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三十八章 暗里奔波  
   
第三百三十八章 暗里奔波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百三十八章暗里奔波

"我知道你會來,一直在這里等你."蒼冥絕心滿意足地笑道.

蕭長歌靜靜地依偎在他的懷里,沒想到兩人還真是心有靈犀,就連這種事情都能想到一塊.

"畫像畫了嗎?"蒼冥絕突然開口問道.

賽月可是畫人像的高手,但凡是她見過的人,必能過目不忘,並且能夠准確地畫出人物的肖像.

進宮之前,賽月就已經見到了葉霄蘿身邊的宮女,那個名叫東云的丫鬟.

"賽月今日沒有進宮,一直在王府里面畫著.今晨我見到了葉霄蘿身邊的頭等丫鬟,實在聰明伶俐,仿佛葉霄蘿身邊的許多事情都是她想出來的."蕭長歌有些不可思議地道.

想著那天東云熟練並且干練的舉動,不難看出她對于葉霄蘿的重要性.

若是能夠借此機會,把她除掉,想必葉霄蘿身邊第一個能拿主意的人就已經消失不見了.

"知道了,今晚我派人去溫王府取畫像,盡快讓明溪把人面面具做出來."蒼冥絕眼神突然冰冷下來,點點頭.

出來的時間已經夠久了,蕭長歌看了看天色,若是溫王找不到自己,恐怕會懷疑了.

"我要離開了,出來已經好一會了."蕭長歌把頭從他的肩膀上抬起來,可是,還沒離開,就被他再次壓下.

"別急,再陪我待一會,你不在,我一個人容易胡思亂想."蒼冥絕霸道地鉗制住她的手,不讓她離開.

蕭長歌反而笑道:"想什麼?"

"想我們的從前."蒼冥絕毫不猶豫地開口.

近日見到她,他總是會想起從前的他們在一起的日子,雖然沒有現在這麼平靜,但是偶爾吵鬧也很開心.

蕭長歌往他的肩膀里蹭了蹭,突然想到了自己在疊谷的時光,也是和他一樣,喜歡想從前的時光.

越是難受,就越是容易去想念,越是想念,就越是難受,來回不斷地徘徊著,沒有盡頭.

雖然清楚地知道這是一個沒有盡頭的痛苦,可是她還是忍不住去想念.

"現在多好啊,何必去想從前."蕭長歌歎道.

對于蒼冥絕來說,只要有她在的時候,都是美好的,從前也是一種不可割舍的美好.

蒼冥絕卻突然間環住了她的肩膀,把她整個人帶到了長廊的拐角處,壓低眉眼看著她,對她比了一個"噓"的手勢.

他凌厲狹長的雙眼中透著銳利的光芒,朝著門口的方向看去.

"有人來了."他低沉著嗓音道.

蕭長歌當下便道:"可能是溫王見我沒有回去,派人出來尋我,你趕緊走吧."

蒼冥絕紋絲不動.

外面的腳步聲越來越近,踩著積雪的聲音慢慢地徘徊在兩人的耳里,忽遠忽近.

"我等會就告訴他,想念曾經住過的地方,所以走著走著就到這里來了,他不會懷疑我的,你趕緊走吧."蕭長歌伸手推他的胸膛,她知道他在想她該如何脫身的問題.

聽見了蕭長歌的話,蒼冥絕的心這才滿足地落回了胸腔.

"你小心些."蒼冥絕揉了揉她的頭發,慢慢地轉身離開.

一閃身的功夫,人便已經消失不見了.

直到確定了他已經離開之後,蕭長歌才深吸一口氣,慢慢地走了出去.

"側王妃在這里,側王妃在這里!"一個嘹亮的男聲突然喊道.

宮中的太監竟然都出來尋找,看來溫王是十分擔心她的安危,這樣大張旗鼓地派人出來尋找.

蕭長歌清理了一下身上的雪花,看著他道:"嚷嚷什麼?我聽得見."

那個太監立即低下頭,不敢說話.

門口的一群宮女立即停住腳步沒有上前,一個熟悉的身影從門口朝著她的方向走來.

"你怎麼走到這里來了?"溫王臉色有些難看地問道.

若不是他派了這麼多人出來尋找,要等到什麼時候她才肯出來?

蕭長歌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方才出來時便突然想到了東華園,曾經住了兩個月的地方,和我也有感情,所以過來看看."

溫王抬頭看了看這個不大的院子,他曾經也想進來,可是終究沒有踏進這個園子里.

"既然如此,那我陪你一起走走吧,反正母妃那邊也不用再過去請安了."溫王說罷,便拉起蕭長歌的手,准備往東華園里面走去.

蕭長歌卻緊緊地扯住他的手,臉色有些難看地道:"不用了,我方才已經看過了,突然間覺得有些傷感,還是不要去了吧."

聽著她前後不一的話,溫王的目光漸漸地質疑起來,眼角勾起一抹冷笑,不過很快便收攏起來.

"怎麼了?一會說去,一會又不去?反正來了也是來了,不如進去看看."溫王說罷,便抬腿走了進去.

蕭長歌默不作聲地跟在他的身後,知道他非得自己看過一眼才會放心.

