,賽月所知道的事情,也未必是所有."

聰明這個字眼用在蕭長歌的身上確實很合適,現在的蕭長歌有謀略,有膽識,有智慧,而且變得更加嫵媚動人,眼波稍稍一挑都覺得魅惑天然.

蒼冥絕毫不客氣地將她由上至下打量了一眼,最後目光滿意地停留在她的胸前,還是這個地方讓他最滿意.

"蒼冥絕,你看哪里呢?"蕭長歌順著他的目光看去,最後竟然是在自己的……有些不滿地捂住他的眼睛.

蒼冥絕拿下她的手指,握在手里不肯放下來,深情款款地看著她,聲音低沉沙啞:"長歌,你知道我多久沒有這麼安心過了嗎?"

上篇:第三百一十九章身份之別     下篇:第三百二十一章終究相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