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四十二章 偷天換日  
   
第三百四十二章 偷天換日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百四十二章偷天換日

李太醫被氣得差點捶胸頓足,心里無奈地想著,自己當了這麼多年的太醫,除了在一年多前被冥王妃這麼說過,還沒有別人敢這麼說他.

當年的事情已經過去,而冥王妃的醫術確實在他之上,後來被皇上封為絕世神醫,當年他服了.

可是現在冒出來的這個毛頭孩子算什麼?就算是溫王的妃子,也不能夠如此大膽,肆意妄為地質疑他的醫術.

"李太醫,你是否為母妃把過脈?"蕭長歌步步逼近.

李太醫吹胡子瞪眼地點點頭:"當然."

蕭長歌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那你是否知道母妃的體內有兩種毒素,而不是一味的寒毒?"

"這,這我當然也知道."李太醫心里有些嘩然,兩種毒素?

"你根本就不知道,母妃的體內寒毒掩蓋住了另外一種毒素的根本,一般很難看出來,而你說回去查閱書籍,只不過是你不知道母妃到底得了什麼病,找個借口拖延而已."蕭長歌怒聲指證.

李太醫神情有些慌亂,青天白日地被人道出了他心里的想法,並且是在溫王的面前,讓他有些無地自容.

可是,她又是怎麼知道自己根本就不知道段貴妃得的是什麼病?

"你胡說!我在宮中做了三十多年的太醫,怎能不知?"李太醫強詞奪理,不管怎麼樣也不能讓他的名譽掃地.

蕭長歌逼近他一步,再次質問:"既然你當了三十多年的太醫,你又何必為了一個病情回去翻閱醫書?那些個書籍理論,不是應該滾瓜爛熟牢記在心嗎?"

似乎是被蕭長歌質問的語氣逼迫得有些慌亂,李太醫根本沒有了剛才的底氣,眼神中透露著被人拆穿謊言的尷尬,和不知所措.

"你這根本是在強詞奪理……你……"李太醫指著蕭長歌,卻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旁邊的溫王已經怔住,很難想象自己的王妃竟然有高明的醫術和如此魄力,就連李太醫的醫術都質疑.

不過方才她的樣子,倒是像極了那個人.

當年,她也是這樣瀟灑不屑地在眾位太醫的面前,提出質疑.

"李太醫,你你先回去吧,有我和公主在這里陪著母妃就夠了."溫王收斂住臉上的驚愕,並不想太相信這個太醫.

李太醫分明松了一口氣,可以不用待在這里,連忙躬身告退.

房間里面的空氣有些陰冷壓抑,溫王的心里其實是相信和瑟的,上次在圍獵場的時候,她救治好了倫王的腿傷.

各個太醫都無法救治的傷口,竟然被她治好了,此舉必定也是有十分高明的醫術.

"公主,母妃的身體到底如何?務必實話告訴我."溫王雙目圓睜,握住蕭長歌的肩膀道.

蕭長歌點點頭:"王爺,母妃的身上有兩種的不同的毒素侵體,一種是十分常見的寒毒,在冬日時幾乎每人都會有.另外一種還需要觀察才知曉.請王爺不必擔心,我必定會治好母妃."

能得到蕭長歌的這句話,溫王也就放心了.

總覺得有她在這里,所有的事情就能迎刃而解,或許是對蕭長歌醫術的相信,而她又太像蕭長歌了.

溫王府內,卻是一片大亂,葉霄蘿見蕭長歌隨著溫王一起進宮伺候段貴妃,心里十分不安.

"王妃您不能起來啊!您的身體還沒有完全好,大夫說您要是再出去吹風,身體受不了的."東云緊緊地拽住葉霄蘿想要起身的身子,將她拉到床上.

可是,葉霄蘿卻一把甩開東云的手,推開她:"別管我,我要進宮,那個賤人都跟著溫王一起進宮了,要是讓她在母妃的面前搶了我的風頭怎麼辦?"

本來和瑟嫁進溫王府就搶了她太多的風頭,因為她的到來,已經讓溫王更加地厭惡自己了,要是連段貴妃都不站在自己的身邊,那她在府里就一點地位都沒有了.

東云擔心她的身體,怎麼可能讓她在這個時候出去,不管她說什麼,都沒有聽在耳里,自顧自地勸道.

"王妃,您的身體沒有好全,怎麼可以進宮?就算是您進了宮,貴妃娘娘見到您這副樣子,也會心疼的,您還是在府里好好地休息吧."

可是現在的葉霄蘿哪里聽的進去,執意就要起身,一把重重地揮開東云:"你給我滾開,我今天非得進宮不可!"

說罷,拿起旁邊的一件外披風就要出門,突然,在她的身子已經走到了門口,脖子後面卻猛地受力,一瞬間,什麼知覺都沒有了.

她的身子筆挺地落到了地上,東云見狀,猛地大叫起來:"來人吶,有刺客!"

那個一身黑衣的人影一個閃身便沖到了東云的面前,緊緊地捂住她的嘴巴.

凌厲的目光瞬間將她壓抑得說不出話來,東云只能在她雙手的鉗制中,不斷地扭動身軀,想要逃出禁錮.

