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二十一章終究相認  
   
第三百二十一章終究相認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百二十一章終究相認

"從這一刻開始,我的心終于不再提著,不用再讓大把大把的人出去找你,不再每天都在想你到底在什麼地方,仿佛做什麼事情都有了歸屬,有了後路.我真的不知道該用什麼語言來形容我現在的心情……"蒼冥絕有些急促地想要表達自己的感情.

但是,說不慣情話的他,顯然對這些沒有研究.

見他皺著眉頭慌亂的樣子,蕭長歌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對他搖了搖頭:"我知道,我什麼都知道,就算你不說,我也能明白."

蒼冥絕的目光忽而頓住,良久,終是迫不及待地推開她的手,扣住她的後腦勺,急切地吻住了她的唇.

沒有什麼能比這個動作更好地形容他的感情,從見到她的那一刻起,他就想這麼做了.

蕭長歌愣怔了一會,慢慢地回應著他的吻,兩人有些忘情地摟在一起,宣泄著一年多來的感情.

直到蕭長歌快要承受不住他這個狂暴的吻,要推開他時,他卻先松開了她.

只是一瞬間的功夫,蕭長歌連他的動作都來不及看,他一個翻身便把她壓在了地上.

纖長的身影十分有壓迫力,蕭長歌看著他充血的雙眼,仿佛已經到了忍耐的極限,只要一個動作就能將他的獸性挑起.

"冥絕……你,你先起來."蕭長歌眨著雙眼,慢慢地推開了他的胸膛,可是,他卻再次欺壓而上.

"不要說話,不要叫我的名字,就讓我這樣看看你."蒼冥絕在她的耳邊低聲道.

蒼冥絕實在抵擋不了她的聲音,只要她一喊他的名字,他就覺得渾身上下的火瞬間沖上腦袋,自己的理智根本壓制不住心里的悸動.

這樣看?蕭長歌有些難受地轉了轉腦袋,他就這樣撐著身子在自己的上面,要她怎麼輕松地給他看?

"你先起來再說,這樣怎麼說話?"蕭長歌推他.

蒼冥絕搖頭:"我就是想這樣看著你,你不喜歡這樣,那我們做點其他的好了."

說罷,他就要吻上她的唇,幸虧蕭長歌手快一步擋住了他的唇.

"你這人怎麼這麼無賴?"蕭長歌挑眉怒道.

"無賴?我喜歡這個詞,但是我只對你一個人無賴."蒼冥絕的臉上難得露出這麼大的笑容.

他難得這樣笑,原來,他笑起來的樣子是這麼好看,仿佛一抹陽光照耀進蕭長歌的眼里一樣.

"對了,以後就應該這樣笑,笑起來可好看了."蕭長歌伸手擰住他的臉頰,眼睛里似乎盛滿了星星.

蒼冥絕捉住她的手,誇張大笑:"好,我以後在你的面前天天都這樣笑."

可是,他的笑意卻一點一點地收斂起來,到最後消失得無影無蹤.

他的手慢慢地摸上蕭長歌的臉,斂著眉峰,眼里是心疼:"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好端端的會起火?在那之後,你又去了哪里?這張臉,到底是如何變成的?你一定吃了很多苦……我真是恨死我自己了……"

蕭長歌握住他的手,搖了搖頭:"事情已經過去了,所有的苦都已經過去,現在我們這樣已經很好了."

她不能告訴他自己是穿越而來的,也不能告訴他自己這張臉才是真正的自己,她害怕嚇到他,害怕他不相信.

"不,到底是誰讓你變成這個樣子,我一定會查個一清二楚,讓她生不如死."蒼冥絕額頭上青筋暴起,整個人如同發狂一般猛地站了起來.

蕭長歌見他這副樣子連忙安撫道:"一年多都已經過去了,我從大火里逃出來之後,就被人救了.之後一直留在疊谷里面,還無意中發現救我的那個人竟然是我的外公,是他想方設法醫治了我的臉,才讓我得以回來."

"疊谷?外公?"蒼冥絕低低地呢喃著,"既然是你外公救了你,改日我們一起去拜訪下老人家,謝謝他對你的照顧."

蕭長歌點點頭,又聽他問道:"那你是怎麼變成和親的和瑟公主?就連哲而將軍都依順與你?"

蕭長歌把事情的經過一五一十地告訴給蒼冥絕,聽在他的耳里倒是有些驚險,他把她翻來覆去地看了看,想要看看她是否受傷.

蕭長歌皺著眉頭拍掉他的手:"我要是受傷了還能站在這里?"

也是,就算從前有什麼毛病,吃了護心丹之後,也就什麼事都沒有了.

說起晟舟國,蕭長歌便想起阿洛蘭,微眯著雙眼看著蒼冥絕,眼睛是滿是質問.

"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為什麼還非要娶了我的侍女?"蕭長歌皺著眉頭問道.

提起這件事情,蒼冥絕倒想生氣,一雙劍眉緊擰:"我還沒問你,為何要說那首歌是她教給你的?還有為什麼要把她易容了來騙我?"

