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四十一章 雪地摔跤  
   
第三百四十一章 雪地摔跤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百四十一章雪地摔跤

次日清晨,天亮的很早,蕭長歌也醒的格外得早,旁邊沒有了讓她壓抑的人在,果真是與眾不同的一天.

洗漱梳妝完畢之後,蕭長歌便到了正廳去用早膳,今日的菜色十分簡單,完全沒有了溫王在的時候那種花樣百出的感覺.

旁邊的丫鬟把幾樣簡單的小菜上完之後,便守在蕭長歌的身邊,等候吩咐.

"王妃,今日的早膳有些簡單了,您將就著用,溫王從昨晚開始就一直守在漣浮苑,所以廚藝好的廚師都到了漣浮苑去."齊嬤嬤倒是先她動筷之前開口.

故意利用她用早膳的時候說些葉霄蘿和溫王恩愛的話,想要看看她會不會生氣.

如果自己生氣了,那她就有理由把這件事情添油加醋告訴溫王,正好遂了葉霄蘿的願.

"是嗎?"蕭長歌夾了一個菜嘗了嘗,點點頭,"今日的菜色似乎比平時的還好吃."

齊嬤嬤一怔,原本打算接她的話茬說話,可是卻不知道該怎麼繼續下去.

只好回道:"今日下廚的是宣廚的徒弟."

蕭長歌贊賞地點點頭:"賞吧."

平白無故地為一個不起眼的廚師討了賞,齊嬤嬤的心里真不是滋味.

昨個晚上王妃落水,王爺過去一個晚上陪著,再怎麼樣也要利用這件事情煞煞蕭長歌的威風,讓她知道主次之分.

"側王妃,昨日王妃落水,王爺雖然一個晚上不眠不休地陪著,但是作為側王妃,您用完早膳之後,也應該過去照顧,這是作為側王妃最基本的禮儀."齊嬤嬤不依不饒地道.

一口一個側王妃,不斷地提醒她尊卑貴賤,主次之別,倒是提醒了蕭長歌一件事情.

"這位嬤嬤,您好歹也是伺候王妃過來的,怎能不知道王府的規矩呢?你是府里的老人了,說話時應該帶上'回稟’和'請’二字,並且恭敬行禮,您該不會是老糊塗了吧?"

蕭長歌用旁邊的繡絹擦了擦嘴,微微笑地看著底下的齊嬤嬤.

"謝側王妃,老奴明白了."齊嬤嬤僵硬的陪著笑臉,還是恭敬地回答.

畢竟她現在伺候的是側王妃,不能在她的面前駁了面子.

"我倒是沒看出來嬤嬤明白了什麼,還請嬤嬤做一遍方才的話,讓其他的丫鬟也都聽個明白,免得錯亂了規矩."蕭長歌懶懶地倚靠在椅子上,側目看著齊嬤嬤.

齊嬤嬤臉色漸漸地蒼白起來,她在溫王伺候了這麼久,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屈辱,就算是葉霄蘿也要敬她三分.

可是如今一個新嫁的側王妃,竟然對她頤指氣使,不斷地羞辱她,這口氣怎能忍?

咬咬牙,看向了蕭長歌,她的身份擺在眼前,不管將來怎麼樣,她現在畢竟是個側王妃,該做的事情還是得做.

"回稟側王妃,昨日王妃落水,王爺雖然一個晚上不眠不休地陪著,但是作為側王妃,請您用完早膳之後,過去照顧."

齊嬤嬤下跪行禮說道,話至此處,頓住不語.

"嬤嬤的記憶力不錯,短短的時間竟然將方才說的話記住了大半.等我用完早膳之後,會去漣浮苑的,你且放心好了."蕭長歌並不打算繼續羞辱她,輕松地放他一馬.

對付一個嬤嬤不算什麼,她只是殺雞儆猴,讓其他的丫鬟知道,她蕭長歌是溫王府的側王妃.

齊嬤嬤依舊筆挺地跪在地上,畢竟現在是冬天,她的年紀見長,膝蓋被風一吹就疼得不得了,如此跪在地上,更是讓她疼痛難忍.

可是蕭長歌卻遲遲沒有讓她起來的意思,她只好趁人不注意,用寬大的衣袖掩蓋著,用雙手護住膝蓋.

旁邊的一干丫鬟都低頭不語,也不敢上前求情,只等著蕭長歌開恩.

賽月看著這些趨炎附勢的小人,心里一陣痛快,想著今日真是個立威的好日子.

"起來吧,賽月,我們去漣浮苑看看王妃."蕭長歌這才起身,居高臨下地站在齊嬤嬤的面前,看著她.

賽月立即上前扶住她的手腕,攙扶著她出門.

兩人的身影漸漸地沒入雪地里,就連最後一絲的腳步聲也消失不見.

里面的丫鬟這才慌手慌腳地去拉齊嬤嬤起來.

"齊嬤嬤,您怎麼樣了?"

"側王妃真是太過分了,我們要不要把這件事情告訴王妃?"

"對呀,不過是仗著王爺喜歡她,就這麼囂張,總有一天王妃會打倒她的."

七嘴八舌的丫鬟不斷地開口,慢慢地攙扶著齊嬤嬤起來.

齊嬤嬤淚眼朦朧,怒氣沖沖地道:"夠了,別再說了,這件事情我不會就此罷休的,一定要讓王妃想辦法解決."

她的雙眼透露著凌厲的光芒,長滿皺紋的雙手緊緊地抓著自己的衣裳.

