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二十七章 反客為主  
   
第三百二十七章 反客為主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百二十七章反客為主

"王妃,這件衣裳有什麼不對嗎?"賽月看著蕭長歌的動作,疑惑地問道.

這件衣裳表面上看來隨時沒有什麼問題,但是有心人只需要在里面動一點兒手腳,若是不仔細,根本看不出來.

"衣裳原是沒什麼問題,就怕人心叵測,成親這麼重要的事情,還是小心為上."蕭長歌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話音剛落,臉色卻突然變了,賽月見狀也是惶恐不已,只見她的手將衣裳輕輕地一揮,一個翻面,已然看出端倪.

"王妃,這個腰繡是怎麼回事?為何這里會有一段的線頭?"賽月臉色難看地看著衣裳的腰間,能翻出來的東西果然不是什麼好事.

蕭長歌臉色有些蒼白,此時見到這件衣裳倒也更加地平靜了.

該有的東西一分不少,都在她的預測當中,想來那些人未必也太看重她了,竟然用這種手段來對付她.

"賽月,你拉一拉."蕭長歌把衣裳遞給賽月,示意她拉一拉線頭,

賽月猶疑地看了她一眼,心里雖然疑惑,但還是按照蕭長歌的吩咐伸手拉了線頭.

豈料,那段短小的線頭被她的手輕輕一碰,竟然自己走線,全部都蹦開來,如同蠶絲般順滑,不過一會的功夫,已經開裂到底.

"這……"賽月重新把衣裳舉了起來,方才還是一件好端端的嫁衣,如今已然變成了兩半.

在嫁衣上做文章,無非是想讓她在成親的時候出丑,丟人現眼,讓溫王府和晟舟國的見面沒地方放.

最終損害的,還是蕭長歌的名聲.

這個時代,大庭廣眾之下衣衫不整,視為娼妓,一個娼妓,又怎能風光嫁入溫王府?

不得不說,想出這件事情的人,實在太有心了.

"公主,她們這是要毀壞您的名聲,讓您在成親那天出丑啊,如此羞辱,才更加可恨!"賽月只覺得心里寒毛豎起,前方的路一片艱難.

"只要我一日不是溫王妃,就要日日防不勝防,之後等著我們的事情還有更多,這一點不過是鳳毛麟角而已."蕭長歌心知肚明他們的手段.

為了阻止她嫁給溫王,為了讓她不配嫁給溫王,將來還會有更加令人發指的手段.

"那公主豈不是很危險?這件事情還是告訴冥王比較好,畢竟有他在您的身後保護著,也會更加安心啊!"賽月心里陣陣寒冷,殊不知宮中斗爭如此可怖.

"既然已經知道了他們的目的,會在這個時候動手,就可以做出防備,告訴他也是徒然."蕭長歌實則只是不想讓他擔心而已.

若是因為此事讓他擔心自己,甚至阻止自己,那豈不糟糕?

"誰說是徒然?"門外突然響起一陣冰冷低沉的男聲.

蕭長歌忽而抬頭,就連他在門外站了多久自己都不知道,一抬頭的功夫,他已經走了進來.

高挑修長的身影阻擋外面淡淡的陽光,筆挺地走到了蕭長歌的面前,眉峰緊緊地收攏著,臉色不是太好.

一到蕭長歌的面前,就是抬手試探她的額頭,見她溫度正常,臉色卻是蒼白一片,難免有些生氣.

"喝藥了嗎?"他的聲音低沉的聽不出一絲感情.

蕭長歌心里暖暖的,回握住他的手,竟然覺得他有些大驚小怪:"已經喝了藥,我自己就是大夫,我知道……"

"閉嘴,別再說你自己是大夫了,哪里有大夫這麼不愛惜自己的身體?這會已經是年下,宮里的炭火也足,到底是怎麼得了風寒的?"蒼冥絕說這話時有幾分質問的語氣,最後竟然把目光掃到了賽月的臉上.

賽月呼吸一滯:"這幾日公主一直在擔憂著成親一事,夜不安眠,可能是因此得了風寒也未可知."

他的脾氣向來這麼急躁,性情又比別人少了一分幾根筋,只要是他在乎的人受了委屈,就如同是他自己受了委屈一般.

"賽月,你先出去吧,我和冥王說會話."蕭長歌率先支開賽月.

賽月見狀,巴不立即離開,此時得了蕭長歌的話,連忙迫不及待地轉身掩門退下.

"但凡是人都會生病,你也不用大驚小怪.你是怎麼進來的?外面的那些守衛難道沒有阻止你?"蕭長歌轉移了話題.

蒼冥絕伸手敲了敲蕭長歌的腦袋,無奈道:"現在是非常時期,我怎麼會光明正大地從正門進來?豈不是給你麻煩?"

蕭長歌卻"咦"了一聲:"你不從正門進來,難道是爬樹進來的?"

蒼冥絕斂著眉峰輕輕地彈了彈她的額頭,低聲道:"想什麼呢你?我是從側院使用輕功進來的."

原來還有輕功這麼方便的功夫,蕭長歌倒是忘了.

