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四十九章 蓄謀已久  
   
第三百四十九章 蓄謀已久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百四十九章蓄謀已久

他急促的氣息難以自拔,蕭長歌慢慢地睜開雙眼,企圖推開他的身子,可是,他的身子卻僵硬得無法動彈,根本推不動.

蕭長歌看著他隱忍難受的表情,不由得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側目看向了旁邊的方向.

"長歌……能,能不能……"低沉沙啞的聲音有些難受,緊緊地拉住她的手往自己的身子探去.

幾近哀求的語氣讓蕭長歌差點把持不住,可是現在還不是時機,她馬上就要回去.

"那個……現在還不行,你就忍忍吧!"蕭長歌猛地收回手,慢慢地從他的手臂底下滑了出去.

蒼冥絕頓時泄氣,看著罪魁禍首,咬牙切齒:"到底是誰把我弄成這副樣子,你倒是說走就走."

蕭長歌微微地笑著,理了理頭上的亂發,嫵媚嬌俏地看著他憋的通紅的臉,突然間很有成就感.

"以後,以後一定補償你,不過現在我要先走了,已經快黃昏了,不然葉霄蘿該懷疑了."蕭長歌指了指外面的天色道.

就這麼放她走了,蒼冥絕只覺得十分不甘心,可是卻也沒有辦法,想要得到她,只能再等一個月.

他怕自己等不了那麼久,看著眼前的人,他就忍不住自己想要把她拆骨入腹的沖動.

深吸一口氣,看著她的身子,有些難以把持地道:"要走就走吧,等會天黑了,雪路難行."

"知道了."蕭長歌對他揮揮手,轉身出了書房.

關上門的那一瞬間,卻忍不住暢快地笑了起來,看他欲罷不能的樣子真是太滿足了.

而里面的蒼冥絕聽著她銀鈴般的笑聲,心里最柔軟的那一塊慢慢地攻陷,仿佛這個世界上只剩下她的笑容.

再也沒有任何事情能夠攻陷他的心,沒有什麼能夠讓他心動.

溫王府,葉霄蘿坐在窗台底下,看著銅鏡里面清麗精致的自己,忍不住彎起唇角.

葉霄蘿慢慢地直起身子,看了看身邊的東云,低聲問道:"還沒回來嗎?"

東云搖了搖頭:"回王妃,還沒回來."

"什麼時辰了?"葉霄蘿有些不耐煩地問道.

"申時了."東云答道.

葉霄蘿冷笑一聲,不由得憤恨道:"都已經申時了,還不回來,該不會是見哪個野男人了吧?要是等會回來不給個解釋,看我怎麼對付她!"

說罷,猛地將手上的木梳一甩,"乒乓"一聲,筆直地砸到了那面銅鏡上面.

東云忽而抬頭看了她一眼,很想說些什麼,到底是忍住了.

她時時刻刻都提醒自己她現在的身份,不能夠再為所欲為.

葉霄蘿有些不耐煩地躺到了旁邊的軟塌上,微眯著雙眼道:"再等一會吧."

話音剛落,外面便急匆匆地跑進來一個身影,一個身著桃色夾襖的丫鬟撲通一聲跪到了葉霄蘿的面前.

"王妃,回來了."那個丫鬟氣喘籲籲地道.

"說清楚點,什麼回來了?"葉霄蘿半撐著身子,慢慢悠悠地道.

那個丫鬟清了清喉嚨:"回王妃,側王妃回來了,此時已經到了前院,估計馬上就要進綠沅居了."

葉霄蘿聞言,瞬間睜開雙眼,從軟塌上面坐了起來.

"按照我說的去做,王爺送我的綠寶石不見了,找遍全府都不曾見到,唯獨綠沅居沒有找過,你們都給我去綠沅居找找."葉霄蘿摸了摸自己的發飾,悠悠然道.

旁邊的丫鬟不敢違抗她的命令,也知道她原本就計劃的事情,此時點點頭,立即沖了出去.

"王妃,我也去看看."東云目光微冷.

可是葉霄蘿卻搖了搖頭:"不許去,你就陪在我的身邊,等會可有好戲看呢."

東云在聽見她這句話之後立即頓住腳步,有些尷尬地縮回腳.

差一點就露餡了.

蕭長歌的腳步還沒有踏進綠沅居,旁邊便急匆匆而來五六個丫鬟,將她圍成一團,擋住了她的去路.

"側王妃,得罪了."一個丫鬟厲聲說罷,便向旁邊的幾個丫鬟使了個眼色,就要往蕭長歌的身前走去.

幾個人來勢洶洶,目的就是沖著蕭長歌,十分明確.

賽月目光一冷,臉色難看地盯著她們,冷聲道:"站住,側王妃豈是你們能夠靠近的?"

賽月冷漠如霜的目光倒是讓那幾個丫鬟有種後退的心,可是,帶頭的嬤嬤什麼沒有見過,怎會懼怕一個區區的陪嫁丫鬟?

"賽月姑娘,王爺送給王妃的綠寶石不見了,找遍整個溫王府都沒有找到,我們只是想看看是否在側王妃的身上而已."嬤嬤說罷,臉上勾起一抹凌厲的笑容,"還請賽月姑娘讓一讓."

