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三十七章心有靈犀  
   
第三百三十七章心有靈犀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百三十七章心有靈犀

兩人的身影漸漸地消失在宮門口,一路上蕭長歌的神情都不是很好,直到走到了一處較為隱蔽沒人的地方,才伸手甩開了溫王的手掌.

"王爺你剛才是什麼意思?是故意利用我做給冥王看的嗎?"蕭長歌停下腳步,帶著質問的語氣看著溫王.

沒想到方才自己的舉動竟然讓她這麼生氣,溫王不否認剛才是為了氣冥王的,只是自己那麼做也是有理由的.

有誰希望自己的女人被另外一個男人惦記著?

"剛才你也看見了,冥王他故意在我面前提起你,之前你們的關系眾所周知,如果不那樣做,他可能會對你做出什麼不利的事情,我不希望你受傷."溫王沒有辯解,不過他說的未必全是事實.

蒼冥絕會對自己怎麼樣,蕭長歌的心里清楚,剛才那一下,溫王不過是利用自己打擊蒼冥絕而已.

"你知道就好,冥王和我沒有任何關系,王爺費心了."蕭長歌說罷,頭也不回地往前走去.

面前的大雪微微地擋住了她的雙眼,不過她還是走的異常堅定,如果自己不這樣做,溫王可能會覺得自己和蒼冥絕確實存在什麼關系.

他的猜測能力強,只要把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連貫起來,就能夠猜測出里面到底有什麼貓膩,而要打消溫王心里的這種疑惑,唯有讓他知道,自己是真的在意他.

看著蕭長歌的身影越走越遠,溫王竟然沒有一絲的生氣,反而還直直的追了上去.

"你生氣了?"溫王抓住她的手,問道.

蕭長歌沒有說話,忽而停了下來.

"王爺,和你成親之後,我的心里不會再有其他的人,就算是我曾經和冥王有過交集,那也已經過去了,以後我的心里只會有你一個人,你也不用再試探我了."蕭長歌低垂眉眼,楚楚可憐.

自己的心思被她毫不保留地說了出來,溫王的心里竟然沒有一絲的生氣,而是對她的愧疚.

聽著她可憐兮兮的話,溫王的心里就像是被一根根針紮進去似的疼著,或許自己真的不應該懷疑她,到底是自己的疑心太重了,沒有顧及到她的情緒.

"我知道,以後不會了,我絕對相信你."溫王揉揉她的頭發,悠悠地歎了一口氣,"真拿你沒辦法."

蕭長歌也知道適可而止,若是太過分了,可能會有反作用,此時立即點點頭,笑逐顏開.

"既然如此,那我們拉鉤,以後互相相信,再也不猜忌,好嗎?"蕭長歌率先伸出了小拇指,示意他勾上.

看著她有些稚氣的舉動,溫王的心竟然也跟著年輕起來,也勾起小拇指和她拉鉤.

"快走吧,母妃還在宮里等著我們去請安."溫王和她拉過手指之後,便帶著她往段貴妃的宮中走去.

兩人的腳步倒也快,段貴妃的宮中才把早飯擺上桌,兩人就已經來到了門外.

"參見母妃."

"兒媳和瑟參見母妃,祝願母妃吉祥安康."蕭長歌也隨著行了一禮.

上座的段貴妃淡淡地抬頭,接過了蕭長歌手里的茶杯,里面漂浮著她最喜歡的雨後龍井,她微微地喝了一口,覺得味道不錯.

"皇兒,你先起來吧."段貴妃示意溫王先起來,卻沒有讓蕭長歌起來.

明眼人都知道是什麼意思,溫王眉頭微皺,沒有說什麼,起來時伸手扶住了蕭長歌,准備把她也拉起來.

"我沒有讓她起來,我還有話要說."段貴妃看著溫王的舉動,立即制止住他即將動手的舉動.

蕭長歌十分明了她的意思,慢慢地揮開了溫王的手,依舊筆挺地跪在地上.

"聽說,昨天在溫王府發生了一些事情?"段貴妃居高臨下地看著她.

看來段貴妃也有安插人手在溫王府里,這麼快就知道了溫王府里發生的事情,就連已經被溫王封鎖起來的消息都知道.

段貴妃悠然一笑,像是在嘲諷一般:"你是不是在想是誰告訴我的?昨夜,蘿兒就已經將事情的所有經過告訴本宮了,本宮今天只是想知道事情的真實經過而已."

原來是葉霄蘿,也難怪,這麼積極地就把府里的事情往外面宣揚,生怕別人不知道昨天綠沅居發生的事情一般.

"回母妃,昨夜的事情是這樣的,一個黑衣人企圖想要從綠沅居的後門窗戶爬進房間,所幸府里的嬤嬤來得及時,避免了可能發生的傷害,溫王之所以不想讓您知道是不想讓您擔心."

蕭長歌盡量把事情縮小化,不想再多提及昨晚的事情.

可是,段貴妃卻在這個時候歎了一口氣,蕭長歌眉心微皺,揣測她的這個歎息到底是何用意.

顯然已經知道了所有經過的她,並不是很相信蕭長歌此時說的話.

