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三十一章當場被抓  
   
第三百三十一章當場被抓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百三十一章當場被抓

外面的正堂倒是十分熱鬧,臨王一邊喝著酒,一邊摩挲著下巴.

他的腦海中一直回蕩著進溫王府之前,幾個皇子說的話.

和瑟公主的眉美貌,天下人沒有幾個能比得上,若是能趁著這個機會到和瑟公主的面前說幾句話也好.

可是,他就連和瑟公主住在哪個院子都不知道,要怎麼去?

臨王撓了撓頭,還是算了吧,到時候若是被發現了,還更難辦.

"這個東西是要送到綠沅居去的,你們都可得仔細著,王爺特別吩咐過,一定要讓側王妃收到這個東西."旁邊一個丫鬟對身後的一個丫鬟道.

側王妃?她們這是要去到和瑟公主的房間?

臨王的心里頓時又升起了一股希望,只要跟著這些丫鬟就能找到和瑟公主?

他的心里竟然有些隱隱約約的興奮,馬上就能一睹美人的風采,想到這里,他的腳步不由得加快了兩步,偷偷地跟在那幾個丫鬟的身後.

"姐姐,你說溫王是真的想娶和瑟公主嗎?"一個年紀較小的丫鬟問道.

旁邊的那個丫鬟皺著眉頭看向了她,對她比了一個"噓"的手勢,有些微微呵斥:"我們是不能隨便談論主子的生活,要是被聽見了,是要挨罰的,不過聽人說,和瑟公主真是個美人呢."

年紀較小的丫鬟哦了一聲,沒有說什麼,低著頭繼續往前走去.

殊不知,她們的身後正偷偷地跟著一個人影.

臨王一路尾隨著這兩個丫鬟來到了綠沅居,見她們端著東西往正門口的方向走去,連忙轉身沒入了黑暗中.

抬頭一看,房間的左邊就是綠沅居的後門,只要從這里繞過去,就能走到房間里面.

臨王心里竊喜了一會,偷偷地貓著腰走向了綠沅居的後面.

這會綠沅居竟然比外面的場面還要熱鬧,蒼冥絕正從窗戶里跳了出來,高挑的身影靈巧地躲進了雪地里.

可是,一轉身的功夫,卻看見了臨王的身影.

蒼冥絕的心驟然一緊,他來這里干什麼?莫不是……

他突然想起今晨在門口說過的那些話,臨王這會偷偷摸摸地來到綠沅居,該不會是為了見蕭長歌一面?

沒想到這臨王還是沒有得到叫教訓,身子已經半身不遂了,還忘不了自己的本性是什麼.

他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倒是要看看他做些什麼事情,身子一番,沒入了旁邊的一處黑暗中.

臨王一路摸索過去,這個綠沅居倒也難找,不過在他的心里有和瑟公主這個美人支撐著他,自然不會這麼輕易地放棄.

找了一會,終于找到了綠沅居的後門,躬著身子走了進去.

他的手慢慢地在紙糊的窗戶上面摳出一個洞,透過一個小洞看著里面的動靜.

可是,不管怎麼看,都只能看到和瑟公主的背影,連一個正眼都不曾見到.

突然,"砰"一聲,石頭砸進門框的聲音響起,把溫王嚇得雙腿打發軟,直直地從梯子上面落了下來.

"賽月,去看看什麼人."蕭長歌目光忽而一冷,朝著各個窗戶的方向掃了一眼.

蒼冥絕方才就已經離開了,他不可能再進來一趟.

"是."賽月點點頭,立即往各個窗口的方向看去,卻沒有找到任何的影子.

突然,底下傳來一聲哀嚎聲,賽月低頭往下看去,只見一個人影倒在雪地里,旁邊還有一個梯子,仿佛是摔倒在地起不來的樣子.

"公主,這邊果然有人."賽月雙目圓睜,有些激動地喊道.

蕭長歌聞言立即走到了她的身邊,往底下看去,之間一道熟悉的身影倒在地上,這個身影太過熟悉,她一時半會沒有想起來是誰.

"有人敢前來偷窺,不管是敵還是友,都給我抓起來."蕭長歌冷聲吩道.

賽月點點頭,使用輕功,一躍到了那個身影的身邊,看他身上的那身衣裳和蒼冥絕的十分相似,應該是個皇子.

"你是誰?為什麼來到綠沅居?快說?"賽月緊緊地揪著他的衣領不放,凶神惡煞地問道.

想要偷窺和瑟公主被抓了個正著,這傳出去,他還要不要做人了?

先不說嘉成帝會怎麼懲罰他,光是外面的那些流言蜚語就已經足夠殺死他了.

可是,怎麼的腿卻在這個時候扭了個湊巧,從方才的那個石頭,到自己的腳不小心扭了,仿佛都有人在操控一樣.

"你,你把我放了,你想要什麼我都給你,把我放了……"臨王突然抬頭看向了面前的這個宮女,哀求道.

賽月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臉頰,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放你走?你覺得可能嗎?快說,你是誰?"

臨王心里一緊,想著時間已經越來越緊,他不能夠再待在這里,否則遲早會被人發現.

"你想要多少銀子我都給你,你放我走,就當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臨王幾近哀求地說道.

