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三十二章 替罪羔羊  
   
第三百三十二章 替罪羔羊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百三十二章替罪羔羊

房間里面頓時亂成一團,丫鬟紛紛驚叫起來,原本就已經混亂的房間此刻顯得更加紛亂.

那人一直低著頭,一瘸一拐地往門口的方向沖去.

臨王的心里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不能讓任何人見到他的臉,他就像是一只無頭蒼蠅般亂轉著,就在已經跨出門口的那一瞬間,門外一只大手將他整個人提了起來,猛地甩到了房間里面.

"臨!王!"

溫王看清了他的臉,此時臉上青一陣白一陣,又是憤怒,又是羞恨,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自己的親弟弟竟然會到他王妃的房間里偷窺,這要是傳出去,皇家的臉面往哪里放?

臨王躬著的身子一怔,僵硬地抬起手擋住自己的臉,匆匆地轉身就想離開,可是身後便是一道黑色的身影擋住了他的去路.

蒼冥絕的身影擋在他的面前,面無表情地看著他:"七弟難道不解釋一下?"

臨王身子一顫,此時想要解釋,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偷窺自己長兄的王妃,要是傳出去,他還有何臉面見人?

"解釋什麼?我只是偶爾路過這里,結果卻被當成偷窺者,還被打了一頓,我還沒有責問你們,卻來讓我解釋?這算什麼道理?"

臨王耿著脖子狡辯,臉紅脖子粗的模樣,看起來就像是活生生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他說的也並不是沒有道理的事情,當時也沒有多少人在場,如果他緊咬不放,說不定沒有證據也就不會誤會他做什麼.

溫王捂著額頭,有些煩躁地走來走去,面露焦急之色.

這臨王風流好色也不是一日兩日了,否則當時也不會突然間就被人斷了命根子,可是就算這樣,也改不了他好色的本性.

"你們都出去."溫王看著旁邊那麼多的丫鬟嬤嬤,大手一揮,讓他們通通出去.

一群的丫鬟識相地退了出去,房間里面頓時安靜下來,流動著一絲莫名的詭異氣息.

"公主,你沒事吧?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溫王小心翼翼地護住蕭長歌的身子,輕聲問道.

他的大手帶著滾燙的溫度,就像是一塊烙印似的烙在蕭長歌的肩膀上.

蕭長歌有些不自然地躲閃著,目光看向了旁邊的蒼冥絕,他正側目看向窗外,好似不願看到兩人親近的一幕.

"方才確實沒有發生什麼事情,事情正如臨王說的一樣,我身邊的丫鬟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外面酒宴還在繼續,王爺請出去應酬吧."蕭長歌一面強壯鎮定地說著,手卻緊緊地抓住自己手上的紅蓋頭.

這個動作,證明她還是十分緊張並且害怕著的.

臨王在一旁拼命點頭:"沒錯沒錯,就是這樣,六哥你別告訴父皇,要不然,要不然……"

聽著臨王在一旁戰戰兢兢的話,溫王原本就憤怒的臉此刻變得有些陰冷可怕,雙手緊緊地握成拳.

轉身,便是一腳重重地踢到了臨王的身上,將他從光滑的地面踢出幾米開外.

"蒼云暮!你還敢狡辯?你是什麼樣子的人和瑟公主不知道,難道我會不知道?你最好給我安分一點,要不然,別怪我不顧兄弟情分."溫王咬牙切齒地警告著.

臨王的衣領被他緊緊地抓著,一股仿佛要將他扼死的力度傳進臨王的身子里.

他知道自己現在說什麼都是錯的,緊抿著嘴唇,不敢說話.

他連什麼都沒有見到,就被人發現,那個武功高強的丫鬟還把他束縛在冰冷的雪地里,自己還要被威脅警告.

這一次可算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六哥,我真的什麼都沒有做,什麼都沒有看到……"臨王低聲地呢喃著.

溫王一把甩開他的衣領,也不想將這件事情宣揚出去,不僅有損皇家顏面,而且對和瑟公主的名聲也不好.

"這次就饒過你,別再讓我見到下一次,滾."溫王雙手緊緊地握成拳,生怕自己會控制不住打他.

聽見溫王的饒恕,臨王送了一口氣,連滾帶爬地跑了出去.

那邊卻突然傳出鼓掌聲,目睹了一切的蒼冥絕慢慢地走近溫王,臉上勾出一抹嘲笑.

"還以為六弟會大發雷霆,沒想到這麼輕易地就放過七弟了?還真是我高看了六弟."

溫王慢慢地扶著蕭長歌到了床上坐著,猛然回頭看向了蒼冥絕,目光深沉:"四哥此話何解?"

他已經娶到了和瑟公主,不管蒼冥絕再做什麼都于事無補,他也沒有了想要防備他的意思.

反而大大方方地讓蒼冥絕看他和和瑟公主之間的親密,故意刺激蒼冥絕的情緒.

"事實就擺在眼前,今日是六弟的大喜日子,而綠沅居是什麼地方大家心知肚明.此時所有人都應該在外面把酒言歡,唯有七弟在綠沅居附近徘徊,難道這還不夠嗎?"

蒼冥絕挑著眉眼,字里行間都透露著你溫王是個懦夫的意思.

