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四十四章 定謀其事  
   
第三百四十四章 定謀其事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百四十四章定謀其事

那個宮女有些驚恐地看了葉皇後一眼,目光里像是在詢問她到底應不應該開門.

心知肚明的葉皇後自然知道前來的人是誰,很快便點點頭:"去開門."

應下之後,那人便打開了門,沒想到竟然是太子.

她稍稍行了一個禮,便退了下去.

"兒臣給母妃請安."太子一深黑色的長衫衣袍,顯得深沉簡單.

葉皇後放下手中的荷包,走到他的面前扶他起來.

"快快起來,坐吧,母後這里沒有什麼好的,喝點熱茶吧."葉皇後親手為他倒了一杯熱茶.

太子從容地握著手里的杯子,慢慢地喝了一口熱水,看著葉皇後道:"母後,事情已經按照您說的做了,貴妃娘娘體內已經被下了毒,就算是華佗在世也難以治愈."

葉皇後聞言,慢慢地露出一抹冷笑,隨後卻大笑起來,根本停不下來,胸腔不斷地抖動著,仿佛是遇到一件極其開心的事情一般.

太子卻十分疑惑,她想要對付的人應該是容嬪才對,怎麼會好端端地對付一個根本和自己無關的人呢?

"母後,對付段貴妃所為何意?兒臣愚鈍,還請母後告知."這樣想著,太子已經問出了口.

葉皇後止住笑,目光瞬間清冷下來:"容嬪自然也要對付,只不過段貴妃知道我太多的事情,她做的錯事也不比我少,讓她吃個苦頭而已."

段貴妃知道她的事情,莫非段貴妃曾經也幫助過她?

太子的心里疑惑不已,母輩人的事情他不大清楚,只知道自己能為葉皇後做的事情微乎其微,一定會盡力完成.

"母後,快到新年了,過幾日我會到父皇的面前求他放你出來,不管他怎麼說,這個新年,總不能少了皇後."太子撩了撩正堂中的炭火,讓它們燒得更旺些.

葉皇後聞言,卻有些震驚地轉頭看他,良久,臉上才露出一絲寒冷不屑的笑意:"皇兒,你想的未免也太簡單了,你父皇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我比你清楚,這種根本不可能的事情,還是別去做了,只要你好好的就成."

伴君如伴虎,十幾年的情誼最終抵不過歲月,即使是她心都掏給了他,他也不能看在這十幾年的情分上,饒她一次.

如今做這些事情,于她來說已經沒有意義了.

只要太子好好地,穩固地坐在太子之位上,她就心滿意足了.

"母後,作為兒子,必定要盡兒子的責任,不管父皇同不同意,兒臣都會盡力一試,母後也別太絕望."太子臉色堅定地道.

葉皇後抬頭看了看他,這張像極了嘉成帝的臉此刻顯得十分堅毅,她能得如此孝順之子,是她莫大的福分,此生已再無遺憾了.

"好好好."葉皇後連續說了三個好字,心情格外激動地拉起了太子的手,"你我母子二人血脈相連,心意相通,定可謀其事."

不過這件事情葉皇後顯然有自己的高招,目光中透露出一絲的信心.

宮中沒了六宮之主,顯然在應對段貴妃這件事情上面顯得有些手無足措.

盡管太醫日日都在段貴妃的寢宮檢查,可是就是查不出什麼來,嘉成帝雖然沒有了繼續早朝,但是此刻已快到新年,更多事情等著他去處理,沒有功夫應對後宮之事.

蕭長歌翻閱醫書並沒有查到段貴妃中的什麼毒,只是她的病症像極了秋莫白曾經醫治過的一個病人.

"怎麼樣?有沒有看出什麼來?"溫王有些疲憊地來到了綠沅居內,一眼便看到了坐在窗台邊上翻書的蕭長歌.

"母妃的病症很是奇怪,和尋常的毒素不同,像是多種毒素混合而成的,只可惜醫書上面記載的唯有一絲痕跡而已."蕭長歌搖了搖頭,告訴他這件事情並沒有那麼好辦.

"只可惜母妃目前為止都沒有醒來,如果母妃能夠醒來,也能知道到底是誰想要毒害她."溫王有些氣急,緊緊地握著手里的杯子.

蕭長歌卻不以為然地笑了笑:"溫王,母妃體內之毒也不是一日兩日了,至少也有一個多月了,就算是母妃醒來了,也未必知道是誰想要謀害于她."

此話也是,對于別有心機之人,又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就露出馬腳來?

"宮中太醫庸庸碌碌,而你這邊也查不出個所以然來,母妃至今未醒,只怕凶多吉少.到底是我沒用,就連母妃都保護不好."溫王有些自責地低下了頭,申請懊惱.

此刻的他,就像是一個做錯事的小孩般無助,把段貴妃中毒一事全都攬到了自己的身上,蕭長歌難得見到他這樣一面,也有種于心不忍的神情.

"王爺,您也別太擔心了,總之我會盡快查出母妃中的是什麼毒,您也看看是否認識一些江湖上面的神醫,讓他們也盡一些綿薄之力."蕭長歌到底沒有走到他的身邊去,只是淡淡道.

