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四十六章 冷宮消息  
   
第三百四十六章 冷宮消息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百四十六章冷宮消息

兩人步履匆匆,踩在這冰冷的積雪上,有些難行.

蕭長歌心里一味地想著太子進冷宮的事情,怕是這些日子很多人都被蒙蔽了雙眼,以為葉皇後一直安安分分地待在冷宮中.

"王妃,大雪難行,您走慢點."賽月在她身後提醒道,用力地攙扶住了她的手.

蕭長歌微微直起身子,這才走到中殿,離禦花園還有好遠,只怕她是來不及了.

便轉身吩咐旁邊的賽月:"賽月,你先去段貴妃的寢宮,若是太子或者他身邊的任何一個人要進去,都要阻止,不管用什麼理由."

她的臉色是十分嚴肅,賽月也不敢多問,立即使用輕功疾步地沖到了屋頂上面,高高的牆院上方只留下一抹翠綠的身影,轉眼便已消失不見.

蕭長歌緊握著自己的裙角,也匆匆地趕往段貴妃的宮中,只希望賽越能夠及時趕到那里.

中殿到禦花園的距離並不遠,不過現在大雪紛飛,未免有些阻礙了前進的道路,蕭長歌踏上九轉回廊准備抄近路,可是前方卻突然起來一個身影擋住了自己的去路.

"六弟妹急匆匆的這是要往哪里去?"太子的聲音驟然響在蕭長歌的耳畔.

蕭長歌猛的一抬頭,只見太子似笑非笑地看著自己,黃色的衣裳讓他顯得更加地有皇子氣概,一雙深不見底的眉眼此時卻異常的駭人.

不知道他從什麼時候起,也變成了這樣的人,眼睛里也有了她看不懂的光芒.

"和瑟給太子請安,我這正要去母妃的宮中探望,誰料竟在這里遇見了太子."蕭長歌笑的有幾分勉強,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麼.

太子目光在四周打探了一下,微眯著雙眼笑道:"據我所知,進宮的門並不是中殿這邊吧,還是六弟妹走錯了方向?怎的身邊也沒有一個侍女伺候?"

聽著他故意的問話,蕭長歌甚至猜測他是不是知道了什麼,不然怎麼會這麼快就從冷宮走到這來?

不過她倒也沒慌張,這種事情于她來說見怪不怪,自然之道該怎麼回擊.

"太子也真是好雅興,竟會散步到這里來,如果不是太子一副滿臉輕松的樣子,我還以為是不是皇後娘娘已經出了冷宮了."蕭長歌故意說道.

也是想要用葉皇後的事情試探一下他,看他到底會是什麼反應.

太子似乎是做好了萬全的准備,根本沒有任何的變化,只是負手悠然地歎了一口氣:"母後的事情自然是有人在背後陷害,我定然不會相信母後會做出如此不堪的事情,就算是母後走出了冷宮,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

這麼說來,事情已經十分明朗,蕭長歌深吸一口氣,心里隱隱約約覺得不安,這個太子身上必定有什麼貓膩.

輕而易舉地就把事情牽引到了葉皇後的身上,接下來也就可以順理成章,按部就班地讓葉皇後出來,就連她為什麼到中殿來也不多問了.

蕭長歌的眉心突突地跳,覺得十分不安,連忙躬身告退:"太子,我還要去母妃宮中,先告退了."

誰知,轉身的功夫,太子卻叫住了她:"既然相遇了,那我也隨你一起去看看段娘娘吧,這一路走來,也沒能見到一個段娘娘寢宮里的人,否則也可以問問病情如何了."

太子有些刻意的話傳進蕭長歌的耳里,總覺得讓人有些捉摸不透.

兩人一路來到禦花園,蕭長歌的心里的預感越來越不好,腳步走的越發快,身後的太子大步地跟著她的腳步,一起來到了段貴妃寢殿的門口.

"六弟妹怎麼的走的如此之快,就連我都有點追不上."太子雙眼微眯著看向了蕭長歌.

蕭長歌沒有時間理會他,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擔心母妃的病情.

遠遠地就看見賽月守候在段貴妃的門口,大門緊閉著,門外站了許多皇上身邊的宮女太監,就來安公公也等候在門外.

一路以來都提著心的蕭長歌,在此刻終于平複下來,到底是來不及了.

從太子出現在她眼前的那一刻,就已經來不及了.

"公主,您可來了."賽月立即走到了她的面前,在她的耳邊低聲說道,"女婢過來時,葉皇後已經在里面了,不知為何,沒過多久,皇上也來了."

蕭長歌拍拍她的手臂,示意自己已經知道了.

微微側目看向了自己的身後的太子,真是演的一出好戲,竟然聯合著葉皇後把她耍得團團轉.

這件事情看來勝負已定,想要再扳回一局,也難了.

嘉成帝雖說薄情寡義,生性多疑,但是對待政事卻雷厲風行,賞罰分明,此刻葉皇後若是治好了段貴妃的病,太子再在他的耳邊煽風點火兩句,結局就已見分曉.

"父皇竟在里面,莫不是也是來看段娘娘的?"太子疑是自言自語了一聲,大門一推便走了進去.

蕭長歌深吸一口氣,跟在他的身後,慢慢地走了進去.

