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二十四章 商議進宮  
   
第三百二十四章 商議進宮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百二十四章商議進宮

蒼冥絕回去時,把明溪也化作他身邊的侍衛帶回了冥王府,主要是為了幫阿洛蘭把臉上的人皮面具拿下來.

事情已經塵埃落定,只等著溫王那邊傳來消息.

蕭長歌雖然不知道葉霄蘿和段貴妃會不會同意,但是溫王的性子也沒有那麼軟弱,他決定的事情,幾乎沒有人可以改變.

"公主,聽說了,今日溫王一大早就進宮了."賽月一個早上都在打聽著溫王進宮的事情,連忙急促地前來回稟.

蕭長歌正沐浴在陽光下看書,聽見她的話便放下手中的醫書:"進屋去替我梳妝,等會有大事要做."

賽月連連點頭,攙扶著蕭長歌進了內室.

散朝之後,溫王已經到了禦書房,嘉成帝處理了葉皇後的事情朝中群臣皆知,紛紛上書請求放過葉皇後,言道:國不可一日無後,正如同國不可一日無君,皇後和皇上都是國之根本.

但是嘉成帝已經決定的事情,根本沒有辦法做任何改變,更何況是在葉皇後害死那麼多條人命的情況下.

"父皇,朝中的老臣都是為了蒼葉著想,只是都不知道事情發生的情況,所以才會上述表奏.雖然兒臣不知道皇後娘娘做了什麼事情,但是兒臣堅信父皇是不會有錯的."

禦書房里只有溫王和嘉成帝兩人,此時支著身子懶洋洋地靠在龍椅上的嘉成帝聽了他這番話,甚是開心.

他是皇上,怎會有錯?

"你倒是有心了,皇後所做的那些事情不提也罷,提了倒叫人惡心."嘉成帝冷冷地甩了個臉色,方才還好好的,此時瞬間變臉.

溫王倒是習慣了他的這番作風,只是還是第一次從他的嘴里聽出惡心這個詞,更何況還是形容當朝皇後.

"父皇,兒臣一向知道皇後娘娘為人處世恭敬約束,待人和藹可親,是人人稱頌的好皇後,不知她做錯了什麼事情,惹父皇如此生氣?"溫王刻意問道.

雖然已經從段貴妃的口中聽說了此事,此時一問,不過是想看看嘉成帝到底對他信任與否.

嘉成帝也不想讓此事有太多人知道,畢竟有關皇家顏面,便搖了搖頭:"這件事,不說也罷,你今日來禦書房,可是有什麼事?"

他不肯說也罷,早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對于溫王來說,最重要的事情還是這件.

他猛地跪地對嘉成帝行了一個大禮,叩首誠懇道:"兒臣斗膽請求父皇將和瑟公主許配于兒臣."

嘉成帝聞言,最近倒是有些忽略了和瑟公主的親事,被葉皇後的事情一攪和,這麼重要的事情倒也拖了許久.

只是,在他的心里,溫王並不是最好的人選,他想選擇的人是蒼冥絕.

自從失去蕭長歌之後,他一心只想著找到凶手,曾經一度荒廢政事,不理朝堂之事,這讓嘉成帝十分憂心.

"你先起來,關于和瑟公主的事情,我最近也沒有心思考慮,只是不知,你為何會突然向我提這件事情?"嘉成帝的目光忽而銳利地看向了溫王.

畢竟在之前,溫王從來都沒有表達過自己對和瑟公主有心思,現在在葉皇後失勢時提出,未免有些太過巧合.

"兒臣並沒有其他的想法,只是見父皇最後勞累,朝中的事情繁多複雜,想著能幫父皇分憂,正好眼下快到新年,也可以為皇後娘娘的事情沖沖喜,讓每個人都度過一個平安順利的新年."溫王拱手恭敬回道.

溫王的這番話確實有些觸動了嘉成帝的心,眼下就是年關,現在又出了皇後這件事情,想必每個人的心情都不是很好.

如果這個時候能有一件喜事讓大家都開心一點,也是再好不過.

到底最後嘉成帝還是點頭,但是又道:"這件事情畢竟和和瑟公主息息相關,朕還是要先問過她的想法,如果不願意,豈不是強人所難了?"

溫王竟沒想到嘉成帝此時竟還顧慮到瑟公主的意見,看來這件事情在嘉成帝的心里確實有些分量.

"父皇說的沒錯,還請父皇宣召和瑟公主."溫王道.

嘉成帝當下便傳了和瑟公主前來禦書房問話.

早就預料到事情會如此發生的蕭長歌,此時已經在內室恭候,等著安公公前來宣召.

安公公待她的態度一般,蕭長歌也深知是因為嘉成帝的關系,畢竟上次他曾經在嘉成帝的面前替自己說過話,這份情她永遠都會記在心里.

"和瑟參見皇上."蕭長歌行了晟舟國之禮.

"起吧,朕今日宣你前來是為了什麼事你可知道?"嘉成帝微眯著雙眼看著蕭長歌.

她的聰穎嘉成帝早就看在眼里,這次他也想知道她到底會怎麼回答.