溫王拍拍蕭長歌的手,安撫著她,又從她的手上拿過紅蓋頭蓋到了她的頭上.

"四哥,有話我們出去說,這里不是個說話的地方."溫王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示意蒼冥絕到外面說話.

蒼冥絕點點頭,率先出了大門.

溫王緊隨其後,外面的風雪刮的有些厲害,此刻的他卻感覺不到絲毫的冷意,滿腦子都是方才發生的那件事情.

"七弟來到這里,四哥又是怎麼知道的?難不成是你一路尾隨他而來?若是如此,你又怎麼不勸住他?還是你是故意這麼做的?"溫王探尋的眼神直逼蒼冥絕.

蒼冥絕面露諷意:"六弟你老眼昏花,我可不花,七弟是什麼樣的人,大家心知肚明.我只是不想我的六弟妹還未圓房就失了清白,多可惜."

說罷,又悠悠地歎了一口氣.

被他這麼一說,溫王臉上再難平靜,青白交加的臉龐十分難看.

"這麼說,你早就知道了事情會發生?"

"這還用我知道嗎?有眼睛的人都知道."蒼冥絕回道.

"你!…"溫王咬牙切齒竟然不知道應該怎麼應對.

溫王分明知道事情是怎麼樣的,卻還是沒有對臨王怎麼樣,不過是為了顧及顏面而已.

蒼冥絕嗤之以鼻,若是他,他絕對不會讓臨王站著走出門口.

"王爺,可找著您了,皇上正在到處找您呢,讓您趕緊過去一趟."九轉回廊的那頭急匆匆跑來一個小厮,語氣急促地道.

"知道了,我馬上過去."溫王說罷,看了蒼冥絕一眼,轉身往正堂的方向走去.

他的身影走的十分急促,不過一會的功夫,便已經消失不見了.

蒼冥絕臉上的表情漸漸地凝滯下來,一時間只剩下冰冷.

外面頓時安靜下來,就連剩余的幾個腳步聲都已經消失不見,安靜的只剩下風吹過的聲音.

"公主,您沒事吧?"賽月開口問道.

蕭長歌複又撩起了頭上的紅蓋頭,走到桌子面前喝了幾口水,單手撐在桌子上沉思.

"怎麼會這麼湊巧?"她微眯著雙眼喃喃.

賽月迷惑不解地看著她:"什麼湊巧?"

方才的那一幕來的太快,讓人有些琢磨不透.

從蒼冥絕進到房間里的那一刻,陰謀就已經開始了吧,而那個嬤嬤應該是有人故意派來看這個房間到底進了什麼人吧.

而臨王不過是本性難改,正好來到這里當了替死鬼而已.

外面的那些丫鬟嬤嬤,也都是葉霄蘿派來監視她的,只要理順了,就知道事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

"她已經開始動手了,真是沉不住氣."蕭長歌悠然地搖了搖頭.

賽月"啊"了一下,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不過再想想,便知道她說的到底是什麼了.

"公主,您的意思是說溫王妃已經開始動手了?可是方才確實是溫王想要上來來著,溫王妃她不可能指使得動溫王吧?"賽月皺著眉頭問道.

"當然不是,我說的是突然闖進來的那些嬤嬤和丫鬟,如果不是她已經知道了我這里發生什麼事情,她怎麼會派人過來?"蕭長歌坐到了椅子上,閉上雙眼沉思.

賽月眉心一跳:"您是說,有人在監視我們?"

"監視我們都已經是家常便飯了,這府里都是她的人,想要知道我們的動向豈不是易如反掌?"蕭長歌緩緩開口,想著到底應該怎麼做.

"那我們該如何應對?"賽月皺眉問道.

她們就如同一葉扁舟似的漂浮在海上,周圍都是漫無邊際的海水,一不小心就會被淹沒.

"幾個丫鬟而已,不用擔心,說話盡量小心些,多制造些假象讓她們去回稟,讓溫王不再相信她的話."蕭長歌握著酒杯,沉聲道.

賽月點點頭,也只能這樣了.

出了綠沅居的門,溫王的臉色不是太好,到了外面也沒有露出幾個笑容.

只盼望著這酒宴趕緊結束,他此刻心里心心念念牽絆的人就只有和瑟,方才那件事情他處理的確實不夠妥當,不知道她是不是被嚇了一跳.

時辰已晚,嘉成帝和段貴妃都先回去了,幾個皇子也走的差不多了,只剩下平日里和他交好的幾個大臣還在.

溫王跟幾位大臣寒暄著,推杯問盞,把酒言歡,臉上艱難地扯出幾抹笑容,匆匆地幾杯酒下肚,便撐著門框干嘔起來.

"不行了不行了,李大人呂大人,我實在是喝不下了,饒了我吧……"溫王大著舌頭求饒.

幾個大臣哈哈大笑起來:"溫王的酒量我們是知道的,怎麼這麼輕易就醉了?是不是急著回去陪王妃啊?"

溫王只想著怎麼把他們弄走,被戳中了心事也沒有說什麼.

"幾位大人的酒量見長,我哪里是你們的對手,我真的不行了,喝完這杯就結束吧."溫王率先喝下了酒.

上篇:第三百三十一章當場被抓     下篇:第三百三十三章 本王有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