賽月卻猛開口笑了出來,聽他這個語氣,還真是哪個皇子.

"你以為你給了銀子,這件事情就會過去嗎?你既然來到這里,就應該知道,這里到底是什麼地方吧?我要是放過你了,溫王會放過你嗎?"賽月反問道.

蕭長歌看著窗台底下的兩人,正想讓賽月把他帶上來,可是門口卻突然響起一陣爭吵的聲音,打斷了她的思緒.

"側王妃,奴婢是府里的齊嬤嬤,是溫王吩咐過來照顧您的,奴婢聽說側王妃這邊發生了一些事情,所以過來看看."

這冒死恭敬實則暗藏試探之意聲音響在蕭長歌的耳邊,她腳步一怔,慢慢地踱步回去.

看來今晚注定不是一個平靜的晚上,還沒有開始,就發生了這麼多事情,接二連三,讓她猝不及防.

"如果側王妃不回答,那奴婢就當做您已經同意了,奴婢這就進去了."齊嬤嬤一手握著門框,還沒有等到里面傳來聲音,就立即推門走了進去.

房間里面沒有一絲凌亂的痕跡,可是蕭長歌卻抱著手里的紅蓋頭蹲在一邊,身子不斷地顫抖著.

齊嬤嬤眼睛銳利,到底是在溫王府中伺候了這麼久的老嬤嬤了,眼見便知道這里發生了什麼事情.

"側王妃,發生什麼事了?您怎麼坐在地上?你們趕緊把側王妃扶起來."齊嬤嬤看向了身後的兩個丫鬟,道.

她的目光在房間里面掃了一圈,卻發現窗台的方向是開著的,心里頓時明白了一些什麼,忽而轉身.

"不好,房間里面一定是發生什麼事情了,你們趕緊去把溫王請來,千萬不能聲張."

齊嬤嬤說罷,立即沖到了窗台的方向,往下一看,只見下面兩個人影仿佛打在了一起.

"你們,你們來的正好,方才有人要進來窺視我,幸虧我的丫鬟機靈,和他發生了爭斗,估計受傷也不輕."蕭長歌氣喘籲籲地捂住自己的胸口,有些艱難地說道.

齊嬤嬤回頭看了她一眼,目光一點一點地冷冽下來,微小的雙眼眯成一條縫,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等會溫王就來了,你給我好好地待在這里,休想跑."賽月緊緊摁住臨王的腦袋,把他整個人摁在冰冷的雪地里.

臨王的身子漸漸地冰冷起來,不過還在耗盡自己最後的努力掙紮著.

房間里面安靜得有些詭異,蕭長歌一言不發,喘著粗氣坐在床邊,像是受到了什麼極大的驚嚇似的.

齊嬤嬤在房間里面環視了一圈,總覺得新房中處處透著怪異,而自己想要做的事情還未達到.

到底剛才發生了什麼?真的只有這麼簡單嗎?

外面突然傳來一陣腳步聲,率先進門的是溫王,他仿佛來的十分匆忙,不顧旁邊人的目光,一見到床邊的蕭長歌,便緊緊地將她摟緊懷里.

"沒事了,我在這里,別害怕."溫王把她的腦袋摁在自己的胸膛前,安慰道.

他的氣息有些急促,可能是方才跑的太急了,身上也落滿了不少的雪花,大手有些冰涼.

"王爺,你終于來了,方才有人在窗戶邊上企圖爬進來,幸虧我及時發現……"蕭長歌抱著他的身子低沉著聲音抽泣著.

被她這麼一哭,溫王的心似乎都要融化了,慢慢地松開了她的身子,轉身看向了身後的丫鬟:"那人現在在何處?"

他的目光卻是看向了齊嬤嬤,仿佛是在問她一樣.

這齊嬤嬤在府里到底是什麼身份,溫王倒是知道得一清二楚,既然她在這里,那就說明她已經知道了發生了什麼事情.

齊嬤嬤在他目光的脅迫下,指了指窗戶的方向:"王爺,側王妃的丫鬟好像抓到了企圖偷看的那個人,此刻應該在窗戶底下."

溫王怒聲道:"把他給我帶上來."

房間里面的人呼吸都漸漸地凝滯起來,大氣不敢出一個.

他們還沒有見過這種場面,也沒有見過溫王如此生氣的樣子,一刻都不敢停留,直奔到了綠沅居的後門底下.

"我倒要看看,是誰有那麼大的膽子,敢在本王成親之日前來這里偷窺."溫王咬牙切齒,惡狠狠地開口,

好端端的一個成親之日,就被攪亂成這個樣子,不管是誰,他都不會那麼輕易地放過.

蕭長歌低著頭看著地面,嘴角緩緩地勾起一抹淺笑.

溫王一身紅色的袍子站在人群中甚是顯眼,整個人散發著凌人的冷漠,只等著抓到的那個人前來.

門外響起一陣騷動,幾個人高馬大小厮押著一個身著皇子服制的男子上前.

那人低著頭不敢抬頭,在眾人的目光下,突然甩開了身邊的幾個小厮跑開.

上篇:第三百三十章 成親風波     下篇:第三百三十二章 替罪羔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