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二十六章 殺機再現  
   
第三百二十六章 殺機再現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百二十六章殺機再現

次日,內務府那邊已經挑出了良辰吉日,成親的日子選在了除夕夜的前幾天,正好是一年中難得的吉日.

有人歡喜有人愁,溫王府上上下下都在准備這次的成親事宜,張燈結彩,晝夜笙簫,弄得是滿堂紅.

"把我房間的這些彩帶都給我扯下來,不許掛,通通都不許掛!"葉霄蘿一進門便看見自己的房間里面也掛滿了紅綢帶,怒氣沖沖地拽了一個侍女過來處理.

那個侍女低頭不敢說話,最後才戰戰兢兢地回答:"回王妃,這些都是王爺讓奴婢掛上去的,奴婢不敢擅自做主摘下來啊……"

娶了一個和瑟公主,就連府里的丫鬟都不聽話了,葉霄蘿氣急敗壞地抬手打了她一巴掌.

那個侍女深知葉霄蘿的脾氣,也不敢哭哭啼啼的,只是連忙跪地求饒.

"王妃,奴婢知錯了,請王妃責罰."侍女抽噎著聲音不敢哭出聲,心里只覺得的十分委屈.

葉霄蘿猛地坐到了旁邊的椅子上,胸口上下起伏著:"我還沒死,我是溫王府的王妃,那個女人算什麼?趕緊給我把這些東西拆下來,要不然有你好看的."

在溫王府里,地位最高的人除了溫王就是溫王妃,但是按照溫王妃的性子來看,若是不把這些東西都拆掉,必定自己是吃不了兜子走的.

但如果被溫網知道,自己的下場也是一樣的,侍女低著頭分析利弊,到底應該怎麼做?

"還不快去?本王妃的話你也敢不聽了嗎?"葉霄蘿抬起腿就往她的身上踹去,那個侍女應聲倒地,委屈的一言不敢發.

"是,奴婢這就去把它給拆下來."那個侍女再次站了起來,低著頭去拉扯那些綢帶.

突然,一個沉穩凝重的腳步聲從門外傳來,那個腳步聲十分熟悉,葉霄蘿當下便抬起頭,立即迎了上去.

"王爺,這個時候你怎麼有時間過來?"原來是溫王,也只有溫王的出現能讓葉霄蘿有這麼大的反應.

不過是個仰仗著溫王生活的女子而已,離開了葉家就什麼都不是.

在溫王的面前裝的這麼楚楚動人,溫柔乖順,實際上卻是一個蛇蠍心腸的女子,真不知道王爺為什麼會娶這種女人?

那個侍女偷偷地側目看了溫王一眼,真替他覺得惋惜,不知道再娶的這個和瑟公主會不會像葉霄蘿一樣.

"你干什麼?你可知道再過幾日就是我和和瑟公主成親的日子,為什麼要把這些紅綢帶拆下來?"溫王推開葉霄蘿的身子,看向了那個侍女.

溫王來得正好,那個侍女正好愁著該怎麼把這件事情告訴溫王,現在他問了,她正准備開口,卻被葉霄蘿搶答:"我看著方才的紅綢帶掛的位置不對,所以讓她拿下來調整一下."

葉霄蘿說罷,看向了那個侍女,冷著臉道:"換上就行了,這里沒你的事情,出去吧."

那個侍女迫不及待地告退離開了.

"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在做什麼,最好不要讓我發現你動什麼歪心思,否則我定饒不了你."溫王轉眼看向了葉霄蘿,臉色冰冷無情.

葉霄蘿的呼吸一滯,指甲緊緊地扣住自己的手心,笑得牽強.

"王爺說的這是哪里話?我豈敢在王爺的婚禮上動手?放心吧王爺."葉霄蘿討好地笑道.

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但是卻不知她的心里在想著什麼,只要有她在這府里,溫王就永遠都放不下心來.

"但願如此."溫王微微抬頭看了她一眼,很快便低下頭來.

葉霄蘿指甲深深地扣進肉里,目光中透著微微的恨然,他竟是這麼不信任自己.

"王爺,那你打算把和瑟公主的房間安排在哪個院子?"葉霄蘿轉身問道.

溫王坐在椅子上揉捏著眉心,關于院子的事情他早就已經想好,利落地道:"綠沅居正適合."

綠沅居?葉霄蘿眼神默然一狠,綠沅居是溫王府較大的一處別苑,坐落在府內東側.

自從她嫁進溫王府之後,綠沅居就一直空著,問及溫王這件事情,他也是含糊帶過,根本不正面回答.

而她現在住的也不過是府里的西苑而已,跟綠沅居的規模差不多大,她堂堂一個王妃居住的院子竟然和側妃一樣?

這傳出去還像什麼話?

"溫王,她只是一個區區側妃,安排綠沅居給她,似乎不合情理吧?"葉霄蘿冷然一笑,反駁道.

誰知,溫王卻一點也不在意,大手一攤,無所謂地道:"府里就這麼大,她不住總不能一直空著?更何況誰說側妃就不能住在綠沅居了?"

好啊,原來是早有預謀,溫王若不是早就有了要娶側妃的心,也不會一直把綠沅居給空著.

原那處地方不是給和瑟公主,也是會給別人,她的心倒是平衡了一點.

只要不是為了和瑟特意去做一些事情,她便覺得還可以接受.

