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四十五章 計劃開始  
   
第三百四十五章 計劃開始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百四十五章計劃開始

蕭長歌說罷,便走到了書桌面前,提筆就要給秋莫白寫信,想了想內容,便提筆落字.

她的毛筆字已經練得爐火純青了,雖然不大像握久了毛筆人寫出來的字,不過也差不了多少.

寫完之後,她便把那封信遞給了蒼冥絕.

"想來這幾日葉皇後就會有動作,你外公應該是在疊谷吧?飛鴿傳書來回也要兩日,在這兩日我會盡力拖住她的."蒼冥絕冷聲道.

蕭長歌點點頭,吹了信鴿的口哨,不一會,信鴿便飛了進來.

白色的信鴿撲騰著翅膀落在窗台的位置,乖順地啄著自己身上白色的羽毛,直到蕭長歌把信封掛上了它的身上,它才撲騰了兩下翅膀飛走了.

"這只是我送你的榮鴿吧,許久不見,吃的更加壯實了."蒼冥絕嘴角微微含笑.

"我哪里有喂養,不過是它不挑食罷了,什麼都吃."蕭長歌回道.

"如果它的主人也像它一樣,什麼也不挑食就好了,可惜啊,主人太難養了."蒼冥絕看著窗外的雪花,感歎道.

聽了他這話,蕭長歌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對他突如其來的話有些不知所措.

"那你說說,它的主人怎麼難養了?"蕭長歌挑著秀眉抬頭,看著蒼冥絕冷漠的雙眼.

"恩……吃多了怕噎著,吃少了怕餓著,穿多了怕熱著,穿少了怕冷著,只要不在身邊看著就覺得不安心,日日操心費力……難受得緊,你說,是不是很難養?"蒼冥絕低沉著聲音傳進她的耳里,讓她的臉頰越發地緋紅.

蕭長歌用手肘頂了頂他的胸膛,臉色緋紅,眼神如水,看的蒼冥絕都快酥了.

"你真是越發地油嘴滑舌了,說,跟誰學的?"蕭長歌擰住他健碩的手臂,眼神如畫地看著他.

她的力道對于他來說根本不算什麼,仿佛是在撓癢癢似的,他倒是有些貪戀這種難得的溫存.

蒼冥絕抓住她肆意的小手,放在唇邊吻了吻,清朗著聲音道:"沒辦法,一見到你就想說,這些不過是鳳毛麟角,不然,晚上我再說給你聽?"

蕭長歌微眯著雙眼探了探耳朵,掙紮著就要掙脫開他的手,可是,蒼冥絕卻沒有想要松開她手的想法,握的越發地緊了.

"這幾天他走了,不如到冥王住上幾天?我讓人來頂替你."蒼冥絕只想要好好地和她待在一起.

蕭長歌搖了搖頭:"葉霄蘿還在溫王府里,這幾日她必定會找我的麻煩,要是我離開了,她一定會發現端倪."

這根本就不是事,蒼冥絕只想要帶著她離開這里,三言兩語就把她給打發了.

可是,蕭長歌十分堅定自己的立場,拒絕的十分堅定,根本不給他再次說話的機會.

"好了,你還是快走吧,我還要研究一下藥材呢."蕭長歌推著他的身子就要離開這里.

今天待的時間已經夠久了,外面的那天丫鬟並不是都是自己的人,若是萬一聽見了她在里面和另外一個男人說話,難免要大呼小叫.

蒼冥絕依依不舍地看了她一眼,反正他來這里的機會多多,根本不差這一會.

自從段貴妃臥床不起之後,葉霄蘿便日日努力讓自己的身子好起來,一日三餐照吃不誤,湯藥喝的連渣都不剩.

身子也就好了起來,不過還是有些輕微的風寒,卻也不礙事,她早起才披了一件披風,便聽見溫王要出去的消息.

想起她落水的那件事情,葉霄蘿也沒有了想要出去送他的欲望,只是淡淡地看著他的背影出神.

"王妃,您看什麼呢?"東云腳步輕盈地走到了她的身後,突然開口.

倚在門框上面的葉霄蘿被她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猛地轉身.

看著東云怒斥道:"你走路怎麼悄無聲息的?嚇我一跳!"

"奴婢看王妃這麼入神,以為您在想些什麼,所以走路便輕了一點."東云有些尷尬地笑著,摩挲著雙手.

看著她歉意的笑臉,葉霄蘿也沒有說什麼,目光猛地看到了她的手上,突然發現上面有一條不怎麼明顯的傷疤.

"東云,你的手上什麼時候受了傷?給我看看."葉霄蘿疑惑地看著她的手背,伸手就要執起她的手.

可是,東云卻輕巧一閃,葉霄蘿的手只能摩擦到她的衣角,最後落了個空.

"王妃,奴婢前幾日在廚房不小心被廚師碰到了手背,已經沒事了,勞王妃費心了."東云低聲道.

葉霄蘿也沒有在意,她的腦海里只想著溫王離開之後,自己到底應該怎麼對付和瑟.

在他們成親之後,她也窩囊了這麼久,還不是因為溫王一直護著那個賤人.

如今溫王離府,正是她對付那人的最好時機,她要新仇舊恨一起報,就連落水的這個仇,也要一起報了.