綠寶石不見了?也難為葉霄蘿想出這麼低俗的借口找她的麻煩,蕭長歌忍不住低笑起來.

賽月往那個嬤嬤的方向逼近一步,目光銳利地盯著她:"若是我說不呢?"

那個嬤嬤看起來也不是好惹的貨色,她的目光一冷,看向了旁邊的幾個丫鬟:"那就別怪老奴不客氣了,你們給我去搜."

話音剛落,那幾個丫鬟忽而上前一步,就要往蕭長歌的方向走去.

可是賽月卻悄無聲息地撿起地上的雪球,揉成五個,夾在五指之間,往她們的方向砸去,正中眉心.

"哎喲!好痛!"幾個丫鬟紛紛捂住了眉心,只覺得眉心之間十分疼痛和冰冷.

"是誰干的?給我站出來,竟然敢對王妃的丫鬟動手,是不是不要命了?"

話音剛落,那個嬤嬤的眉心猛然一痛,捂住額頭,慢慢地後退著.

"要死了要死了……是誰敢砸我?"嬤嬤凌厲地慘叫起來,縮到了旁邊的柱子邊上.

看著她狼狽的樣子,蕭長歌慢慢地走上前去,歪著腦袋看著她,冷然問道:"我說嬤嬤,到底是誰告訴你我這里有王妃的綠寶石?"

嬤嬤嚇了一跳,突然抬頭看向了蕭長歌,猶豫了一會,理直氣壯地道:"當然不用別人告訴老奴,老奴也只是說側王妃這里也許有,想要查一查而已."

蕭長歌後退一步,負手而立,微眯著雙眼看著她,點點頭:"很好,嬤嬤還知道我是側王妃,你是老奴,是誰給你的權利查我的?"

"這……"那個嬤嬤一怔,似乎是沒想到蕭長歌竟然這麼伶牙俐齒,有些錯愕.

還以為是個好捏的軟柿子,沒想到竟然是個刺猬.

"是我讓她來查的,綠寶石是我和王爺成親那天,王爺從他的腰間配飾下取下來送給我的,我一直舍不得戴,前幾日丟了,甚是心慌,查一查也不為過吧?"葉霄蘿的聲音由遠至近響在蕭長歌的耳邊.

緊接著,葉霄蘿的身影便走到了跟前,臉上塗著豔紅的腮紅,看起來就像是一只耀武揚威的母老虎一般.

賽月警惕地護到了蕭長歌的面前,生怕葉霄蘿會傷害到她.

蕭長歌拍了拍賽月的肩膀,示意她退下,自己沒事.

"王妃,既然這個綠寶石是王爺在成親之日送給你的,而你又一直舍不得戴,那應該是收藏得十分寶貝才是,怎得好端端會丟了呢?莫不是府里出了家賊?"蕭長歌挑眉驚恐地道.

葉霄蘿冷笑一聲:"正是這個意思,分明就從來沒有戴出去過,怎的好端端的就丟了,是不是家賊,那也要查了才知道."

蕭長歌點點頭,了然于胸:"這麼寶貴的東西,想來王妃會藏的很緊吧,應該沒多少人知道放在哪里,就算是丟了,也是王妃不小心弄丟的吧."

"你……你狡辯無用,反正就是丟了,現在我要把整個王府都查一查,莫不是你心里有鬼,不肯讓人查?"葉霄蘿挑眉看著她,一臉蠻橫無理.

她是王妃,是正室,除了溫王,誰都要給她三分薄面,就算是故意對付一個側王妃,也沒人能夠阻止.

蕭長歌無奈地攤攤手,歎道:"我只是擔心王爺回來之後,會怪罪你,如果王妃不怕,那就查個一清二楚吧."

王爺怪罪?葉霄蘿有些不屑地嗤笑一聲.

"你是在說笑嗎?王爺怎麼可能怪我?王爺心里有誰我一清二楚,就算是現在對你好又如何?將來總有一天會看清你的真面目,厭惡你,惡心你,討厭你."

葉霄蘿咬牙切齒,憤恨不平,氣急敗壞地厲聲怒斥,攏在衣袖里的雙手緊緊地掐著自己的肉.

聽著她激動的話,蕭長歌總算是明白了她這麼多日,到底積累了多少的憤怒,也知道了她到底有多恨自己.

葉霄蘿通紅的雙眼恨不得將蕭長歌生吞活剝,拆骨入腹,只是她現在不能,就算是現在不能,也不代表將來不能.

溫王受這個女人挑唆,派人來將自己推下水,幸虧她還活著,只要她活著,她就不會讓害她的人好過.

她要一點一點地把所受的侮辱,全都討回來,然後,加倍地奉還.

蕭長歌臉色冷了一分:"既然王妃這麼說,那就請便,查個清楚,便知分曉."

仿佛就是在等著這一句話,葉霄蘿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猖狂笑容,看了看身邊的的嬤嬤.

"還不趕緊去查!既然側王妃都開口了,那一定要查個清楚,查個明白,定然不要讓側王妃蒙受不白之冤."葉霄蘿厲聲道.

"是,王妃."嬤嬤立刻精神煥發,便叫了身邊的幾個丫鬟,腳步匆匆地往綠沅居的方向走去.

上篇:第三百四十八章情動難忍     下篇:第三百五十章 請君入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