"待和瑟公主進府後,一定會感謝王爺的所作所為."葉霄蘿雖然心里有些紛紛不平,但是表面功夫做的比誰都好.

"行了,你先出去吧,我一個人靜一靜."溫王對她擺擺手,自己撐著額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葉霄蘿看他的樣子並不想和自己多說幾句話,臉上勉強露出一絲的笑容,一轉身,笑容便蕩然無存,冷著一張臉走了出去.

外面的白雪倒是讓她微微冷靜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氣,回頭淡然看了一眼房門,指甲深深地掐進肉里.

"王妃,出事了."她身邊的一個丫鬟急切地跑到了她的身邊,焦急地道.

葉霄蘿聽著她焦急的聲音有些煩躁,轉身沒好氣地道:"什麼事這麼大驚小怪的?"

東云皺著眉頭哭喪著一張臉,實在迫于無奈,也不敢告訴溫王,便來找葉霄蘿求助.

"王妃,方才幾個小厮前來稟告,說是王爺成親那天要用的燈籠不知道為什麼會多出了幾個窟窿眼,像是被誰故意弄破的."東云看了看葉霄蘿的臉色,繼續焦急地說了下去.

"這批燈籠都是專門讓人連夜趕工趕出來的,因為王爺要的急,他們也就沒有每個都檢查,結果今日一看才發現出現了疏漏.如今要換一批的燈籠已經來不及了,這可如何是好啊王妃?"東云聲音里幾乎帶著哭腔.

誰都知道溫王非常重視親事,凡事皆是親力親為,誰知道竟然在燈籠這件事情上出了疏漏.

她也沒辦法,只好前來求助葉霄蘿,實在不行,只能如實告訴溫王了.

"這事我又不懂,你們辦事不力……"葉霄蘿有些煩躁地揮了揮衣袖,擰著秀眉.

可是,話說到一半卻猛地停了下來,嘴角勾起一抹冷冽的笑容:"你方才說什麼?燈籠上面有窟窿?"

東云以為葉霄蘿要想什麼辦法補救,連忙點頭:"正是如此,不知道王妃有什麼辦法可行?"

小心翼翼地抬眼看著蕭長歌,卻發現她的眼睛里卻帶著一絲自己看不懂的情緒.

"你們辦的這件事情也太過糊塗了,這麼重要的事情怎能不檢查?"葉霄蘿佯裝生氣地斥責,頓了頓,又道,"罷了罷了,也不是你們就能解決的,我來想辦法吧,你們就當作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知道嗎?"

見葉霄蘿願意處理此事,東云的眼里高興得直泛淚花,連連低頭道謝.

府里的燈籠竟然壞的這麼湊巧,又是在成親的時候用的,這下可有好戲可以看了.

葉霄蘿的嘴臉勾起一抹似有若無的冷笑.

和瑟公主,你既然執意要嫁給溫王,那我也沒有辦法,這條路都是你自找的.

"哈秋!"蕭長歌裹著厚棉被,十分不爭氣地打了一個噴嚏.

揉了揉有些發紅的鼻子,眼睛里澀澀的,只想睡覺.

前幾日受了風寒,自以為身體沒什麼事,也就沒有開藥,誰知過了兩天,竟然越發地嚴重了.

再過幾日就是和溫王成親的日子,還有好多的事情要辦,這副身子骨,還沒有完成事情,就先倒下了.

"公主,您的嫁衣來了,方才內務府的張公公親自送來的,您看看如何?"賽月捧著鮮紅色的嫁衣從門外走了進來,一轉身的功夫便連忙關上了房門.

見蕭長歌難受地倚靠在床邊,知道她不舒服,便連忙放下嫁衣過去伺候她.

"公主,再過幾日就是大婚的日子,您的身體可要養好來."賽月端了一杯熱水到她的面前,讓她喝下.

"不過是一點小風寒,不礙事的."蕭長歌就著她的手喝下了熱水,干澀的喉嚨好了不少.

賽月皺著眉頭,心疼地把被子往上拉了拉:"要是王爺見到您這副樣子,可要心疼死了."

蒼冥絕?他這個時候怎麼可能進宮,就連溫王都不能進宮,而這個東華園更是成為了宮中的禁地,沒人敢出入.

"放心吧賽月,你去把那件嫁衣拿過來我看看."蕭長歌指著那件火紅的嫁衣道.

除了多年前嫁給蒼冥絕,她就沒有穿過這麼鮮豔的衣裳.

當年的事情,猶如昨天發生的一般,在她的腦海中遲遲揮之不去.

賽月聞言,連忙走過去把那件嫁衣遞給她看.

高貴典雅的皇錦,精心刻畫出來的樣板,尤其是衣裳上面的繡工,更是好的難以讓人挑出一點毛病,精致的紋路,大氣磅礴的款式,不管蕭長歌怎麼看,都無法說出哪里不好.

"公主,這件嫁衣非常適合您,您的氣質和它相配,要是別人穿,都穿不出來您的氣質."賽月歎道.

蕭長歌看了她一眼,笑道:"我這還沒穿你就誇我,要是穿了,豈不是把我誇上天了?"

這邊說著,蕭長歌的手卻在嫁衣的里面反複地翻找著什麼,纖細修長的手攏在衣裳里面,細細地查找著.

上篇:第三百二十五章離開之前     下篇:第三百二十七章 反客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