蕭長歌想也沒想便利落答道:"回皇上,如果和瑟沒有猜錯,皇上要說的應該是和瑟的親事."

嘉成帝眼中閃過一絲贊賞.

"這是朕的六皇子溫王,你應當見過."嘉成帝指著溫王道.

蕭長歌只抬頭看了一眼,很快便低下了頭,顯露出小女兒的嬌羞來:"和瑟見過幾次,卻也沒能說上幾句話,早就聽聞溫王文武雙全,是個英勇的好男兒."

說罷,又對溫王行了一個晟舟國的禮儀,阿洛蘭曾經告訴過她,在晟舟國,若是一個女子對男子有心意,大可不必光明正大地說出來,只需要對他行個示好禮就行.

此時,若是能懂晟舟國禮儀的人便能看出來.

誰知,嘉成帝看著她的動作卻挑眉"哦"了一聲,語氣里充滿著詫異:"看來和瑟公主對六皇子還是存在心意的,哈哈……溫王,你可知道方才和瑟公主對你行禮是何意思?"

嘉成帝好笑地看著溫王.

溫王自是知道,只不過沒點破:"兒臣不知,還請父皇告知."

"方才……罷了罷了,既然和瑟公主對你有意,那朕明日就頒發詔書,將和瑟公主下嫁于你可好?"嘉成帝說罷,看了蕭長歌一眼,又看了看溫王,挑眉問道.

"多謝父皇成全."溫王應聲下跪.

旁邊的蕭長歌眉梢微冷,但還是裝作喜不自勝的樣子跪地感激:"多謝皇上."

過了今天,她就是溫王側妃,雖不知前路如何,但她不會輕言放棄.

兩人出了禦書房,溫王眼角的笑意遲遲未停,難得看他冷漠的臉上出現這種笑容,蕭長歌的心情卻不是大好,轉身告別溫王先回去.

但是,才一轉身的功夫,溫王便抓住她的手:"急什麼?現在父皇已經同意了我們的事情,你也不用著急回去,陪我走走."

蕭長歌方才在禦書房中的笑容頓時冷卻下來,再也沒有一絲的笑意,只緊盯著溫王抓住她的那只手,道:"溫王,現在我們還沒有成親,這樣若是讓他人看到,難免會說閑話."

溫王冷然一笑:"誰敢道我的閑話?雖然父皇沒下旨意,但是他日必定會知道,現在就當讓他們先適應一下."

先適應一下?這話說的,蕭長歌卻皺眉甩開了他的手,看著他的眉眼:"溫王又何必急于一時?"

看著她有些生氣的臉色,溫王也覺得自己有些太過急躁了.

既然父皇都已經同意他們的親事,也不必急在此時,反正將來她都是他的.

"你說的是,是我太急躁了,以後有的是時間,現在我先送你回去."溫王臉上露出訕訕的笑容,但是眼角卻流露著喜悅.

蕭長歌沒有回話,只覺得他的動作有些太過輕佻,還沒有成親就已經如此,成親之後可還了得?

幸虧溫王府還有個葉霄蘿坐鎮,希望到時候事情能如她所願發展.

雪地茫然地一片安靜,周圍也沒有多少的宮女來來往往,蕭長歌卻覺得這種安靜太過尷尬,加快了腳步往東華園走去.

"溫王就送到這里吧,我自己走回去."還未到東華園,蕭長歌便急切地轉身讓他離開.

溫王看了看前方的路,還要一會才到東華園,便道:"還沒到,我再送送你吧."

"不用了,等會我要去找一趟哲而將軍,他護送我到蒼葉國這麼久,如今我的親事已定,我有話交待他帶給父王."蕭長歌沒有看他,想必她都這樣說了,他也不會太過勉強.

合情合理的事情溫王自然不會再死纏爛打,他只是想再多看她幾眼,等到良辰吉時定下來的時候,兩人就不能隨意見面了.

溫王點點頭:"既如此,那我便先走了,你自個小心."

見他轉身離開的身影,蕭長歌這才有幾分定心.

東華園旁邊正是哲而的府邸,每次進去的時候都是去看明溪,似乎有好久沒有見到哲而了.

既然事情都已經成定局了,她也該見他一面,畢竟他在蒼葉國的日子也不久,兩人見面的時間也不長了.

這樣想著,蕭長歌便踏進了庭院,白雪依舊在下著,落得滿身.

出來前,她沒有帶侍女,賽月也不在她的身邊.

才走近了幾步,里面便傳來一陣腳步聲,她的腳步剛踏上台階,哲而已經開門,四目相對.

兩人的目光都有些愣怔,還是蕭長歌最先打破這種安靜.

"看來哲而將軍的功力又進了一步,豎耳傾聽就知道是我的腳步聲,這是來為我開門的嗎?"蕭長歌避開他的目光,彎腰低頭,便往里面走去.

都這個時候了,她還有心情來調侃自己?

哲而警惕地看了看外面有沒人,這才安心地關上門進去.

上篇:第三百二十三章敞開心扉     下篇:第三百二十五章離開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