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三十四章 難得溫存  
   
第三百三十四章 難得溫存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百三十四章難得溫存

"母後,你糊塗了啊."太子有些不可思議地看著葉皇後,卻絲毫沒有辦法.

在房間里面來回踱步著,欲言又止,卻還是忍不住開口:"母後,你到底是為了我還是為了你自己?這個太子之位我本來就不想要,如果你是為了我,大可不必."

葉皇後聽著他責怪的話,心里就像是被堵住了一塊石頭一樣,連連後退著.

"你,太子你這話未免也太沒良心了,我到底是為了誰才變成現在這副模樣?你不僅沒有一絲感激之意,而且還來責怪我?你,你到底還是不是我的兒子?"葉皇後的心抽痛著,撕心裂肺地吼著.

聽了她的話,太子的心里也不是滋味,他有些煩躁地踹向了旁邊的椅子,那把椅子瞬間變得四分五裂.

"母後,我不該這麼說,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可是……"太子雙手捧著腦袋,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自己的兒子,自己知道,葉皇後心里也不指望太子能夠對她怎麼樣,但是,這個仇,她一定要報.

"太子,這次我被人陷害進冷宮,也沒有打算出去,我雖然身在這里,但是我一定要讓害我的人付出代價.容嬪和倫王,我不會讓他們好過."

葉皇後一只手猛地拍到了桌子上,陰冷的雙眼緊緊盯著地面,手慢慢地緊握成拳.

全然沒有了皇後的風范,剩下的只是一個想要報仇雪恨的人而已.

她身後的太子見她這副模樣,嘴唇有一刹那間的蒼白,隨後很快便恢複正常.

"母後,你說,要怎麼做?"太子慢慢地放下雙手,妥協地看著葉皇後的背影.

他能夠為她做的就只有這些了,為她報仇,讓她能夠安心.

葉皇後的身子慢慢地轉了過來,目光中閃過一絲贊賞之色.

外面的夜風十分涼爽,吹的人冷颼颼的.

江朔的輕功了得,抓著她的手帶著她在屋頂上面飛著.

蕭長歌慢慢地睜開眼睛,看著底下一閃而過的屋頂,有些不可思議,自己竟然飛了起來.

還沒有看清楚,自己便落到了地上.

"公主,王爺就在房間里面."江朔指了指里面.

蕭長歌站穩之後,來回看了一眼,這里不是冥王府嗎?

這里和溫王府還是有些距離的,在這里待的太久她要怎麼回去?

推開門,還沒有反應過來的蕭長歌瞬間被一道黑影緊緊地摟在懷里,專屬于他身上味道直竄進她的鼻子里,這個味道讓她十分安心.

蕭長歌慢慢地環上他的腰身,抱住這久違的擁抱,就算是再難的事情好像也變得不重要了.

只要有他在她的身邊,就夠了.

"今晚不回去了,好不好?"蒼冥絕慢慢地松開她的身子,低頭詢問道.

"反正蒙汗藥已經下了,回不回去已經無所謂了."蕭長歌挑眉微微笑著,無奈地攤攤手.

蒼冥絕的眉心一跳,就要給她一個深吻,可是還沒有碰到她的唇,自己的唇卻被一只冰涼的手擋住.

"等會,你讓江朔守在房間的房梁上,該不會就是為了讓他送我來到這里吧?"蕭長歌身子稍稍後仰了一些.

被她擋住唇的蒼冥絕臉色有些難看,掰下她的手道:"當然不是,有江朔看著我比較放心,又不能親自陪在你的身邊,當然要找人監視他的一舉一動,不能讓他占你便宜."

蒼冥絕把她拉到床邊坐著,方便兩人說話.

"可是這蒙汗藥也不能天天都下,遲早有一天他會發現的,而且也不能讓江朔待在房梁上面,太危險了,一不小心就會被發現."

而且溫王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遲早有一天會發現的.

"放心吧,江朔的輕功了得,他不會輕易發現的.不過你說的對,也不能天天都這樣,還是要速戰速決,越快解決越好."蒼冥絕皺著劍眉沉思,想什麼辦法能夠讓這件事情快點過去.

蕭長歌點點頭:"明天我就會開始著手查,最首要的事情就是讓葉霄蘿親口承認她害死了我,並且要讓溫王聽見.

其次嘛,就是段貴妃,葉皇後被打入冷宮,宮中僅她一人獨大,現在要抓她的把柄,簡直易如反掌."

只要找到了證據,弄垮整個溫王府也葉家都不是件難事.

蕭長歌的臉上露出難得的笑容,盡快把事情解決了,才能安安穩穩地和蒼冥絕在一起.

"這件事情我會從旁協助,絕對不會讓你以身犯險.只是今晚,臨王到底有沒有對你怎麼樣?"蒼冥絕只要一想到臨王,他的臉上就恨意十足.

當初葉皇後的權勢滔天,葉家一家獨大,宮中唯有她和段貴妃能分兩杯羹.

如今時過境遷,世事無常,葉皇後被打入冷宮,葉家漸漸衰落,這個時候,就是一舉拿下葉家最好的時候.

