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三十六章 進宮請安  
   
第三百三十六章 進宮請安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百三十六章進宮請安

葉霄蘿有些不屑地嗤笑了一聲,她一個區區側王妃,竟然不分尊卑來質問自己?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慢慢地走到了她的面前,臉色越發地難看起來.

"我教訓我的丫鬟,關你什麼事?這麼多管閑事,是不是想有朝一日坐上我的位置,來教訓我啊?"葉霄蘿瞪大了雙眼,目光冰冷地看著蕭長歌.

原以為她這麼說,蕭長歌會知難而退,沒想到卻錯了.

蕭長歌慢慢地往前逼近一步,臉上沒有任何恐懼:"確實不關我的事,只是蒼葉向來以善為先,王妃做出這種事情,要是被人知道定會加以詬病,到時候,讓世人怎麼談論溫王府?怎麼談論王爺?"

這原是每個府里都會發生的事情,非得被她說成十惡不赦的樣子.

葉霄蘿冷笑一聲:"我說公主,你今日嫁給溫王,成為側王妃,就要知道自己的位分.我才是溫王府的正妃,你憑什麼教訓我?

既然你不知道府里的規矩,那我不妨親手示范給你看,讓你看看什麼叫做規矩."

說罷,便轉身叫來了自己身邊的丫鬟東云,一個嬌小的丫鬟立即匆匆地從她身後一路小跑前來.

"你去把溫王府的家規拿來,我要一條一條地讓側王妃演示給我看."葉霄蘿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轉身走上台階.

見到中間的那個丫鬟依舊哆哆嗦嗦地跪在地上,一腳把她踹開.

現在找到了更有意思的人,怎能放過這麼好的機會對付她.

溫王府的家規可是整整兩本書,少說也得上百條,一條一條地讓她做下來,才能解葉霄蘿的怨恨.

賽月回頭看了蕭長歌一眼,不動聲色地退出去,想要去請溫王過來.

可是,腳步才退到門框的位置,葉霄蘿卻猛地喝道:"站住,沒規矩的東西,我同意你出去了嗎?給我站到里面來.等會還需要你上場呢."

看來是沒有機會了,賽月神情有些焦急地退到了蕭長歌的身邊.

蕭長歌卻回頭遞給她一個放心的笑容,讓她不用擔心.

不一會,那個叫做東云的丫鬟便把府里的家規拿了過來,整整兩本厚重的書顯得有些沉重.

"王妃,這些就是了."東云放道她的面前道.

"打開,念給她聽."葉霄蘿倚靠在椅子上,懶洋洋地道.

東云進府之前也讀過書,略微識得幾個字,況且這本書她也是讀過的,此時毫不費勁地讀起來.

"溫王府家規第一條,新過門的王妃必須給正王妃磕頭請安奉茶."東云朗聲念道.

又是這麼沒創意的磕頭請安奉茶,蕭長歌目光平靜地看著葉霄蘿,難得今日過來一趟,這麼有意思的事情怎麼能不嘗試嘗試呢?

"確實,作為側妃應該給正妃奉茶."蕭長歌笑著點點頭.

還算識相,葉霄蘿淡淡地笑了笑:"只要你今天讓我高興了,我會酌情考慮放過你的."

說罷,便看向了東云,讓她去拿了茶杯上來.

蕭長歌從她那里接過了茶杯,雕刻著清花的瓷杯看起來十分別致,可惜了這麼好的茶具,竟然用在葉霄蘿的身上.

端著手里的杯子,蕭長歌上前一步,慢慢地俯下身子對她請安,可是就在俯身的那一瞬間,身後一股無形的力量將她猛地一推.

她身子立的不是很穩當,連人帶杯就摔了出去.

可是,她的手卻在關鍵時刻被賽月抓住,止住了這一次刻意的摔跤,只不過手中的杯子倒是不小心飛了出去.

"啊!"葉霄蘿的驚叫聲傳出,她的身上被灑滿了滾燙的茶水.

幸虧冬天穿的厚,茶水才沒有燙到她,不然,非得去一層皮不可!

"和瑟!你是不是故意的?對正妃大不敬你可知該當何罪?東云,給我掌嘴!"葉霄蘿怒氣沖沖地指著蕭長歌道.

被灑了一身的茶水,葉霄蘿第一件事不是去換衣裳,而是先教訓自己,看來自己的魅力是夠大的.

被喚作東云的丫鬟聽了,立刻卷起了自己的衣袖,仿佛是做習慣了這種事情,竟然有些興奮.

幾步走到蕭長歌的面前,咬牙道:"真是對不起了,側王妃,您眼睛一閉一睜,也就過去了."

說罷,抬手就往蕭長歌的臉上揮去,賽月在一旁正想抓住她的手腕,可是身後卻猛地響起一聲"砰"的踹門聲.

大門被重重地踢開,溫王的身影昂首闊步地從門口走了進來,目光冰冷地在葉霄蘿身上來回掃視著.

最後,目光停留在蕭長歌的身上.

東云的手勢因為愣怔還停留在半空中,見到溫王的目光落在蕭長歌的身上,立即放了下來.