"唔……"東云開不了口,緊緊地抓住她的手臂.

那人卻低頭對上她的目光,冷笑一聲:"真可惜,本來我是不想這麼快出現的,誰讓你這麼沒用,連一個人都勸不住……"

東云的雙眼頓時瞪大,直勾勾地盯著她.

那人從自己的黑衣兜里拿出了一個白色的小瓷瓶,放在東云的鼻子面前,讓她聞.

"聞吧,聞了睡一覺就什麼事都沒了."

這個女聲怎麼這麼像自己的聲音?

這是東云在暈倒之前,最後的一個想法.

等到東云暈倒之後,那人才拿下了自己臉上的面紗,露出一張和她一模一樣的臉來.

那人冰冷的目光淡淡地環視了一眼四周,在房間里面來回踱步著,所幸她進來時外面一個人都沒有,否則事情也不可能進展的這麼順利.

還是要多謝葉霄蘿將事情處理的這麼妥當,就來府里的丫鬟,大多數都派到了綠沅居那邊.

"你們都進來吧."那人聲音沉穩地開口.

話音剛落,外面立即沖進了幾個打扮的如同溫王府的丫鬟一般的人,看起來個個都十分冷冽.

看著自己面前的十幾個丫鬟,那人滿意地點點頭:"現在你們都出去尋找'自己’,切記,行動隱蔽."

那些人點點頭,立即轉身出了門,房間里面頃刻間安靜下來.

看著自己腳底下的葉霄蘿,那人伸手一撈,將她帶到了床上.

而底下真正的東云翻著白眼暈倒在地,看著底下的她,那人走到窗戶邊敲了敲窗戶.

外面的窗戶處顯然有人接應,不一會便沖進來兩個身著黑衣的人,幾人對視了一眼,很快把底下的東云帶走.

房間里面頓時平靜得如同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一副安靜尋常的畫面.

冥王府內,幾道黑色的身影迅速利落地從房簷上閃過,聲音卻一點都沒有了.

"王爺,事情已經辦完了."魅風敲開了書房門,如同一陣風似的飄了進去.

"做的很好,沒人發現吧?"蒼冥絕合上書籍,目光清冷地看著他.

魅風的帽沿擋住他的整張臉,只露出一雙非比尋常銳利的雙眼,看起來就像是蟄伏許久的老鷹.

"今日溫王和和瑟公主都進宮去了,府里只有一個落水的溫王妃,並沒有人發現."魅風聲音不同的沙啞,十分低沉.

蒼冥絕點點頭,已然了解,大手一揮,讓他下去.

魅風呼得一轉身,如同一陣風般的飛了出去.

進宮?今日不是什麼節日,昨個也才進宮拜見段貴妃,今日好端端地進宮又是為何?

蒼冥絕皺著雙眉沉思了一會,還是擋不住自己心里想要進宮的欲望,起身拿起旁邊的披風,便出了門.

外面的風雪才停,地面上已經積了一層厚厚的積雪,把院子里的腳印掩蓋得一干二淨.

長廊的那頭匆匆跑來一個身影,細看之下,竟然是許久未見的阿洛蘭.

"蒼冥絕,等等."她自從露出了真面目之後,從來不叫他的尊稱,一味地叫他的名字.

"何事?"蒼冥絕一面系著披風,一面回道.

阿洛蘭撐著腰身喘氣,臉頰跑的紅彤彤的,良久才直起身子揮了揮手上的一封信.

"這是小花讓我交給你的,你先看看再說."阿洛蘭平息了氣息之後,把信封交給他.

里面正是蕭長歌的字跡,寥寥數語,便斷了他要進宮的念頭.

"這封信是如何到你手里的?"蒼冥絕把信封放進自己的衣袖之後,問道.

阿洛蘭無奈地攤攤手:"在我這里很不正常嗎?小花離開之前放了一只信鴿在我這里,我和她就是通過那個傳遞消息的."

信鴿?為何他不知道這件事情?

"把那只信鴿給我."蒼冥絕不由分說地吩咐.

但是阿洛蘭明顯不買他的賬,搖著頭後退:"那是小花留給我的,憑什麼給你?"

他和蕭長歌之間需要傳遞消息,他也不能夠經常到溫王府去見她,他不想他們之間傳遞的消息被另外一個人知道.

每次都要經過阿洛蘭的手看到消息,不僅耽誤了看消息的時間,更加讓他很不習慣.

"不給是嗎?"蒼冥絕聲線冷了一分,雙眼微眯,言語之中透露著危險的氣息.

阿洛蘭皺著眉頭看他,不知道到底所為何意.

"不給不給就不給,你想怎麼著?小花說過了不能給你,就是不能給你,你要是想要,找她拿去."阿洛蘭調皮地做了一個鬼臉,很快便轉身跑開了.

看著她孩子氣的動作,蒼冥絕有些無奈地撫額.

蕭長歌到底是什麼意思?為何會經由阿洛蘭的手把消息傳遞給他?

上篇:第三百四十一章 雪地摔跤     下篇:第三百四十三章穩妥辦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