不知道蒼冥絕有沒有離開這里,不過,憑著他的武功,此刻想必應該已經離開了吧.

果不其然,里面除了她曾經用過的,沒有帶走的東西之外,什麼東西都沒有.

蕭長歌的心里松了一口氣.

溫王幾乎十分認真地把每一間房間都看去,直到確定了里面什麼人都沒有,他才願意轉身離開這里.

長廊外面的蕭長歌歪著腦袋,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直到他出來之後,才開口問道:"王爺似乎在找什麼."

被人戳中了心事,蒼冥絕也沒有那麼難堪,只是淺淺一笑:"我在找你從前住在這里留在的痕跡,看看有什麼能夠帶走的."

聽著他說謊不臉紅的話,蕭長歌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王爺這話,倒是讓和瑟羞愧了."

"羞愧什麼,你是我的王妃,不管做什麼,都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既然已經看完了,我們就回府吧."溫王嘴角露出邪邪一笑,帶著她離開了東華園.

而就在他們離開的那一瞬間,東華園的屋頂上,一雙銳利狹長的雙眼直勾勾地盯著他們離開的方向.

蒼冥絕微微一翻身,便跳了下來,冰涼的大手慢慢地從自己眼前的一根柱子前摸過,那是方才蕭長歌倚靠過的.

他眼底的光芒越發地炙熱起來,最後爆發在這個冰冷的黑夜里,消失得無影無蹤.

與此同時,擁香樓內,兩道身影正緊緊地纏綿在一起.

幽暗的燭火在慢慢地燃燒著,帶著幾聲微不可聞的聲音,響在這個氣喘籲籲的房間里.

寬大的床上躺著兩具白皙的光潔,未著寸縷的男女,不過卻在冰冷的冬夜緊緊地用厚重的被子擋住了身子.

錦瑟小鳥依人地依偎在太子的身上,有些疲累的她眼睛緊緊地閉著,可是心里卻十分清醒.

"太子,你今日是怎麼了?是不是遇見了什麼棘手的事情?錦瑟雖然力薄,卻很願為太子分憂."錦瑟婉轉開口.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這些年和太子糾纏在一起,差點忘記了她的目的.

可是,她真的不想再過從前的那些日子,她知道自己配不上太子,這也阻擋不了她要和太子在一起的心.

不管前方有多少的風雨磨難,她都會一直陪在他的身邊,和他堅定地走下去.

"沒事,就是有些煩,和你在一起這些煩惱都消失得一干二淨."太子轉身松開她的身子,轉身起床.

空了的懷抱讓錦瑟有些難受,她迫不及待地睜開眼睛爬了起來,看著太子的背影.

"你要去哪里?"錦瑟有些焦急地問道.

"有事,你在這里待著,最近我可能都不能過來看你了."太子一邊穿著衣裳,一邊回頭對她說道.

最近都不能過來看自己?錦瑟心里一跳,她已經習慣了有他的日子,不能過來是什麼意思?

"太子,你是不是不要錦瑟了?是不是錦瑟做錯什麼了?你說,我會改的."錦瑟連忙套上了一件薄薄的衣裳問道.

"不是你的錯,只是宮里最近發生了一些事情,我急著處理,只要事情處理完了,我還會過來看你的."太子扣上衣裳的扣子,伸手拍拍她的肩膀.

聽了他的解釋,錦瑟的心里才稍微地松了一口氣,不管怎麼樣,只要不是不再見她就好.

"那你一定要記得自己說過的話,一定要回來."錦瑟依依不舍的拉住他的手,幾乎是哀求地道.

她的目光在幽暗的燭火下顯得有幾分楚楚動人,太子怎麼看,怎麼覺得看不夠.

忽而伸手將她橫抱起來,慢慢地走到了床上,把她溫柔地放在床上,蓋上厚重的被子.

"睡吧,外面冷."太子面無表情地說道.

錦瑟還以為他舍不得自己,想要留下來陪她一個晚上,誰知,得到的竟然是這個回答.

可是,她也沒有辦法,無法左右他的想法.

她只能看著他的身影一步一步地走了出去.

太子緊緊地裹著自己身上的披風,修長高挑的身影漸漸地淹沒在黑夜里,朝著擁香樓相反的方向走去.

整個人漸漸地和黑夜融為一體,地上的積雪留下他深深的腳印,沒多久,又被後到的白雪堆積起來,那些腳印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一路前行,太子立在葉府的門前,一個翻身,便從旁邊的院牆翻身而進.

葉府的書房燭火通明,仿佛在等待誰似的.

推開門,葉國公正坐在書房的真中央,手里捧著一本書冊,聽見外面的動靜,卻沒有抬頭.

"舅舅好興致,這個時候竟然還有心思看書."太子坐到了旁邊的椅子上,語氣有些嘲諷.

"書乃黃金屋,是修身養性之本,不管在什麼時候都不能拋棄書籍."葉國公這才合上了書冊.

"怎麼樣?打聽到了什麼?"葉國公目光微眯,面無表情地看著太子.

上篇:第三百三十七章心有靈犀     下篇:第三百三十九章 深夜落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