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四十八章情動難忍  
   
第三百四十八章情動難忍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百四十八章情動難忍

一輛馬車緩緩地穿過城里的街道,撥開地面兩層的積雪,慢悠悠地往溫王府的方向行駛而去.

蕭長歌待在馬車里,微闔雙眼,閉目養神.

方才的一切被她真真切切地看在眼里,卻沒有那個能力去阻止,只可惜葉皇後出來,後宮又要大亂.

"賽月,到哪里了?"蕭長歌挑開窗子的簾櫳問道.

跟在外面的賽月立即道:"正到大街鬧市,再過不久就要到溫王府了."

蕭長歌點點頭,想了想道:"你讓他們停下,我在這里買點東西再回去."

她現在必須要先去冥王府一趟,他們事先所做的那些努力都白費了.

飛鴿傳書給秋莫白的信也沒有意義,什麼計劃都要從頭開始商議.

賽月立即喝止住駕馬的車夫,讓他停下,可是車夫是溫王身邊的人,溫王臨走之前吩咐他的那些話,他一直都不敢忘記,此刻怎敢離開?

可是一句話還未說,就被蕭長歌給打發了.

"公主,是否要去冥王府?"賽月在蕭長歌的耳邊低聲問道.

跟著自己這麼久,賽月竟然也能夠猜測自己的心里所想,蕭長歌有些贊賞地看了她一眼,點點頭笑道:"說的不錯,你可知哪條路人少,哪條路近,盡量趕抄近路到冥王府."

賽月也並沒有常常待在冥王府內,不過這段時間經常出入這里,所以熟悉一些.

"公主,請跟奴婢來."賽月弓著身子穿梭在人群中,回頭看了看四周,確定沒人跟上來,才帶著蕭長歌去往冥王府的後門.

蕭長歌對這里倒也熟悉,可是從來沒有走過後門,每次都是光明正大地進出,沒想到這冥王府的後門竟然就對著京城正街,只不過要穿過幾個小胡同才能到達.

"公主,這個時辰後門處不會有人,奴婢先進去為您開門."賽月抬頭看了看上面的高牆,轉身便飛了進去.

看著她如同一只靈巧輕盈的小鳥一般進了冥王府,蕭長歌不由得感歎古人在武術方面的造詣.

不過一會,里面竟傳來一聲猛喝:"站住!是哪個小毛賊竟然敢擅闖冥王府?"

接下來便是幾聲兵器相見的聲音,在寒冷的白雪紛飛中傳的甚是清晰.

該不會是被府里的守衛發現了吧?這賽月是府里的人,怎麼會不認識?

沒過多久,兵器聲便停了下來,後門也砰一聲地打開了,率先見到的不是賽月,而是魅月.

她還是如同以前一樣,只不過一年未見,更加消瘦了,也是這一年的時間里,她一定因為自己而愧疚吧?

兩人相見不過幾秒,魅月好像並沒有認出她來,只是有些艱難地動動唇問道:"你,你是和瑟公主?"

蕭長歌瞬間從回憶中回過神,點點頭:"正是,我是來見你們王爺的."

魅月有些慌張無措地點點頭:"請進來吧,王爺在書房."

道了謝,蕭長歌輕移了腳步往書房的方向走去,對于冥王府,她閉著眼睛都能知道府里的每一間房如何走.

身後的兩人也沒有跟上來,看著她的身影離開了後門處之後,賽月才道:"魅月姐姐,你怎麼了?"

魅月目光緊緊地盯在蕭長歌的身上,總覺得她給自己的感覺是那樣熟悉,曾經那種伺候王妃的感覺不斷地湧上她的心頭.

"她好像對冥王府很熟悉?"魅月回過神,看著賽月道.

"是啊,經常來呢,王爺對她很上心,經常到溫王府去見她."賽月回想起這些日子以來的事情,總覺得她很不一樣.

魅月搖了搖頭,不知道自己為何會有這種想法,不過到底是自己想多了.

她和王妃差的太遠了,兩人的氣質根本就不同,那雙眼睛就能分出個究竟.

在書房外面徘徊了一會,清了清身上的雪花,正准備推門進去,門外便走來一丫鬟,手里端著甜湯,似要進門.

可是見到蕭長歌雙目一驚,開口就要叫起來,隨後便被蕭長歌捂住了嘴巴.

"不准叫,把東西給我,你就可以離開了."蕭長歌看著她的雙眼,低聲道.

那人還想再說什麼,卻被蕭長歌的眼睛里凌厲的氣勢嚇得大氣不敢出一個,只覺得這人十分眼熟,並不知道她的真實身份.

連連點頭之後,蕭長歌才松開她的嘴讓她離開.

端著手里的甜湯,蕭長歌敲了敲門,里面一個清冷的聲音很快傳出:"進來."

書房里面點了燭火,外面的光慢慢地透進來,和燭火融成一體,十分光明.

蒼冥絕坐在正座上,捧著手里的書冊在看,也不曾抬頭.

直到蕭長歌將手里的甜湯放下之後,他才淡淡開口:"出去."

