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二十二章假意贊同  
   
第三百二十二章假意贊同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百二十二章假意贊同

這邊雖是甜蜜,而段貴妃的宮中卻早已吵得不可開交.

溫王進宮時就想到了段貴妃會反對,但是沒想到她會反對的這麼徹底,就連一絲余地都不留.

段貴妃臉色難看地看著溫王,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

"云寒,你從小就是個懂事的孩子,從來不讓我操心,我也一直沒過問你的生活,以為你的思想和閱曆足以讓他理智看待事情,如今我才發現是我錯了."段貴妃苦口婆心地勸說.

就指望著溫王這次能聽她的話,不管娶誰都行,就是和瑟公主不行.

"母妃,我知道您心里在想什麼,和瑟公主雖然是前來和親的公主,但是她不像普通的女子,她有自己的思想,而且夠聰明.如果能娶到她,對我的幫助也一定很大."

溫王原不是因為這件事情才娶和瑟公主的,而是在和瑟公主的身上,他可以找到從前蕭長歌的影子.

所以,他才拼命地要娶她.

誰知,段貴妃聞言,卻冷笑了一聲:"有思想夠聰明就能成為你的妃子?你要記著,你是蒼葉國的皇子,雖然比不得太子,但是也是一個身份尊貴的皇子.而和瑟公主不過一個小小公主,她能給你帶來什麼?"

葉家身份地位高貴,在朝中有舉足輕重的份量,而她晟舟國不過一小國,遲早要臣服在蒼葉國腳底下的.

娶一個小國的小公主,不劃算,實在不劃算.

"母妃這話未免太過偏激,雖然我是蒼葉國的皇子,但是我就不能有自己喜歡的人了?我非得娶一個對自己前程有幫助的女子才行?"溫王挑眉自嘲道.

"沒錯."段貴妃猛地打斷他的話,毫不猶豫地告訴他.

兩人的性情其實都差不多,段貴妃一心為了上位,性情執拗,溫王一心為了娶到和瑟,不惜和段貴妃作對.

深知自己孩子性格的段貴妃也知道,她要是不退一步,溫王又豈能死心?

"皇兒,我知道你認定的事情不會輕易改變,但是這件事情我希望你慎重考慮.葉皇後被打入冷宮,太子前程飄渺,這個時候,唯有你在皇上面前表現的好,才有一絲絲的機會啊!"

段貴妃不想他如此錯失了這次機會,好言相勸.

但是,她的這番勸說聽在溫王的耳里,就變成了有心的安排,完全是為了她自己將來的身份地位而說的.

在溫王的心里,段貴妃這次根本就沒有將他的感情和幸福放在眼里,他不屑于這種利益上的聯姻.

"母妃,既然您這樣說,那我也清楚地告訴您,如果娶不到和瑟公主,朝堂上的事情我也不會再管,朝政于我來說,已經不重要了."溫王忤逆一笑,冷然嚴肅.

段貴妃瞬間怔住,目光直勾勾地看著溫王,臉上的震驚之色溢于言表.

他竟然會說出這種話?他到底是不是她的兒子?

為了一個女人,竟然和自己作對?還說出不管朝堂之事這樣的話?

她辛辛苦苦努力這一生,到底是為了誰?不就是為了他能有一個好的將來麼?

她氣急,已然變色,怒道:"蒼云寒!那個女人到底給你下了什麼迷魂藥?你竟然會生出這種想法?我倒要看看那個女人到底有什麼厲害的!"

那個女人沒什麼厲害的,不過是給了他從來都沒有得到的東西而已,那就是快樂.

和她在一起,他感受到了快樂,多年來都壓抑著的心情在她面前得到了釋放.

在她面前不需要遮遮掩掩,不需要想著應該說什麼才好,他可以做最真實的自己,不用顧忌太多.

"母妃,我能說的只有這麼多,什麼事情我都可以依你,唯獨這件事情不行.兒臣會去和父皇說,相信父皇一定會同意的."蒼云寒目光堅定地說罷,轉身離開.

才一拉開門,門外的葉霄蘿正對上他的目光,有些慌張地低著頭,像是做錯事的孩子一樣.

"聽夠了就離開,不要在母妃的面前煽風點火."溫王目不斜視地看著外面的景色,目光不曾停留在葉霄蘿的臉上.

從頭聽到尾的葉霄蘿算是知道了溫王的絕情,不過這件事情倒也不是沒有解決的辦法,只要除掉了和瑟公主,就能讓溫王回心轉意.

就如同一年多前除掉蕭長歌一樣簡單,到現在,他不是從來都沒有提起過蕭長歌這個名字.

葉霄蘿抓住他轉身離開的手臂,緊緊地不讓他離開.

"溫王,我今日進宮並不是來母妃這里阻止你的,我是來勸母妃的,你放心,我不會那麼不懂事拆散你和和瑟公主的."此時的葉霄蘿就像是一個大方懂得取舍的女子一般從容.

心里知道葉霄蘿真面目的溫王又怎麼會對她的話認真,猛然甩開她的手臂:"葉霄蘿,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心里在想什麼,少在這里給我假惺惺,快給我回府去."