溫王忽而抬腿,一腳踹向了東云,她立即騰騰地摔向了門口,捂著胸口,快要喘不上氣.

"該死的,誰允許你碰她了?"溫王目光陰冷地看著葉霄蘿,一步一步地走向了她.

見到溫王過來,而且還對自己的丫鬟動手,葉霄蘿的心就像是一只被吊起來的水桶般七上八下.

說實話,她還是願意承認,自己有點害怕溫王.

"本王說的話,你是一句都聽不進去嗎?"溫王猛地伸出一只手掐住了她的脖子.

葉霄蘿被他的大手緊緊地鉗制住,根本沒有說話的力氣,臉色憋的青紫難受,雙手緊緊地攀上他的大手.

眾人見狀,紛紛噤聲,害怕溫王會一失手做出什麼事情來.

蕭長歌則是有些好奇地看著兩人,她知道溫王素來對葉霄蘿不好,不過也沒有想到會是這種情況.

"沒……沒有……"葉霄蘿艱難地扯出幾個字.

溫王冷冷地看了她幾眼,猛地將她推了出去.

葉霄蘿整個人向後倒去,摔在了椅子上.

"以後,不要讓我看到類似的事情發生,否則,我定不會饒你."溫王冷然警告.

直到看見葉霄蘿點點頭之後,他才轉身走向了階梯.

目光看到蕭長歌時,她的臉上竟然充斥著有些緊張害怕的目光,還有一些難以相信.

溫王見她這副樣子,有些難受地摟住她的肩膀,在她耳邊溫柔道:"嚇到你了吧?沒事了,以後不要到漣浮苑來,乖乖地待在綠沅居,我會護你周全."

大手剛剛好環住她的肩膀,將她整個人帶了出去.

賽月緊跟在兩人的身後,慢慢地跟著他們走了出去.

"我沒事,只是一時間走錯了路,到這里便聽見這里有聲音,所以才進來看看.其實王妃沒有對我做什麼,王爺你也不用發那麼大的火."蕭長歌輕聲勸阻道.

兩人最後的一絲聲音傳進葉霄蘿的耳朵里,隨後的聲音她便一絲也聽不見.

為什麼,為什麼每次在別人的面前,溫王就感受不到她的存在?

葉霄蘿捂住自己方才被他緊緊掐住的脖子,上面帶著他的憤怒,他的溫度,他維護另外一個女人時的認真和面對自己時的冷漠.

既是珍貴的,又是心痛的,她一直都徘徊在愛與痛的邊緣,一面想要堅持,一面卻因為太痛而想放棄.

徘徊不定的她至今沒有做出正確的選擇,所以才會一次又一次地受傷.

"王妃,您沒事吧?要不要找個大夫……"東云仿佛有些習以為常,竟然沒有一絲的好奇.

葉霄蘿低沉著擺擺手,搖了搖頭:"不用,你出去吧."

東云不敢再多說什麼,連忙開門退了出去.

溫王府的馬車已經等候在門口,溫王攜著蕭長歌上了馬車,准備進宮.

上馬車時,又叮囑了蕭長歌幾句,告訴她不要主動去招惹葉霄蘿.

蕭長歌每一條都認真地聽著,慢慢地記了下來.

沒想到兩人的感情竟然糟糕到了這個程度?

方才的那件事情,確實讓她大吃一驚,雖然早就預料到兩人的感情,但是卻沒有想到溫王會那麼輕易地就對葉霄蘿出手.

那種手勢和動作似乎十分熟練一般,輕輕松松,不費吹灰之力就握住了葉霄蘿纖弱的脖子.

看著蕭長歌冥思苦想,擔驚受怕的樣子,溫王拍拍她的肩膀讓她寬心:"你放心,只要你乖乖的,我是不會那麼對你的."

只要乖乖的?那她要是不乖呢?他又會想什麼辦法對付自己?

才說了沒幾句話,馬車就停在了宮門口,剩下的路要兩人一起走進去.

突然,宮門口卻再次傳來了一聲馬蹄的聲音,蒼冥絕的馬竟然也在這個時候停在了這里.

就像是特地掐好時間前來一般.

"六弟,怎麼見了我就走?也不讓我看看六王妃的容貌了?"蒼冥絕下了馬,負手跟在兩人身後.

原本想就此避開蒼冥絕的溫王,在聽見他這句話之後,猛地停下了腳步.

"四哥,我今日帶和瑟去向母妃請安,要說這容貌四哥也見過,就不耽誤四哥了."溫王回頭說罷,像是宣告似的,將手搭在了蕭長歌的肩膀上,親密地環著她.

被他的大手環繞著,蕭長歌只覺得自己的後背像是火燒一樣,一定是被蒼冥絕的目光緊盯著.

她想要推開溫王的手,卻被他再次抱住,只好作罷.

這邊蒼冥絕的臉色已經是冰冷到極點,就這樣目送兩人恩愛親密地離開.

猛地抬腿踹了前面的白雪,積雪瞬間飛灑漫天,又撲撲簌簌地落了下來.

那個蠢女人,難道就不知道躲閃一下嗎?

上篇:第三百三十五章 教訓丫鬟     下篇:第三百三十七章心有靈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