看著他微蹙的劍眉,蕭長歌正想抬手將他的眉頭撫平,誰知,他卻拿起了床上的嫁衣.

看著上面的痕跡,竟有些不屑地笑了起來:"沒想到竟然還有人使這麼卑劣的手段?"

"嫁衣上面的痕跡處理的很好,應該是出自宮中頂尖裁縫之手,在這宮中能夠唆使裁縫做事的人很有多,如果是單純想要看我在成親之日出丑的人,應該只有那人了."蕭長歌冷靜地分析.

蒼冥絕目光低沉地望著那件衣裳,大拇指在上面輕輕地摩挲著,聲音似有若無:"既然已經做出來了,那就別怪我無情,這件事情,我會讓她付出代價."

說罷,就要起身離開,對付那種人,辦法多的是.

可是,在起身的一瞬間,卻被蕭長歌拉住手腕.

"別去,衣裳補補就能穿了,只有這樣才能知道他們後面要做的事情是什麼,否則,我們只會一直處于被動地位,任由他們擺布."蕭長歌勸阻道,

她早就知道嫁進溫王府必會受盡阻撓,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蒼冥絕沒有動作,嘴唇微抿,仿佛在壓抑著什麼.

"我不能讓你置身于危險之中."他來回踱步了幾圈,冷然道.

"我身邊有賽月,怎麼會置身于危險之中?"蕭長歌反問道.

"總之,我會在你身邊多加人手,你不能出事."蒼冥絕很認真地想了想自己身邊的人,要不然把魅月和江朔都派出去.

"你還是別去了,悔婚."蒼冥絕目光直勾勾地盯著她,就連他自己都覺得這個決定不錯,再次重複了一遍.

"悔婚,不嫁了."

"蒼冥絕!"蕭長歌怒道.

不管是現在,還是以前,她生氣的習慣都沒有改變,依舊是喚他的全名.

蒼冥絕的心里喜怒不斷交替,不知道自己的選擇是不是對的,讓她在這件事情里面做主動的一方.

整個溫王府,都有危險存在,他心里一度問自己,真的要讓她去經曆這次的危險?

到最後,他終究還是不能夠,所以今晨便來了皇宮.

"我都說了,我有那個能力報仇,定會讓她生不如死,不管選擇哪一種方式,都比你親自動手來的強."蒼冥絕冷然說道.

房間里面的空氣有些凝滯,蕭長歌忽而抬頭看向了他,搖了搖頭:"這件事情不要再說了,嫁衣我會讓人去補起來的,進入溫王府之後,我會隨機應變的."

溫王府里面只有一個葉霄蘿,就算是來十個,她也不怕,只是唯一擔心的事情就是她秘密計劃這麼久的事情,有朝一日被人知道.

"你!"蒼冥絕微微闔了闔眼,一個字也說不出口.

終究還是不忍心拒絕她所有想要做的事情,終究是失敗在對她的心軟上面,蒼冥絕只願見到她的笑容,而不是其他.

既然說不出口,那就只有同意,不管她做什麼決定,都會在背後幫她.

蒼冥絕來回想了一會,看著她有些蒼白的臉色,轉移了話題:"該喝藥了吧?我去端藥進來."

看著他轉身離開的背影,蕭長歌覺得分外珍惜.

不知道有多久沒有過這種溫暖了,蕭長歌的心里只覺得暖意融融,見到他為自己做什麼都是開心的.

宮中的微雪很快就停了,段貴妃用小鉗子撥弄著盆里面的炭火,火紅的炭火燒的正旺,給人以十分溫暖的感覺.

"貴妃娘娘,事情已經辦妥,嫁衣已經送過去了."外面前來的一個嬤嬤模樣的人跪地說道.

段貴妃撥弄了最後的一塊炭火,轉身站了起來.

一身雍容華貴的衣裳著身,頭上的玉飾是鄰最近兩個月剛進貢的新首飾.

在這宮中,除了皇後,如今只有她是皇宮中位分最高的那一位,協理六宮的權利現在在她的手上.

"事情進展的順利嗎?可有一些問題不解的?"

"沒有什麼大問題."那個嬤嬤低頭回話,"內務府進去的時候,門口的一個宮女興高采烈地接過了.估計也不會去在意嫁衣上面到底有什麼東西."

段貴妃收攏著自己手里的小暖爐,熱哄哄的炭火不斷地烤著她的手.

聽嬤嬤這麼說,段貴妃倒是安心了不少.

區區一個晟舟國的公主,竟然妄想嫁給溫王.

就算是葉霄蘿已經同意了,她這個做母妃的,肯定不會那麼輕易地就讓那個人嫁進來.

"這件事情是宮中哪個裁縫做的?"段貴妃走上了上座,問道.

那個嬤嬤想了想,那個裁縫是她的好朋友,她猜不透段貴妃到底是要永遠解決,還是另有交代.

"回貴妃娘娘,這個裁縫是宮中的老人了,所以手藝會比較好點."那個嬤嬤隱晦地說道,沒有具體說出來是那個裁縫老人.

上篇:第三百二十六章 殺機再現     下篇:第三百二十八章有所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