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三十章 成親風波  
   
第三百三十章 成親風波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百三十章成親風波

花轎上面的蕭長歌不斷地深呼吸,等會的場面一定會很熱鬧,只要好好地保持了這段迎親的時間就夠了.

手里的蘋果被她緊緊地捏著,指甲深深地扣進去,仿佛要將它撕扯成兩半似的.

外面鑼鼓喧天鞭炮齊鳴,蕭長歌估摸著時間也快了,便靠近花轎的窗戶方向.

"賽月."她低聲的喚了一聲.

外面立即傳來賽月的回答聲,想來她一直就在自己的身邊,不曾離開過.

"到哪里了?"蕭長歌再次問道.

長長的迎親隊伍此刻正緩緩地走出皇宮的大門,走在最前面的已經到了街道上.

"公主,此刻正出宮門,離溫王府已經很近了."賽月答道.

蕭長歌沒有回話,事情既然已經走到了這一步,也就沒有回頭的余地了,深吸一口氣,放下了蓋頭.

迎親隊伍在大街上緩慢地行駛著,蕭長歌能聽見馬路兩旁站著很多的百姓,估摸著都是出來觀賞晟舟國公主嫁給蒼葉國皇子的重大場面吧.

敲鑼打鼓的聲音一路都未曾停歇,伴隨著扔撒銀錢的聲音就這樣來到了溫王府的門口.

匆匆忙忙的一陣腳步聲,又是一陣鞭炮聲,隨後便很快聽見一個清脆高亮的男聲:"溫王府到,落轎."

幾個抬轎子的小厮立即放下了轎子,緊接而來的就是喜娘,一身大紅色的著裝站在門口甚是喜慶,笑的眼睛都睜不開.

"溫王請上前踢轎門,迎接側王妃下轎."喜娘一步一步地按照規矩前來.

溫王今日器宇軒昂,和平日里相比更是多加了一絲俊朗精神,臉上一直掛著淡淡的笑容.

一個翻身,已經從馬上縱身躍下,高挑的身影慢慢地走到了轎子門前,抬腿不輕不重地踢了一腳,生怕會傷到蕭長歌.

"新娘下轎,跨火盆,以後的日子紅紅火火."喜娘的聲音再次出現.

蕭長歌看著地面,身邊的賽月也攙扶著她走到了火盆的邊上,單腿一抬,便跨過了火盆.

這邊一片喜氣洋洋的場面,殊不知,牆角一雙陰冷的眼睛正看著他們的方向,許久不曾離開過.

院牆底下的幾個石頭正好擋住了葉霄蘿的身子,站在這個絕佳的位置,她不僅能夠看到所有的過程,還能將每個人臉上的表情看的一清二楚,尤其是溫王.

和她成親的時候,他的臉上從來都沒有掛著這樣的笑容,從頭到尾都是板著一張臉,當時她還以為他第一次成親,所以有些不適應,

誰知,今日看了這個畫面,才知道一切都是她自欺欺人的假象而已.

對著其他的女人,他倒是笑的很開心,可是對著自己,卻一副板臉冷漠如霜的樣子,早知不愛,何必強求?

葉霄蘿冷冷地笑了笑,雙手放在冰冷的白雪上良久也不覺的冰冷,此時她的心,勝過一切的冰冷.

慢慢地轉身,不去看這麼刺心的一幕.

和瑟公主,嫁給溫王這是你自找的,如果你不嫁,也就沒有這麼多事了.

一轉身,身影便融進黑暗里,消失不見.

今日就連嘉成帝也親自到場,身邊陪伴的人是段貴妃,此時正坐在正堂上有說有笑.

賽月攙扶著蕭長歌進了正堂,接下來的儀式比較簡單,就是拜堂成親.

伴隨著喜娘一聲聲興高采烈的聲音,幾個鞠躬和奉茶就已經了事.

蕭長歌的耳邊什麼聲音都沒有,只想著蒼冥絕此刻是不是在某和角落里偷偷地看著她,強忍著想要把她帶走的欲望,不知道給了自己多大的勇氣才敢看這一幕.

"側王妃請先到房間休息."旁邊的喜娘和府里的丫鬟們攙扶著蕭長歌到了她的房間中去.

看著地上乾淨的長廊,蕭長歌心里默數著走過了幾步,拐過了幾個拐角,把來去的路都熟記于心.

誰知,房間離正堂並不遠,才走了一會,喜娘便道:"此處便是側王妃的房間,請你先耐心等待一會,晚些溫王便會過來和您喝合巹酒."

說罷,便留下了一些溫王府的丫鬟在里面伺候,安靜溫暖的房間仿佛與世隔絕了一般,聽不見外面的任何喧囂.

蕭長歌調整了一個舒服的坐姿,忽而道:"你們都出去吧,這里有賽月伺候就可以了."

賽月上前一步,擋在了蕭長歌的面前,對那些不願走動的丫鬟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那些丫鬟有些為難地看了蕭長歌一眼,艱難開口:"可是,我們不在里面伺候,這恐怕不合規矩."

"沒有讓你們不要伺候,只是側王妃有些累了,讓你們出去站著,人多的時候側王妃總是不能放下心來,要是出了事,你們承擔的起嗎?"賽月看著她們,語氣稍稍冷冽了一些.

聽著賽月不善的口氣,那些丫鬟倒是有些難辦,不知道這個側王妃的性格如何,要是像葉霄蘿似的,以後的日子可難過了.

