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二十三章敞開心扉  
   
第三百二十三章敞開心扉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百二十三章敞開心扉

萬般事情也總會有個著落,不過是多等一些時日,等的了,自然能迎來彩虹.

正如同此刻和蒼冥絕寸步不離的蕭長歌一般,兩人來到明溪的院子里,外面的大雪紛飛,蒼冥絕用自己的披風擋住了她的身子.

蕭長歌握住他的大手,突然抬頭問道:"你知道那個易容成我模樣的侍女是誰嗎?"

蒼冥絕目光直視前方,面無表情地攏住她的手:"應該是你的朋友吧."

看來他只知道了阿洛蘭易容的事情,並沒有去查阿洛蘭的真實來曆.

"我告訴你,阿洛蘭其實是……"蕭長歌話音未落,前方的門卻猛地被人推開,一陣溫暖的風灌了出來.

"小花!我們走,不要待在這里了!"阿洛蘭一出門,便看見前方的蕭長歌,怒氣騰騰地拉住她的手就要離開.

但是,蒼冥絕卻猛地拽住蕭長歌的手,把她死死束縛在自己面前.

又是一聲門響,這次是明溪的身影沖了出來,呼吸有些急促地看著阿洛蘭,一副想要解釋卻又說不出口的樣子.

"你們這是怎麼了?"蕭長歌扭頭問道.

明溪陰沉著一張臉,壓低著眉峰看著阿洛蘭,一言不發.

"我都說了我……根本不是你想的那麼回事……"明溪終于開口說道.

阿洛蘭松開蕭長歌的手,一臉不悅地看著他的表情,根本就沒有一點想要認錯的樣子.

"你,分明就是我想的那樣子,你還狡辯,你分明就是喜歡我,還不敢承認!"阿洛蘭指著明溪怒氣沖沖地道,整張臉因為激動而變成了番茄色.

當著蕭長歌和蒼冥絕的面,明溪根本不知道該作何解釋,更何況現在阿洛蘭是蒼冥絕的王妃,他真不知道到底應該怎麼說.

低垂著眉眼,明溪克制不住自己心里的激動在雪地里來回地踱步著,臉色難以平靜.

阿洛蘭喜歡明溪這是明眼人就能看出來的事情,可是明溪的感情,她卻真的看不透.

"怎麼了?他是誰?"蒼冥絕霸道地把蕭長歌摟在自己懷里,低沉問道.

蕭長歌如實答道:"他是明溪,我外公唯一的徒弟,這次也是我外公讓他下山來保護我的."

明溪?姓明?蒼冥絕點點頭,忽而想起了那天說要帶阿洛蘭進宮時,她只說到一個明字,便沒有繼續說下去.

原來就是他.

"他們兩人之間,似乎有秘密,我們到那邊坐著看場戲."蒼冥絕邪魅一笑,順手把蕭長歌拉到一邊.

俗話說清官難斷家務事,更何況還是男女之間的感情之事?

"阿洛蘭脾氣太沖,直來直往,要是沒人勸住,她不知道會做什麼事情來."蕭長歌就要起身把阿洛蘭叫回來,但是還沒起身,就被他壓下.

蒼冥絕的腦海中卻是她的那個名字,斂著眉峰問道:"阿洛蘭?你說的可是和瑟公主?"

當初嘉成帝寫那封聖旨的時候,還是他第一個將那個聖旨拿起來看的,上面清楚地寫著和瑟公主阿洛蘭,他應該沒有聽錯也沒有看錯.

蕭長歌毫不隱瞞地點點頭:"我剛才要說的就是這件事,易容成我模樣的人正是和瑟公主,當初我與她互換身份之後,她便一直待在我的身邊."

那邊兩人還在說話,根本不知道蕭長歌這邊在說什麼.

阿洛蘭抬頭怒瞪明溪:"你要是不喜歡我,剛才為什麼會回應我?為什麼不喜歡還會親我?"

她的聲音有些大,明溪臉色微微泛紅,看向了旁邊的蕭長歌和蒼冥絕,才把阿洛蘭拉到了一邊,示意她小聲點.

"你小聲點,這種事情沒必要這麼大聲地說吧?讓人聽見了多不好."明溪有些不好意思地低聲道.

從來沒有經曆過男女之情的他,對于這種事情有種天生的排斥和不願承認,阿洛蘭突然的接近和表明心意,讓他看不清自己的心.

自從下山的那一刻,秋莫白讓他保護好蕭長歌,他就深知自己的責任重大,只能圍繞著蕭長歌轉.

正是因此蒙蔽了自己的雙眼,他承認在他的心里對阿洛蘭不僅沒有討厭,還有一絲的喜歡.

所以,剛才在阿洛蘭告訴他她喜歡自己,又情不自禁吻上自己的時候,他的心極其熱烈地狂跳起來,也不知道為何,回應了阿洛蘭.

對于這件事情的發生,他好像有些明白了自己的心.

"原來你害怕別人知道啊,那我偏要說,你剛才……"阿洛蘭突然間大聲地嚷嚷起來,可是,才說到重點,嘴巴卻被一只突如其來的大手捂住.

熟悉的味道頓時充斥在她的鼻子邊,縈繞在她的身前.

"你干什麼?"阿洛蘭含糊不清地嚷嚷著,可是受到了大手的阻擋,讓她有些難以說出口.