倒是把這件事情給忘了,在之前云游的時候,認識一位宗城的神醫,醫術極其高明,只不過此人生性瀟灑不羈,喜歡云游四海,難以見到一面.

幸虧溫王曾經救過他一命,得到了他的許諾,只要是將來有需要,他必當傾盡全力救治.

只不過茫茫人海,要到哪里去尋他?

溫王眉心一跳,緊緊地握住了蕭長歌的手臂:"我現在要出門去一趟宗城,尋找之前救過的一位神醫,多則五日,少則三日就回來,你在府里好生待著,不要隨意亂走,我回來時要見到你好好的."

說罷,便轉身出門,蕭長歌有些詫異,他怎能在這個時候說走就走?

連忙追上他的腳步,他的身影已經到了後院處,到底是沒有說上一句話.

深吸了一口氣,再過幾日就是新年,他現在出去,能趕得上回來新年嗎?

這件事情到底怎麼回事?為何她查不到一絲的蛛絲馬跡,蒼冥絕那邊也沒有什麼消息,而段貴妃危在旦夕,事情接踵而來,沒有一絲預兆.

一轉身,便對上了蒼冥絕的雙眼,他一身深紫色的長袍顯得十分高貴華麗,氣質不凡,讓原本就器宇軒昂的他,更多添了一絲男子氣概.

見到蕭長歌轉身,他立即張開雙臂,准備接納她的身子.

蕭長歌悠然地走到他的身前,無視他的懷抱:"你怎麼過來了?"

見她沒有動作,蒼冥絕主動撈過她的身子,將她帶到了自己的懷里,像是等待已久的期盼,此刻終于滿足了.

"我已經過來很久了,一直等著他離開."蒼冥絕擁著她進屋,光明正大的樣子仿佛把這里當成了他的家.

蕭長歌隨著他的腳步進了屋,換上房門,和外面的世界隔絕.

"我已經查出來了,那毒是一種慢毒,被下藥的人根本察覺不出來,只有到了藥發揮作用的那一天,才會突然間就斃亡.

這次段貴妃毒性突然發作,可能是因為在雪地里摔跤的緣故,迫使到了她體內的毒素."蒼冥絕清楚地分析道.

蕭長歌恍然想起了秋莫白留給她的那本書,上面記載的內容和他說的不相上下,只是記錄的內容很少.

"我在外公留給我的那本書上見過,沒有詳細描述,也不知道這個毒叫做什麼.我想如果要知道解毒方法,只能飛鴿傳書給我外公."蕭長歌抬眼看他,這是最好的辦法了.

既然書籍上面有記載,那就說明秋莫白當初肯定醫治過這種毒.

"你先別急,這種毒也並不是不能解,下毒的人肯定知道解毒的方法."蒼冥絕止住她就要起身的動作.

把她壓回自己的胸口里,大手摩挲著她纖細的雙手,他難得過來一次,怎能讓她就這樣離開?

"這麼說,你已經查出了下毒的人是誰?"蕭長歌閃閃的雙眼抬頭看他,流露出一種疑惑的光芒.

看著蒼冥絕的目光,就知道他一定是查到了是誰干的,他的眼睛能騙得過任何人,卻騙不過蕭長歌.

"是皇後."蒼冥絕微微一抿唇,聲音沙啞地道.

"皇後?她為什麼要這麼做?她已經被打入冷宮,又是怎麼把毒下到段貴妃的身上?"蕭長歌越發地震驚起來.

疑惑的是,葉皇後根本沒有理由對段貴妃下手.

蒼冥絕卻冷笑起來:"葉皇後要做的事情多了去了,現在是年下了,而段貴妃的病有沒有人能治.若是葉皇後治好了她的病,你說父皇會不會網開一面,本著一家團圓的想法讓她出來?"

新年原本就是一個團圓的節日,也需要一國之母出來主持大局,這幾個月沒有了皇後,後宮里已經很不平靜了.

只要觸動了嘉成帝的心,葉皇後出冷宮是遲早的事情,最重要的原因恐怕是後宮不能一日無後.

蕭長歌淡淡地皺了皺眉:"這個葉皇後很會把握時局,恐怕這個計劃在她進冷宮的第一天就想到了吧."

想要扳倒葉皇後,看來沒有那麼簡單,只要她出冷宮,當初對付她的那些人,就沒有那麼好過了.

"她做皇後這麼久,心機深重,想一個讓自己出冷宮的辦法,對于她來說簡單得很.如果這件事情我猜對了,現在最重要的應該是怎麼阻止她."蒼冥絕松開她的手,皺著眉頭來回踱步著.

"現在只有比葉皇後先一步醫治好段貴妃,才能組阻止她,可是,我目前還沒有研究出來."蕭長歌歎了一口氣,她突然發現,她做不到的事情還有很多.

聽她自責的語氣,蒼冥絕心疼的摟過她的身子,低聲道:"我也只是猜測而已,如果這件事情不是葉皇後做的,我們還有機會."

可是這件事情沒有如果,要是讓葉皇後出來了,那麼她一定會想盡辦法對付曾經讓她進冷宮的那些人.

蕭長歌想了想,還是道:"我現在先寫一封書信給我外公,問問他有沒有辦法."

上篇:第三百四十三章穩妥辦事     下篇:第三百四十五章 計劃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