"既然沒事,你去替我做一些事情."葉霄蘿淡淡地開口.

方才想了這麼多,她到底想到了事情到底應該做,她的目的就是不讓和瑟好過.

東云目光微微地冷了下來,低垂著睫毛,葉霄蘿看不見她的目光.

"王妃,您有什麼吩咐?"東云低聲問道.

葉霄蘿看了她一眼,對著她的耳朵低聲說了一句話,卻沒有見到東云的目光越發地冷冽起來.

良久,東云才點點頭,躬身退了出去.

夜色冰涼如水,天空被陰沉幽暗的云層緊緊地蓋住,只露出一道迷離朦朧的月光,白雪如同鵝毛一樣落了下來,落在外面的窗台上.

蕭長歌合上了醫書,揉了揉雙眼,賽月早就已經掌燈,明亮的燭火照映出她的身影,讓她整個人都倒映在門上.

"公主,夜色已深,您還是上床休息吧."賽月已經鋪好了床,示意她上床休息.

蕭長歌點點頭,洗漱一番,外面卻突然響起一陣敲門聲,打破了冰冷的夜色.

賽月對上她的目光,在詢問她是不是應該開門,蕭長歌卻毫不猶豫地點點頭.

開門之後,才發現外面那人竟然是葉霄蘿身邊的東云,賽月愣怔了一會,腦袋里很快轉了轉,讓她進來.

蒼冥絕已經使用易容術,把葉霄蘿的貼身丫鬟東云換成了自己的人,估計這個時間過來是有重要的事情.

"公主,奴婢東云有事稟告."東云緩緩地行了一禮.

蕭長歌看著她的身影,示意她起來:"有什麼話起來說吧."

東云她是記得十分清楚的,是葉霄蘿身邊比較得意的一個貼身丫鬟,幾乎就是她在為葉霄蘿出主意.

不過現在的東云,已經是自己人了.

東云會意,便站了起來,把今天葉霄蘿告訴她的話一五一十,一字不落地說給了蕭長歌聽.

聽完她的話,蕭長歌的眉眼微蹙,仿佛在思考什麼.

她猜測的果然不錯,葉霄蘿在溫王離開之後果然會有所動作,沒想到所用的計策竟然這麼拙劣不堪.

"我知道了,你就當做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就按照她做的做."蕭長歌微微眯了眯眼,像是已經做好了萬全的准備.

東云有些疑惑地抬頭,她今天過來把事情告訴她,是想讓她出出主意的,沒想到她竟然要順著葉霄蘿的意?

不過她向來不會對主子要做的事情產生質疑,就算是再疑惑,也不會問出口.

"是,奴婢知道了."東云點點頭,轉身便出了門.

賽月就站在她們身邊,聽得一清二楚,她伺候了蕭長歌這麼久,也有些了解她的脾性.

既然蕭長歌已經這麼說了,那麼她就已經有了十足的把握能夠贏.

次日清晨,蕭長歌很早便進了宮,賽月跟在她的身後,可是卻沒有走到段貴妃的寢宮,而是專門選擇了一道往冷宮方向的路.

"公主,這里並不是通往段貴妃寢宮的路,您為何往這邊走?"賽月疑惑不已.

蕭長歌的腳步走的越發地快了,冷宮的門離她近在咫尺,只差一步就能夠到冷宮的門口.

可是,前面卻突然閃過了一道白色的身影,和地上的白雪重合在一起,如果不仔細看,還真的看不出來有人飛過.

"賽月,你剛才有看到什麼嗎?"蕭長歌轉身對賽月道,可是一回頭,賽月已經不見了.

蕭長歌忽而在原地轉了一圈,卻根本沒有見到賽月的身影.

這人怎麼一轉身就消失不見了?蕭長歌捂住了額頭,還是一個不會輕功的侍女比較好,不會轉身就消失不見.

蕭長歌繼續往前走,越到冷宮的門口,空氣就顯得越發的清冷,她裹緊了身上的披風,慢慢地往冷宮門口走去.

突然,身後便傳來一陣呼嘯而過的風聲,一聲沉穩的腳步聲落在她的身後.

"王妃,太子在里面,不要進去."賽月在她耳邊低聲道.

方才,在她見到那一抹身影之後,她便追了過去,沒想到太子竟然在冷宮里面,估計是常常到冷宮里面和葉皇後見面.

蕭長歌猛地回過頭,看著賽月忽而降臨的身影有些習以為常.

"太子在里面?你確定沒有看錯?"蕭長歌再次確認一遍.

"千真萬確."賽月點點頭.

沒想到在葉皇後被打入冷宮的這段時間,太子竟然常常到冷宮里來,偷偷和葉皇後會面.

難怪段貴妃會中毒,若不是太子有這麼大的本領,能夠在她的飲食中下毒,還會有誰.

蕭長歌嘴角勾起一抹淺笑,今日來的太巧,沒想到竟然在這里見到了太子.

"賽月,我們先離開這里,到段貴妃宮中去."蕭長歌冷肅說罷,轉身離開了這里.

上篇:第三百四十四章 定謀其事     下篇:第三百四十六章 冷宮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