漣浮苑的大門緊閉著,蕭長歌進去時,蒼冥絕正在喂葉霄蘿喝藥.

葉霄蘿的雙眼忽而掃到了蕭長歌的身上,想到昨天的事情,仿佛有了對應,該不會就是這個女人挑唆溫王,讓他對自己下手的吧?

"側王妃怎麼這麼早就來了?莫不是來看我的笑話吧?"葉霄蘿推開溫王手里的藥碗,似笑非笑地看著蕭長歌.

聽她這樣說,溫王立即擱下手里的藥碗站了起來.

方才那一幕被她看到,竟然有些窘迫,不知道為何,在她的面前,他就做不出來和葉霄蘿親密的樣子.

"你怎麼這麼早過來?早膳用了嗎?"溫王毫不掩飾他對蕭長歌的關心,走到她面前詢問道.

他身後的葉霄蘿見他這副樣子,攏在被子底下的雙手緊緊地扣在一起,臉色鐵青地看著兩人.

"吃過了,多謝王爺好心.昨夜聽聞王妃落水,這冬日寒風刺骨,池水冰冷,王妃的身子骨定然挨不住,我心里擔心得不行,所以加緊過來看看."蕭長歌面不改色地笑道.

聽著她虛偽的話,葉霄蘿的臉色越發地難看,目光緊盯著蕭長歌,仿佛要將她生吞活剝似的.

這個女人到底背著她在溫王的面前說了她多少壞話?以至于讓溫王這麼做?

她一定會一五一十地查個清楚.

"不過夜色深重,在黑暗里十足落水而已,所幸救的及時,除了風寒之外,沒有其他的病症."溫王答道.

蕭長歌放心一笑:"這樣我就放心了,王妃可要快點好起來,馬上就要年下了,要健健康康地過新年才是."

葉霄蘿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真能裝,分明恨不得她死的樣子,卻在這個時候假惺惺地希望她快好起來.

總有一天,會把她的這副假面撕扯下來.

還沒有回答,外面便匆匆忙忙地跑來一個身影,東云氣喘籲籲地看著溫王道.

"王爺,宮中傳來消息,段貴妃昨夜不小心在雪地里摔了一跤,身子高熱不退,時冷時熱,太醫都束手無策."

"什麼?我這就進宮."溫王臉色一變,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蕭長歌回頭對葉霄蘿淺淺一笑,隨即跟了出去:"王爺,我略懂醫術,讓我和你一起去吧."

看著蕭長歌的身影跑出去,葉霄蘿抓起旁邊的碗便摔了出去.

"砰"一聲破碎的聲音響徹整個房間,葉霄蘿氣喘籲籲,胸口上下起伏不定,急促地呼吸著.

上了馬車,一路疾速進了皇宮.

段貴妃的宮中不斷地有太醫從里面出來,每個太醫的臉上都表露著束手無策的表情,搖著頭一一從門內走了出去.

見到溫王也只是行了個禮,仿佛是害怕質問似的,匆匆離開了.

房間里面還留有一個年長的太醫,見到溫王進來,便起身回稟:"王爺,貴妃娘娘的病有些寒毒的症狀,可能是最近吃了一些不好的東西導致的."

溫王立即撲了過去,低聲喚了兩聲母妃,段貴妃仿佛聽不見,又似乎有反應.

"李太醫,這是怎麼回事?"溫王氣急敗壞地問道,"怎麼就連我說話母妃都聽不見了?"

李太醫想了想,還是如實答道:"這個症狀並不是寒毒的症狀,而是另外一種毒藥而導致的,想來堆積在貴妃娘娘的體內已經有一段時間,微臣正在想辦法化解."

寒毒?蕭長歌的腦海里回蕩著秋莫白留給她的那本醫書,上面留著似乎有記載著這個毒.

中了此毒的人會時冷時熱,臉色蒼白,渾身癱軟無力,頭痛欲裂.

可是,寒毒的症狀並沒有昏厥不醒的這一條,而段貴妃的症狀看起來並不像是寒毒這麼簡單.

"到底想要什麼辦法?多久才能夠知道母妃中的是什麼毒?什麼時候能夠醒來?這些你都給本王一一地說清楚來."溫王臉色激動地看著李太醫吼道.

李太醫到底是太醫院的老人了,見慣了皇宮中人的急性子,也沒有展露出害怕的樣子.

只是淡淡回道:"回王爺,貴妃娘娘所中之毒十分複雜,微臣要回去翻閱醫書才知."

李太醫捋了捋胡子,話音剛落,那邊便傳來一個清朗的女聲:"若是李太醫對每個人都這麼說,那麼該治好的病人都被李太醫給拖的治不好了."

蕭長歌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段貴妃的面前,為她把脈.

李太醫德高望重,是宮中的老太醫了,就算是皇上,也要敬他三分,可是如今卻被一個年輕女子如此說,立馬被氣的吹胡子瞪眼.

"你,你什麼意思?是不是不相信我?"

蕭長歌把段貴妃的手腕放回被子,嘴角輕輕勾起一抹淺笑,正欲說話,溫王便走到了她的身邊.

"你懂得醫術?"溫王沉聲問道.

"略懂一二."蕭長歌並沒有打算搭理溫王,她早先就看這個李太醫不順眼了,今日必定要狠狠地教訓他才成.

上篇:第三百四十章 欲擒故縱     下篇:第三百四十二章 偷天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