"沒有,估計臨王老毛病犯了,只是想來看看,卻被賽月發現,還沒有看見什麼就被賽月抓了起來,不過你是怎麼發現他的?"蕭長歌想到臨王,就忍不住想要反胃.

看來當初她的那刀給的還是不夠狠,沒有把他的色心也給切了.

"他鬼鬼祟祟地躲在綠沅居後門的一塊假山後面,出去時我就發現了他,所以,一直跟在他的身後看他有什麼動靜."蒼冥絕臉上露出一個不屑的笑容,回想起那一幕便想要將他殺死.

時間上來說倒也符合,沒想到這個臨王還真是色膽包天,就連自己長兄的王妃都敢前來偷窺.

不過這個溫王倒也是個好性子,竟然就這樣由著他,一言不發.

蕭長歌想著方才發生的事情,總覺得有哪里不對勁.

"在你離開之後不久,府里的幾個嬤嬤便過來敲門,只問里面發生了什麼事情,要找借口進來一看.幸虧那時候已經抓住了臨王,才沒有發現你,只是她們來的也太巧了,幾乎是掐准了時間."

蕭長歌歪著腦袋郁郁寡歡地說著,要說這葉霄蘿未免也太神機妙算了,就算是外面監視她的那些丫鬟,也不能這麼准確地猜出里面發生了什麼事情.

到底溫王府就是個虎穴龍潭,非要闖進去,就只能做好萬全的防備.

"你身邊只有一個婢女太不安全了,明天你偷偷地把你身邊的那些丫鬟模樣畫下來,讓明溪做幾張人皮面具,把她們變成我們的人,這樣我才能安心."蒼冥絕目光沉了一沉.

蕭長歌嘴角緩緩地勾起一抹笑容,目光嫵媚地看向了他.

"不僅是我身邊的,還有葉霄蘿的身邊,尤其是她身邊力氣極其信賴的丫鬟."

只有把葉霄蘿身邊的丫鬟都變成自己的人,才能知道她想要做的事情是什麼,她到底做了一些什麼事情.

才能更快地把她做的那些事情揪出來,讓想要知道的人都知道,想要報仇的人都報仇.

蒼冥絕伸手摟住她的肩膀,把她的腦袋按在自己的肩膀上,感受著這甜蜜溫馨的一刻.

"等處理完這些事情,我就帶你離開這里,到一個只有我們兩人的地方,如何?"蒼冥絕摩挲著她的肩膀,感受著她在自己懷中的感覺.

只有真實地觸碰到她,他才能感覺到安心.

聽見他的這句話,蕭長歌突然抬起了頭,有些疑惑地看著他,難道他不想要那個位置嗎?

"怎麼了?"蒼冥絕眼角含笑地看著她的目光.

蕭長歌重新縮回他的懷中,只要現在這樣就很好了.

不管他想不想要那個位置,她都會支持他,不過最好兩個人一起生活,不管世間任何事情就夠了.

"沒有,我只是在想將來的事情."蕭長歌抱住他的身子,嘴角含笑.

將來的事情誰都不知道,可是她最近卻常常在幻想,他們之間會不會有一個很好的明天.

"將來?"蒼冥絕微微地呢喃地一下,隨即堅定地展露出一個笑容.

"將來我們會有一兒一女,看著他們長大,過著神仙般的日子.不憂愁,不煩惱,不爭吵,隨心所欲,悠閑自在."蒼冥絕一面說著,一面摟的她更加緊了.

這個是他想要的,也是他最鍾愛的,僅此一人,攜手一生就夠了.

"想法不錯嘛,世上美好的事情也不過如此了,你竟然這麼貪心想要全部都有?"蕭長歌微微抬頭看了他一眼,調侃道.

蒼冥絕地無奈地道:"沒辦法,在遇見你之前,我從來都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遇見你之後,我才算完全了.所以,這是老天虧欠我的."

說罷,便要深深吻住她的唇,蕭長歌見躲閃了一下卻沒成功,被他緊緊地擁住.

"砰"一聲,門卻在這個時候被人猛地推開.

兩人幾乎是在瞬間分開.

目光齊刷刷地看向了門外,蒼冥絕微冷的雙眼緊緊地鎖在罪魁禍首的身上,一副欲求不滿的表情.

到底是哪個不要命的人竟然敢在這個時候推門?

阿洛蘭雙眼圓睜地看著兩人,突然猛地眨了眨眼睛,伸出手捂住了雙眼:"我什麼都沒看到,什麼都沒有看到."

蕭長歌無奈地攤攤手看著蒼冥絕,注定今天晚上兩人是不能親密相處的了.

阿洛蘭面紅耳赤地閃到了門的一邊,呼吸急促,想著方才那一幕,她的心就不由得砰砰地跳動起來.

她知道今晚小花會來冥王府,所以找了個機會過來,想和她說說話,誰知道……竟然看到這麼害羞的一幕,真是……

"一次兩次都這樣,把這冥王府當成什麼了……"蒼冥絕咬牙切齒地就想出去訓一頓,可是手卻被蕭長歌拉住.

"阿洛蘭可能有話想和我說,你就讓讓她吧."

上篇:第三百三十三章 本王有錯?     下篇:第三百三十五章 教訓丫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