被他的大力一甩,葉霄蘿整個人差點飛出去,幸好她的手緊緊地抱住溫王不放,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有些心驚肉跳地拍拍自己的胸口,瞪大了雙眼看著溫王:"你要是不相信我,大可在門外聽就是了,看看我到底是來和母妃說什麼的."

溫王冷然一笑:"你以為我是你?能做出這種偷雞摸狗之事?"

說罷,轉身離開.

看著他的身影毫不留情地絕塵而去,葉霄蘿的目光簡直快要噴火,她已經退讓到如此地步,為什麼還是不能取得他的信任?

咬牙切齒地看了一會,才想起此時要到段貴妃的面前去請安,連忙收斂了臉上的不快,換上一副笑臉進門.

"兒媳給母妃請安."葉霄蘿請了個安,旁邊的宮女便立即給她搬來了椅子.

段貴妃扶額低聲道:"快坐吧,你怎麼不和溫王一起來?也好聽聽他說的都是些什麼話,越大越不聽話了,真是氣死我了!"

"母妃小心身體,可不能因為小事氣壞了身子,多不值得."葉霄蘿皺著眉勸慰道.

"小事?"段貴妃忽而睜開了雙眼,臉上的怒火擋不住,"你知道他方才和我說什麼嗎?他竟然要娶和瑟公主!那個女人也不知道使了什麼狐媚妖術,連我都勸不住."

葉霄蘿皺著眉頭附和道:"這件事情溫王已經和我說過了,我也和母妃一樣,根本勸不住溫王,看來他是決定要娶和瑟公主了."

他的心意昭然若揭,根本不用別人多說,只是既然勸不住溫王,那該如何是好?

段貴妃急切地看向了葉霄蘿:"蘿兒,你可有什麼辦法勸住溫王?"

反之,葉霄蘿卻淡然一笑:"母妃,為何去要勸住溫王?我覺得這件事情挺好的."

挺好的?段貴妃聽的云里霧里,不明白葉霄蘿的心里在想著什麼.

溫王做的分明就是一件火燒眉毛的蠢事,為何還挺好的?

"此話怎講?"段貴妃不解地問道.

葉霄蘿神秘一笑:"母妃,您想,外人都覺得這個和瑟公主是敵國的一個小公主,嫁給溫王實際上對溫王一點幫助都沒有,其實不然.父皇對和瑟公主的態度,和和瑟公主的才能,都足以證明她在父皇面前是有地位的,否則,父皇也不會對她的親事遲遲不下聖旨."

段貴妃憂慮地看著她,示意她繼續說下去.

"如果和瑟公主是真的喜歡溫王,想要嫁給她,那我相信她絕對可以幫助溫王很多的,對溫王的將來大有助益啊!"葉霄蘿沉聲分析道.

從嘉成帝對她的態度來看,確實如同葉霄蘿所說,但是……

"如果和瑟公主不是真心想嫁給溫王,而是想要留在他身邊試探他,或者從他的身上得到什麼東西,那怎麼辦?"段貴妃提出了自己心里的疑問.

葉霄蘿卻對她安然一笑,打消她心里的顧慮:"母妃,有我在府里看著她,她還能生出什麼幺蛾子?要是讓我發現她想在溫王府里做些什麼勾當,我肯定第一個饒不了她."

說這話時,葉霄蘿的眼里流露出一絲的恨意,不過很快消失不見.

就算是她不打算在溫王府里做些什麼,葉霄蘿都不會讓她好過.

"話雖然是這樣說,但是我這心里總是不放心……"段貴妃伸出一只手揉捏著自己的眉心,輕輕地搖了搖頭.

被這件事情攪的總覺得自己老了,經曆了那麼多事情,卻管不住自己的兒子.

葉霄蘿眼疾手快,迅速來到了段貴妃的身邊,雙手為她輕輕揉捏著太陽穴.

"母妃,溫王的性子您也清楚,您若是不同意,只會讓你們的母子關系越來越遠.要是因為那個女人,離間了您和溫王,這才是最大的損失啊!"葉霄蘿的耳邊風吹的夠及時,又正好吹到點子上.

最重要的人還是溫王,如今她的膝下只剩下溫王一個孩子,都說母憑子貴,這話果然不假.

她一心為了溫王著想,不過是希望將來兩人都能過上好日子,若是沒有了溫王,她掙得再多榮耀又有何益?

段貴妃拍拍她的手,算是贊同了她的話.

"母妃果然是深明大義,這件事情若是告訴溫王,他定會很高興,也會明白誰才是真正在乎他感受的人."葉霄蘿笑道.

心里卻嫉妒得發狂,憑什麼要有另外一個女人來和她分享溫王,憑什麼她不能得到溫王所有的愛?

段貴妃突然看向了她:"蘿兒,你不會覺得委屈吧?溫王娶了和瑟公主之後,你依舊是溫王府的正妃."

葉霄蘿搖了搖頭:"母妃說的哪里話,只要是為了溫王,讓我做什麼都願意."

上篇:第三百二十一章終究相認     下篇:第三百二十三章敞開心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