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五十章 請君入甕  
   
第三百五十章 請君入甕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百五十章請君入甕

幾人在門口等候消息,蕭長歌悠然閑適地坐在正堂中間喝茶,漫不經心的樣子讓葉霄蘿氣憤不已.

恨恨地咬牙看著她,就讓你先得意一會,等會查到了東西,還不讓你乖乖求饒?

葉霄蘿深吸一口氣,也坐到了她旁邊的位置上,悠然地喝茶,目光卻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

蕭長歌放下茶杯,目光掃了一眼葉霄蘿身邊的東云,淺淺道:"東云姑娘,你是王妃的貼身侍女,應該知道王妃的綠寶石放在哪里了吧?好端端地就丟了,是不是你悄然轉移了地方,忘記告訴王妃了?"

東云接收到她的目光,忽而抬頭看向了蕭長歌.

"奴婢日日留心王妃的飲食起居,綠寶石奴婢並沒有動過,怎可能悄然轉移了地方?不過側王妃要擔心的是你自己吧,萬一在綠沅居搜出了什麼,側王妃的罪過可就大了."東云目光緊盯著蕭長歌.

她的這個舉動倒是讓蕭長歌明白了什麼,今日定然會在綠沅居搜出點什麼來,葉霄蘿做了這麼多的事情,不就是為了栽贓陷害麼?

這番東云才停下,葉霄蘿便怒斥道:"多嘴,等會自然會見分曉,你在這里急個什麼勁?"

東云立即停住沒有說話,心里也松了一口氣,方才和蕭長歌說的話,想必她也明白了不少,葉霄蘿所做的事情,無非就是想要陷害而已.

不過,蕭長歌知道之後倒也沒有做出其他的舉動,只是淡然一笑,仿佛是早就已經有了決斷一般.

在里屋並沒有坐多久,外面便急匆匆前來一個嬤嬤,手里捧著蕭長歌房間里面的一個梨木雕花盒子,外面扣著一塊精美的小鎖,不過那把小鎖並沒有鎖上,並不難看出主人對它的毫不在意.

沒想到這麼快就搜到了,看來東西藏的還真的不走心.

"王妃,東西在側王妃的房間里找到了,就在這個盒子里面."嬤嬤把盒子呈上,東云立即伸手去拿.

"真的麼?我也只是想要隨意找找,沒有也就算了,沒想到竟然真的在側王妃的房間里面找到,側王妃,你還有什麼話要說的?"葉霄蘿伸手接過她手中的盒子打開.

可是,蕭長歌卻沒有表現出任何的異樣和震驚,仿佛這件事情從頭到尾就與她無關.

聽到葉霄蘿這樣問,蕭長歌才慢慢地起身答道:"這個的確是我房間的盒子,這是我用來裝胭脂的,不知道是哪個不長眼的把綠寶石擱進去?王妃,您還是好好拿出來擦一擦,可別沾了髒東西."

有證據在手,葉霄蘿顯得更加的肆無忌憚了,只當她是在狡辯,慢慢地站起身.

"和瑟,不要以為你這樣說就可以洗去你偷東西的事實,就算你不知道,那也是你身邊的丫鬟偷的,你作為主子,也難辭其咎."葉霄蘿一揮衣袖,冷聲道.

說罷,又看向了東云,問道:"府中若有偷竊者,應當怎麼處置?"

東云停頓了片刻,方才開口.

"回王妃,如果在府內發現偷竊者,不管其身份地位,輕則重罰打入思過屋,閉門思過,重則打二十大板,逐出王府."

重打二十大板葉霄蘿倒是想,不過她也沒有那麼大的本事,畢竟溫王也快回來了.

倒是這思過屋嘛,關上幾天說不定就長記性了,也給蕭長歌一個下馬威,讓她知道這溫王府里做主的到底是誰.

葉霄蘿點點頭,滿意地看向了蕭長歌:"你可聽見了?東西的的確確是在你的房間里搜出來的,你要是有什麼不滿意的,可以等到溫王回來向他訴苦抱怨."

聽著她滿意挑釁的話,蕭長歌的心里知道她並不那麼得意,不能把自己逐出府去,應該是她最大的遺憾吧.

而等到溫王一回來,自己如果真的向他訴苦抱怨,葉霄蘿也是忌憚的,畢竟她的正王妃當的並不是那麼稱心如意.

"王妃,沒有做錯的事情我自然是不會承認,至于那個綠寶石是怎麼長腳跑到我的房間里來,我相信等到王爺回來,定然會查個一清二楚."蕭長歌嘴角帶笑,沒有一絲的驚慌.

只要等到溫王回來,葉霄蘿的日子也好過不了.

況且,順水推舟來個一石二鳥,利用這件事情讓葉霄蘿把所有的事情吐出來也不是不能的.

到底是要看她如何安排這場戲了,如果演得好,說不定就可以早點解決.

"你現在別嘴硬,去不去思過屋,你自己決定吧."葉霄蘿挑釁道.

看著她勢在必得的樣子,蕭長歌無謂地點點頭:"既然王妃都這麼說了,我要是不去,也太不識相了."

