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四十三章穩妥辦事  
   
第三百四十三章穩妥辦事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百四十三章穩妥辦事

夜晚如常降臨,黑色的夜空烏云密布,沒有一顆閃爍的星星,整個天空看起來陰沉而又壓抑.

下了馬車兩人一起進了溫王府,方才走到院子里,溫王便要跟隨蕭長歌的腳步,一起到綠沅居.

可是,腳步才走了幾步,就被蕭長歌拒絕了.

"王爺,今夜我要翻閱醫書,旁邊有人打擾不好,還是請您今夜到王妃的房間休息."蕭長歌微微行了一禮,恭敬地回絕.

這或許是溫王第一次被人拒絕,身子一怔,像是沒有反應過來,對上蕭長歌的雙眼.

"是,你翻閱醫書需要安靜的環境,你去吧,我在這里看著你走."溫王意料之外沒有霸道地跟上去.

蕭長歌點點頭,旁邊的賽月攙扶著她的身子,一步一步地往綠沅居走去.

她的身影漸漸地消失在他的視線中,拐過了面前的長廊,只剩下一片空曠和黑暗.

"王爺,您怎麼了?"溫王身邊的近身侍衛問道.

他從來沒有見到溫王竟然會目送一個女人的身影離開,莫不是被定住了?

"沒事,去……書房."溫王沒有一點懷疑之色,轉身往書房的方向走去.

原本想去漣浮苑看看,可是一想到葉霄蘿那張哀怨怒氣的臉,便沒有了這個想法.

賽月確定身後沒有人跟來之後,才悄悄地跟上了蕭長歌的身影,一路送她往溫王府後門的方向走去.

後門沒有關緊,蕭長歌微微一拔門銷就打開了門.

"公主,我會去溫王的身邊注意他的一舉一動,一有動靜便做暗號."賽月朝她點點頭.

蕭長歌相信賽月,一言不發地轉身出了門.

溫王府外面的巷子里停著一輛馬車,黑色的車身在白色的雪地里顯得十分突兀,看起來倒也有幾分低調.

坐在馬車外面的江朔見她出來,立即打開了馬車門,讓她進去.

蒼冥絕淡漠地坐在里面,馬車里面的空氣十分暖和,蕭長歌冰涼的雙手被他緊緊地握住.

"怎麼會飛鴿傳書給阿洛蘭?這個時候見我是發生了什麼事嗎?"蒼冥絕問道.

當然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否則她也不會這麼輕易地飛鴿傳書給他.

"今日我進宮了去看段貴妃."

蒼冥絕捏著她的手指,漫不經心地道:"我知道."

蕭長歌歪著腦袋看他:"段貴妃體內中了一種毒,查不出來,應該是西疆特有的一種毒."

蒼冥絕沒有說話,把她冰涼的雙手放在自己的大手里搓熱.

"這個時候她可不能死,什麼事情都還沒有查出來."蕭長歌看他漫不經心的樣子,拽住他的下巴,迫使他的雙眼看著自己.

刺人的胡渣在她的手里來回摩挲著,蕭長歌的手心有些發癢,可是,他就一句話都不對自己說嗎?

"她當然得活著,遇到棘手的毒解不了?要不要我讓離簫幫你一起看看,雖然最近他在云游四海,但是醫術卻是大有精進."蒼冥絕顯然不把她的問題放在眼里,隨口便道.

兩人的對話分明不在一個頻道上,蕭長歌正兒八經地問他:"段貴妃的毒,你真不知道怎麼回事?"

聽他的話,他還真的什麼事情都不知道,難道毒不是他讓下的?

聽見她的這話,蒼冥絕這才願意抬起頭,雙眼對上她的眼睛,冷然開口:"你懷疑是我做的?"

蕭長歌的雙眼眨巴了幾下,像是在說難道不是?

下毒這種事情他怎麼可能會去做?不過看她的樣子倒是懷疑起自己來了,如果不解釋清楚,看來會生氣.

蒼冥絕有些無奈地做了一個投降的舉動:"這件事情可不關我的事,葉霄蘿落水的事情是我讓人做的,我承認."

蕭長歌的身子立即怔住,有些驚愕地扭頭看著他,目光中透露著疑惑:"葉霄蘿落水是讓人做的?為什麼?"

她一直以為葉霄蘿是被積雪滑倒,不慎摔進了水塘中,沒想到背後竟然另有隱情.

"葉霄蘿落水之後,我的人便假扮成是溫王的人,為的就是誤導她以為這件事情是溫王做的,讓她對溫王心生恨意而已."蒼冥絕毫不保留地把動機說了出來.

"你想要離間兩人的感情?可是,葉霄蘿對溫王一往情深,就算這件事情她知道是溫王做的,也會暗地里讓人去查,萬一查出來怎麼辦?"蕭長歌皺著眉頭道.

想要利用這件事情讓葉霄蘿對溫王產生恨意,確實不大可能,就算查出來真的是溫王做的,也未必能離間兩人的感情.

蒼冥絕點點頭,顯然是已經考慮到了這件事情,反正事情會按照他的掌控發展下去,現在怎麼樣已經無所謂了.

"反正機會多多,只要事情還掌控在我手里就行."蒼冥絕淺淺道.

看他的反應,也不操心這件事情,貌似成功與否都和他沒有太大的關系.