"只要你不說話,我就放開你."明溪看著她的頭頂,氣息有些急促地提醒道.

阿洛蘭想都沒想就點點頭.

之後,她能感覺到明溪的大手一點一點地離開了她的唇,她再次呼吸到了新鮮的空氣.

可是,就在他的手全部離開她的唇時,阿洛蘭卻猛地一轉身,緊緊地抱住了他的身子.

"我就知道,你對我是有感情的,對吧?"阿洛蘭的頭深深地埋在他的頸窩里,聲音悶悶地道.

明溪實在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些什麼,他的心里確實是對她有感情的,可是他卻不好意思承認.

"哲而將軍是護送和瑟公主前來的,豈會連她的音容笑貌都不知道?"蒼冥絕目不斜視地看著阿洛蘭和明溪的身影,問道.

蕭長歌點頭笑道:"如果是這樣,自然欺瞞不了哲而,只不過我從來都沒有讓他們兩個見過面而已,就算是易容之後,也沒有."

哲而和阿洛蘭都是晟舟國的人,兩人相識相知十多年,就算是不看容貌,聽聲音和感覺都能知道對方的身份.

"你呀,這一年多來不僅容貌變了,而且還變得聰明了,如果不是你行云流水般的醫術,我還真不敢相信你就是我熟悉的長歌."蒼冥絕揉捏著她的手,悠然道.

盡管是現在和她真實地觸碰在一起,他依舊不敢相信這一切竟然來的這麼快.

到底是自己太過在意,害怕得到的這些東西會失去,所以顯得格外珍惜.

"我也不敢相信,我這麼輕易地就找到你了,我不在的這一年多里,你過得好嗎?"蕭長歌懶懶散散地窩在他的懷里,一抬頭,只能看見他胡渣青青的下巴.

"不好."蒼冥絕神情突然一冷,這一年里,他過的一點也不好.

沒有她的日子,他做什麼都不習慣,每當夜深人靜,午夜夢回,想去摟住身邊的人,都是空的.

不知道忍過了多少寂寞漫長的黑夜,才讓他熟悉了那種冰冷無情的夜晚,也讓他的心變得更加僵硬.

"以後,你不要離開我,我真的不敢再經曆一次沒有你在我身邊的日子,我真的會發瘋."蒼冥絕低頭看他,聲音卻是無限的冷漠.

要不是他的心里最後一點信念激厲著他,說不定他早就放棄了.

蕭長歌猛地點頭:"我不會再離開你,絕對不會."

外面的雪落得越來越大,明溪拉著阿洛蘭進了亭子里,有些幔帳的亭子果然不那麼冷了.

亭台很大,即使是四個人也不會顯得擁擠,四人面對面坐著,阿洛蘭的目光卻不敢抬頭,生怕會看到蒼冥絕那雙冰冷的眼睛.

"阿洛蘭,你們方才發生什麼事情了?怎麼那麼生氣?明溪欺負你了?"蕭長歌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看向了明溪.

明溪面無表情:"不是,我沒有欺負她."

阿洛蘭笑著附和:"確實沒有,都是我欺負他."

阿洛蘭一直都是個勇敢的女孩,不管是在自己的和親路上,還是在感情的事情上,她都不是服輸,任人宰割的一方.

明溪不想再提及這個話題,連忙轉移話題:"小花,你們之間的事情如何?是不是都已經解決了?"

說罷,明溪的目光看向了蒼冥絕,兩人的目光對視,仿佛電光火石.

其實看著兩人親密的樣子,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是已經解決了.

蕭長歌點點頭,她的心情從來都沒有這麼放松過.

"我們之間的誤會已經解釋清楚了,阿洛蘭,你以後也不用一直戴著面具示人,可以恢複你原來的樣子了."蕭長歌看著阿洛蘭道.

阿洛蘭伸手撫上了自己的臉,戴著這張面具真是難受,本來想嘗嘗新鮮的,沒想到都快把自己給勒死了.

"我早就想拿掉了,明溪,等會你幫我取了吧."阿洛蘭撞撞明溪的肩膀,又道,"小花,那我就不用去冥王府,可以待在宮里了吧?"

如果待在宮里,就可以和明溪在一起,比待在冥王府整天面對一群面無表情的丫鬟好多了.

蕭長歌的臉色忽而嚴肅起來:"接下來正是我要說的,你們也知道我要報複當年害我的那個人,因此我選擇嫁給溫王,也是為了當年的事情."

幾人都在認真聽她說話,她抿抿唇繼續道:"所以,阿洛蘭,我希望你能夠繼續留在冥王府,這樣不僅能夠暫時穩住溫王,也能更加方便我們傳遞消息,只是不知,你可願意?"

阿洛蘭烏溜溜的眼睛轉了轉,為難地答道:"我願意是願意,只是能不能讓明溪陪著我一起啊?"

提起明溪,阿洛蘭的雙眼仿佛都是星星,目光眨巴眨巴地看著明溪.

"阿洛蘭,現在是辦正經事的時候,你能不能正經一點?你要是不願意,你就進宮得了."明溪佯裝怒道.

阿洛蘭怎麼舍得讓他生氣,連忙道:"我只是開個玩笑,小花,不管怎麼說,我都會幫你的."

上篇:第三百二十二章假意贊同     下篇:第三百二十四章 商議進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