"我……"蕭長歌說不下去,話卡在喉嚨里,一切還不是因為自己任性,想要試探他對自己的感情.

蒼冥絕佯裝生氣:"幸虧現在一切誤會都澄清了,你還是我的長歌,這樣就足夠了."

可能是這件事情來的太快,喜悅沖昏了他的頭腦,他可能把溫王給忘了.

這件事情遲早都是要說的,早說晚說還不如趁著他心情好的時候說,蕭長歌緩緩開口:"還有溫王的事情……"

蒼冥絕淡淡地點點頭:"這件事情也過去了,我也不追究了."

他以為這件事情自己也要放棄,蕭長歌咬了咬下唇,有些不忍心告訴他事實,但是又非說不可,她不想再欺騙他.

"我會和溫王成親的,這件事情我已經想好了."蕭長歌低著頭,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只知道,在她說完這句話時,室內頓時凝滯,蕭長歌只覺得空氣都變得冰冷,也不敢呼吸.

良久,才聽見他的聲音:"你什麼意思?你已經和我相認,為什麼還要嫁給溫王?你永遠不會把我的話放在心里,是嗎?"

他冰冷的目光仿佛要將她看穿,不讓她有任何離開的機會.

蕭長歌知道他在生氣,這件事情她也沒有打算要瞞著他.

即使她有想要瞞著她的心,她也知道,他是不可能讓自己嫁給溫王的,還不如將事情的真相告訴他.

"你聽我說,我之所以嫁給溫王是有原因的,當年發生的事情我已經查出來是誰做的了,這次嫁進溫王府,為的就是報仇."蕭長歌微眯著雙眼,狠聲道.

找到凶手?蒼冥絕的雙眼頓時睜大,他找了這麼久都沒有找到凶手,為何她會知道?

"凶手是誰?"

蕭長歌在他的耳邊低聲說了一個名字,他的眉頭皺的更加深了,目光深沉地看著她.

"我曾經有疑心是她,但是她不過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子,怎能精心策劃出如此的事情?所以……我真是太大意了,否則早就抓到她了."蒼冥絕懊悔地道,大手猛地砸到了旁邊的柱子上.

"現在知道也不晚,我已經想到辦法對付她了."蕭長歌挑眉笑道.

蒼冥絕卻一臉不滿地看著她,神情慍怒:"如果你說的辦法是嫁進溫王府,我不同意,要對付她,我有千萬種辦法."

"但是沒有任何一個辦法能夠比得上,我嫁進溫王府給她的傷害最大."蕭長歌想也不想地反駁.

蒼冥絕的目光不平靜地看著她.

不明白她話中的意思,為什麼她嫁進溫王府會給葉霄蘿最大的傷害?

蕭長歌盡量讓自己平靜下來,看著他的眼睛,解釋道:"葉霄蘿最愛的人就是溫王,最不願意看到的事情就是自己深愛的人娶其他女人.而我,要做的就是嫁進溫王府,讓她患得患失,最後讓溫王來對付她,讓她最愛的人傷害她."

不得不承認,蕭長歌說的很有道理,只是這件事情,嫁給溫王,蒼冥絕到底很不放心.

"你有十分把握嫁進溫王府之後,溫王不會對你怎麼樣,你能順利地讓溫王對付葉霄蘿嗎?"蒼冥絕皺著眉頭問道.

蕭長歌點點頭:"既然我這麼說,那我也就想到了所有事情的退路,我不會輕易地讓自己置身險地."

但是,蒼冥絕還是很不放心,有些煩躁地在房間里面踱步著,突然揮手道:"這件事情越想越不妥,還是按照我的辦法來對付葉霄蘿,她既然敢傷害你,就應該能想到後果."

但是這件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蕭長歌看著他道:"對付葉霄蘿,皮肉之苦永遠比不上精神上的折磨,認識她這麼久,我知道她最在意的人就是溫王."

事情來的太過突然,蒼冥絕雖然很不情願,但是還是拗不過蕭長歌,況且她說的處理辦法,才是最真實有效的.

在京城里,有誰不知道葉家三小姐最癡情?

"這件事情我答應你,但是由我來安排."蒼冥絕冷冷道.

他能夠同意,就已經是最大的退路了.

蕭長歌知道他一定做了許多心理功夫,才讓他自己能夠同意這件事情,而她,又豈能不同意?

"當然要你來安排,別人安排我不放心,我自己也安排不好."蕭長歌笑眯眯地吊住他的手臂,渾身上下都散發著小女兒的情懷.

也只有在他的面前,蕭長歌才能露出這種模樣吧.

蒼冥絕的臉色這才好看了一些,忽然想起一件事情,道:"今天你的侍女也進宮了,要不要去見見?"

阿洛蘭也進宮了?蕭長歌連連點頭,好久沒見了.

"估計她現在和明溪在一起,我們過去."蕭長歌挽住他的手,大大方方地出門.

蒼冥絕感受著她難得的溫柔,心里早就像是化開了蜜一樣地甜.

上篇:第三百二十章一同進宮     下篇:第三百二十二章假意贊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