蕭長歌知道他的想法,也沒有再多說什麼,末了,他像是想起什麼似的道:"人手我已經安插進去了,這是她們的身份和畫像,你先看看,有事情可以吩咐她們."

蒼冥絕從自己的懷里拿出了一個小冊子,放在蕭長歌的手里.

蕭長歌隨手翻了兩頁小冊子,看著里面的畫像,只覺得個別十分眼熟,其他的也不怎麼認識.

"葉霄蘿身邊的東云,溫王身邊的西諫,這兩個人我倒是見過,其他的我倒不認識了."

"溫王府中的書房丫鬟,廚房丫鬟,洗衣丫鬟,奉茶丫鬟等等,我都安插進去了,你不可能都認識.只是先熟悉一下,若是有事,她們都會過來找你,聽從你的吩咐."蒼冥絕淡淡地笑.

看來安排的都很周全,蕭長歌點點頭,低頭認真地看著這個小冊子,一個個的記下她們的樣子.

臨走前,把小冊子留給了蒼冥絕,若是帶到溫王府里面,也不是很安全,若是被溫王發現,必定會引起懷疑.

"對了,段貴妃中毒之事記得好好查一查,一定沒有這麼簡單."蕭長歌臨下馬車之前道.

"好,你自己小心,離他遠點."蒼冥絕依依不舍地看著她離開的背影道.

下了馬車,蕭長歌很快便進了溫王府,一路上都沒有遇見幾個丫鬟,估計都在漣浮苑那邊守著.

漣浮苑里面,燭火暗淡朦朧,幾盞稀疏的燈火暗暗地閃著,葉霄蘿才緩緩地睜開了雙眼,只覺得脖頸後面一陣疼痛.

躺在床上想要坐起來,可是脖頸的酸楚感讓她不得不重新躺到了床上.

"東云……東云……"葉霄蘿沙啞著聲音喚道.

一直在門口守著的東云慢慢地走了進來,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只是淡淡地道:"王妃可有什麼吩咐?"

葉霄蘿白她一眼:"你耳朵是聾了嗎?叫你這麼多遍也不沒聽見?我問你,我的脖頸是怎麼回事?怎麼會這麼痛?還有,我不是要進宮嗎?怎麼會躺在這里?"

東云臉上沒有一絲慌張之色,顯然是已經提前想好了應對措辭:"王妃,您本來是要進宮的,可是走的太急,一到門口便滑倒在地,脖頸也磕到了門框上,奴婢都被您給嚇壞了."

這個對應的措辭顯然不怎麼讓葉霄蘿買賬,但是她說的也一點沒錯.

臨走之前,她的腦袋確實暈暈乎乎的,頭重腳輕,走到門口的時候只覺得脖頸一痛,之後便沒有了知覺.

葉霄蘿捂著自己發痛的脖頸,皺著眉頭回憶著方才發生的事情,卻怎麼也想不起來了.

"諒你也不敢騙我,趕緊去端些吃的來,我餓死了."葉霄蘿沒有力氣再想別的事情,先填飽肚子,養好身體才能夠對付別人.

東云點點頭,退了下去.

等過了這個新年,她一定要好好想個辦法對付和瑟了,畢竟這個眼中釘不能留太久.

只是自己的身體不大好,想做什麼都不容易,她的身邊,也就只有東云這麼一個心腹,到底是不夠用的.

而溫王,對于她來說,就是個最大的心頭刺,到底要怎麼樣才能夠讓他休掉和瑟?

思來想去,這件事情到底還是該從長計議才是,若是自己一個人不行,她還有整個葉家做後盾.

而她和瑟,空有晟舟國公主的名頭,背後卻是什麼勢力都沒有,對付她,還不是易如反掌?

皇宮中的一處冷宮內,十分寂寥.

葉皇後手里緊握著一根針,在明亮的燭火下來回繡著一個荷包,上面的花紋十分別致,看起來是個盤踞的龍.

可是遠看,又像是一座巍峨的山峰,由淡淡的黃線勾起一抹花紋,在圖案的旁側引了一層淺淺的線,看起來紋路十分明顯.

"皇後娘娘,夜色漸深,您該睡覺了,小心別把眼睛熬壞了."葉皇後身邊的宮女端著一杯熱茶,勸慰道.

葉皇後搖了搖頭:"就差一點了就繡好了,他喜歡荷包,尤其是花紋別致的,這個圖案我想了好多個晚上,你覺得好看嗎?"

說罷,已經把荷包遞到了宮女的面前,讓她看個清楚.

那個宮女點點頭,笑道:"娘娘的繡工越發地好了,繡的十分精致."

雖然她的話帶著幾分的誇張,但是葉皇後還是毫不猶豫地相信了,笑的十分開心.

說罷,又低頭開始繡起來,臉頰上還是淡淡的笑容,一面繡著,一面笑道:"這個是我最後的機會了,他們都還好好的,我怎麼能待在這個暗無天日的冷宮里呢?"

旁邊的宮女有些詫異,很難想象她會說出這種話,不過倒是覺得十分正常,沒有說什麼,只是淡淡地坐在她的身邊.

房間里面才安靜了沒一會,外面便響起一陣敲門聲,把她嚇了一跳.

這個冷宮向來沒有人能夠輕易出入,這大半夜的,會是誰來敲門?

上篇:第三百四十二章 偷天換日     下篇:第三百四十四章 定謀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