"是,那奴婢們先告退."領頭的丫鬟說罷,轉身退了下去.

房間里面壓抑的氣息瞬間蕩然無存,蕭長歌伸手拿下了自己面前的紅蓋頭,明亮的燭火將她的眼睛刺得有些睜不開眼,適應了一會之後才好些.

"賽月,剛才在外面有沒有看見他?"蕭長歌只是想問下這個事情,目前為止,她最關心的事情也就只有這件了.

賽月欲言又止,但最後還是說道:"沒有看見王爺."

原來他不在,也是,這種場面他怎麼可能會在,怎麼可能願意在.

蕭長歌扶額搖了搖頭,慢慢地坐了下來.

突然就靠到了一個健壯的胸膛,那人的雙手緊緊地環著她的身子,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

除了蒼冥絕,她還沒有被人吃過豆腐,蕭長歌臉色一冷,猛地就抬出一只手肘往身後撞去,那人卻像是知道他會做什麼似的,已經伸出大手等著她的手,隨後便緊緊地將她的大手握在手里.

"想知道我在不在,怎麼不親口問我?"低沉地嗓音中帶著一絲笑意.

蕭長歌猛地一驚,回頭時他正含笑看著自己,眼中柔情似水.

這一刹那,仿佛整個世界都靜止下來,身邊只有他的氣息.

他的雙臂緊緊地環住她的腰身,不讓她有一絲逃脫的機會,兩人沉寂在這種久別重逢的溫馨里,感受著這如水溫情.

"你是怎麼過來的?沒人發現你嗎?"蕭長歌終于開口打破了這份甯靜.

"我一直都在這里等你,沒人發現我."蒼冥絕再次緊了緊手.

一直都在這里等著?那賽月方才說在正堂上沒有見到他,原來,那個時候他就已經在這里等著自己了.

蕭長歌心里不免有些酸澀,還沒開口說話,他便已經繞到了她的面前,略帶微繭的大手慢慢地摩挲著她的臉頰.

"你這樣,真讓我嫉妒,為了別的男人而打扮."蒼冥絕情不自禁地說出了這句話.

這是他很早之前就想說的話,只要她所做的事情不是為了自己,他的心里就像是被堵住了一塊大石頭.

"這是成親,難道不該這樣打扮?"蕭長歌反問道.

蒼冥絕目光微冷:"不該,可是我卻沒有辦法."

有時候他真恨自己,不能夠時時刻刻都守護在她的身邊.

"我知道,這只是暫時的,今天過去之後,我不會再為除了你之外的任何人打扮."蕭長歌微微挑了挑眉,像是在詢問他的意見.

看著她誠懇真摯的目光,蒼冥絕的目光忽而一閃,有些難受,忍不住想要再次狠狠抱她.

"上次我讓明溪給你的東西,有沒有帶在身上?"蒼冥絕壓抑著自己的情緒,這個才是他今天來這里的目的.

蕭長歌摸了摸自己的腰間,他給的那些東西一直都帶在身上,也不敢隨便拿出來.

見他問了,便從自己的里衫中把一個小盒子拿了出來,正是上次他讓離簫送來的那個盒子.

整個晚上,葉霄蘿都沒有踏出自己的房間一步,即使是有人前來邀約她出去,也只是以自己身體不舒服的借口推脫了.

有誰願意出去看自己深愛的人娶別的女人這種畫面呢?即使是再鐵石心腸的人見了,也會難受吧?

"王妃,王妃."東云的聲音在門外響起,一陣敲門聲開門聲之後,她便急匆匆地走了進來.

"什麼事?這麼慌張?不知道我今日心情不爽嗎?"葉霄蘿皺著眉頭怒斥道.

深知葉霄蘿脾氣的東云深知她的脾性,要是沒有重要的事情,她也不敢在這個時候來打擾葉霄蘿.

"王妃,奴婢方才去了綠沅居,發現王妃安排進去的丫鬟都被趕了出來,奴婢前去問過之後,才知道房間里面竟然有男人的聲音傳出來,還有兩道影子走來走去的."東云壓低著聲音在葉霄蘿的身邊說道.

本來懶懶散散的葉霄蘿,在聽見她這句話之後,立即抬起了頭,雙眼驟然泛起一道光芒.

有些激動地問道:"你說的可是千真萬確?"

東云堅定地點點頭:"千真萬確,奴婢似乎也有聽見一點動靜,也不敢聲張就急匆匆過來稟告王妃了."

葉霄蘿冷笑一聲,沒想到這個和瑟第一天來就鬧出這種丑事,她就是不想這麼快對付她也沒辦法了.

"好,你隨我去,看看到底有什麼鬼."葉霄蘿冷笑一聲,馬上就披上了外衫出門.

可是,還沒走到門口,就被東云勸住:"王妃,您現在可不能出去啊,若是您親自去了,卻抓不到人,溫王肯定會對您產生芥蒂.而且,等到溫王問起來您是怎麼知道的,您不是更難回答?"

葉霄蘿的腳步頓時怔住:"那你說怎麼辦?"

東云眼珠一轉,沉思了一會,道:"王妃,這府里都是您的人,派出一個信任的嬤嬤去抓就行了,要是抓不到,也不關王妃的事,您也好脫身啊!"

上篇:第三百二十九章 成親之日     下篇:第三百三十一章當場被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