臨王……到底是不能夠責罰的,這件事情到底不能夠讓嘉成帝知道,她要保住臨王,所以只能對這個公主有所抱歉了.

"昨晚的事情讓你擔驚受怕了吧?這件事情本宮一定會呈報給皇上,溫王府進了賊,可不是件小事."段貴妃言語之中帶著試探的意思,微微抬頭看了看蕭長歌.

她到底是想說什麼?蕭長歌在心里暗暗地想了一會,既然她能夠這樣說,就很有可能已經知道了是誰干的,既然知道,又刻意這樣問……

蕭長歌的心里的瞬間明朗起來.

"母妃,這件事情影響到溫王府的聲譽,關系到溫王的前程,既然事情已經過去,而我也沒事,就不用稟告父皇了,免得讓他擔憂."蕭長歌低頭,儼然一個為夫君操心的小女兒.

聽著蕭長歌的回答,段貴妃有些贊賞地點點頭,伸手親自扶她起來.

"你能夠這樣明白事理,我就很欣慰了,起來吧,你們都餓了吧?趕緊坐下用膳吧."段貴妃握住蕭長歌的手,將她帶到了飯桌面前.

眼前的菜色十分複雜多樣,看起來色香味俱全,芳香撲面而來,讓人忍不住食指大動.

而蕭長歌卻沒有了想要用膳的欲望,方才的那件事情讓她的心里對段貴妃更加地防備,即使是自己已經打消了她對自己的疑心.

"用膳吧,用過之後再去給你父皇請個安,他近日忙的常常抽不出空好好用膳,你要是有心去提醒他一下,他必然會很開心."段貴妃漱口之後對溫王道.

最近嘉成帝確實很忙,仿佛是刻意讓自己那麼忙似的,就連她去禦書房,也不能見到一面.

"是,不過今日進宮時兒臣見到冥王了,不知他進宮是不是去了父皇那里."溫王毫不忌諱地道.

蕭長歌握著手帕的手一頓,認真地聽著溫王的話.

看來,他們母子並沒有把自己當成外人,還是他們說話本來就是這麼肆無忌憚?

段貴妃微微地瞥了瞥他,不屑地說道:"他進宮還能做什麼?在這宮中除了向皇上請安……"

話說到一半,卻猛地停了下來,銳利精致的雙眼突然對上了溫王的雙眼,兩人的目光都有些疑惑.

仿佛是想到了什麼十分讓人驚訝的事情般,震驚地開口:"你說,是不是皇上召見他了?"

溫王臉色漸漸地難看下來,今晨走的太過匆忙,竟然沒有從他的口中套話出來.

"母妃,父皇如果召見他,會說些什麼事情?"溫王皺著眉頭問道.

段貴妃在房間里面來回踱步著,深思熟慮了一會道:"這幾日皇上除了早朝,其余時間都待在禦書房里接待外臣,就連我去求見都被拒之門外.這個時候他能夠讓冥王前去見面,可能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吩咐."

在這個時候召蒼冥絕,一定有著什麼不可告人的事情,溫王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慌忙地站了起來.

"母妃,要不要我去探聽一下?"溫王詢問道.

段貴妃看了看他,道:"如果他進宮是見皇上,那這個時候皇上一定沒有時間見你,你去了也沒有什麼用."

蕭長歌聽著兩人的對話,一直在旁邊保持靜默.

不過她的腦海里,卻不斷地回想著今晨和蒼冥絕見面的場景,突然間明白了什麼.

段貴妃擺擺手,最終還是沒有讓溫王前去.

"最近就快年下,皇上他可能只是和他說些體己話也不一定,還是不要前去."

蕭長歌喝了一口水,找了借口便出去了.

外面的風雪已經停了下來,陽光從云層里面鑽出來,為大地灑落淡淡的光芒.

她順著長廊一直往東華園的方向走去,如今她嫁給了溫王,那里應該沒人居住.

找了一條人煙稀少的小路進了東華園,雖然大門緊閉著,但是旁邊的小門卻偷偷地露出了一道門縫,仿佛是專門為她開著的.

蕭長歌推開門走了進去,里面的陳設還是和她離開時一樣,沒有變化.

才走到門口,遠遠地就看見蒼冥絕的身影立在外面的長廊上,逆著光,為他高挑的身影鍍上一層金光.

"你今日進宮,該不會是為了來東華園尋找往日的記憶吧?"蕭長歌和他並肩站在一起,一起看著外面的積雪.

蒼冥絕伸出手攬住她的肩膀,緊繃了一個上午的心情有那麼一瞬間的松軟,摟著自己心愛的女人看雪,是多麼美好的事情.

"那你過來,該不會也是一樣吧?"蒼冥絕回問.

蕭長歌一怔,突然笑了起來.

也是,來到這里只是她的突然起意,並沒有事先和他說好.壓根都沒有想到他會在這里,只是心里有種猜測,一直指引著她過來.

"方才段貴妃和溫王說到了你,他們以為你進宮是受到了皇上的傳召,所以我才過來的."蕭長歌實話實說.

她只是為了證明自己心里的想法,才會來到這里.

上篇:第三百三十六章 進宮請安     下篇:第三百三十八章 暗里奔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