葉霄蘿倒是有些震驚,沒想到她這麼快就同意了,還以為她會再掙紮一下,不過這樣也好,省去她的功夫.

"收拾收拾東西,去吧,好好思過."葉霄蘿側目露出一個得意的笑容,伸出手讓東云過來扶她.

兩人的身影慢慢地離開了房間,腳步才踏到門口,身後便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希望王妃在王爺回來之前,能夠好好想想怎麼解釋."

葉霄蘿的身子頓住,扶著東云的手一緊,尖銳的指甲深深地扣進她的肉里,千般萬般的不甘心.

只不過,現在她不能回頭,一回頭就輸了.

冷冷地咬緊牙關,快步地出了房間.

蕭長歌微笑地看著她的背影,只覺得離自己所想的事情又近了一步.

"公主,您分明可以讓東云阻止這件事情的,難道你真的要去思過屋嗎?"賽月有些緊張地問道.

要是讓蒼冥絕知道了這件事情,怎麼了得?

蕭長歌微微一笑:"是我讓東云這麼做的,如果不這樣,怎麼請君入甕?"

請君入甕?賽月聽得稀里糊塗的,不明白這件事情和計劃到底有何關系.

"公主,可是那個思過屋是什麼地方都不知道,您的千金之軀怎麼受得了,還是讓……"

賽月話至一半,便被她打斷:"賽月,去收拾東西吧."

她的語氣果決,甚至透著一股興奮的感覺,賽月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錯了,也不敢再多說什麼,超便走了進去.

綠沅居房間里面被翻的一團糟,珠寶首飾落得滿地都是,床上被翻了一個底朝天,滿地的桌子凳子東倒西歪著,哪里還有東西可以收拾的.

賽月氣不過,正想破口大罵,蕭長歌卻輕咳了一聲:"留著,屋里的東西一樣都不許動."

等到溫王回來,見到這滿屋狼藉,不知會做何感想.

"公主,您坐著吧,奴婢收拾幾樣能用的東西,時辰也不早了,您還沒有用膳,等會到了思過屋,奴婢親自下廚."賽月一面說著,一面彎腰收拾.

沒想到武功高強,行事剛肅的賽月竟然也會下廚?

"賽月,你竟然會下廚?跟誰學的?"蕭長歌挑眉問道,仿佛對這個事情十分感興趣.

賽月怔了怔,臉色緋紅,為什麼自己會下廚就這麼奇怪.

良久,才慢慢地道:"和,和我師父."

蕭長歌支著下巴:"原來你師父文武雙全,還會廚藝,定是個聰慧靈穎,十分招人喜歡的女子吧."

賽月臉色更紅了,收拾東西的手一頓,猶豫了一會,才道:"我師父,是個男的."

男的?這個朝代男的,會下廚的應該不多吧.

這個師父還真是有趣,想來平日也是個幽默風趣的男子,不過看賽月這樣子,還真的有些不像.

蕭長歌點點頭,倒也沒有說什麼,那邊賽月已經收拾了幾樣東西,都是冬日的一些衣裳.

"公主,反正我們遲早會回來的,所以也沒收拾多少東西,只是日常要用的東西收拾了幾樣."賽月舉了舉手上的東西道.

蕭長歌滿意地點點頭,這個賽月果真懂自己的心思.

思過屋在王府的西偏院,已經荒廢許久,外面的牆都結了厚厚的一層冰,白雪積在門上,兩人費了一些勁才打開.

白雪撲撲簌簌地落了下來,霧蒙蒙地砸到兩人的頭上,里面的溫度比外面還要冷上幾分.

地面上的白雪堆的幾乎到小腿處,兩人踩著積雪走了進去,直到里面才好一些.

"公主,這哪里是人住的地方?"賽月抱怨道,一腳踢開了大門.

房間里面也蒙上了一層灰,沒有炭火的房間顯得格外冰冷,蕭長歌雙手環胸,在房間里面來回走動著,點點頭.

"現在我倒是明白,為何葉霄蘿費這麼大勁也要讓我來這里,原來是打著這個主意."蕭長歌不屑地撇撇嘴.

賽月拍拍手,在房間里面走了一圈:"這里倒也沒有什麼,打掃完也算能住人."

"好歹也是皇子府邸,哪一處不能住人,溫王看來倒像是個會享樂之人,否則,這一個思過屋也不能這樣."蕭長歌抬頭看了看,滿意地點點頭.

"公主,奴婢去打點水過來把這里擦一擦,您先找個地方坐一下."賽月說罷,卷起袖子就要出門.

蕭長歌叫住她:"這麼冷的天,燒點熱水吧,萬一生凍瘡,會很難受的."

賽月無所謂地笑笑:"奴婢皮糙肉厚的,不怕."

最終還是把這個小小的房間擦了個遍,還算是可以住人,櫃子里面被褥倒是齊全,鋪上去之後,看起來倒是暖和了許多.

中間的炭火燃起來以後,暖意漸漸起來,蕭長歌呵呵手,放在炭火上烤著.

那邊賽月已經端了幾樣菜上來,色香味俱全,葷素搭配均勻,聞著就讓人食指大動.

上篇:第三百四十九章 蓄謀已久     下篇:第三百五十一章 深夜相擁