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三十三章 本王有錯?  
   
第三百三十三章 本王有錯?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百三十三章本王有錯?

夜色漸深,不帶一絲星光的夜色透過朦朧的云層,淡淡地灑進微帶一點燭火的綠沅居.

外面的酒宴結束,王府中瞬間安靜下來,沉默的夜晚唯有冷風吹過的冰涼,沒有任何的說話聲.

溫王喝多了酒,有些搖搖晃晃地往綠沅居的方向走去,眼中卻是一片清明,腳步平穩得仿佛沒有醉過似的.

"王爺,您走錯了,這邊才是綠沅居,側王妃等您好一會了."溫王身邊的一個小厮指了指和綠沅居相反的方向,試圖把溫王拉到那邊.

溫王停下腳步,皺著眉頭反複看了看,最後問道:"本王走錯了嗎?"

小厮的額頭上不斷地落下冷汗,沉默了一會便低頭道:"王爺,您確實走錯了,綠沅居在那邊."

溫王甩開他的手,沒有說話,微眯的雙眼看著他,良久才危險地道:"是誰教你的?定然是她對吧?你去告訴她,本王還很清醒,不會蠢到走錯房間."

那個小厮瞬間一怔,冷汗那不斷地從他的額頭上落下來,頭越發地低了,一句話都不敢說.

早就知道溫王的眼睛銳利,這樣肯定是騙不到他的,幸虧他今日心情好,沒有責罰怪罪,否則這溫王府中的刑罰怎麼也夠他受的了.

一路搖搖晃晃地走到了房間里面,溫王猛地推開門,眼睛便掃到了賽月的身上.

"你先出去."溫王扶住桌子,慢慢地走到了蕭長歌的面前.

賽月愣了一會,很快便笑著回答:"今日是王爺和側王妃的大喜日子,賽月在此恭祝王爺和公主和和美美,永結同……"

"夠了夠了,自己下去領賞吧,這里不需要人了."溫王快速地打斷賽月還沒有說完的祝福語,似乎知道她想做什麼一樣把她趕了出去.

聽他這樣說,賽月也不好留在房間里面,突然抬頭看了一眼房梁,眼睛里閃過一絲怪異的光芒,不過很快消失不見.

房間里面只剩下兩人,溫王目光緊盯著床上的蕭長歌,伸手拿過了旁邊的喜杆,把她的用蓋頭挑了下來.

見到蕭長歌的那一瞬間,他的心卻突然跳個不停,一瞬間的錯覺再次出現,太過明顯的感覺此刻湧上他的心頭.

"長……"差點就說出這個名字,幸虧關鍵時刻溫王停住,沒有繼續說下去.

"公主,等急了吧?"溫王深情款款地看著她.

蕭長歌搖了搖頭,綻放出一抹清冷的笑容,紅唇俘獲了溫王的心,讓他欲罷不能.

"溫王你也累了吧?趕緊休息吧."蕭長歌給他騰出一個位置,自己則坐到了床的邊沿.

溫王淡淡一笑,伸手抓住她的手摩挲著:"不累,還有正事沒做完怎麼能休息呢?"

他的嘴角邊勾起一抹壞笑,別有意味的笑容讓蕭長歌心里一顫,不過很快恢複平靜,不動聲色地抽回了自己的手.

溫王只當她是害羞,也沒在意,便上前拿過了兩杯酒,雕刻著龍鳳的酒杯十分精致高雅.

他把那只雕刻著鳳凰的酒杯遞給了蕭長歌,自己則拿上了那只刻著龍的酒杯,微微地搖晃了一下手中的杯中佳釀,嘴邊勾起一抹淺笑.

"公主想到哪里去了?我說的不過是應該喝交杯酒了,吉時已到,要是晚了可就不好了."溫王突然聲音低沉地道.

房間里的空氣有些低沉壓抑,蕭長歌淡然一笑,突然卻雙手環抱了起來,不自覺地打了一個噴嚏.

"怎麼有點冷?"她皺著眉頭看向了旁邊的窗戶,方才因為那件事情,所以窗戶沒有關緊.

溫王轉眼看了看那邊的窗戶,臉色有些難看:"窗戶竟然忘了關,府里的這群人做事越來越不上心."

說罷,轉身過去關窗.

房梁上突然閃過一個黑影,身穿黑色夜行衣的男子倒掛著身子在房梁上行走,從懷里拿出了一個白色的紙卷,很快攤開,將那些白色的藥粉倒進了溫王的杯子里面.

動作連貫一氣呵成,蕭長歌對那人點點頭,拿過溫王的杯子搖了搖,這一刹那,溫王正好轉身回頭.

蕭長歌的身子一怔,隨即也拿起了自己的酒杯走到他的面前:"王爺,請."

她努力讓自己臉上恢複平靜,心里卻不停地跳動著.

她不敢抬頭去溫王的目光,害怕對上他的雙眼會讓他發覺自己的不對勁.

"房間的窗戶已經關了,這下不覺得冷了吧?"溫王沒有絲毫疑色地接過她手中的酒杯.

"已經不冷了."蕭長歌松了一口氣,所幸他沒有察覺出什麼.

兩人喝了交杯酒之後,溫王眼底的光慢慢地炙熱起來,方才平靜的雙眼一瞬間變得通紅起來,看著蕭長歌仿佛要將她拆骨入腹一般.