房間里面十分溫暖,正中間的位置擺放著幾個大火爐,里面的炭火燒得正旺,一股股的熱氣從里面飄散出來.

旁邊的幾個宮女立在兩側,顯然其中有一個十分面生,衣著打扮看起來也不像是普通宮女.

蕭長歌眼睛一瞥,便看見了待在床邊的葉皇後,她身材瘦弱,發飾素雅,一身普通的衣料加身,哪里還有半分當年雍容華貴的樣子.

不過即使打扮的再過素淨,也不過是為了自己的陰謀得逞.

只要嘉成帝見到她的打扮,便知道她在冷宮中過的是何日子,也知道她誠心悔過,自然不會對從前的事情太過計較,說不定還會心疼她的穿著打扮.

兩人行過一禮,嘉成帝才知道了他們進門,見到太子,目光便停留在他的身上.

只不過嘉成帝還未說些什麼,太子便已經先開口:"父皇,兒臣聽聞段娘娘身患疾病,今晨特意趕來看望,誰知竟在禦花園中遇見了六弟妹,便一起前來."

嘉成帝點點頭,目光看向了蕭長歌,似乎是在問她是否是真的.

兩人分明是在中殿見面的,為何太子會說在禦花園?

蕭長歌心里當下便明白了,中殿並不是進宮必經之路,而且離葉皇後居住冷宮逼近,若是說了中殿,必定讓嘉成帝生疑.

"是,正好在禦花園中遇見太子,便一同前來."蕭長歌低聲道.

嘉成帝這才點點頭:"太子有心了."

太子目光驟然熱烈起來,看向了旁邊段貴妃面前背對著他的那人,忽而問道:"父皇,那人是宮外請來的民間大夫麼?為何兒臣看背影覺得十分眼熟?"

演的一手好戲,蕭長歌微微冷笑起來,她從前竟然不知,太子竟然有如此高超的演戲天分.

嘉成帝仿佛一怔,扭頭看向了葉皇後的方向,她淡妝素裹,淺黃色的外披有些破舊,發髻上沒有插任何的發飾,要從背影看去,誰能知道她就是一人一下的皇後呢?

葉皇後認真地為段貴妃把脈,眼睛耳朵仿佛聽不見任何聲音,心里眼里只有段貴妃的病.

"你,覺得眼熟,也是對的."嘉成帝正想繼續說下去,那邊的葉皇後已經躬身跪地.

"皇上,段妹妹所得之病乃是有寒毒引發的,原也沒事,不過她的體內倒是還有另外一種東西在侵蝕她的脈絡,這也是段妹妹為何醒不過來的原因."葉皇後的聲音一出,那頭的太子猛然上前.

急匆匆的步伐一下子到了葉皇後的跟前,整個人的激動溢于言表.

"母後……母後……您不是在冷宮嗎?怎麼出來了?是不是,是不是父皇讓你出來的?"太子的嗓音竟然有些哽咽.

葉皇後眼睛里也淚花閃閃,在她扭頭的那一瞬間,蕭長歌才看清她的容貌,幾乎是沒有上一點胭脂水粉的她顯得有些蒼老憔悴,身子也削瘦不少.

"皇兒!"葉皇後伸手摟住了太子,泣不成聲.

母子二人緊緊相擁,全然不顧旁邊的嘉成帝還在,母子情深讓人覺得分外動容.

蕭長歌臉色平靜地退到了一邊,淡漠地看著兩人的戲碼,心里卻風起云湧,難以平靜.

到底她來不及阻止已經先知的陰謀,還是慢了一步.

嘉成帝看著兩人親密的畫面,有種被無視的尷尬,突然間輕咳了一聲:"皇後,你說段貴妃的病到底應該怎麼治?"

緊緊相擁的兩人這才依依不舍地分開,葉皇後抹了抹臉上的眼淚,深吸了一口氣.

"回皇上,段妹妹中的毒是寒毒和麒麟火毒兩種交替的毒性,寒毒性寒,麒麟火毒性熱,在段妹妹的體內反複交加,所以才會長睡不起.臣妾這里有解藥,只要給段妹妹服下,便會好的."

葉皇後擦了擦臉上的眼淚,聲音還有些哽咽.

原來是麒麟火毒,蕭長歌的雙眼微眯,但是葉皇後是怎麼知道的?

莫非,她也懂得醫術?

這絕對不可能,如果葉皇後懂得醫術,太子的病也不可能這麼久了也沒有好.

而這麒麟火毒就連她都不知道,葉皇後又是怎麼知道的?

嘉成帝也不是個傻子,和葉皇後相處了這麼久,怎麼會不知道她不會醫術,那麼這個毒她又為什麼能解?

"皇後,朕記得你不會醫術,為何會知道得這麼清楚?而且還有解藥?你給朕一五一十地說清楚來."嘉成帝一掀衣袍,坐到了正位上.

早就想好應對措施的葉皇後,根本不畏懼嘉成帝的問話,只是慢慢地跪地,臉色有幾分的痛心.

"回皇上,是臣妾身邊的親人也曾經得過這種病,那時候臣妾還只有幾歲,因為找不到藥,那個親人便不治身亡了.之後,外祖父便求一個江湖上的醫術高人配制除了解藥,留了一丸給臣妾而已."葉皇後低聲說道.

上篇:第三百四十五章 計劃開始     下篇:第三百四十七章 皇後被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