蕭長歌一愣,看來還不知道是自己,慢慢地走到了他的身前,雙手背在身後,挑眉道:"真的要我出去?"

話音剛落,蒼冥絕便猛地抬頭,手里的書冊應聲掉落,她有些震驚地望著蕭長歌,語氣里難掩激動.

"長歌,過來."朝她伸出手,迎接她的擁抱.

蕭長歌沒有動作,眉眼如畫地盯著他看,逆著光,仿佛一道淡淡的光圈纏繞在他身上,顯得有幾分迷蒙.

"我來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蕭長歌差點就要淪陷在他的目光中,幸虧及時收回了目光.

可是,他哪里肯這麼樣好好地聽她說話,順手一撈,將她整個人帶到了自己的腿上,緊緊地環著她的腰身.

"有什麼話就這樣說吧,看著你我沒辦法集中注意力."蒼冥絕辯解道.

蕭長歌看著他肆無忌憚的大手,挑眉點點頭:"抱著我你就能集中注意力了?"

那人死皮賴臉地搖搖頭;"抱著你我聽得更清楚些."

他的下巴抵在自己的頸窩里,氣息噴灑在她的脖子上,有些微微地發癢,蕭長歌抬手推開他的下巴,可是沒過一會他又繼續纏上來.

無奈,只得放棄,任由他靠著.

"葉皇後出冷宮了."蕭長歌突然道.

"恩."那人低低地應了一聲,沒有多大的反應.

"我看著她出來的."蕭長歌繼續道.

"恩!"蒼冥絕倚靠在她的脖子上,低低地歎道.

怎麼沒反應?難道他早就知道了?

"你早就猜到了吧?"蕭長歌低垂眼睫毛,看著他的側臉.

蒼冥絕抬起頭,英朗的眉眼落在她的眉心中間,悠然道:"出來了才好,以後就更好抓到她的把柄,一直待在冷宮,只怕給不了她一個重擊."

話雖然這樣說,但是葉皇後畢竟是在宮中經曆風雨之人,再加上此番波折後必定心生警惕,以後要對付她怕是更難.

"但是,她這次出來,一定不會輕易放過害她的那些人,尤其是容嬪和倫王."蕭長歌猜測道.

在冷宮待了一個多月,對于她來說,是一件比讓她死還更加難以接受的事情.

她費盡心機出來,恐怕就是為了報仇吧.

"我會在十七弟府里增加暗衛,保護他的安全,容嬪那邊,她也心知肚明葉皇後會做什麼,自己定會看著辦的."蒼冥絕沉思了一會道.

"段貴妃也醒了,是葉皇後給她解的毒,或許,段貴妃的毒就是葉皇後的墊腳石,這次她利用了段貴妃,兩人的關系必定破裂."蕭長歌淺笑道.

這次蒼冥絕倒是疑惑地看了她一眼,問道:"段貴妃所中何毒?"

"麒麟火毒."蕭長歌記得十分清楚.

麒麟火毒?蒼冥絕對這個似乎有些印象,只知道這個毒屬火,和寒冰易起沖突,只要兩者相遇,必定會難以治療.

想必段貴妃早先被人下了麒麟火毒,又遇上這個天氣,兩者相沖,才會導致昏迷不醒.

"麒麟火毒只要一遇寒就會變得不可控制,而葉皇後又這麼及時地救了段貴妃,之後便出了冷宮.看來葉皇後是早有計劃."蒼冥絕雙眼微眯,千防萬防,竟然沒有防范于此.

白白給了葉皇後出冷宮的機會.

後宮中難得出現一個有膽量和智謀,能夠和葉皇後相互對抗的人,原本已經成功了一半,卻因為這件事情功虧一簣,實在叫人難以接受.

蒼冥絕的心思根本不在這上面,來日方長,他可以想出很多辦法來對付葉皇後.

可是,現在葉皇後並不是最重要的,對付葉霄蘿,讓她說出實情才是最重要的.

"你還是關心一下自己,在溫王府也這麼多天了,有沒有想到如何對付葉霄蘿?"蒼冥絕目光炯炯地盯著她看,有種迫不及待要擁她入懷的沖動.

蕭長歌伸出一根手指擋住他的唇,有些假裝憤怒道:"我不是說了給我一個月的時間嗎?這才過了幾天啊?"

"于我來說,度日如年."蒼冥絕低沉著聲音道.

帶著磁性的聲音響在她的耳畔,熱氣噴灑在蕭長歌的耳邊,讓她覺得有些發麻,微微縮了縮脖子,他的唇便已經落了下來.

像是毫無方向似的捕捉著她的唇,在她的唇邊留下他的濕吻,慢慢地將她帶到他的節奏里,鼻子里全都是他的氣息.

蕭長歌一時情動難以自拔,伸手環住了他的脖子,兩人緊緊相擁.

蒼冥絕的氣息越發地急促起來,粗喘著呼吸緊緊地擁著她的身子,一個翻身便將她壓在了書桌上.

上篇:第三百四十七章 皇後被赦     下篇:第三百四十九章 蓄謀已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