蕭長歌連忙避開他的雙眼,走到了床邊.

"溫王,您喝醉了,趕緊睡一會吧."蕭長歌眉眼淺笑地看著他,將他指引到床邊.

溫王的身上燥熱不堪,只覺得渾身上下有大火在燒似的,他猛地甩開了自己的衣裳,眼前的兩個蕭長歌不斷地晃悠著,他身子猛地朝她撲了過去,沒了知覺.

看著他倒在床上的樣子,蕭長歌歪著腦袋看了一會,又喊了幾聲,確定他沒有動靜之後才把他的身子擺正.

一直躲在房梁上的那人趁機跳了下來,拉開自己臉上蒙著的黑布道:"公主,王爺在後門處等您,請隨我來."

"不行,溫王已經被下了蒙汗藥,但是等會葉霄蘿必定會派人過來請他,如果發現我不在這里,就麻煩了."蕭長歌嚴肅地拒絕.

江朔卻安心地對她一笑:"公主請放心,王爺已經做好了萬全的安排,今晚溫王府的人都將會有一個好夢."

都將會有一個好夢?該不會是每個人都下了蒙汗藥吧?

最終蕭長歌還是點點頭,如果自己不去的話,他也是會追進來的.

江朔一臉凝重地看著她,等她點頭之後才吹黑了蠟燭,帶著她從窗戶的位置出去.

而皇宮中的夜晚卻是不平靜的.

冷宮門口的一道長街處,一個黑色的身影迅速地從屋頂上面竄了過去,只是一會的功夫,便到了冷宮的院子里面.

一切都來的太過突然太過迅速,還沒有人看清就已經落到了里面.

"誰?"葉皇後身邊的宮女一驚一乍的喊道.

一轉身,身後的黑影便已經消失不見,她撓了撓後腦勺,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

卻在轉身的那一瞬間見到了方才的那個黑影,手中的托盤一下子落到了地上.

"啊……"

叫聲剛叫出來,嘴巴就立即被一只大手封住,那人壓低了聲音在她身邊道:"不要聲張,皇後娘娘呢?"

那個宮女立即怔住,伸手指了指房間里面,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去,一個人影正立在房間門口.

"發生什麼事了?"葉皇後微眯著雙眼看著外面糾纏在一起的兩人,詢問道.

那個男子立即將手里的宮女推了出去,大步地上前握住葉皇後的手腕,將她帶到了房間里面.

幽暗的房間里因為炭火不足有些陰冷,葉皇後目光懷疑地看向了旁邊的這個男子,這麼熟悉的身影讓她開不出口說話.

"母後."黑衣人摘掉了自己臉上的黑布,將自己的臉露了出來.

葉皇後目光忽而睜大,目光警惕地看向了周圍,直到確認沒人知道之後,才把他拉到床邊說話.

"太子,你怎麼這個時候來了?沒人發現你吧?"葉皇後小心翼翼地開口問道.

太子搖了搖頭,放心地道:"今日是溫王的大喜之日,大家都到溫王府去了,沒人會注意到這里.母後,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會被父皇打入冷宮?"

提及這件事情,葉皇後悠悠地歎了一口氣:"還不是因為那個容嬪,一直都跟本宮作對,早就知道她不是個好東西,沒想到竟然在這個時候擺本宮一道."

容嬪?在太子的印象中這個人並不是很得聖寵,只是最近出了一些風頭,就憑她的位置,怎麼能撼動葉皇後的地位?

"母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她一個小小嬪位,為何能夠讓父皇將你打入冷宮?"太子神情焦急地問道.

這件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憑借容嬪的地位當然不能夠奈她何.

只是她自己做了太多的錯事,無法挽回的錯誤疊加在一起,就足夠讓嘉成帝把她打入冷宮了.

"這件事情說來話長,你且聽我慢慢道來."葉皇後語重心長地歎了一口氣.

葉皇後還是對太子有所保留,她不想讓太子知道自己做的那麼多錯事,也不想因為自己再把太子帶入歧途.

但是這個大仇她一定要報,她不能讓容嬪逍遙法外.

不對,最後拿出那卷書冊的人是倫王!

倫王才是罪魁禍首.

"不僅是容嬪,還有倫王,他們兩人是一伙的,如果沒有倫王最後出示的證據,皇上也不會如此堅決地把我打入冷宮,所以罪魁禍首是倫王."葉皇後緊緊抓住倫王的手,語氣里有些隱隱激動.

太子劍眉緊皺,沒想到事情竟然是這樣發生的,他有些恨鐵不成鋼地歎了一口氣.

"母後,你為什麼要做這麼多的錯事?那些人也是活生生的生命,難怪父皇會,會……"太子到底是沒有說到最後.

不過聽他的語氣,已經對葉皇後有幾分的絕望了.

"你還不知道我是為什麼?如果不是為了你,我至于做這麼多的事情嗎?如果不是我,你能這麼安安穩穩地坐著太子之位這麼多年嗎?"葉皇後突然甩開他的手,站了起來.

最悲哀的事情不是她被打入冷宮,而是在她付出這麼多的背後,卻沒有人能夠理解體諒她.

淪落到今時今日這個地步,她是心甘情願的,只是希望自己的付出,能夠看見回報而已.

上篇:第三百三十二章 替罪羔羊     下篇:第三百三十四章 難得溫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